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新院

☆、新院

    婉婉這是徹底嫌棄他了?生個氣怎麼要這麼久?

    而這邊郭麼麼也是唉聲嘆氣的,“汗,這樣下去,萬一王爺真的不來了……”

    謝婉心中也是難受。【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照理,這六王爺不來,應該正合她意。可是,如今她卻是提心吊膽的,心里說不出的慌張。

    越是這樣,她越是怕見到王爺,自己這個樣子,可怎麼見人。

    謝婉咬牙又看了一眼銅鏡,不過一眼,忙避開了。眼淚又要在眼眶里打轉,她的右邊臉上,又多了一顆疹子!

    謝婉閉眼轉過頭,離開銅鏡,重新將那紗巾遮在臉上。

    謝婉覺得自己真是個悲慘的命運,才過幾天好日子,這下子又沒有盼頭了。

    不對,她什麼時候過了好日子了?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她明明是每天都過得膽戰心驚,提心吊膽的日子!

    可是……謝婉倚靠在那窗欄邊抹了一滴清淚。

    那長安城她還沒有逛夠呢,好多鋪子她還沒有去呢,譬如那最最出了名的奇玩鋪,那神乎其神的琉璃她也沒見過呢。

    她覺得跟王爺在那長安街上牽個手,也不算得什麼。

    王爺跟她一起撒的菜種還沒有長成呢,王爺……還說了要陪她下廚。嗯,給她建小廚房的事,也不知道王爺還記不記得。

    正想到那心酸處,郭麼進來道,“婉娘子,那大夫來復診了,快來給大夫瞧瞧。”

    話還沒有說話,就見男人闖了進來,聲音低啞中帶著急切,“為什麼請大夫?生病了?”

    謝婉心中一驚,杏眼瞪的溜圓,眼睜睜的看著王爺已經進了屋子,慌慌張張的轉了頭慫在那窗口,假裝看窗外。

    “婉婉?”謝婉不應聲,衛宴擔心她生病了,暗道自己也是大意了,“生病怎麼不告之阿福去請太醫?”

    衛宴連忙問那進來的大夫,“怎麼回事?”

    大夫自將那情況說了,衛宴走至謝婉身邊。

    男人眉頭深鎖,低垂著頭將背對著他的謝婉轉了過來,謝婉的腦袋恨不得埋到脖子間,將手捂著那紗巾不肯抬頭。

    衛宴將那腦袋往上抬了抬,“讓我看看。”

    謝婉將紗巾捂的更緊了,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等衛宴將手移到那紗巾,那**m在紗巾外的杏眼里,淚珠子就滑了下來浸濕了那紗巾,謝婉終于哽咽著嗓子開了口,“丑∼”

    聲音軟軟糯糯帶著哭音,似乎一腔委屈都等著向眼前的人訴說。

    那調調中的膩歪味,就如謝婉那名字一樣,婉婉轉轉,有著聲音主人都沒有發現的不尋常。

    衛宴壓著嗓音,盡量輕柔的按撫,“不怕,沒事的。”

    大手掌輕輕捏了捏那捂著臉的小手,似有說不盡的溫柔。謝婉卻是更不願意,搖著身子,“不要∼會,被嫌棄的∼”

    聲音軟糯黏膩,走著主人自己沒有發現的撒嬌氣,讓衛宴想起了初見時掀開紅帕子時的樣子。

    婉婉好像在漸漸向他靠近呢……

    男人心中微熱,啞著聲音再三保證,“不會的,保證不會。”

    “真的?”

    “嗯,我保證。”

    等好不容易,連哄帶騙,趁著謝婉分神,衛宴將那紗巾掀了下來。

    女人明麗的小臉上有幾處範紅,還有兩個甚至已經結了白色顆粒,在那白白淨淨的小臉上倒是俏皮的很。

    衛宴細細的瞧了一番,繃緊了兩日的神經這才松了下來,見謝婉緊張的閉著眼縮成一團,薄唇輕扯,輕笑一聲,“呵呵,長痘痘了!”

    “哇!”

    這男人笑話她!太氣人了!

    謝婉直接哇的哭了出來,要把那紗巾蒙回去。

    衛宴連忙阻止,將那小手直接握進了掌心,“不能遮,大夫沒說,越遮會越嚴重嗎?”

    謝婉都要急得跳腳了,由于太過緊張,都忘了遮掩性子,“你定是嫌棄我了,我丑的很,你走吧!”

    “呵呵,沒有,真的。”

    “還笑!”

    等氣完,謝婉愣住,自己這是對著王爺撒嬌?來不及深想,只能急急忙忙收斂性子。

    那被晾在一旁完全被忽略的老大夫,簡直沒法看下去了。

    哎喲喂,這外面傳的沸沸揚揚,說這六王爺如何虐待那府上的小妾,說這小妾是如何的不得寵!

    最近還鬧出了那六王府小妾上青樓抓王爺的大笑話,連丞相府都斷絕了關系,整個長安城都在傳,這小妾怕是要被六王爺直接掃地出門了。

    結果呢?

    這前一刻還如閻王的六王爺,這會都快柔的出水了。

    那樣子喲,他行醫看病這麼多年,進了那麼多深門大院,也沒見哪個男人能在外人面前對個女人這麼溫柔小意的。

    一看就是在乎的緊。

    真是傳聞誤人!

