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生意

☆、生意

    這話說出後, 謝婉漲紅了臉, 還硬著頭皮伸出一手扯了下衛宴的衣角, 整個人卻是羞的眼楮盯著地不敢亂看。[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她也就沒看到,頭頂上男人眼神幽深,黑色的瞳孔染上猩紅。

    一個素了那麼多年的老男人, 是經不起挑逗的。

    想想那末世, 在只剩下男性的暗無天日中, 人性的欲/望卻是只增不減, 很多老爺們都已經開始湊成對, 饑不擇食的開車。那現場,真是慘絕人寰。

    如今,一個活生生的女性就在眼前, 夜色靜謐, 氣氛正好,女性正用不太熟練的手段試圖發出邀請。

    衛宴嗓音暗啞,聲音在強烈的壓抑下陰森冰涼, “你好好休息。”

    說完,毫不留情僵硬著身子轉身離去,哪還有剛才的半分溫存。

    似乎是厭惡極了謝婉這出閣的舉動, 連多看一看都嫌棄。

    一瞬間,謝婉有點心慌,自己這樣子,必然是惹了王爺不快,更加瞧不上自己了吧。

    不過, 謝婉隨即卻是冷靜了下來,可不?自己的猜測是對的,王爺果然是對那事極其抵觸。肯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難怪王爺的脾氣老是陰晴不定,容易發怒,謝婉暗暗同情,是個男人,遇到這事也是受不了吧。

    謝婉下定決心,她以後可要多讓著點王爺。

    第二天,昨夜“生了氣”的王爺居然又來了,神態自若,狀似什麼都沒有發生。

    謝婉也是“默契十足”,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經過一夜,謝婉臉上的皰疹居然好了不少,雖然還是存在的,但沒有那麼漲疼漲疼得了。那原本憋著氣的臉蛋,似乎一下子松快了下來。

    衛宴帶著謝婉回了那偏院,阿福帶著僕人一路尾隨,送了不少物件過來。

    就見衛宴在那平地上將東西一一拿了出來,卻是各種樣式奇怪的琉璃罐子,以及一些謝婉都不認識的物件。

    謝婉,“這是?”

    衛宴,“給你制夫地西酸,順便制些護膚品。”

    謝婉,“?”

    听不懂。

    衛宴補充,“昨兒答應了你的。”

    謝婉這才想起,昨兒個王爺可不是承諾了,親自陪著她制作那祛痘的方子的。

    這個人那,怎麼可以這樣子,說過的每一句都能做到。

    可惜了,是個……

    不過,要是十全十美的,又怎麼能輪的到她呢?

    謝婉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她要惜福,能陪一日是一日吧。

    就見衛宴在那琉璃房內命人鋪了個較大的桌子,在上面擺放了各種奇形怪狀的琉璃罐子,還連接了一些管子,在那做著非常詭異的行為。

    其實,衛宴如果直接用化學制劑合成治痘的藥物,是沒有這麼復雜的,但是,既然有天才地寶,給婉婉臉上用的,自然是要最好的。

    謝婉實在是看不懂,便問了出來,“王爺這是在做什麼?”

    衛宴道,“這是做實驗,可以用來提取抗菌藥物。”

    謝婉,“?”

    調制藥物的話,不應該是像大夫那樣炮制藥材嗎?

    謝婉也沒有多問,索性去小廚房將昨日沒有吃完的蛋糕拿了出來。王爺昨兒可是一口都沒有吃到,就匆忙離開了呢。

    衛宴見了那蛋糕卻是皺眉,“昨日怎麼沒有吃完?”

    衛宴道,“這糕點存不住,時間長了容易變味,等我以後給你裝了冰箱才能存放久一點。”

    謝婉沒听懂“冰箱”是何意,只顧得上懊惱,“那我把它扔了?”

