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揍人

☆、揍人

    謝婉嚇得慫了慫!內心對這幾位侍衛大哥心存感激,居然敢公然挑釁這宮里的人。【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可是,今天她要不去了,惹怒了淑妃娘娘,甚至是那皇帝,怕是會連累大家吧。

    雖然不願,謝婉腳步還是向前挪了挪,欲繞過擋前面的幾座大山。

    可是,這些侍衛卻是跟著她移動,繼續擋在了前面,並道,“婉娘子止步,王爺說了,萬事等他回來再說。”

    又是王爺,莫非他是預料到了這種情況,早就有所準備了?

    怎麼會?謝婉費解了。

    怎麼會有男人能這麼心細的考慮到這些女人之間的小手段呢?

    事實上,衛宴不需要考慮到今兒之事,他只是上次宮中回來後,就發現謝婉的生命安危在這些人面前不值一提,早就開始布置人手,自己親自訓練。

    因為古人的基礎底子較差,這第一批訓練的人員,他專門挑選了那身(shen)體健壯,本身還算不錯的。

    “放肆!來人,給我將婉娘子抓起來帶走。”那太監被挑戰權威,簡直惱羞成怒,“我倒是不信,你們今兒個還能動手不成!”

    領頭太監牛哄哄,身後小太監們一呼而上,欲捉拿謝婉。

    然後......瘦弱的小太監們直接被幾個壯漢拎小雞一樣拎了出去。

    那領頭的太監被兩個高個壯漢毫不客氣的一左一右架空,扔了出去。

    任那太監多麼的怒氣沖天,尖銳嘶吼,王府的大門開了,又磕上了。

    謝婉覺得,他們下次應該派個高大點的太監來可能場面好點。至少,沒有那麼輕松就被.......扛了起來。

    櫻,她在想啥呢!

    這、這王府的侍衛都是這麼大膽的嗎?是她孤陋寡聞了嗎?以前,真沒有听說過哪家敢怎麼對太監的呀!

    哦,也沒有听說過誰敢把一個丞相架出去的。

    謝婉表示,不是頭一回了,淡定。

    倒是那郭麼麼等人,許久許久都沒能回神。

    等郭麼麼恍恍惚惚的扶住了同樣虛軟著腿的謝婉,“這這這是不是不太好?”

    “這這蕭淑妃娘娘要知道,怕是……”

    雖然小姐是暫時安全了,可是,總覺得哪里不對啊!

    那可是宮里的人!

    謝婉抬起縴縴素手,握拳,狠命的錘了幾下胸口,吐出一口濁氣,“不差這麼點了!”

    郭麼麼見謝婉居然敲打自己,連忙制止,“哎呦我的娘子,您這是做什麼吶,怎麼做這麼粗魯的動作!”

    謝婉扶下腦袋,醒醒神,她也不知道自己咋會做這麼粗魯的動作啊!

    就是胸悶的厲害,想做就做了唄!

    就整天一件事接著一件的,沒有最嚇人,只有更嚇人!老是這樣,她這心肝兒,壓力真的很大呀!太考驗心髒了!

    “哎呀!”

    郭麼麼突然驚嚇,她盯著謝婉臉蛋急道,“娘子,你,你臉上…”

    謝婉摸上自己的小臉,“我怎麼了?”

    郭麼麼又是嘆氣的拍大腿,“這可如何是好哦!”

    謝婉急忙回了房,找了那銅鏡,隱約可見,自己的額頭和眉心有幾個小疹子,且下巴處也有些紅腫。

    她這是,成了那無鹽女了!

    “麼,這可如何是好!”手中的銅鏡差點掉落,這下連謝婉都是怕了,急得都哭了出來。

    要知道,來了這六王爺府她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最多嚇成慫蛋,也很少有掉眼淚的。

    可是,對女人來說,這臉上長了疹子可是要毀了容顏大事!

    這古人慣來是對疹子比較敏感的,不說那天花水痘之類具有傳染性,得上的人那都是自己沒有命活不說,還要害了旁人。

    這女人,但凡臉上長點疹子,運氣好點的就算消下去了,也會留下丑陋的印子。這要是運氣不好了,越來越重,整張臉就此爛了。

    哪怕沒有大礙,只要有上那麼一兩顆,這女人,就是靠臉蛋爭寵的,容顏都毀了,還有什麼盼頭。

    無怪乎這些古人大驚小怪,實在是古代環境好空氣好睡的又早,一般而言,臉上是不會長疹子的。

    長了,那就是大事了。

    這不,謝婉這又受了**m,壓力又大,再加上整天睡王爺的屋子哪能睡的安穩,這不就悲劇了!

    謝婉自己也是又急又難受,哪個女人不愛美的?

    而且,也不知怎麼的,想到自己這個樣子,要是被六王爺看到了,恐怕要把他惡心到了。

    自此,再也不會願意見她了吧。

    咦?她不是巴不得被人遺忘,一個人默默過自己的小日子嘛?

    謝婉又抹了一把眼淚,反正,就是不喜歡毀容列!

    嗚嗚嗚,好丑的。

    許久,謝婉調整了心情,自以為理智的對郭麼麼道,“麼,收拾收拾,我們準備從王爺房間搬出去。”

    這會,郭麼麼也不勸了,嘆氣應了聲。

    ......

    此時,經過了一上午的激烈角逐,宮內,終于結束了早朝。

    直到退朝,都沒有人再提那青樓之事,默契的很。皇帝佬一早上被炒的呱呱呱腦門直疼,也就忘了這事。

    但大皇子衛榮可沒有忘了自己差點被衛宴害慘了的事。

    一眾臣子井然有序散開,莊重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在那金鑾殿外,大皇子不懷好意的攔住了衛宴的去路,“六弟今日,可真是出盡風頭!”

    衛宴抬了抬眼皮,想起這大皇子對婉婉做的事,“你真的是我哥?”

    大皇子一愣,沒太听明白,總覺得幾日不見,自己這個弟弟似乎變得更蠢了,說話都不經過腦子了。

    大皇子搖了搖手中扇子,鷹眼**m出邪念,“六弟,你那府上小妾這回給你惹了這麼大麻煩,可不太好辦吧!如今,你又得罪了那御史,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怎麼樣,是不是很頭疼!那謝婉畢竟是謝丞相之女,也不好隨意打發。”大皇子似乎很願意幫助弟弟排憂解難,湊近道,“大哥倒是有個好主意,你只要把那小妾送往我府上,後面自有大哥我來安排妥當,保你無後顧之憂。”

    衛宴,“………”

    大皇子湊近衛宴,陰笑一聲,“如何?大哥這主意不錯吧?”

    “彭!”的一聲,伴隨著一聲慘痛的尖叫,一只鐵拳狠狠的揮向了眼前道貌岸然的男人。

    不多,用了0.1成的力量而已。卻也夠那從來嬌滴滴沒有吃過苦頭的公子哥暈頭轉向。

    金鑾殿外,那附近還沒有散去的臣子,嘩嘩嘩的轉頭看向動靜處,驚嚇的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以為自己老眼昏花。

    在金鑾殿外打人,他們為官這麼多年還是頭一遭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