    等衛宴領著謝婉給看大夫檢查了一番,衛宴仔細詢問過後,大夫重新開了方子,便離去了。

    衛宴琢磨了下這方子,按大夫所說,無非是調理身子,放寬了心,能好自然能好。

    古人怕皰疹,因為很多有傳染性,因為這東西難治的很。

    沒有則矣,有了就讓人頭疼的很。

    好在這種常見的死不了人,大多也能自愈,也就隨它去了。

    不就是幾顆青春痘嘛!

    婉婉芳華十六,正是長痘好年紀!

    衛宴對痘痘可真是見慣不慣了,這古代山清水秀,空氣干淨,長了痘的女人是異類。

    那現代的女人,包括男人,哪個沒有過幾顆痘?那嚴重的,整張臉就爛了。

    尤其是到了末世,空氣環境極度污染之下,尤其是適應情況不好的女性,更是起了各種病毒疹子。

    不過,那時候,飯都吃不飽,也沒有人顧的上這些了。

    顧不上,可不代表不懂啊!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況且,末世十年後,對于各種皮膚腐爛問題,早就有了各種良方,為了省材料,那都是化學合成劑。

    而唯今這里,那到處是天材地寶。

    衛宴沒有讓人去給按大夫的方子抓藥,而是安撫謝婉,“不就是幾顆疹子,我回頭給你配個方子,保管沒幾天就消干淨。”

    謝婉,“……”

    她本是垂著腦袋不願意見人,這下子沒忍住抬了下眼皮子,那樣子,倒像是在嘲笑人,“王爺別開玩笑哄我了……這東西大夫都沒有好法子的。”

    衛宴摸了下謝婉那慫拉的腦袋,“不信,那等下你盯著我配?”

    謝婉見衛宴那認真樣,

    “來真的啊?”

    衛宴輕笑,繼續哄,“來真的,不過,先不急,你這兩天肯定沒有好好進食,先吃點東西。”

    就見男人那慣然俊俏嚴肅的臉上,薄唇輕輕扯了扯,很小的幅度,謝婉卻是見到了,如那絲絲陽光照進了黑暗的心房,溫暖了她的心間。

    那人還說,“走吧,我給你去做好吃的。”

    說著,便牽起謝婉的手向房外走去。

    “嘎?”

    謝婉傻了,由著王爺牽著走了好一會,等出了門外,那幾日未見的陽光照的人刺眼,才反應過來。

    王爺說啥?

    他做?好吃的?

    瞎說什麼話!男人遠庖廚!她不信!

    可是,王爺答應的事,怎麼他好像都記得咧!譬如,那上青樓,她也以為他開玩笑的,結果呢?!

    語言已經無法形容謝婉此刻復雜的心情,她的腦子里正有兩個小人正在演繹著一場精彩絕倫的武打戲。

    不過,是反叛單方面吊打正方!

    路上,六王爺喊了那阿福說了什麼她壓根沒听到,好像是說太子來了,王爺說趕出去。然後又吩咐了什麼,等阿福離去,男人突然停了步子。

    謝婉傻愣愣的撞了上去,才醒了神。

    六王爺說,“你院里已經修整的差不多了,小廚房也好了,正好帶你去看看。”

    “嘎?小廚房?”

    她的小廚房?王爺給她建廚房了?

    “真的?”

    她平常都不好意思問呢!

    “嗯。”

    這下,謝婉雀躍極了,恨不得加快步伐往前跑。連那王爺下不下廚的事都顧不上了。

    可恨謝婉那院子又偏又遠,謝婉這體力,挪了好久才到了地。

    等跨進了那許久未進的院子,謝婉整個傻眼了。

    如夢似幻,尤如踩在了那雲端仙境。

    因為整個院子都大變樣了!

    那地上原本的青磚地早就沒了!那是什麼樣的場景呢,整塊地面平滑的如鏡面,上似乎是一顆顆的小石頭拼湊打磨而成的,平滑的沒有一絲縫隙。

    更神奇的是,這石頭還有其它顏色,以白色為底面,在那院子正中央用各種顏色拼湊了一個大圓形,圓形中間簡易的線條下是一只活靈活現的鳥兒,周圍還點綴著些許小圖案。

    整個地面平滑的無一絲瑕疵,在那陽光之下,有些地方還泛著白光。顯得整個院子寬敞不少。

    謝婉突然發現,她這院子,好像還挺大?

    這是怎麼做到的?

    謝婉就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地方。

    她也算是進過皇宮,在養心殿外乘過涼的人,可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地面。

    “這……”

    謝婉踩著鞋子,恍恍惚惚,在那地面上磨來磨去,看了又看。

    她以為,這是她今日最大的沖擊了。許久,身後那紅珠的驚呼聲才讓她醒了神!

    卻說,郭麼麼紅珠等人是一起跟著來這偏院的,跟著進了這院子,她們也都傻了,從來只見過在衣服上繡花的,怎麼這地上也能紋花了?

    一幫人全都傻了眼,還是紅珠年齡小,耐不住性子,先抬了眼,然後便被眩暈住了。

    “娘子,你快看那!”

    謝婉跟著紅珠手指的方向看去,院子東邊,多了一個木架子。她剛才就注意了,但只是隨意瞥了一眼,因為地面太吸引人,沒怎麼注意細節。

    “呀!”

    “呀!”

    “呀!”

    幾個丫鬟的聲聲驚呼傳來,謝婉這才發現了這木架子的異樣。走近了細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