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利潤

☆、利潤

    “沒有!那些都是大皇子為了造勢故意散播的謠言!”太子此刻身心受到滿足, 非常好說話的告之了實情。【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謝婉還沒來的松口氣, 太子又道, “不過,六哥這次肯定是要脫層皮,六哥馴養私兵證據確鑿。父皇可是很生氣, 說六哥口口聲聲說對皇位沒興趣, 私下里卻是做這事, 連皇帝都敢蒙蔽, 這可是欺君之罪。”

    皇帝佬這次很是傷心的很, 直言,自己被兒子欺騙了!一定要給六王爺治重罪。

    謝婉忙問,“會治什麼罪?”

    在謝婉看來, 反正王爺對那位置沒興趣, 本就是沒有官位的人,只要不被砍頭,不被關起來, 自是還好的。

    胖太子寬慰,“看情況吧~不過,父皇從來沒有重罰過哪個皇子, 這次的情況嚴重,依我看,死罪可免,可能會流放吧~”

    謝婉倒抽口氣,忘了還有流放這一罪, 不知道王爺能不能接受得了。

    謝婉皺了眉頭,不知到時候,以她的身(shen)體能不能在那艱苦的流放之路上堅持下來。

    她必定要跟著王爺的!

    胖太子還在那嘆氣,“可憐我的生意阿,這才剛剛起步,要是王爺被流放了,我的生意可怎麼辦哦。”

    謝婉不服氣問,“上次大皇子不也傳出養私兵的事,怎麼就沒事?”

    胖太子拍桌,“那大皇子能一樣,早就聰明的藏了一部分私兵,朝廷上又有那麼多人幫他辯解說話,自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六哥呢!?就他那臭脾氣!把整個朝廷的官員都給得罪透了,這次出事,在大皇子的推波助瀾下,那些臣子們巴不得趁機踩一腳呢!再說,他可是欺騙了父皇!”

    謝婉,“......”

    她呆滯了許久許久,總覺得哪里不對。

    想了半天,掙扎了一句,“那養私兵也不代表造反阿?皇子用點人不也正常~”

    太子撇嘴,瞧不上這內宅婦人的話,“哼,哪個養私兵的會說自己造反?反正就是不準養的!你是沒見到六哥那訓兵之地,什麼樣的奇怪玩意都有,一看就是頗具規模!”

    “不對!”

    謝婉突然道,“你是說,因為六王爺訓兵之地規模較大,所以要被判重罪?”

    謝婉辯解,”可是,才20個人,算事養私兵嗎?20個人能做什麼?養兵至少也要上千吧!”

    謝婉怎麼說也是丞相府的女兒,這點常識還是有的,那上戰場,都是需要幾萬大軍的,哪怕要做點什麼,幾千兵才能成事吧!

    20個兵?算什麼?

    謝婉自然不會說王府里還有其他私兵,可是,那抓起來的“證據”可不就是20個。

    “哎?”太子也楞了,“好像是有那麼點道理。”

    那整個長安城謠言紛紛,將事情傳的及其嚴峻,那些官員在朝堂上抨擊的頭頭是道,可不就是才20個兵?

    雖然,六王爺馴養私兵的地方,確實有點神乎其神;雖然,這20個兵,本事不小,打了200個兵也游刃有余。

    可上次大皇子的私兵,就是被查出來得,也有個3000數量呢!

    3000個兵在這大衛朝都不算什麼,那20個?

    嗯?

    太子撓撓腦袋,“可能六哥起好了場地,正打算征兵呢......”

    謝婉,“呵呵。”

    謝婉問,“那,請問太子爺,20個兵,可算得上馴養私兵”

    太子爺不服了,“怎麼不算了,那20個兵能一樣!那可是打了200官兵呢,為這事朝廷都吵開了!”

    太子又心虛了,20個,好像確實少了點,“好吧,也許,不算?”

    “這還是要看父皇最後怎麼判呀!大皇子不會讓六哥好過得,說不定,馬上還能搜到六哥的其他小辮子,堆在一起,哼,死翹翹!”

