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護膚品

☆、護膚品

    因為有衛宴雷電異能的輔助, 下午, 那夫地西酸便提取出來了, 衛宴將其裝在一個小小的瓶子里。【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此時,謝婉也在琉璃房內,是衛宴特意把她喊來的。

    衛宴對謝婉道, “馬上給你做那祛痘膏, 你以後既然要做買賣, 便跟著我看看, 想用的時候用得著。”

    謝婉沒想到王爺居然對買賣的事這麼上心, 似乎非常支持她去做這些事。

    謝婉其實不太好意思,她其實只要其中一個方子就好啦,就是佔了大便宜了, 怎麼能什麼都貪心呢。而王爺卻是一點也不藏私。

    雖然如此想, 謝婉還是很認真的跟著衛宴學了調制那祛痘膏。

    其實,真的不難,除了那夫地西酸是衛宴忙了一上午的, 謝婉也學不來。其余,就是將一些常見的中藥材,以及蘆薈等物磨制在一塊。

    琉璃房內有許多謝婉沒有見過的小器具, 用起來都極其方便。

    衛宴話不多,耐心卻很好,跟著衛宴做這些從來沒有做過的事,謝婉居然做出了趣味,覺得每天能這樣, 也不錯。

    等那祛痘膏做成了,一大罐子暗沉色膏狀物,中間還有中藥材的細小顆粒,濃濃的藥香散發出來。

    謝婉不敢相信,這是由自己跟王爺制作出來的,她問,“這祛痘膏真的有效?”

    衛宴,“不一定。”

    謝婉,“……”

    衛宴坦然解釋,“病狀不同,用藥不同。不過,應該是沒問題的。放心吧,若是沒效果,我再給你制別的。”

    謝婉暈,心里更是沒底了,畢竟,她對自己沒自信呢。

    事實上,衛宴沒把話說滿,他估摸著是沒問題的。

    這古人就沒有用過消炎抗菌藥,身(shen)體皮膚也沒有此類抗體,用上去肯定會有加倍的效果。

    藥是晚上用的,衛宴卻是沒有撤了那琉璃房內的操作物品。等膏藥制作好了,命人將器具洗干淨。

    衛宴對著謝婉道,“既然都忙開了,順便給你做些護膚品。”

    謝婉,“護膚品?”

    衛宴解釋,“就是可以讓你皮膚保養的很好的東西。”

    謝婉,“那是胭脂水粉嗎?”

    衛宴笑笑,“胭脂水粉是彩妝,也能做。”

    “膚護品就是雪花膏之類的。”

    這個謝婉懂,那金枝坊的玉膚膏一兩銀子一小罐,可是讓眾多貴女趨之若鶩呢。

    汗,謝婉是能有雪花膏用就很滿足的人。

    女人,對這些東西總是有著別樣的興趣。謝婉也不例外。

    然後,等歷時三天,衛宴用著的那蒸餾熬制等方法,將東西一樣樣東西制了出來,謝婉可真是開了眼。

    單單臉上涂的,有爽膚水,精華,乳液,面霜,還有防曬的,美白的,還有面膜,洗面奶,身(shen)體乳……等等。

    品種是不是多了點!

    王爺還給她做了芬香的洗發膏,護發素?

    這些東西可不再像那祛痘膏一樣里面還有小顆粒比較粗糙,都是細膩無瑕混合了各種芬芳香味。

    可比那金枝坊的玉膚膏好了太多!

    謝婉感覺自己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王爺還給她調了個“粉底液”,“唇膏”,他說,“彩妝花樣顏色種類太多了,你喜歡以後給你調。最近臉上有痘痘,可不能用。”

    謝婉,“…!”

    話說,時隔兩日,她早晚涂那祛痘膏,她臉上的皰疹好了!

    那祛痘膏實在神奇的很,用了一次,睡了一夜,皰疹就不癢不疼,以可見的速度癟了下去。

    如今,謝婉臉上基本是沒有了皰疹了,只有兩處結痂的,馬上也能好了。

    就是那皰疹處留了很深的印子,可丑的很。

    如今又有了那鏡子,看的清清楚楚,實在是讓人不舒服。

    但王爺說,這點小毛病算什麼,等皰疹好透了,用那美□□華泡著,沒多久就好了。

    如今天氣轉涼,但整天呆在琉璃房忙碌,卻是很熱的。有時候調制方子時還不好中斷,謝婉見著衛宴汗淋淋的,很是心疼。

    而衛宴卻是擔心謝婉整天呆陽光房里身(shen)體吃不消,本想給她在院中隔個工作間,又覺得太小。

    又想著正好要給她辦個小作坊,索性在這小院旁的專門拿一處院子,用來做謝婉的工作室!

