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冰涼

☆、冰涼

    謝婉小腹也疼,心里也難受。【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大概是最近的事情接二連三,她心里總有塊石頭壓著。

    謝婉其實就是個後院里的小女人,她以前的生活最大的挑戰,就是那謝府嫡母嫡姐的欺壓。

    但那時她有一個疼她的姨娘,將她藏在身後,她就躲在芩娘子的身後看著整個丞相府後院的女人們爭奇斗艷,機關算盡。

    謝婉是個聰明的,她的聰明不是展現在有多麼強的反抗能力,而是她凡事看得太透。

    她覺得女人一輩子就是那麼回事,那權勢在握的嫡母呂氏也好,那最得寵風光的姨娘也罷,都是那麼回事。

    因為女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只是附屬品,怎麼爭也是沒有多大意思的。

    因此,謝婉這一生,她不會算計爭寵,也不是性子倔傲的人,她就只想做個小鵪鶉,安安穩穩的熬完也就好了。

    可是,這來了六王府一下子遇見那麼多事,謝婉感覺自己就像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尖上,如那跳梁的小丑,被所有人圍觀著。

    她不適應這種生活,她想將自己躲起來,她想等著所有人將她忘記。可是事情卻總是背道而馳,如那脫韁的野馬越走越偏。

    ......

    等衛宴回了王府,發現謝婉蒼白著臉躺在榻上,忙問,“怎麼回事?”

    郭麼麼不敢說今兒在外面遇到的事,也不好說是女子月信來了,吱吱唔唔的回答,“就是不太舒服。”

    衛宴忙差譴阿福,“去請太醫。”

    謝婉捂著小腹,急忙起身阻攔衛宴,“王爺,不用請大夫,妾身這是小毛病。”

    衛宴才不管,謝婉生病,他心情就不好了,冷著臉一身陰郁氣,“去請。”

    “王爺!我這是女子那個......”謝婉臉已經紅的滴出血來,哪有對男子說這事的。

    衛宴,“哦.....”

    他可不是古人,雖然末世後來沒有女性,其實什麼都是懂的。

    這不就是大姨媽來了!

    就算如此,他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疼成這樣的。

    等太醫匆匆而來,把了脈,答道,“女子月信來了,疼是正常的,娘子這是平常底子太虛,需要好好調養一番。”

    郭麼麼問,“可我們娘子這次好像疼的特別厲害。”

    那太醫解惑,“這是最近受了涼,心思又太重了,放寬心,不要多想就好。”

    太醫又叮囑,“我開些藥,好好調理一番,可不能不當回事,否則將來對子嗣有礙。”

    郭麼麼連忙將注意事項應下,送走了大夫。

    衛宴看出了謝婉有心事,但是在末世呆多了,衛宴本就話少。面對女性,他也實在不擅長那詢問開解之事。

    衛宴知道謝婉是個悶性子,便將紅珠喊了出去,一番盤問。

    紅珠年齡小沒什麼心思,將今兒個遇到的事都托盤而出了。

    衛宴听完,冷著臉回了屋里,到了謝婉這才緩和了下情緒。

    衛宴抓起謝婉的小手捂了下,謝婉向後縮了縮,也沒有再躲。衛宴嘆氣口氣,“婉婉,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男人聲音就在頭頂,雖然沙啞,卻是溫柔而有耐心,謝婉終于紅了眼眶。

    謝婉不懂,為什麼六王爺能對自己用這麼親昵的稱呼。

    “妾身…”

    衛宴打斷謝婉道,“說我……我不喜歡那個稱呼。”

    就像他私下里,從來不自稱“本王”那樣。

    謝婉又傻了,又是一個奇怪的要求,許久才找回聲音,“王爺您……不怪妾......不,我嗎?”

    “我害您惹怒了聖上,我今天在街上遇到那大皇子......”謝婉說不下去了,她這樣的人是名聲盡毀了。

    雖然她也覺得自己甚是無辜,可是,……

    世道對女子是很苛刻的。

    衛宴再次嘆了口氣,“上朝的事是本就與你無關,我自己辭了的,覺得沒意思。”

    他想不通,怎麼這種事還能波及到謝婉身上,古人都是閑的慌沒事做了嗎?

    他眼神逐漸變得陰森,“那衛榮膽敢來招惹你,我自然不會讓他好過。”

    謝婉怕王爺做什麼沖動的事,“那大皇子權勢大的很,不好惹,王爺您別沖動,都是妾...我的錯。”

    衛宴摸了摸謝婉的頭發,“婉婉,你要記住,這個世間的對錯,是由自己評判的,而不是由別人。”

    謝婉似懂非懂,心中卻是一股暖流流過,如那孤苦飄零的落葉,突然尋到了歸根之處。

    謝婉暗暗告訴自己,不能太依賴于身邊的人,那短暫的溫暖只是黃粱一夢。

    以後,這個肩膀會有更多的女人依靠于此。

    雖是這麼想,緊繃了一天的情緒卻松懈下來,小腹的疼痛逐漸緩解,謝婉不知不覺間就靠著衛宴手臂睡著了。

    而衛宴就這麼靜靜的陪了謝婉許久,直到夜深人靜,才將謝婉抱到床上,蓋了被子。

    房間空曠,被窩冰涼。

    衛宴不滿得皺了皺眉,抽身離開。

    院內,整個王府的下人見王爺又在偏院呆了這麼久,也回味過來。

    雖然不明白王爺為何不留宿,恐怕這婉娘子是深得王爺喜愛的,自是不敢再怠慢。

    夜色深沉,衛宴交代了阿福一聲,獨自換了一聲勁裝,背上簡單行囊。男人在黑夜中如那出了銷的劍,身姿矯健,以詭異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中。

    ......

    衛宴這一離開就是幾天,謝婉再次醒來,喝了郭麼麼熬的藥,緩解了疼痛,恍惚過了幾天。

    那丫鬟紅珠正天真的問,“六王爺讓主子每隔三天出一次門,咱今兒個需要出門嗎?”

    郭麼呢心肝兒一顫,這哪壺不開提哪壺。

    謝婉撐著下巴皺眉,一雙柳葉眉嬌俏的聚在一起,甚是惹人憐。

    上次出門的記憶不太愉快,雖然說六王爺的命令必須遵從,但她卻有點兒想罷工不樂意出去∼

    謝婉暗暗唾棄,她怎麼居然會有這麼大膽的忤逆心思~

    真是膽子肥了。

    衛宴就在這時候進來了,男人風塵僕僕,身姿挺拔。

    “今天就不出門了。”

    謝婉眼眸染上了喜色,也不知道是見著王爺來了的喜,還是王爺居然真的如了她願的喜。

    不過,衛宴接著補充道,“等身(shen)體好了,還要出去。”

    謝婉才提起的歡喜又沒了,垮了臉,六王爺還是那麼不通情理。

    衛宴這次來,手里帶了不少東西。

    那阿福跟在身後,手里捧了一個盆子,盆子里裝的滿滿。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