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暴(露)

☆、暴(露)

    “喲∼客官里面請!”

    在姑娘的招呼下,衛宴帶著孟婉進了“芳香園”,里面燈火輝煌,鶯鶯燕燕環繞。【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因為畢竟是晚上,雖然到處都掛著花燈,還是比較暗的,倒也讓面容遮掩了一二,讓謝婉放輕松了一些。

    里面的姑娘鶯肥燕瘦,什麼樣的都有,婀娜風姿,窈窕盡顯。

    那老鴇見到兩個面生的自然是熱情接待,“不知客官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您盡管說。”

    一群姑娘們圍了上來,因為衛宴衣著簡單,雖然英俊,卻不闊氣,姑娘們倒是圍著謝婉的居多。

    美人環抱,香起撲鼻,謝婉哭笑不得,渾身不適應,東躲西藏恨不得把自己躲起來。

    衛宴出了一錠金子,那老鴇便喜氣洋洋的帶著兩人上了二樓,樓上,是一間間的廂房。

    在那走廊上,衛宴帶著謝婉,放慢腳步,閑庭若步的走著,閑適的態度倒像是在逛花園子。

    廂房內,有的門半掩著。謝婉透過門縫窺見,里面的男子正美嬌娘在懷,好一副親親我我,那些女子也是主動的很,恨不得整個人撲在男人身上。

    婀娜多姿,溫柔嬌俏。

    那樣子,跟謝婉平常見過的女人完全不是一個樣。

    謝婉杏眼瞪的圓溜大,真是漲了好一番見識。

    又路徑一個房間時,那門虛掩著,只有一條縫。也不知是忘了還是怎麼了。

    謝婉總覺得里面那男子有幾分熟悉,便多看了幾眼,隨即才反應過來,這不是......她那前未婚夫!

    現在的三姐夫,徐衡?

    謝婉為什麼一開始沒認出來,因為屋里人那放浪形骸的樣子,跟平常根本就是判若兩人!

    謝婉又傻了,怎麼會?

    衛宴也認出了人,“走吧。”

    “他他......”謝婉想說徐衡怎麼也會在這,那樣的人,當初對她三姐姐是俯首帖耳,連哄帶騙的。

    好吧,其實謝婉早知不是良人。

    只是,還是出乎了意料之外,那樣的人,高攀了丞相府嫡女,居然私下里還做的出這樣的事。

    她三姐姐那性子若是知道了……

    許久,謝婉內心才平靜下來,果然,男人是沒有下限的。

    束縛歷來是對女子的。

    即使如此,謝婉還是覺得被徐衡那樣給惡心到了。

    想什麼來什麼,這時,就見一貴婦帶著一眾僕人怒氣沖沖的向著謝婉等人而來,擦肩而過後,推開了謝婉身後那廂房的門。

    那貴婦從里面揪住了一個肥胖的男人,拿起竹條子就往那男人身上抽,“好啊,背著我出來鬼混!!”

    那男人從一開始的求饒,到後來自覺丟了臉面,就和那婦人當眾吵了起來,可真是上演了一出好戲。

    好戲,自然要有人看,周圍的人是越聚越多。

    照理,這種事,謝婉這種女子,應該是躲得越遠越好。

    然而,在開始的驚嚇過後,謝婉卻留著看起了熱鬧,她如今上街可是喜歡看熱鬧了,早已不是以前的嬌嬌姑娘了。

    櫻∼她現在這是怎麼變樣了?越來越守不住規矩了。

    衛宴不催,謝婉也不急著走。

    謝婉腦子想得有點多,她倒是佩服那婦人,還可以這樣的嗎?對著男人,直接抽?