    謝婉沒再說什麼,沉默了一會。

    謝婉突然話鋒一轉,對著太子關心道,“這麼冷的天,太子吃了冰淇淋可別讓肚子受涼了!”

    太子,“不涼!我還可以再吃一碗!”

    斯∼剛才吃的太快,其實還是有一點點涼的啦,畢竟是冬天。

    不過,美食面前,這點小問題算什麼,咱秋天的糖水棒冰不也是這麼過來的。

    卻見謝婉突然從丫鬟手里拿了一物件,薄薄的一片,她拆了開來,撕下一層紙片,“喏,貼在腹部的里衣上就暖和了。”

    “啥玩意?”太子簡直要把這暖寶寶瞪出個洞來,這什麼物件,貼著就能暖和?這也沒啥稀奇的啊!!

    就是這其中一面怎麼還能自動粘合,這還是很稀奇的!

    不對,這小小的袋子內似乎裝了東西的,是怎麼密封進去還不漏的,也是有門道的。

    太子這才發現,這小小的一片東西,內里乾坤可是大了!都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太子依著謝婉的指導,在謝婉轉身之際掀開衣服將東西貼到了腹部。

    沒多久,腹部就有了微微的暖意。這點,太子是懂的,必然是跟那暖手爐一樣,熱度會逐漸增強!

    這玩意居然跟那暖手爐有異曲同工之妙,卻是又有了很多的優勢!

    太子忙問,“這什麼東西,輕巧方便又好用!”

    他的腦子轉的很快,“好東西啊,哪里需要貼哪里,身上想貼幾處就幾處!”

    這可比暖手爐還方便呢!當然,暖手爐拿手里舒服,有自己的好處。

    謝婉悠悠道,“這叫暖暖寶。”

    隨後又補充了一句,“一次性的。”

    叮!

    胖太子的腦袋瓜咯 一下,看見一大摞金元寶在眼前飛來飛去!

    一次性他可不是第一次接觸了!一次性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源源不斷的長期生意啊!!

    隨著腹部的越來越暖和,太子的心肝兒也是熱乎乎的,“六嫂!!!合作不!?”

    謝婉悠悠嘆氣,“我也想合作呢,可是,這王爺要出了事,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

    “哎?”

    “可惜這些物件都是王爺折騰出來的,也只有王爺才知道怎麼制作出來!”

    太子這下可機靈了,“六嫂你騙人!我可知道六哥什麼都教你!”

    謝婉攤攤手,“王爺是教我了!奈何我這榆木腦袋,王爺也只能教我些皮毛啊∼∼女人嘛,關鍵時候總是不頂用的。”

    “再說。”謝婉膩了太子一眼,“你覺得,王爺要不好了,我還能獨活?”

    是這個道理啊!這麼一說,要是六哥出了事,他這賺錢的生意可不就沒有了。胖太子內流滿面,誰窮過誰知道啊!他好不容易暴富了一段時間,可不想被打回原形。

    奇玩鋪子的寶物還等著他去買呢!

    櫻∼他可是知道,這奇玩鋪子也是六哥開的,那要是這奇玩鋪也沒了,人生喲!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至此,胖太子還沒發現,他辛辛苦苦打工賺的錢,又回到了衛宴的口袋。

    他也算是听出了謝婉的意思,正事上面也不沖動,“你想讓我幫六哥?那不可能的,我一個只會吃喝玩的太子,什麼用都沒有的!”

    謝婉,“……”

    史上最有自知之明的太子。

    胖太子又補充,“你也別指望我在父皇面前幫六哥說話啊!我可不想跟著倒霉!”

    “哦!”謝婉表情淡然,“那我那暖寶寶5成的利潤……”

    “5成!!你是說分五成利潤給我!”太子簡直要土撥鼠尖叫,本就帶點公鴨嗓的嗓音,就差沒有嘎嘎嘎叫了。

    “五成啊!!那得多少銀子!這玩意又是一次性的,也不知道一片能維持多久?”

