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小廚

☆、小廚

    可不就是跟剛才那個水池子一樣的道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謝婉松一口氣,不要是妖術就好!

    再然後,那六王爺又指向角落的一個泥磚桶,泥磚桶長的奇形怪相,六王爺對謝婉道,“這是恭桶。”

    “哄”的謝婉本來就紅紅的臉,更是漲的通紅。

    哪有跟男人談論“恭桶”這種髒污的事的!

    鬼使神差的,謝婉居然還嘀咕了句,“恭桶不是這樣的,是木頭的!”

    說完,腦海中的小婉婉只想自抽一百下,這種話題,她不是應該保持沉默,面**m羞澀堪堪回避過去嗎?

    哪來的膽多嘴!腦海中的小婉婉匍匐大哭,她真是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況且,六王爺也管的太寬了!!!為什麼要特意給她看恭桶,這丑不拉幾的玩意,要讓她坐......

    謝婉真想當場暈過去才好呢。

    然後,就見王爺走到那恭桶邊按了個什麼按鈕,“轟隆隆”的聲音響起,不大,還是驚著了少見多怪的謝婉。

    那桶里居然冒出了一大堆水,水冒出後又消失了,只剩了一點在里面,才又停歇了下來。

    王爺解說,“什麼都能沖干淨。”

    隨後,居然有個蓋子將那桶蓋上了。

    謝婉,“……

    沖什麼自行想象。

    聊不下去了,雖然這物件真的很震撼。但是人家雖然嫁人了,還是小姑娘呢,跟個男人聊這個話題~~謝婉紅著臉逃出了屋子。

    嚶,她懷疑她家王爺有仙術,謝婉腦中這麼想著,沒發現自己居然問了出來,還被旁邊的六王爺听到了。

    就見六王爺也不生氣,只是正經道,“這叫科學。”

    嗯,听不懂。

    屋外,郭麼麼驚喜的來回踱步,見到謝婉出來激動的無與倫比。

    “娘子,奴婢,奴婢那房間......”

    “怎麼了?”

    謝婉忙問,看郭麼麼喜氣洋洋的樣子,應該不是壞事。

    反正,她今天是已經很佛性了。

    王爺這是連俾女的房間也動了?動俾子房間做啥?

    謝婉這院子有兩間侍女的房子,一間由郭麼麼和紅珠住,因著麼年紀大了,一個人住不放心。

    另一件是其他黃藍紫三珠住。

    等謝婉陪著郭麼麼去了她那屋子,就見屋子內跟外院以及謝婉的“浴室”一樣,鋪了那平滑漂亮的地面。

    兩間僕人房還打通了,中間是小小的一間,里面也設了那洗澡的木桶,恭桶,水池子。

    就是比謝婉那間小了點。

    且不說麼等人還不知道那水龍頭,恭桶的妙處。

    她們下人,何曾說還能有自己的洗澡房,這是听都沒有听說過的事!

    從來沒說,給主子修整房子,還能給僕人按主子的待遇修整的!

    這漂亮的地面,怕是那再怎麼滔天富貴的人家也有沒有的,這哪是她們僕人配的上的。

    這琉璃鏡子,琉璃窗明晃晃的在那,她們那個心肝喲!那紫珠,黃珠就趴那窗邊,恨不得把那窗拆下來收起才安心。

    只不過,比較奇怪的是,她們那睡覺的大木床沒了,變成了像用泥做的板子。

    三珠子的房間是一個大泥板子,郭麼麼那間居然是分了開來,有兩個。

    如今因為還沒鋪床,就那麼幾個泥板子擱那。雖然這東西也是沒見過,做的很平滑,可要是用來睡覺,那多硬啊!

    衛宴解釋,“這是盤的坑,到了冬天,小廚房開了火,這坑變會變暖,暖和的很。”

    坑會變暖,會變暖,暖…

    寥寥幾個字,在那郭麼麼等幾人耳中宛若魔音。

    床還能自己變暖!

    她們听錯了?

    這坑要是能變暖,在那寒冷的冬天,那每次睡上去如冰渣子的被窩里,將會是什麼樣的場景?

    想象不出來!

    衛宴道,“你們還不懂,一會試驗下就知道了。”

    謝婉這會倒是比珠子們接受的快了,她如今……還是相信王爺的!

    就是……謝婉嘟了下嘴,瞄了眼衛宴,也不知哪來的膽,“為什麼我沒有?”

    嗚嗚,她們都有暖暖的坑,她的床還是木頭的,除了變大了,可沒看出有什麼變化。

    總不能,謝婉臉色又紅了紅,靠…這人取暖吧。

    肯定沒有這炕舒服,而且,他不在時怎麼辦!

    衛宴卻是笑笑,似乎沒看到謝婉那通紅的臉,摸了摸她腦袋,柔聲道,“你不需要,我給你排了地暖。再給你做個羊毛墊子,一條鵝絨被。也夠暖和了。”

    “唔,管子還沒排好,再等等。”衛宴想了想道,“到時再給你做個空調,夏天也不怕熱,順便給廚房裝個冰箱,還有什麼缺的再跟我說。”

    缺什麼,王爺說的她听不懂啊!