    汗,她也只有羨慕的份了。

    正這麼想著,一個物件從里面飛了出來,正對著謝婉而來,謝婉眼睜睜的看著東西飛來,速度太快,只有傻了的份。好在,衛宴搶在謝婉前面,將那東西檔了回去。

    謝婉自己也下意識向後躲了躲。

    結果,事出突然,因為忽略了身後物,頭上帽子被身後燈籠下的一個勾子勾住,帽子掉落,傾斜的軟發散了開來。

    那里面的已經開始大打出手,圍觀的人被波及,一個踩一個腳的往後退。

    退後的人便看到了那滿肩飄飄秀發在空中飛揚而過,以及慌亂捂著頭發,嬌嬌弱弱找帽子的謝婉。

    美人驚慌抬眸,雖然還貼著那假須,舉止投足,女子特有的風情卻是藏都藏不住。

    “喲,女的!”正好趕來的老鴇一點也不客氣的戳穿。

    “進門時見著就有些奇怪,怎麼來了個娘娘捏捏的公子哥,原來卻是個女公子啊!”

    “謝婉?”

    身後,從另一房里出來的徐衡驚乎出聲。

    更加證實了謝婉的女子身份。

    隨後意識到自己也暴**m了,徐衡欲蓋彌彰的補充了句,“我是來跟友人談事的。”

    有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道,“喲!不會又來一個女扮男裝,想抓自家男人私會的吧?”

    有那不懷好意的,“我看是那見不得人的,來這私會情郎的吧?”

    “有人知道這小娘子是誰嗎?”

    “剛那準備與小娘子私會的公子不是說了嗎?姓謝!”

    自此,周圍一群男人討論了開來。

    衛宴見情況不對,連忙幫謝婉遮了臉,擋去了圍過來的人群,帶著她離開了那青樓之地。

    出了青樓,見謝婉悲憤欲絕,已經要羞憤的哭出來,在他面前卻不敢過度表現出來。

    “怎麼辦怎麼辦?”謝婉捂著臉慌亂的踱步,自言自語的說著。卻始終沒有尋求衛宴的幫助。

    衛宴有時有點失落,婉婉對他總是防備著的吧。或者說,沒有完全信任于他。

    他倒是希望,這個時候,婉婉能急切的拉著他,詢問他的意見。

    也罷,日子還長,她還小,慢慢來。

    只要她願意一起走下去,他就會陪下去。

    知道這姑娘臉皮子薄,衛宴拉住謝婉,摸了摸謝婉的頭發,讓她鎮定下來,道,“婉婉,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

    平穩的話語緩緩的安撫著人心,可是,謝婉想象著如果被大家知道了丞相府四姑娘去了青樓......

    事實上,剛才那麼多人,徐衡也就在旁邊,這事,瞞不住的。

    這消息要是傳了出來,謝婉不敢想象,她要面對什麼!

    一時間,謝婉情緒有點崩潰,在那夜色中的街道上,謝婉甚至腿軟的邁不動一步路。

    衛宴握住謝婉的手,冷峻的男人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輕柔,“婉婉?”

    一滴清淚從杏眸無聲的滑落,許久,謝婉都不明白自己怎麼哭了。抖著手擦拭一番,淚水卻是越來越多。

    “別怕。”

    衛宴嘆了口氣,將女人嬌小的身子抱入懷里,輕拍安危。“是我不好,不該想著帶你一起去見識見識,去了卻又沒能顧全的了你。”

    如果是那些末世的人看到了這個場景,一定會震驚的下巴都掉下來,殺人如麻的閻王是怎麼一副柔情似水的面孔。

    “不是王爺的錯。”

    衛宴的懷抱寬厚而溫暖,讓驚怕的人兒容易沉溺其中。謝婉甚至想開口求衛宴,能不能幫她封鎖了這消息。

    不過,自古流言包不住。她又怎麼能提這種過分的要求呢。

    衛宴似乎看穿了謝婉的心思,“你是想讓我幫你封鎖消息嗎?”

    不待謝婉回答,衛宴直接道,“我不會這麼做的。”

    謝婉一時面如死灰。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