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勤政

☆、勤政

    “躲?”

    衛宴听完, 沒有什麼情緒波動, 他揉了揉謝婉的頭發, “害怕了?”

    簡單的詢問,謝婉擔驚受怕了這麼久的心,一下子就落到了實處。【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似乎再難的問題, 王爺回來了, 也就能解決了。

    “有一點。”謝婉紅了下眼眶, 還是問, “王爺, 這事挺嚴重的,您會不會被罰?”

    “唔?”衛宴想了想,“我也不知道。”

    畢竟, 這麼點事能鬧這麼大, 他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想的。

    衛宴垂頭看謝婉,問,“要是被罰, 我帶著你離開可好?”

    他嗓音暗啞,“你可願意?”

    在衛宴看來,謝婉要是願意, 他自然到哪都帶著她,她要不願意……如果一開始是責任居多,如今,跟這個思想古板卻又有點玲瓏心的小慫包處久了,衛宴也是有點不舍的。

    而謝婉這邊, 王爺問她,可願意?

    只要不被嫌棄,她自然是一千一萬個願意的,她最怕的就是自己一個小妾,連追隨的資格都沒有。

    當那太子跟她說了王爺可能會被判流放,她這幾夜連連惡夢,都是因為自己是小妾,連跟著王爺流放的資格都沒有。

    謝婉鼻子厚點酸,極力掩飾聲音中的哽咽,聲音越加軟糯,“願意的。”

    廚房內,鍋上還在冒著香氣,兩人在沉默中相對站立。

    由于天氣寒冷,沒有守在門外,而是尷尬的在屋內門邊候著的阿福,恨不得重新開了那門,躲到門外寒風中去吹一會。

    衛宴轉手繼續手中的活,“準備吃早餐了。”

    “嗯。”謝婉只能傻傻的應道,她看著王爺親自往那灶堂添火,心下微熱。

    王爺這是才回來,就特意來香園給她做早餐?哪怕已經相處了這麼久,謝婉還是無法想的通,世上怎麼會有男人,能做到如此?

    好在,謝婉有自知之明,總不能是因為王爺對她情深至極才會有這樣的舉動,總是,有原因的。

    要不然,這麼冷的天,她的地暖屋那麼舒服,王爺也沒有來住呢……

    香園這連個奴僕屋子都有暖暖的炕,而出了香園。整個王府沒有重新修建一絲一毫,就連王爺自己的屋子,還是老樣子!

    王爺他……是不是傻阿!?

    等吃了早飯,寬慰了謝婉後,衛宴便出門了。

    既然20個訓練的暗衛被抓了進去,他總是要去解決下問題的。

    六王府外的大門緩緩打開,冰天雪地內,居然就有一長串侍衛串了出來,扛著□□,嚴陣以待。

    那凍的僵硬的士兵看著大變活人從王府冒出來的六王爺,眼珠都要冒出來了!

    他們不眠不休凍成狗的侯在六王府,真的沒有看到六王爺什麼時候進去阿!

    這些都不重要,六王爺出現就好!抓不到人,他們都要得中老年風濕病了!

    有侍衛僵著身子,摸爬帶滾得去匯報了。

    留下的侍衛,卻是很絕望,凍得手都抬不起來了,六王爺在這雪地里還身輕如燕跑得飛快,他們怎麼抓人?

    然後.......六王爺就自己到了宮門口!

    皇宮那,收到消息的侍衛長倉促到了宮門口,對著許久未見的六王爺,勾起了記憶深處的悲慘回憶。

    他是打還是不打?

    打也打不過阿!

    好在,衛宴很是主動知趣,“帶我去見皇上。”

    “放心,我不會對他怎麼樣的。”這話說的,衛宴的口氣很是不削,似乎對著皇宮內的人多動一手指頭都是浪費。

    要說這皇帝佬衛文德也是個心大的。

    這“造反”一詞他咋咋呼呼的說的最多,“造反”事件發酵至今,听說六王爺在宮外求見。他二話不說,也沒有多加防備,就氣呼呼的讓衛宴進來了。

    等見了衛宴,還牛哄哄的罵道,“朕還以為你為了造反,已經躲到那偏遠之地,這長安城潑天的富貴都要舍棄了呢!”

