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送客

☆、送客

    誰誰誰也去了那園子, 哪個大官是那的常客, 哪位的知己是那小紅小綠的。【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可真是讓京城不少的後院都著火了, 這幾天是家家戶戶熱鬧的很。

    有已經被六王爺說出來的,後院一片雞飛狗跳,有那見此情況, 主母忍不住調查一番的, 一查, 可真沒有一個經得住考驗的。

    她們前兒個還在笑話那謝婉上不得台面, 自家自是要端的住大家風範, 為夫君排憂解難的,後腳就後院著火了!

    這下子,簡直就是狗屁, 誰還受得了那股怒火。

    恨不得學那小妾謝婉, 親自沖進了那煙花風流之地,拿個竹鞭子,將自家夫君抽了出來。

    可是, 她們不敢,也不能。只能端著忍著。

    至于那謝香玲,自然也听說了徐衡去那等之地的事, 謝香玲簡直無法相信,她認為全世界的男人都有可能去那勾欄院,除了她的徐郎!

    她謝香玲嫁他,是他何等的福氣,怎麼會有那不該有的心思。

    謝香玲自然是回去毫不客氣的一番盤問, 且不說那徐衡如何巧舌如簧,將謝香玲哄的暈頭轉向。

    事後,謝香玲自個回味過來,定是她那四妹搞的鬼,天下哪有那麼巧的事!

    謝婉去了芳香園,徐衡正好也在。定然是那謝婉好手段,對于前未婚夫念念不忘,私下約見的徐衡。

    那不安分的東西,最近做的出閣的事還少嗎?

    而徐衡君子風度,此等之事又不願意說破,離了她們的“姐妹”情誼。

    謝香玲越想,越嘎定,定然是這樣的!

    骨子里的高人一等,又是在丞相府欺負慣了謝婉的,謝香玲上來就是質問,“你個賤蹄子,都做了妾了還不安分,定是你,私下里約了徐衡去那煙花之地見面,你可真是好樣的。”

    謝香玲狠聲道,“你可要弄清楚了,徐衡現在可是你的姐夫,雖然你們曾經有過婚約,可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可配的上徐衡!”

    謝婉怎麼也沒想到,她三姐居然會有這麼荒謬的想法!

    她謝婉雖然是沒什麼用的女子,但是,那樣的男人,她壓根就沒放在心上,又何來的念念不忘!

    她這個三姐,以前看著挺精明,這是被罐了什麼迷**m湯,一葉障目至此!

    許是今天一天都太過美好,下午才又想通了六王爺是事,謝婉現在的心態很是平和。

    面對這素來欺負她的三姐,也是沒有**m怯,怎麼說,她也是打過三姐三個巴掌的人呢!

    這里是在六王府,雖然王爺不在,可謝婉還記得她那父親以及宮里的太監是怎麼被“請”出王府的。

    謝香玲還在謾罵著什麼,她是在丞相府上囂張慣了的,一心要詆毀謝婉,為她那相公維護聲譽。

    謝婉想到那日見到的徐衡那色鬼投胎的放浪樣子,當真是覺得她這三姐腦子不太好,被那種男人騙得團團轉。

    謝婉柳眉微蹙,也不再客氣,嘲笑問,“你自己男人什麼樣子,真的沒數嗎?當真是可笑。”

    謝香玲被謝婉這嘲笑的神情弄的一愣,第一反應居然是,“你什麼態度,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的。”

    隨後才開始厲聲為自己的夫君辯解,“我的夫君什麼樣,我不清楚,難不成還要你來清楚。”

    謝婉見著謝香玲這樣子,突然覺得很無趣,這樣的沒腦子人,她以前,為什麼會怕成這個樣子。

    許是因為,她最近“久經殺場”,長了不少見識,膽子肥了,看問題高度也不一樣了!

    想到六王爺這樣一個好男人,正是這位三姐姐讓給自己的,謝婉忍不住好奇,問出了許久以來的問題,“放著王妃的位置不要,嫁給一個庶民,三姐姐可是值得?”

