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修建

☆、修建

    太子爺激動了, “六哥, 你真有辦法啊!六哥您這個時候可不能藏著掖著啊, 快救救你弟我......不,是救救雍州百姓吧。【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整個朝廷焦頭爛額都沒有辦法的事情,衛宴輕飄飄一句話, 太子爺也沒有抬當真, 但彩虹屁反正不要錢, 他嘴炮幾句總是沒錯的!

    謝婉也是傻了, 卻是莫名的相信六王爺, 體貼問,“王爺可是有什麼不便之處?”

    衛宴笑笑,“沒有, 只是覺得天下蒼生, 自有他的活法。”

    不需要他一個穿越之人來干預。

    謝婉,“哦…”

    不是很听得懂,王爺自是有他的道理的。雍州水庫之事, 謝婉上街也是听說了的,那麼多百姓的生死呢,說不動容是假的。

    謝婉覺得, 王爺不是那麼冷情的人呢,她慫了慫,試探道,“那要不,幫一點點?”

    衛宴听了, 輕笑,“也好。”

    一句也好,換來了衛宴的幾句話。

    琉璃房內,衛宴重新回去操作著什麼,胖太子大著膽子跟了進去。雖是滿臉好奇,卻是不敢打擾,只是又重新發現了新大陸,在那搖搖椅上晃著,怡然自得。

    衛宴一邊做實驗,一邊狀似隨意道,“雍州多洪水,又氣候多變易干旱,建水庫無可厚非。但雍州水庫地勢過高,又長期蓄水,大量泥沙淤積在庫內,侵蝕周圍山體,造成山體滑坡,沖塌水庫,自然造成崩塌。”

    太子听得傻愣愣,他本就對水庫之事一知半解,現在突然听衛宴說的頭頭是道,“好像是這麼回事。”

    太子,“六哥你倒是了解的很清楚。”

    太子只以為,衛宴是听了那工部分析過雍州水庫之事,卻不知,衛宴只是湊巧見過雍州水庫的圖紙,猜了個大概。

    衛宴淡淡道,“水庫崩塌是早晚的,水庫周圍本就應清理長居百姓,才能避免傷亡。”

    “那,那現在都塌了應該怎麼辦呢?”胖太子搖椅也不搖了,坐了起來,“大臣們都說,這水庫塌了,比建水庫還難。當初這水庫本就是歷時多年,耗費了大量的心血。如今這樣,已經是無力回天,來年再來一趟洪水加干旱,雍州百姓,命休矣。”

    胖太子又無力的躺了回去,“本太子听那工部尚書嘮叨了半天,總結了一下,可不就是听天由命了。”

    不是他太子不作為啊,而是這事一听都不好辦,他能有什麼辦法?只能讓雍州百姓承受了。

    謝婉在一邊听著,雖然對于水庫之事不太懂,但是,看到這樣的太子,更加為雍州的百姓擔憂了,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百姓的性命放在這樣的人手里,實在是~~

    “也不是沒有辦法。”衛宴用滴管在玻璃皿中加入了幾滴紅色物質,手捧玻璃器皿,悄悄的傳入些許電力,促使器皿內物質質壁分離,隨後用一個自制的簡易計時器放置一邊。

    他擦了下手,道,“一種是一勞永逸,在雍州下游重新挑選一處最佳位置,重新建造一個水庫,但這樣耗時耗力,以大衛朝廷的辦事效率,雍州三年以內自然是要死一批人。”

    “另一種是重鑄現有水庫,定時開渠放水,清理淤泥,雖然定期清理非常耗費人工,但是可解決燃眉之急。”

    太子爺撇撇嘴,水庫之事,不外乎重建或者修理,工部那些人整天都在討論這個,都是不可行的。

    “六哥說的簡單,重建耗費巨大,非雍州承受的起不說。那整個水庫都塌了,洪水肆意流竄,匠人根本無法進入庫中修建,修建水庫的難度可比建新水庫還難。”

    “兩種法子都不可行。”

    衛宴,“修建的話,水庫是現成的,關鍵在水閘,那水庫之所以崩塌,原水庫水閘太過笨重,開渠困難是一個原因,不如棄之。”

    “可讓匠人在那水庫上方建造一個螺旋式水閘,建造完成後,再沉入水庫中。隨後,將原水閘打開,等來年清淤泥時再將原水閘移除。”

    太子爺听得一楞一愣的,“還能這樣?六哥,你別欺負我見識淺啊!”

    “從來沒有听說水閘還能建好了再放入水庫的,那水閘重達萬萬斤兩,也要有人搬得動啊!”

    衛宴,“螺旋式閘門可以,二十個勞動力即可啟動。”

    這還是沒有機械得情況下,最最粗獷得方式了。

    大衛朝缺勞力嗎?兩千個勞力都辦不到的事,六哥說20個勞力就可行?!

    太子又問,“就算如此,就水庫的水也不可能開閘全部放完得,那樣,不還是得淹了雍州的百姓。”

    衛宴,“那就開源引流,那雍州干旱之時,不正好缺水。”

    太子不服,“工部說了,水庫太遠,且取水困難,每年百姓長途跋涉從水庫挑水,費時費力卻是杯水車薪,還可能送了性命。”

    衛宴見太子居然還能說出個一二三來,不是完全沒藥可救,見時間還有富于,命人取了紙筆,寥寥幾筆畫了個簡易圖,並附上了水閘材料說明。

    “這就是螺旋式水閘,想開多大都可控制。”

    太子雖然是個外行,看不太懂圖紙,卻也是覺得似乎還真有用?