    其實很是不舍,這可是王爺親手做的呢,早知如此,她昨日就跟郭麼麼等人將它們都吃了,何至于浪費。

    衛宴看了下外面已帶涼意的天氣,浪費事物也不是他的風格,“如今天氣涼,應該沒什麼大礙。先放著,等會我來吃。”

    這時,紅珠匆忙來報,“婉娘子,府外有人要見您。”

    謝婉驚訝極了,怎麼又有人要見她,她什麼時候成紅人了?

    紅珠也是有點不敢相信,道,“是太子,他點名道姓說是要見嫂子。”

    謝婉,“?”

    太子要見她?是不是搞錯了?

    謝婉疑惑的看向衛宴,詢問怎麼辦。

    衛宴倒是淡然,“讓他進來吧。”

    說完,紅珠領命而去,告知那候在院外的小斯。

    沒多久,胖太子圓滾滾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院門外。

    “我的自行車,快讓我先騎一會!”

    謝婉,“!!”

    是她的自行車!

    這對白,似曾相識啊!當初暖手爐時,太子爺也這麼不要臉過!

    此刻,胖太子暗自慶幸自己的小機智。

    今天入六王爺府時,沒有選擇要見六哥,而是直接點名要見謝婉,反正,他來,也的確是為了進王府那奢華級阿房宮,見不見六哥不重要,能騎到車才重要。

    果然,他終于能順暢的進一回六王爺府了。

    所以說,抱對大腿真的很重要啊!

    太子進了院子,先是拿起角落里的自行車,熟練的騎了幾圈,過了把癮。

    這才發現自家六哥居然也在,屁顛屁顛的去那琉璃房請安問好。

    “咦,有點心啊,正好餓了!”胖太子拿起桌上的蛋糕就塞入嘴巴,整個眼珠子瞪大起來。

    這是什麼神仙美味,真是太好吃了!又松又軟,甜而不膩,正適合他這種牙口不好的孩紙!

    沒一會,胖太子嘴巴里便塞的鼓鼓的,將桌上剩下的一點,昨日的,其實口感已經不是最佳的蛋糕吃了精光。

    胖太子尚且意猶未盡,兩眼冒光的看向謝婉,“太好吃了,再來點?”

    謝婉無奈搖頭,“沒有了。”

    汗,這個“嫂子”就是不靈光,“本太子難得稱贊一樣糕點,這個時候趕緊命人做了捧上來啊!”

    謝婉,“這是王爺做的。”

    胖太子虎軀一震,疑似幻听,“誰做的!!!”

    謝婉沒再說什麼,表示就是那個意思,自己沒有說錯。

    “一個王爺下廚,咋不笑死人!”

    胖太子實在是難以接受這個信息,腦袋瓜子都是嗡嗡的。

    為了一個女人,他的六哥,真的是變了啊!這得是寵到什麼程度,親自下廚。

    是真男人,怎麼可以下廚呢!

    胖太子嘖嘖嘴,那糕點是真的好吃!胖太子不抱希望的向衛宴詢問,“六哥,你給我也做點?”

    衛宴從試驗器具間抬頭,“滾!”

    “你影響我了!”

    胖太子這才發現衛宴不知道在忙碌著什麼。

    我的媽呀,都是琉璃啊!這些琉璃瓶隨便給他一個,他就發財了呀!

    “六哥你在干啥咧,我來幫忙啊!”胖太子大呼小叫,正想拍個馬屁,看看能不能蹭上那麼一個琉璃瓶。

    衛宴從器具間抬頭,看著那礙手礙腳的胖子,直接將人拎起,把人趕了出去。

    到了門外,胖太子蹲在琉璃房外,看著這一院一景,發了許久許久的呆,都沒有能回味過來。

    太子爺的內心是暴風哭泣的!

    在這里,一個小妾的院子,他堂堂太子爺深受**m,覺得自己就是個窮比。他,怎麼可以那麼窮!

    出于禮貌,以及對太子爺的尊重,謝婉讓人給其搬了椅子過來。同時,自己也在一邊陪著,沒好意思去做別的。

    總不能真不把太子爺當太子啊!

    太子見著謝婉那是更氣了啊,瞧瞧人家這個小妾過的是什麼日子!