    謝婉惶恐了,王爺怎麼越來越夸張了。

    她腦子又要亂了,這以後要是進了別的女子可怎麼辦?這王妃進來了怎麼交待?

    雖然王爺身子不便,就算王爺不再納妾,謝婉想的明白,這娶妃只可能拖延,早晚是避不過的。

    堂堂王爺,又怎麼可能不娶妃子呢,大衛朝就沒有這種先例。

    這麼好的男人,謝婉想,就算有些缺陷,那又如何呢?

    王爺,配的上好人家的女子的。

    謝婉的擔憂,衛宴壓根感受不到。

    衛宴說了,這處工作室,只是給她在府內備用,府外可以再添置大點的作坊。

    不過,衛宴也說了,要走精品,每樣不需要產出太大,作坊也不需要過大。

    日子就在忙碌中飛快的過著,謝婉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生活能這麼忙碌而充實。

    王爺在工作室內教她做衛生巾那天,她是全程臉漲的血紅血紅的,她看著王爺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幾樣東西混在一起,就形成潔白的絮狀物,看的她目瞪口呆。

    太子時不時以拜見嫂子的名義出入王府,跟著謝婉商討生意大計。

    衛宴逐漸忙碌,經常不在。漸漸的,謝婉膽敢獨立跟著太子商量各種細枝末節。

    太子有時候也會纏著衛宴問一些水庫的細節。

    據說,太子將那圖紙給了工部,引起了軒然大波。朝堂上又是一番熱烈討論雍州之事,最終少有的達成了共識,此方案可行!水庫,可修!

    為此,龍顏大悅。

    皇帝佬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隨手甩了個鍋,給壓根沒指望的太子,居然就把問題給解決了。

    皇帝佬為此在朝堂上贊賞了一番太子不愧為儲君,年紀小小,已經大有可為。

    一眾臣子紛紛附和,拍彩虹屁。

    角落里的大皇子是氣的牙癢癢,這功勞本來應該是他的!

    都怪衛宴,害得他失了寵不說,最近做什麼事都夾緊了尾巴,成了整個長安城的笑柄!

    皇帝佬還給太子豐厚的獎勵,問太子是哪找來的此法子。

    本來,太子因為年紀小,是沒有上朝堂的,這次,因為此事有功,讓他提前上了早朝。

    太子小眼珠子 溜溜轉,也是個不要臉,一副正經樣子,有模有樣道,“啟稟父皇,兒子因憂那雍州百姓之苦茶飯不思,夜不能寐,翻閱了先人的書籍,借鑒了各種奇門巧思,自個琢磨了此法。”

    一番話說的人模狗樣,皇帝佬深受感觸,難得生出了有兒初長成的老父親心態。

    一眾大臣也是直點頭認可,不錯,這太子年幼時看著不靠譜,如今倒有幾分儲君的風範。

    似乎比幾個皇子中最出挑的大皇子還優秀。

    大皇子,已經嫉妒的質壁分離!

    太子被夸得飄飄然,暗自得意。

    他又不傻嘍,這好幾個哥哥都在朝堂上對著他的儲君之位虎視眈眈呢!尤其是大皇子,表現的一副天資卓越的樣子,那點心思,誰看不懂似的,欺負他母後走的早嘛!

    就是委屈六哥啦,搶了他的功勞。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是六哥自己說,別跟外人道修建水庫的法子是他教的。

    太子爺再次感嘆,還是六哥最真誠啊!這種收攏人心的大功勞都不要,果然是真心沒想搶他的太子之位。

    感動!

    沉迷于女人的六哥也是極好的!

    天氣漸冷,帶著絲絲涼意。

    期間,謝婉多次出入長安城,還去了那郊外王爺給她置辦的小作坊。

    為此,還受到了又一波的冷言冷語。

    【這謝婉怎麼還好意思再出門!】

    【芳香園都去過的女人,果然是不要臉面的!】

    【最討厭這樣不守婦道的女人!】

    【定然是被六王爺嫌棄,在府上日子不好過呢,破罐子破摔了。】

    謝婉有時也會听到些風言風語,但她如今根本不為所動。

    她的生活忙碌的很,無暇為這些不相關的人事分了心。

    這天,謝婉跟太子向宮里出了他們的第一批貨物。

    姨媽巾和鏡子。

    不得不說,自家皇帝佬爸爸,媳婦多也是有好處的。從第一面鏡子出現在宮里,整個宮里,大到貴妃小到貴人答應,就都打了雞血!

    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物件,能將人照的一清二楚。

    宮中女子,最在乎的可不就是這張臉皮子。

    這可是比那琉璃還能讓人瘋狂,琉璃是小資品!而這鏡子,是女人必備品啊!

