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暖寶寶

☆、暖寶寶

    “那......”

    “我就開個這個美容店?”

    好像真的很不錯唉。[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衛宴自然同意, “可以。那些制作護膚品流程你也懂一點了, 我再教你一點即可。”

    “不過~~”衛宴話鋒一轉, “我給你做的護膚品是比較好,用來供應給外人的話量少又麻煩。”

    是呀,她可是見著王爺, 好多材料, 才能制作出她用的那一瓶水呢!不過本錢倒是不高的, 都是尋常的材料, 不知到了王爺手里就能化腐朽為神奇。

    “沒事。”衛宴道, “我再給你重新找幾個配方,或者再那些護膚品內多兌點水就可以了。”

    衛宴很淡定,“效果也是極好的了。”

    謝婉, ==

    王爺, 果然是個大奸商!

    最後,謝婉就定了要開個美容店的計劃。

    就像謝婉為女子考慮的同時,長安城的女人們背後不知道怎麼笑話謝婉呢, 謝婉也知道,自己並不是討喜的。

    京城等級觀念甚重,她做了小妾後, 那些貴女們怕是連看她一眼都嫌髒了眼。

    謝婉還是有這個自知之明的。

    謝婉思來想去,鋪子還是要開的,倒是,她覺得學那王爺,做個幕後人, 不不在鋪子內**m臉了。

    因為衛宴所描述的美容店跟現今長安城的鋪子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一切都要從長計議,好在有什麼問題都有衛宴提點,謝婉又融入了自己的想法,一切還是很順利的。她如今,會自己寫計劃表,畫設計圖。

    鋪面是謝婉親自物色的,在南街,位置離繁華之處有點偏僻,鬧中取靜,房子很大,前面是店面,內部佔了很大的面積。一般而言,這種房子做客棧小了,做其它生意又偏大了,不是很好出租,對于謝婉來說卻是很是合適。

    原本,謝婉是想租下來的,租金也不算貴,在交付的時候,謝婉突然轉了個念頭,問了下戶主可否有意向出賣,結果戶主還真有這個想法。

    1500兩銀子的房子,對以前的謝婉來說,是天價。

    如今,她卻是輕松就能拿得出來。看房東真心出售,價錢又合適,謝婉當天便付了銀兩。

    由于不想讓人知道這美容院是她開的,為了掩人耳目,謝婉還將美容店旁邊的一個小鋪子也買了下來。

    此時,長安城的“女子圈”對于謝婉整天往外跑早已見慣不慣。

    從一開始的熱潮熱諷,卻絲毫不影響謝婉這個“圈外人”。如今,甚至有那些女子蠢蠢欲動,在圈子里發出了不一樣的聲音。

    【謝婉整天在那長安街上拋頭**m面,似乎還挺怡然自得。】

    有人問,【為什麼謝婉可以,我們不可以?】

    【她那是不要臉。】

    又有人在聊天薄中寫道,【如果能讓我天天這麼自在逛街,不需要遮遮掩掩,這臉面要了又有何用?】

    【怎麼能有這種違背女德的想法,我女子自然應該守規矩知禮法,以夫為天......】

    可是,這樣的話卻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不願意听不進去了。沒有比較,沒有傷害。為什麼謝婉一個小妾都可以這麼自由自在,她們卻沒有。

    惡魔的種子埋了下來,開始生根發芽。

    她們也厭惡了這種,上個街還要,連掀開那窗簾子都要受人詬病的日子。

    事實上,女人愛逛街湊熱鬧愛八卦的天性是與生俱來的。否則,也不會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哪怕拋頭**m面不允許。那些女性的首飾鋪,服飾鋪,胭脂鋪子怎麼還能門庭若市,那長安城外唯一的寺廟,為什麼去了一遍又一遍,女性還不厭其煩,自是有其道理的。

    女人們,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哪怕世道再艱辛,也會為自己創造條件。

    貴女們也發現了,最近那謝婉往南街一處位置跑的較為頻繁,不過眾人也沒有深想,畢竟,女人自己開鋪子這事,還不在她們的預知範圍內。也有貴女的嫁妝里是有那鋪子的,但一般都是有忠誠的僕人打理,負責出租的較多,女人們會看個賬本,會打理事務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了。

    再說,這天冷的,腦子都要凍得反應遲鈍了!那謝婉這種天還往外跑,是有毛病嘛!

    她想顯擺什麼!

    她們可都忙著托宮里的妃子僕人親戚想辦法,能不能弄到這個暖呼呼的暖手爐呢!

    要說這太子也是真討人厭,都這麼久了,您倒是往宮外出售批貨物啊!你在宮內漲價有什麼用,她們這些宮外的女人更不差銀子呢!