    謝婉答道,“四個時辰。”

    太子扳著手指算起數算,“那一天得來三片,這可不是衛生巾,一次只能貼一片,以那些女人的風格,渾身多貼上那麼幾片……天那天那,賺,瘋了!”

    可憐的打工仔小胖,曾經售價一成的分利也是滿足了,後來漲到了一成五就已經欣喜若狂,如今……五成阿!!

    這個誘惑太巨大了。

    然後……

    謝婉涼涼道,“我可沒說跟你合作。”

    太子,“嗯??”

    謝婉無辜道,“我是想著,誰要能幫著王爺在那朝堂上說上兩句話,就跟誰合作的。”

    “其實也不用多說什麼維護的話,就提一下那20個數量的事∼~可惜,太子您那麼小,怕是連上朝的資格的沒有吧。”

    “誰說我沒資格上朝的!”太子炸毛了。

    自從水庫之功,他早就開始上早朝了!為此,他是心里有苦說不出,要早起,還要每天站上那麼幾個時辰,傻兮兮的听上一堆廢話,哪里有賺銀子來的有意思?

    “不就是說幾句話嘛!我可以!下次父皇心情不錯時,我就能提這事!”胖太子瞬間狗腿,“嫂子您看怎麼樣?”

    不說那五成的利潤,這嫂子的生意要是跟別人合作了,別人見著了里面的好處,以後的生意可就都要被人刮分走了,這個先例絕對不能開!

    謝婉連忙感激道謝,“那可真是麻煩太子上心了!”

    “您可一定要記著這事!”畢竟,她能為王爺做的太少了,只能盡些微薄之力。

    謝婉又補充,“王爺還會做那奶酪包,芝士蛋糕,冰激凌蛋糕……哦,冰淇淋蛋糕跟奶油蛋糕又不一樣嘍,就是把整個蛋糕做的像冰淇淋一樣,可惜,王爺說要夏天才做給我吃……”

    太子抹了把嘴邊的口水,“嫂子,您別說了!!這事,小弟一定辦的妥妥的!!”

    又是幾天,朝堂上繼續炒的火熱。隨後,朝堂上開始出現不一樣的聲音。

    而事件的主人公,六王爺衛宴,始終沒有出現。

    皇帝衛文德從勃然大怒,沖天的怒氣就等著拿衛宴問罪;到被煽風點火恨不得立馬辦了窩藏賊心的老六;到被朝臣們炒的腦子嗡嗡嗡!

    老六快回來吧!!咱把這問題解決一下啊!

    然後,似乎是太子提了句20個人似乎不算養私兵吧?誰家還沒個幾十個僕從了?

    朝堂上自然又是吵得不可開交。

    有文藝的,此20個非彼此20個,抓了20個不代表沒有兩千兩萬個!

    也有公正理性的,20個就是20個!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最後,皇帝佬有氣無力的揮揮手,別吵了!!為了20個人有什麼好吵的,咱換下一個話題!

    是夜,衛宴連夜回了長安城,卻見夜半深燈之時,城門上戒備森嚴,不同尋常。

    衛宴也沒有當回事,直接尋一偏僻處,越過那高高的城牆,以獵豹般的速度入了六王府。

    第二天早上,當謝婉睜開雙眼,繼續擔憂王爺之事,打算開啟惶恐不安的又一天。

    卻見廚房炊煙裊裊,六王爺正在那……攤餅子!

    謝婉整個人屏住呼吸,傻愣愣的看著眼前忙碌的男人,“王爺,您怎麼回來了?”

    “您怎麼能回來!”

    衛宴從灶間抬頭,“怎麼了?”

    謝婉結巴道,“那那整個長安城都在捉拿您呢!”

    此時,阿福正緊繃著神情站在廚房內門口邊緣候著,王爺做飯不喜歡人打擾,他才說了兩個字就被王爺冷冷的眼神嚇回去。他可什麼都沒來得及說呢。

    等等謝婉繃著臉嚴肅的將最近發生的事講了出來,“王爺,要不,您再出去躲躲?”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