    不管了,收起來,工部自然有人懂。

    隨後,衛宴帶著太子進了那僕人的“衛生間”,在那水池邊打開了胖太子之前沒有注意的水龍頭,就見那籠頭里面憑空冒出了水,又從池子里不知流向何處。

    之所以選擇來這僕人房間,就是因為,這邊的房間整修的簡單的,管子排的粗糙有部分裸**m在外面。

    衛宴指著那管子,道,“這便是引流。”

    胖太子眼楮睜的銅鈴大,“......”

    簡直震驚的一天蹋糊涂,“啊!我也想要這個!”

    胖太子哭,果然,他還不如一個僕人的生活品質。

    衛宴之說,“那引流灌溉的工程會繁瑣一點,圖省事也可以直接將水引流到山間。”

    詳細的衛宴卻是不再說了,方案都給了出來了,這些人要是自己還琢磨不出個詳細來,那也就沒有意義再多教了。

    而胖太子,還沉浸在自己的居還不如幾個僕人的悲傷中不可自拔。

    衛宴,“……”

    夸不過一秒鐘。

    孺子不可教。

    謝婉第一次見王爺,不,應該說是見人處理國家政事,竟是听得入迷。她發現,王爺真的是一個富有學識的人,全然不是外面所傳言的草包。

    不重權利而心懷善良。

    這樣的人,只有自己知道呢。

    謝婉忍不住捂嘴輕笑,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甚好。

    雖然王爺某些方面有障礙.......但正因如此,她才幸運的有了這從前想都不敢想的肆意生活呢。

    “笑什麼?”衛宴站在謝婉身後問,男人嗓音磁性而性(xing)感,謝婉連忙收斂神色,“沒,就是覺得王爺真是多才多藝。”

    似乎被“老婆”夸了很受用,提醒謝婉,“既然跟太子合作,你可要準備建個作坊了。”

    謝婉懵,“噶?”

    衛宴輕笑,“傻啊,既然要提供貨物,不開作坊,怎麼產出。”

    對哦,這麼麻煩的嗎??

    謝婉還以為,就像那長安街上的老婆婆做餃子一樣,自己現做現賣那樣子的啊?

    謝婉一下子傻了,她連個小鋪子都不敢想的人,怎麼一下子就要開作坊了?她做得來嗎?

    衛宴見謝婉走了神,趁機刮了下她鼻子,“別多想,簡單的很,我教你。”

    本就不是什麼難的東西,要是在現代,一個重工企業,動不動就佔地上萬平方,各種重型機器,智能化設備,那才是復雜。

    此時,已經到了中午,下人們很快就在小廚房內布好了一桌美食。

    胖太子听說吃飯,很快醒神,將那水庫之事拋之腦後,就要蹭飯。

    衛宴也沒有多加阻止,這會看他識趣,多副碗筷而已。

    結果,太子到了廚房卻是還問衛宴,“六哥,你什麼時候再做那蛋糕,我來吃。”

    衛宴,“……”

    衛宴,“你臉大。”

    太子哭,“可是我真的好想吃,你讓我嘗了兩口,以後卻是吃不到了,可怎麼活。”

    衛宴無視之。

    太子希冀的看著謝婉,“嫂子,你什麼時候還想吃蛋糕,我來蹭。”

    衛宴認真問,“婉婉想吃嗎?我現在給你做。”

    胖太子遭遇會心一擊,這差別待遇。

    謝婉尷尬一笑,暗道怎麼能老是辛苦王爺呢,太子臉大!

    不過,她還是善意的向衛宴詢問,“這蛋糕法子是新奇,但看著倒不算特別難,要不下次讓麼她們學了做給太子吃。”

    衛宴點頭,“可以。”

    衛宴又對著謝婉道,“這蛋糕配了奶油,乳酪,芝士這些更好吃,等忙完這些,我給你想法子做。”

    太子嗷嗷直叫,“奶油乳酪芝士這些是什麼,我也想吃!!”

    然而壓根沒人理他,衛宴是無視,謝婉是沉浸于衛宴的寵溺話語中,忙著點頭。

    胖太子只能從謝婉這突破,“嫂子!!你到時候一定要喊我吃!我們是合作伙伴!”

    謝婉假笑一聲,心想,太子胃口這麼好,他來了哪還有別人的份!

    此時,僕人伺候妥當,三人已經拿起碗筷,開始進食。

    有道是食不言寢不語。衛宴是話少,謝婉是還沒有習慣跟衛宴一起吃飯,何況還多了個太子。

    結果,無聊的太子,左轉轉又轉轉,蹦噠了半天,這會安靜下來才發現了謝婉臉上那消了不少的皰疹。

    “喲。嫂子,你長皰疹了啊,這要毀容呢!”

    謝婉欲哭無淚,哪壺不開提哪壺。

    傷心,讓不讓人好好吃飯了。

    然後,傷心不過一秒鐘,才吃了一口飯的胖太子便被人拖了起來。

    行走的抹布君一路從廚房到院門口,被扔了出去。

    胖太子最終還是沒有蹭到王府得飯。

    院外豪叫,院內安靜,衛宴面無表情的回了廚房,陪謝婉好好吃了頓飯。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