    謝香玲尖銳回道,“你懂什麼,六王爺那樣的草包王爺,嫁給他沒得實在好處不說,以後還肯定便連累丟了性命。”

    “我的夫君,只是受家族連累,暫時沒落,將來必然是能高中狀元,說不定還能為我博得一個誥命之身。”謝香玲很是得意,“這些,你自是不要想了。勸你安分做好小妾,別做那非份之事,勾引別人的夫君。”

    後面的話,謝婉卻是听不進了,她只是品味著那句“沒得實在好處”,想著自己那滿院的琉璃,低語道,“可我,卻是見著了不少實在好處呢。”

    謝香玲自是听不懂的,今兒個跟謝香玲來的還有兩個丫鬟,她囂張跋扈的命令那丫鬟扶著她自顧自坐在那大廳的椅子上,道,“還不去給我上點茶來,這六王府可真是沒規矩。姐妹來了,也不知道上個茶。”

    謝婉嘆笑,開始趕客,“茶還是算了,我一個妾,可沒有那麼大的能耐給三姐姐上好茶。”

    “想必三姐姐家里還有不少事,就不耽誤三姐姐了!”

    “你居然趕我走?”謝香玲尖銳道,“今天你不說清楚那芳香園的事,向我磕頭認錯,我怎麼可能走?”

    謝婉,“……”

    以前覺得她這三姐姐好恐怖,現在怎麼越加覺得她腦子不太正常。

    對待腦子不好的人,講理是說不通的。

    謝婉冷冷一笑,也不再客氣,“三姐姐莫不是忘了那兩巴掌之事?”

    怎麼被打了都像忘了似的,記不住教訓的?

    “啊!”謝香玲被提起這侮辱之事,簡直怒氣沖天,

    “你這個賤/人,今天,你還要為上次之事向我磕頭認錯!這要是在丞相府,今天我必然要打回去!”

    汗,姐,你關注錯重點了。

    謝婉只能打斷,“我的意思是,三姐再不走,怕不是可能還要被打。”

    “你敢打我,謝婉你瘋了!”謝香玲被這話激的氣極攻心,“你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庶出!”

    謝婉淡然道,“對了,上次謝丞相來過王府,已經跟我脫離父女關系,我是個什麼東西也與你們無關了。”

    六王爺說了,欺負你的人,不能對他客氣。

    謝婉突然大變了樣,無所畏懼,謝香玲被挑戰了權威,突來腦子一熱,沖上來就要出手打謝婉。

    謝婉早有準備,立馬避開。

    還沒來得及喊人,卻見原本站在謝婉身後的紫珠突然擋在前面,左手格擋,右手一揮。

    “啪!”

    一個狠狠的巴掌呼下去,謝香玲整個腦袋甩向一邊,久久,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那比她矮了一個頭的小丫鬟。

    她居然,被一個丫鬟給打了!

    謝香玲正欲發作,謝婉冷冷的聲音響起,“送客。”

    就見那廳外,不知從哪冒出來幾個高個壯漢,還不待謝香玲以及兩個丫鬟反應過來,其中兩個壯漢,上前就是冷漠的將謝香玲騰空架起,一路走向門口,扔了出去。

    那兩個丫鬟,只來得及一路小跑,在另外兩個壯漢的虎視耽耽下狂奔而去!

    “啊啊啊,謝婉!!”

    直到謝香玲離開,洋裝震定的謝婉其實也是傻愣愣的。

    對于大漢,她是見怪不怪了。

    但是!

    謝婉看向自己身邊那平常沉默寡言的小姑娘,“紫珠你……”

    紫珠重新退回謝婉身邊,淡然道,“奉王爺之命,貼身保護婉娘子,一切不懷好意之人,打回去!”

    謝婉,“……”

    這紫珠雖然被分配到了她身邊,但前期,其實經常神神秘秘,不在她身邊,有一半的時間都是領命離開的。

    紫珠是幾個丫鬟中最小的,才十歲,瘦弱的身板還沒有長開,這一刻,謝婉不敢小看了這姑娘。

    謝婉還是道,“紫珠,謝謝啊!但是,你還小,脾氣沖動了容易吃虧的。”

    紫珠淡定臉,“沒事,王爺專門訓練了我打架,我身手還可以,而且還在努力進步中。”

    謝婉,“呵呵,好吧!”

    王爺真的是……嗯,她一定要幫這麼細心的王爺捂好小秘密!

    卻說,王爺府門外,別家那些蹲了好些天的小斯也是費解,他們領命而來,本想蹲個謝婉的丑態,可六王爺府最近卻是異相頻頻,老是有人被架出來。

    怎麼回事?

    六王爺府現在像個鐵桶一樣傳不出消息也就算了,怎麼連進去的人好像都討不了好?

    那可是丞相啊!宮里的人啊!

    還有,嗯女人?

    太不雅觀了!對女人怎麼也能這麼粗魯呢!