    而謝婉仍舊是自由自在的做自己的事,鋪子買了,接下來,就是裝修的事宜了。整個房子都要重新大修整,這可是個大工程。

    轉眼,已是深冬,天氣越來越涼,連街上活動的人都變少了。

    畢竟古代的保暖措施不到位,北方的當天又是異常的冷,這個天出去真的是傷人,尤其是女性,從頭到腳哪一處凍了都不是好事,最怕落下什麼永久性毛病。

    哪怕有那動物皮毛,也是不能頂大作用的。

    謝婉卻是沒有這方面的擔憂,她將衛宴制作的鵝絨服改造了一番,面料款式改成了時下盛行的花樣,內里填充了鵝絨,手里再抱個暖手爐,可真是一點也不冷了。

    她如今正在興頭上,是巴不得將店鋪快快裝修好。

    不過,衛宴為此還是擔憂,還是擔心謝婉凍到了。這會倒是想給謝婉點出門限制了,又見她眼里有光,不好多說喪氣的話。

    如今,謝婉屋里的地暖早就日夜運行起來,在屋子里換上那簡單的棉布鞋,暖和的列,呆在屋里,會讓人忘了屋外早已寒風刺骨,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有時候,謝婉甚至會悄悄的再屋內光著腳跑來跑去,腳心暖暖的,非常舒服。她如今,也事越來越大膽了,要以前,這種光腳的事,是想都不敢想的。

    不過,在王爺面前,她還是老老實實的穿著鞋子的。

    沒兩天,謝婉正要出門時,衛宴又給謝婉帶了樣東西。

    一大包,好多好多片。

    謝婉,“這是什麼?”

    衛宴直接從袋子內拿出了兩篇,撕開那外面的包裝,里面的油紙做的方形物件,里面似乎還包了少量的東西,根本看不出來能有什麼用。衛宴又撕了一層包裝條,居然直接拉起了謝婉的衣褥。

    “呀!”這下可把謝婉嚇得!王爺想干嘛?

    許是現在對衛宴的防備輕了,這突然這麼一下,謝婉根本沒來得及躲避,人就被拖入了男人懷中。

    男人的手掌突兀的探入了謝婉腹部。

    一時間,謝婉腦中電光閃石,整個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她想拒絕,卻又不太想拒絕。

    腦子里暈乎乎的,閃過了無數的畫面。

    然後.......

    王爺的手就退了出來,重新撕開了一片新的物件,又將謝婉拉到身邊......

    這一回謝婉整個人都靠在衛宴胸口,舉止親密,男人懷抱溫暖,還能听到胸口噗噗跳的聲音,讓人迷醉。

    然後,感受到後方的衣服又被撩起,溫暖的手掌靠了上來,在謝婉里衣上面貼了那東西,寬厚的手掌還來來回撫摸了下。

    謝婉的杏眼睜得大大的,一動也不敢動,全身僵硬,緩若木偶。

    鼻尖是男人特有的清香氣息,男人的肩膀又寬又厚,靠著讓人沉迷其中,謝婉突然就.....不太願意起來,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定格。

    她甚至......想就這麼抱一下眼前的男人。

    抱一下,就好。

    女人寬衣袖下面僵著的手臂,動了一下,又停住。

    又往上動了一下,停住。

    然後,還沒來得及做什麼,便被輕輕推開了。

    一瞬間,懷抱又變得空落落的,什麼都沒有了。

    衛宴,“這是暖寶寶,自發熱,隨用隨取。”

    衛宴坦然自若的將謝婉厚厚的棉襖理順,由于正打算出門,謝婉又是鵝絨背心,又是鵝絨服的,整個人穿的像個熊寶寶,搖搖晃晃的,甚是可愛。

    謝婉自己要貼這暖寶寶自然不便,這會屋里又沒有其她僕人,況且謝婉又沒見過這東西,衛宴理所當然的幫著做起了示範。

    等衛宴做完這些,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剛剛跟謝婉靠的有點近。

    雖然,這些動作,對于從末世過來的衛宴來說,都不算什麼。

    但是,難得抱一次謝婉,衛宴也有點心熱。

    “去吧,這下可以出去了。”

    衛宴坦然交代完,自己還有事,便離開了。

    腹部,那“暖寶寶”居然開始微微發熱,本就呆在地暖房的謝婉感覺自己整個人熱的宛若烤紅薯了。

    不過,她最熱的,是心。

    她的心又燙又難受,暖的要化開又似有塊石頭擋在前面,讓她能勉強呼吸卻又透不過氣。

    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想,她完了。

    她好像,心動了。

    心髒撲通撲通的加快速度,卻又有一個聲音在告誡她,不可以的。

    不可以的,她只是王爺的擋箭牌。

    不可以的,王爺以後會有王妃,他這樣的男人,理應遇到這個世上最好的女人。

    而她,只是一個妾。一個什麼都算不上,沒有家世沒有才情沒有個性,平淡無味的女人。

    謝婉突然有點心痛,她傻傻的一個人在那屋門口發了許久的呆,那種感覺,是喜歡吧。

    她好像,有點喜歡六王爺呢。

    剛才,她甚至恬不知恥的貪戀王爺的懷抱,想就這麼抱下去,不願意離開。

    謝婉人生頭一次遺憾,自己為什麼只是一個妾。

    其實她作為丞相的女兒,雖然是庶出,出身也是還好的。

    那就只能恨自己為什麼不自愛,做了妾。一日為妾,終身為妾。

    從來都是得過且過,不爭不搶的謝婉,突然有點後悔那個碌碌無為的自己。

    可是,如果不是來了六王府做妾,這樣的人,又哪輪得到她遇到呢。

    那日下去,衛宴走後,謝婉卻沒有出去,身上的暖寶寶越來越熱,連帶著人心也是熨燙的很。

    謝婉就一個人發了許久許久的呆,最後,長長的舒了口氣。

    也罷,要珍惜眼前呢。

    她就厚著臉皮偷偷霸佔著現在的王爺呢,等以後王妃進了門,她再把王爺還出去好了。

    本就不是屬于自己的人,她要惜福,不該有那些不好的心思。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