    就是听起來就好暖和好舒服的樣子。

    謝婉忍不住好奇,“地暖是什麼。”

    “就你那房間里的地板,我下面給你鋪了水地暖,到時候,整個地板都是暖暖的。房間也會暖和。”

    衛宴皺眉,就是這古代技術限制多,缺的技術材料太多,有些東西快不起來。到時候這水地暖靠廚房的火力可不夠,要麼他裝個鍋爐,連帶浴室的熱水供應一起解決。

    要麼裝太陽能電板,順便用他的雷電異能偷偷的給里面儲存些電。

    儲電這方法其實最方便,問題也不大,反正他只給婉婉做這些,雷電異能長期供應也是綽綽有余。

    恩,先得去做點電線出來。

    別問衛宴為什麼不發明電力,全明通電。

    因為他壓根沒有這個打算,他只想給謝婉一個人做,這些東西,出了這個院子,就不會存在。

    什麼?不給婉婉弄?

    他穿越的意義就是來過寵老婆的美好日子的,怎麼能不把老婆安排的妥帖周全!

    地暖,地上會暖暖的,暖……

    又是一串魔音,在謝婉以及麼等人的耳邊回蕩。

    什麼鬼啊!!

    不可想象,不敢相信,沒法相信。

    要相信,妾身做不到啊!

    且不說,日後,整個王府內,只有這偏院的下人房有這特別的待遇,讓整個王府的僕人捶胸頓足,當初為什麼沒有爭著搶著去那婉娘子的院子。

    這會衛宴帶著謝婉去了那旁邊的小廚房。

    說是小廚房,里面也不小。

    見過世面.小妾.謝婉淡定臉。

    平滑石子路,灶上兩個鍋,水龍頭,單獨的用餐間。不稀奇,她都見識過了。

    等那王爺直接擼起袖子要動手時,謝婉又要暈掉了!

    “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我給你做。”

    阿福早已安排了人來一通安置,廚房內是有材料。

    阿福跟著王爺,最近也算久經沙場,再是淡定,這會也是繃不住了。

    “王爺,君子遠庖廚!這廚房哪是您來的地方呀,想吃什麼您說,讓下面人來!”

    阿福簡直就差沒抱住王爺大腿了,“王爺,萬萬不可啊,哪能讓您動手!”

    六王爺直接冷漠趕人,“去給我叫個力氣大的人來。”

    謝婉也是傻愣愣的,“我我來做吧,怎麼能勞煩王爺。”

    衛宴這才抬頭問,“你會?”

    謝婉慫慫的縮了腦袋,“我不會。”

    她能吃飽就不錯了,哪有機會學這些。

    啊,好丟人。

    就在這時,外面傳開了陣陣嘈雜聲,“開門快開門!衛宴,本太子給你送美妾來了!”

    是太子的聲音。

    衛宴問那正要領命出去的阿福,“不是讓你把他趕走了?”

    阿福戰戰兢兢,“奴才不知,是趕走了!”

    卻說那太子衛溧,也是倒霉催的,每天好吃好玩的,躺著也中槍。

    因著那大皇子惹了皇帝,皇帝爸爸又不知怎麼似乎對朝政上了點心,居然把那雍州水庫崩塌之事,交由了太子處理。

    太子想哭,他還是個孩紙啊,他還小,還只想享受太子的權力呢,這種大事怎麼就到他頭上了呢。

    他壓根,連水庫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一打听,居然是六哥搞得鬼,害大哥失了寵,還挑唆父皇勤政,然後,他便中槍了。

    太子那叫一個氣,這個六哥怎麼這麼討厭,三翻幾次讓他觸了霉頭。

    這不,正好路遇那蕭淑妃娘娘的宮女,說是娘娘給六皇子選了美妾,正要送到那府上去。

    太子可沒忘了六哥跟他那新進門小妾濃情妾意的樣子。

    情啊愛的,那都是狗屁。

    男人嘛,本就是朝三暮四。

    這小妾居然仗著六哥的寵愛,壞了他的單輪車不說,他太子爺喜歡的東西還不知道主動奉上。

    當真是沒有眼色!

    這不,太子興匆匆攬了這差事,來拆散這對狗男女了。

    可恨六哥太不把他這太子爺放在眼里,居然王府的門都不讓他進。

    這些王府的僕人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跟他們那主人一樣,完全不把他這個太子爺當太子了!

    胖太子氣的,這點小事能難得倒他。

    他找了那側門的圍牆,在幾個太監賣力的幫忙下,攀上那側院的牆,抖著肥胖的身子,哼哧哼哧廢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爬了上來。

    下來時,還摔跤個狗吃屎。

    在一眾王府僕人吃驚的表情中,光明正大的闖了進來。

    真是屈辱極了!

    今天,他必定不能讓那對狗男女好過!

    “開門開門快開門!”

    胖太子正用胖腿踢著那門,門一下子開了,一個失重,人摔到了那硬邦邦的地上。

    “哎呦,怎麼那麼疼!”胖太子疼得嗷嗷直叫,總覺得今兒這一摔特別的疼。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