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斷絕關系

☆、斷絕關系

    走神的謝婉壓根沒發現,衛宴正環著她的腰,虛抱著她,在那黑夜的路上緩慢行走。[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衛宴解釋,“因為這些都是小事,沒有那麼嚴重。”

    謝婉忍不住嘀咕,“哪不嚴重了,是非常嚴重。”

    “呵呵,反正,我不在意就行。”衛宴安撫,“有我呢。”

    這個世間,男人的承諾,真的不值當什麼的。後院多少女人都是溺死在男人的花言巧語中。

    譬如,這六王爺。也不止一次,用平淡的口吻跟謝婉說著簡單的安撫話。

    “別怕。”

    “有我呢。”

    男人就是用這些騙人的話,讓一個個女人將自己全然信任的托付。

    哪有那麼簡單呢?

    可是,短短時間的相處,謝婉心中卻有個魔音在說,可以信。

    謝婉選擇,忽略心中的雜念。

    反正信不信任,她的日子就是看六王爺過的。

    .......

    山雨欲來風滿樓,謝婉回王府美美的睡了一覺後,便是暴風雨來襲。

    事情可比六王爺輕飄飄說的嚴重多了。

    一夜之間,整個長安城,關于那六王爺府的小妾,謝丞相府的四姑娘女扮男裝上青樓會情郎的消息已經傳的滿城風雨。

    謝丞相教女無方,六王爺被戴綠帽。

    那後宅姐妹的八卦薄就沒有傳停過,一本來不及,那都是幾本間隔著傳的。

    不怪一眾人稀奇,大衛朝重女德,那進了青樓的女子都是落了紅塵的,女人跟青樓佔了邊就是髒了,哪還有人送上門去的,那是有多下/賤呢。

    哦,昨兒個那上門抓男人的,那是商門女,本就上不得台面。高門貴女,誰家男人沒點齷齪,那也沒有主母親自出馬的道理。

    當日上午,謝丞相親自拜訪六王府。這是謝婉出門後,當父親的第一次來。

    謝婉自是惶恐,知道免不了一頓訓斥責罰,卻不想謝丞相見了謝婉,揚手就欲一巴掌。

    “你居然做出這種有辱門楣的事!”

    那憤怒到極致的樣子,謝婉還真是第一次見,整個人都嚇呆了。

    巴掌落下來的時候,被衛宴接住了,男人語調沙啞冰冷,全然沒有對著謝婉時的淡然溫柔。

    “謝丞相,當著我的面,打我的人?”

    那陰冷的調調似乎比謝丞相還憤怒,隨時會將手中的手掌折斷。

    謝丞相手腕生疼卻掙脫不開,撞上衛宴那心狠的眼神,氣勢一下子若了下去。

    衛宴這才松了手。

    謝丞相頂著虛汗,恨鐵不成鋼的對謝婉道,“你這個不孝女,我丞相府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我怎麼會生了你這種女兒,當初,就應該活活掐死!”

    謝丞相聲音洪亮,道,“從今以後,你我斷絕父女關系,你不準再進謝府的門。”

    決絕的話語就這麼說了出來,謝婉整個人都驚傻了,她,是真的惹怒了父親了。

    自古以來,女子過的好壞,全要依仗那娘家好壞,沒了娘家的女子,是活不下去的。

    “父,父親,我錯了。”

    謝婉想再求上一求,如那溺水的人兒,想再掙扎下。

    可是她知道,她的父親不會再給她機會了。

    “哼,”謝丞相憤怒的瞪著謝婉,還想再罵上兩句。

    卻見那六王爺突然橫在兩人中間,陰森森的面龐俯瞰著謝丞相,淡淡道,“好了,既然已經不是你女兒了,你就沒資格說話了。”

    “滾吧!”

    “來人,送客。”

    謝丞相,“……”

    一口氣鼓在喉嚨口上不去咽不下,發泄不出來。

    謝丞相還想說點什麼,兩個大漢領命而來,見謝丞相還是沒有走的自覺,直接一左一右,將那謝丞相架起,直接騰空抬了向門外走去......

    謝丞相後知後覺,出離憤怒,兩腿騰空蹬個不停,“放肆,六王府的下人都沒有規矩,怎麼敢對我這堂堂丞相這麼沒規矩!”

    不要問,問就是,這是衛宴專門親自挑選訓練中的侍衛,專門對付這種渣爹之流。

    謝婉看著她爹這麼滑稽的被請出了門,“……”

    她還是第一次見她高高在上的父親,這種丑態。

    她還想再挽回下來著,沒機會了。

    謝婉淚眼朦朧的看向六王爺,內心一時間居然有種無奈感……這親爹是得罪的透透的了,以後自己可就只能仰仗這個男人了。

    謝婉有點哀怨了,以至于剛才那斷絕父女關系的傷感情緒才維持一小會都來不及顧及了。

    壞男人!

    ......

    然而,事情只是一個開始。

    又是一天,一早,皇帝佬便急著召見衛宴去上早朝。

    金鑾殿上,御史在金鑾殿上都要框框撞大牆了,彈劾六王爺家教不嚴,小妾上青樓,丟了皇家的臉面,G了整個大衛朝的臉面。

    謝丞相在旁邊撇清,“陛下,謝婉以前在謝府時,絕不會做出此等出閣之舉,為此,我們已經脫離父女關系了。”

    哦,不是丞相府的鍋,那就是六王爺的錯了。也是,這六王爺自個就是個沒用的,不學無術,脾氣暴躁,連個早朝都不上。

    那大皇子又站了出來,猶猶豫豫匯報,“有件事,兒臣不知當講不該講,又不願意瞞著父皇。”

    “有遙言說當天在那青樓,還見到了六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麼?

    六王爺也去了?

    堂堂王爺怎麼能上青樓,有辱斯文,有失體面,成何體統!

    這樣的王爺喲,天要亡我大衛朝喲,難怪我大衛朝好不了喲!

    御史大夫越說越激動,這不框框就往牆上撞了。

    其他那些戶部尚書,吏部尚書,工部,禮部,想想最近那些工農商讓人焦頭爛額的事,天災人(ren)禍m攢了堆......

    御史這一撞,再看自家皇帝那虛樣,腦仁直疼!

    是呀是呀,陛下,您管管吧。國事管不好,兒子總要管的了。

    皇帝佬也頭疼啊,這御史最難伺候了,桌子一拍,趕緊把我那不孝子召喚到朝堂,讓他自己解決這御史。

    衛宴領命上了金鑾殿,那御史彈劾的話自是一套一套的,就沒有停過。

    總結,“六王爺府上有這種不守婦道的女子真是家門不幸。有辱皇家顏面,當立即將她趕出王府。”

    來都來了,站樁半天的衛宴終于有機會說話了,“哦,那趕出去了,讓她去哪?”

    謝丞相連忙表明立場,“我等已斷絕父女關系,我丞相府可不收。”

    御史大義道,“哼,這種女子,就應該謝罪自縊,方能保住六王府以及謝府清白。”

    衛宴壓著耐心听到這會,實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們這是壓根沒有尊重女性。

    百因必有果,就是這種骨子里的輕視,才造就未來女性的滅絕。

    正當衛宴要表明,那天是他帶了謝婉去青樓,與她無關。

    那大皇子勾著一雙鷹眼又站了出來了,“女子之過,家里男人管教不嚴,自然難辭其咎。六弟,听說那日有人在芳香園也見到了你的影子,不知真假?這謝婉怕不是為了找六弟才喬裝進了那青樓的吧。”

    作者有話要說︰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