    可惜,這會長安城因著那朝堂一鬧,六王爺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會家家戶戶不是夫君出問題,就是父親有問題,實在是太過熱鬧,也無暇顧及這點小樂子了。

    .....

    是夜,因為謝婉的偏院還沒有完全整修好,謝婉還是宿在六王爺的寢居。

    入睡前,衛宴卻是來了,他給帶來了一瓶東西。

    謝婉問,“這是什麼?”

    衛宴道,“給你敷臉上祛痘的。”

    說著,衛宴便將那瓶子打開,里面是白色膏狀物,帶著淺淺的藥味。

    謝婉又是一愣,王爺居然還記著這事呢。

    本來,她今晚就因為斷了藥,有點為難。

    就連郭麼麼也是著急,六王爺好好的怎麼不讓大夫給開藥,恨不得再去將那大夫請了過來重新開藥。

    謝婉也是著急的很,眼看著額前的痘痘更加紅腫了,是個女人,都受不了!

    此時,謝婉已經沐浴潔面了,衛宴開了罐子,就要給謝婉涂藥。

    謝婉面**m懷疑,這東西涂臉上了可不會變得更嚴重了吧,民間可是常常有那傳聞,因為瞎涂了東西,整張臉都爛了的。

    好在,謝婉也是心大,對著衛宴,以前是迫于威壓,現在卻是莫名信任,就這麼猶豫一秒鐘就妥協了。

    衛宴親手將那膏狀物涂抹在謝婉臉上有皰疹處,藥物上了臉,帶點清涼的感覺,很是舒服。

    衛宴指尖在謝婉面部緩緩揉搓,沒一會,那藥物便被吸收干淨了。

    男人手掌節骨分明,指尖修長有力,溫熱觸感讓謝婉心神蕩漾,羞澀極了。

    “你的痘痘不嚴重,才幾顆,問題不大,這是我下午才調制的清涼膏,你先用著。”

    什麼事,到了王爺嘴里,好像都變得很簡單。

    衛宴又說,“不過,你這痘痘如果沒有做好抗菌消炎措施,很容易感染別處,這樣就會容易反復發作。”

    謝婉心里咯 一下,這可不就是跟那大夫說的一樣。

    還沒來得及心慌,衛宴便又道,“那是因為缺少了抗炎殺菌的藥物,提取菌落需要時間,等明兒,我先給你制那夫地西酸,運氣好的話,很快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謝婉,“?”

    听不懂呢。

    不過心里卻是松了口氣,看王爺輕飄飄的樣子,應該是問題不大。

    沒多久,藥便涂好了。

    昏暗的油燈下,男人俊朗的身形,如那初見時,掀開謝婉頭巾的那一刻。

    那時六王爺也是這樣肅著臉,眼神似乎更陰森嚇人一點,如今倒是平和了許多。謝婉大著膽子盯著看了許久,卻是沒有從王爺眼中看出絲毫如那書中所描寫的情愫。

    也不知是被蠱惑了,還是帶著試探的心思,或是什麼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謝婉絞手了絞手,深吸口氣開口,“王爺今夜,可要留下來,讓妾身服侍。”

    作者有話要說︰ 入V章,感謝訂閱的寶寶,留言給紅包哦!

    另外,感謝送我營養液的寶貝,下次留言告知下呀,感動~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我又渣了前前前任》,《心機女的救贖》感謝預收∼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文案︰

    風雨飄搖,吃不飽穿不暖,日子苦巴巴的晉朝,來了個流離失所的小姑娘。

    小小的一只,短短的腿,漂亮得像個瓷娃娃。

    當眾人對著那祖師爺慕楓三跪九叩,求祖師爺憐憫時。

    瓷娃娃沖了上來,抱著那祖師爺雕像大哭,“爹呀,快帶我回去啊!”

    眾人︰小姑娘腦子壞了,祖師爺姓穆,你姓李!

    瓷娃娃繼續哭,“哇,我跟娘姓啊,我娘李霞清。”

    眾人︰太扯了,李霞清大仙跟那祖師爺慕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李朝朝從現代穿越古代,靠著賣萌,撒嬌,裝可憐,耍心機,好不容易才被一戶好心人家收留。

    為了不再發生類似爹媽跑路的悲劇......

    李朝朝發誓,自己一定要苟住,低調,做一個平凡的女孩紙。

    可是,面對這吃不飽穿不暖,還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嗷嗷待哺的哥哥姐姐們。

    想要過上好日子的李朝朝握拳︰只能把哥哥姐姐們培養成才了!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