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爆料

☆、爆料

    大皇子這一提醒,皇帝佬才又想到還有這茬,連忙拍腿問,“對,可有這事?老六你怎麼解釋?”

    皇帝佬還是挺在意兒子上青樓這事的,“可不會是真的吧?堂堂皇子進那青樓,成何體統。【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一時間,金鑾殿上一排排眼楮全集中在衛宴身上。

    大皇子暗暗扯唇譏笑,不管事實如何,今天,這老六是百口莫辯,怎麼也得脫層皮。

    衛宴挺著脊背站著,氣勢威嚴的殿內,劍拔弩張,他卻絲毫不受影響,只是淡淡回答剛才就想說的話,“昨天,是我帶謝婉去的芳香園,當時我也在場。”

    “嗯??”就這麼承認了?

    “什麼?”

    朝堂皆是震驚,六王爺居然親口在金鑾殿承認自己去了那芳香園!!

    帶小妾逛青樓,這六王爺腦子壞了?

    這是什麼騷操作,一群老古板都是看不懂了。

    雖然,私下里哪個男人沒有去過這種地方,但那是能說出來的嗎?尤其你還皇子呢!

    當我御史是擺設嗎,每天都在等著抓大家的小揪揪呢,這下,終于抓了個大的!還是親口承認,證據確鑿。

    那御史中氣十足,搓搓手準備在金鑾殿上大干一場,憤怒指責,“王爺您怎麼能去那種污穢之地!簡直就是有辱我大衛朝氣概,天要亡我大衛朝啊!”

    謝丞相嘆氣,“六王爺真是不思進取,紈褲至極!”

    重臣附和,“不像話不像話!陛下,您可要管管那!”

    皇帝佬也是恨鐵不成鋼,氣呼呼的坐在龍椅上。

    皇帝佬想到前段時間就因為這老六一通話給他下了降頭,害的他從此“一蹶不振”,而老六自己居然還去那青樓瀟灑,太過分了!

    “罰,重罰!”

    皇帝罵道,“朕給你納妃你不要,給你送女人你也不要,這會好了,偷偷去那青樓!混賬東西,沒見過女人嗎?”

    大皇子連忙拍馬奉承,“父皇息怒,這六弟畢竟還小,不太成熟,容易受到蠱惑。”

    皇帝深以為然,“學學你大哥,做事穩重點!”

    衛宴扶了扶額,直感覺腦子邊嗡嗡嗡的吵,只听說三個女人一台戲,要他看,這些古男人可比女人還厲害,耍起小心思那是一套一套的!

    還以為誰看不懂似的。

    這要在末世,這些人絕對是第一批就被喪尸爆頭的。有那時間,多吃飯多學習多做實事不好嗎?

    閑的!

    在末世,關乎生死,人性暴**m的徹底,他什麼樣的心思沒見過。正是因為人性丑惡見的多了,這也導致了,衛宴不喜歡繞彎彎,喜歡來直的。

    衛宴壓著耐心,還算恭敬的回答,“諸位大臣說的很對。”

    那清清冷冷的嗓子,平平淡淡,卻瞬間讓全場安靜了下來。

    就見衛宴繼續說道,“既然那青樓如此不堪,我建議,就將那青樓取締禁止了,從此世間再無此等髒污風塵之處,污了諸位清貴的名聲,也避免有人誤入歧途,豈不美哉?”

    咬文嚼字,拗口的很,但衛宴覺得自己的意思傳達的很清楚了。

    一群人嘰嘰歪歪的說青樓不好,女子去了要天打雷劈,皇子去了又是天理不容。

    多大點事,那就關了,別開了唄。

    一時間,金鑾殿上,陷入了一片沉默。

    從來不缺女人,最近還覺得三千佳麗確實有點忙不過來,反正關在這紫禁城的皇帝佬想了想,“好像是有那麼點道理,要不就……”

    眾臣慌了,居然是那古板的御史大夫又第一個站了出來,“陛下,不可!”

    “六皇子生而尊貴,不知民間疾苦,這青樓若是關了,這天下間這麼多孤苦無依的女子可就沒了歸處,實為不妥。”

    群臣附和,“是啊是啊,那些女子也是苦命人。若將這青樓取消了,多少芳華生命將就此隕落。”

    衛宴,“………”

    好一副悲天憫人,慈悲為懷,倒是把這逛青樓子變成扶貧救災了。

    既然如此,之前又那麼抨擊他做什麼,這些人的邏輯思維是看心情變化的嗎?

    謝丞相也道,“六王爺還是太年輕,這種決定居然下的如此草率,看來陛下禁止六王爺上早朝果然是英明之舉。”

    “哦。”衛宴抬頭,幽森森的看向謝丞相,“按照謝丞相意思,這青樓存在必有道理,女子為何又去不得,本王爺又為何去不得。”

    只是去了一個開放的營業場所,居然可以讓一個父親就此跟女兒決裂,斷絕父女關系,這種人,還有臉教育他。

    謝丞相本就對在六王府被空架出去之事懷恨在心。

    哼,一個六王爺,他還沒有放在眼里。

    此時,謝丞相也不客氣,“六王爺真是不明事理,什麼都不懂。那良家女子與那風塵女子自然不能沾染一處,王爺貴為皇子自然也要潔身自好。”

    “哦。”衛宴冷漠臉,冷不丁道,“所以,謝丞相那三女婿去青樓就是救助弱女子去了?”

    彭~~~輕飄飄一句話,卻是大爆料!

    所有人的目光“嘩”的聚焦向謝丞相。

    啊哈,這老頭那自稱頗有才華的,對他女兒愛慕非常的,潛力股女婿也好這口?

    謝丞相惱羞成怒,“六王爺可不能瞎說!”

    衛宴,“我親耳看見的,哪能瞎說,那徐衡抱著一女子親親我我,哥哥妹妹的叫呢。”

    群臣,“......”

    六王爺您在這金鑾殿說這麼直白的話,真的好嗎?

    眾臣暗想,這草包果然是草包,用詞粗鄙,什麼都敢說。

    就見那草包王爺還沒完,“我雖然沒看見,還有听說的事呢。”

    听說啥了?

    “听說,謝丞相在那春滿樓也有一不錯的相好呢。”

    群臣,“……”

    他們听到啥了?

    咦,怎麼謝丞相老臉漲的通紅,都急得跳腳了。

    謝丞相,“你血口噴人!”

    衛宴冷漠嘆息,“丞相,堂堂朝廷重臣,七尺男兒,不,六尺老頭,敢做就要敢承認啊。”

    謝丞相顫抖著身子,“你你你......”

    大皇子這時站了出來,橫眉冷峻,很正派的樣子,“六弟,不可對朝廷重臣無禮。”

    “金鑾殿這種地方,六弟說話,還是要慎重的好!”

    “哦。”衛宴繼續冷漠臉,冷冷的目光掃向這個叫他六弟的人。

    確認過眼神,這就是那欺負了婉婉的大皇子,所謂的哥哥。

    “所以,本王不能在這說大皇子你也去過那青樓多次嗎?”衛宴無辜費解,“可是,憑什麼你們就能說得我的不是?”

    群臣,“………”

    又是一個驚天大瓜。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