    衛宴,“呵呵。”

    就這窮日子,要啥啥沒有,還潑天的富貴,有毛病。

    許是之前鬧得太凶,這會衛宴人真來了,見著他那雲淡風輕的樣子,一時間,來勢洶洶的皇帝卻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靈魂三連問,六,你是不是要反?要反?要反?

    歷史重復上演,問完,在衛宴那淡泊的眼神下,皇帝佬居然自己都覺得沒臉。

    氣勢,就這麼被壓了下去。

    衛宴也懶得跟皇帝佬多浪費時間,直奔主題,點明要旨。

    首先,“說了多少次不造反就是不造反,您老是這樣折騰,莫非是見不得我太閑,想逼著我反嗎?”

    說完這話,不待皇帝倒抽氣,衛宴還認真斟酌了下,“說實話,要反您這種皇帝還是很容易。”

    皇帝佬差點就沒有當場從龍椅上跌落下去,“你你你果然.....你還不承認.....”

    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居然,沒再敢提“造反”兩字。

    當皇帝當到這種份上也是悲哀!

    怎麼回事?

    想他皇帝爺還是很有震懾力的阿!為什麼到了老六這就莫名的低了氣勢!

    他,要雄起!

    皇帝佬奮力的拍了下桌子,“老六,怎麼說話的呢!你訓練私兵還有理了你!不像樣子!”

    衛宴友好解釋,“當爹的這麼不靠譜,一眾臣子又總是不安分要來找事,我訓練幾個人自保總可以吧!”

    隨後,衛宴繼續戳心窩子,"當皇帝的兒子當到這份上,還要靠自己自保,父皇,您要檢討阿!"

    皇帝,“......”

    "莫非,幾十個兵,也能讓整個衛朝上下官員惶恐不安?父皇,您的王朝是不是有點弱不禁風了。"

    皇帝,“......”

    要說衛宴,雖然平常寡言少談,不代表沒有語言能力。相反,由于技能滿點,有恃無恐,真要說點什麼,更是毒舌的很。

    之前,還給了皇帝佬幾分薄面,畢竟,皇帝嘛,這個朝代的一國之君呢,還是要給點尊重的。畢竟,事情隨隨便便鬧大了,就怕整個朝代的歷史都要被他改變了。

    可是,如今,他們嚇著了婉婉,衛宴就不開心了。

    他這才出去了十幾天,就一本正經的鬧出了這麼大的事,你要有個正當理由也就算了,馴養私兵?他是養了,可也就幾十個,這就讓整個長安城動亂了?

    哪個皇子臣子沒些自己的人手了?那普通鏢局的聘用的漢子還不止那麼些人呢。

    衛宴覺得,他這個便宜皇帝爹,真的好日子過的太多,需要有人敲敲他的榆木腦袋了。

    皇帝佬還想掙扎下,顯示自己“父親”的威信,“你是怎麼跟朕說話的?朕可是皇帝阿!!皇帝!!你這個不孝子!!”

    衛宴打斷廢話,“誰才是不孝子,您怕是到現在還糊里糊涂了。上次都提點您了,反而拿這事抓著我不放,關鍵人物不去查您是不是傻!”

    你不仁我不義。

    本來,上次給了大皇子一個小小的教訓,衛宴是沒有打算深究的。這大皇子想那皇位,他也無可厚非。可是,一個皇子心眼這麼小,只會做這些陰惻惻的小人之事,還妄想做皇帝,衛宴就瞧不上了。

    于是,不待皇帝佬發無謂的脾氣,衛宴聊聊數語又提點了幾個大皇子的賊窩,“等清點了你大兒子的私兵,你再來計較我那20個吧。”

    這下子,皇帝佬又傻了,一下子就被轉移了注意力,這怎麼老大有這麼多窩點的!!皇帝佬震驚的連衛宴說話口氣不敬也沒空再計較了

    反正,他計較了也是沒有用的~~~悲哀。

    看在這皇帝爹雖然昏庸了點,卻不算濫殺無辜的份上,最後,衛宴還是好心的又提了一下。

    “我這次外出,見外面民不聊生,生靈涂炭,您也該管管朝政了,作為一個皇帝,每天只處理一兩個時辰的朝政像話嗎?”