    就是這價格……小手掌般大的一面鏡子,兩百九十九兩一面!一個普通嬪妃一年的薪資!

    真是,一點也不貴!

    這麼精貴的物件,自然配的上這個價錢!

    什麼,只有20面鏡子?

    貴妃淑妃賢妃香妃等人已經搶了先機?

    後宮佳麗,一時間爭先恐後,使出了十二分的心思,比討好皇帝佬還用心,就為了爭得這購買權。

    一時間,太子成了宮里的香饃饃。

    因著東西是太子爺在賣,大家還不敢使手段,只能乖乖排隊。

    太子院內門庭若市,進進出出忙碌的很。鏡子就那麼多,沒搶到的真是捶胸頓足。

    但是,來了的人也沒有失望,太子身邊的女婢拉著他們悄悄推薦了另一樣東西。

    雖然,這東西由太子這流出,讓人起先還有幾分不好意思。可是,是個女人都要每個月經歷那事情的痛苦,個中苦楚只有自己能體會!

    這衛生巾,雪白柔軟,哪像那草木灰用了也讓人心里有疙瘩。

    雖然價格貴了點,但皇帝佬對女人大方,又有家里扶持,宮中女人自有舍得的。買衛生巾一包送內褲,自有女婢教那使用法子。

    那些試過的妃子,感受了其中的妙處,從此以後,自然成了常客!

    短短幾天,謝婉與太子用少許的貨物,賺了第一桶金!

    謝婉九成,太子一成。

    那白花花的銀子讓謝婉炫目的眼楮要花。

    雖然王爺跟太子講了要成本,但是,謝婉跟了王爺這麼久,可是多少知道,這些物件的本錢,可真不多啊!

    空手套白狼,不過如此!

    太子爺,對于自己能拿到一成分利也是樂呵的很!想到這銀錢是自己賺的,就分外有成就感。

    最終,謝婉心軟了下,如今做事也是有了魄力,居然私下決定,多給了太子爺半分利。

    這可把太子爺高興的,一聲“嫂子”叫的熱情洋溢。

    謝婉跟太子商量,可要加大產量,她的小作坊已經完工,奴僕也已經到位。

    這些東西其實都不難,尤其是那鏡子,王爺運過來的琉璃片,刷上一水銀就成了。謝婉自個都能隨便刷個一百面!

    增加產量是隨時能辦的事!

    胖太子肥嘟嘟臉上,小眼楮賊亮賊亮,“不用,咱五天出一次貨,就按這個量。”

    而此時,宮外那些貴女們也是瘋了,那家里有人在宮中的,都听說了宮里那鏡子和姨媽巾!

    且有那進宮探望的人親眼體驗了鏡子的效果。

    而那姨媽巾,更是有人有幸分得一片試用。

    這下子,一傳十十傳百,貴女們都眼紅極了,抓心撓肺也想買上這好東西。

    可是,一打听,這物件只有太子有,再尋不到第二個能賣這東西的人。

    那太子爺常居宮中,哪是什麼人都能見的。

    而且,太子爺只將物件銷往宮中,且貨物有限,根本沒有銷往宮外的意願。

    那宮里姐妹自個都爭搶的厲害,哪還能分給外人。

    這個真是要把宮外一眾人急死了,有錢也沒處兒花。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早點更新

    因為明天要上夾子,明天要到晚上11點才更新哦,愛你們!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我又渣了前前前任》,《心機女的救贖》感謝預收∼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文案︰】

    風雨飄搖,吃不飽穿不暖,日子苦巴巴的晉朝,來了個流離失所的小姑娘。

    小小的一只,短短的腿,漂亮得像個瓷娃娃。

    當眾人對著那祖師爺慕楓三跪九叩,求祖師爺憐憫時。

    瓷娃娃沖了上來,抱著那祖師爺雕像大哭,“爹呀,快帶我回去啊!”

    眾人︰小姑娘腦子壞了,祖師爺姓穆,你姓李!

    瓷娃娃繼續哭,“哇,我跟娘姓啊,我娘李霞清。”

    眾人︰太扯了,李霞清大仙跟那祖師爺慕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李朝朝從現代穿越古代,靠著賣萌,撒嬌,裝可憐,耍心機,好不容易才被一戶好心人家收留。

    為了不再發生類似爹媽跑路的悲劇......

    李朝朝發誓,自己一定要苟住,低調,做一個平凡的女孩紙。

    可是,面對這吃不飽穿不暖,還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嗷嗷待哺的哥哥姐姐們。

    想要過上好日子的李朝朝握拳︰只能把哥哥姐姐們培養成才了!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