    “汗,汗∼”

    嘆氣聲一聲接一聲,謝婉沒法假裝听不見,出于人道主義,問,“太子爺這是怎麼了。”

    胖太子繼續嘆氣,“你不懂我的悲傷。”

    突然,太子眼猛地抬頭,眼楮亮晶晶,想到了一個絕佳的主意!

    胖太子悄咪咪的靠近謝婉,胖嘟嘟的小臉擠作一堆,諂媚一笑,“嫂子∼”

    謝婉雞皮疙瘩抖三抖,連連後退揮手,“我不是∼”

    “嫂子您別走啊!我有正事和你商量呢∼~!”胖太子連忙拉住謝婉,諂媚哀求,“是非常重要的事!”

    謝婉,“太子您有事就說。”

    太子站起身,將那椅子拉到謝婉旁邊,“嫂子,您請坐!”

    謝婉哪敢坐喲,她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讓太子站著自己坐!

    太子這樣子,弄的她都不好意思了,“您有事說就行,我能力有限,但若是能辦到,自然極盡所能……”

    太子倒是機靈,連忙讓僕人再拿來一張椅子,這才拖著謝婉願意坐下。

    兩人並肩坐在那琉璃房外曬著太陽。

    一通忙活下來,這人居然厚著臉皮與謝婉親近了不少。

    太子這才正經臉,“嫂子,我們合作做生意怎麼樣?”

    謝婉,“??”

    她跟太子做生意?她哪有什麼生意可做?

    太子卻是認真解釋,“您看,您這的自行車,琉璃,蛋糕,我上次見過的那個暖手爐......我猜,您那說不定還有其它稀奇物。以本太子廣博的見識,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啊!我們合作,把這些東西銷往宮里宮外,肯定能大賣呀。”

    “這馬上要入冬了,那暖手爐,宮里那些嬌滴滴的妃子,哪個不想擁有一個。”

    “這自行車,這工具絕對是突破歷史性的變革產物啊!輕巧方便還速度快,我敢保證,這整個長安城的公子哥就沒有不想擁有一件的。”

    “再說那蛋糕,那口感是本太子吃過糕點中最佳的,我覺得,單靠這蛋糕,就能開個糕點鋪子。”

    太子嘰里呱啦,談起那經商,十二歲的年紀,居然是頭頭是道,听得謝婉一愣一愣的。

    謝婉,“您一個太子經商不合適吧?”

    太子不應該以江山社稷為重,有這時間學習治國理天下方為正事啊?

    胖太子直接哀嚎了,“太子怎麼了!?太子也得吃飯穿衣,也需要銀子買喜歡的物件啊!”

    “就這琉璃房,你都能有,我一個太子連想都不敢想!太子怎麼了,我都窮的揭不開鍋了,前兒個買了望遠鏡就整的我傾家蕩產,听說那奇玩鋪子又出了新物件,這可讓我怎麼活!”

    胖太子越說越激動,恨不得整個人嚎啕大哭起來,“嫂子!親嫂子!你就答應我吧,哪怕只要其中一樣拿出來做生意都行啊!您負責提供貨物,我負責聯系買家,我保證,就那宮里那群娘娘們,我們就能大賺一筆啊!”

    謝婉哭笑不得,她也想賺銀子列,可是她敢想著做生意嗎?

    先不說女子做生意本就不妥,重點是……

    “這些東西都是王爺琢磨的,我也不會啊!”

    “我知道!”太子卻是早就預料似的,繼續賣萌,“六哥的可不就是你的嘛,只要你求了六哥,他肯定就把制作法子教你了!。”

    可以說,這平常不太靠譜的太子,這會是真的很精明了。

    談到生意,完全沒有平常鼻孔朝天的傲氣樣子。先是放低姿態,通過椅子拉進跟謝婉的關系,分析利弊市場也是頭頭是道。

    同時,他也知道這些物件都是出自衛宴之手,但是卻精明的知道,直接走衛宴的路子是一點都不通的,最好的法子就是從這個“寵妾”入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