    “合格的皇帝就應該廢寢忘食,日夜勤政。”

    皇帝佬低聲反駁,“廢寢忘食,你要累死我!”

    衛宴嗤笑,“累不累死難說,別的死法倒是有可能。您是當真以為,每天嘴上喊著禁止造反,就真沒人敢反了?”

    “作為一個皇帝,您整天好吃好喝養的這麼好,沒啥病痛的,一看就能再活個十幾年的樣子。可不得讓某些本想老實當個接班人,奈何前任霸著茅坑不拉屎,別人等的心急了,說不定某天就想辦法滅了你!”

    啊啊啊啊啊!!

    這話也太戳心窩子了!

    戳的皇帝佬都快嚇出一聲冷汗了!

    居然還很有道理!史書上那些滅亡的朝代可不就是這麼寫的

    皇帝佬想想自己整天確實不務正業阿!要完球阿!

    誰,是誰真正的肖想他的位置?皇帝佬突然覺得自己,危機四伏,隨時要嗝屁的節奏!

    櫻,這皇帝的位置也不好當的,有生命危險。

    反正,不會是老六了!

    這個熊孩子,對他一個皇帝都這麼放肆!!要是真想那啥,肯定是不會這麼耿直,至少假意奉承下他這個皇帝爹的。

    阿,多麼痛的領悟,皇帝佬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見衛宴終于不說戳人的話了,皇帝佬居然還感動的向衛宴道了個謝,“老六,還是你最好,你是真正為父皇考慮的!”

    衛宴,"......"

    真好忽悠。

    衛宴見好就收,“既然如此,把我那20個兵放了吧!您再不放,我要讓他們自己出來了。”

    “我......兒臣告退。”說完,衛宴打算退了。

    “等一下!”皇帝佬喊住了衛宴,猶豫一番,老臉一紅。

    “老六,你訓練的兵能借給我兩個用用?”

    老六訓練的兵能以一打十,好像,比他宮里的侍衛厲害多了!

    有點羨慕呢∼

    “......”衛宴,“不借,你不配!”

    皇帝佬又炸毛了,“你說的什麼話!”

    他都這麼低聲下氣了,不借也就算了,居然還說他不配!!

    話真是越說越難听了,他皇帝爺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衛宴卻是不為所動,繼續無情,“你自己那麼多兵,還要肖想我的?”

    "那不是你的兵比較厲害!"

    衛宴,“呵,等你把這朝廷的爛攤子處理了再說吧!”

    “否則,我怕我那些本就身世坎坷的兵要是整天看著你不務正業,會被氣的直接將你砍了。”

    啊啊啊啊!皇帝佬憤怒拍桌,“太瞧不起人了。”

    他一國之君,居然混到問兒子要兩個人都要不到,還要被諷刺被罵被威脅生命安全!

    皇帝佬看著衛宴遠去的背影,皇帝威嚴受到空前絕後的挑戰,整個人炸毛了。

    “你等著,朕明天就開始勤政,朕就做給你看!誰也別想肖想朕的皇位。”

    養心殿內,唯一全程圍觀的老太監,簡直就是沒眼看。

    縱觀上下千年,怕也是沒有這樣的皇帝和......這樣的兒子吧。

    話說,六王爺說的有道理呢,這皇帝爺要是再不勤政,按照史書,要麼就是滅朝,要麼就是被不可言說取而代之呢。

    老太監突然也有了危機意識,他這把老骨頭,跟了這樣的皇帝,也不知道還能活到什麼時候!

    他覺得,明天開始,不,從今天開始,就要督促皇帝爺勤政!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