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蒼生

☆、蒼生

    胖太子上一次, 大概是十天前來的吧, 怎麼這些不同的作物都一起長成了?

    他收回了跨出院門口的肥腿, 盯著那花壇里的果蔬研究了許久。【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雖然他作為太子,見到的農作物不多,可是, 這南瓜, 他是見過的。

    絕對, 不可能有這麼大的!!

    這南瓜有胖太子的胖身子那麼大, 圓鼓鼓的一圈, 胖太子估計,他環手是抱不過來的。而且南瓜的顏色是很正的橘黃色,色澤艷麗, 全身沒有一點瑕疵, 一看就是很甜很好吃的樣子。

    由于花壇不是很大,一個南瓜就要佔老大一塊地。南瓜不多,就兩個, 佔了老大一塊地方。

    在旁邊,就是那肥的像豬一樣的作物,胖太子實在沒有認的出來, 這玩意也是兩個。

    原諒胖太子養尊處優,對農作物沒有什麼概念,但是總覺得,不可能這麼巧,每樣都兩顆吧?他想著要是, 多結幾顆,花壇怕是擠不下了呢。

    謝婉見胖太子沒走,從屋里走出來,“怎麼了?”

    謝婉見胖太子盯著那“小豬”眼楮不放,好心解釋,“王爺說,這叫菠蘿蜜,唔......藤本科的波羅蜜,是水果呢,好吃。”

    謝婉又帶著胖太子指向角落那一塊,那邊是一簇草叢,里面結了一個個拳頭般大的小果子,紅彤彤的,特別可愛,跟剛才那南瓜和香瓜比,這可真是太小了。

    胖太子也沒有見過正常樣子的“草莓”,只能跟南瓜比較了。

    謝婉道,“這是草莓,可好吃了!應該正好成熟了,我給你摘兩個?”

    其實是因為草莓數量相對比較多,給太子摘兩個沒有那麼心疼。

    胖子傻傻應聲,“好。”

    胖太子听到了自己心髒噗噗噗的跳動聲。

    胖太子瞪著小眼楮看看謝婉,再看看那花壇,小胖腿繼續後退。

    到了那琉璃房,胖胖的身子縮成一團,坐在那椅子上,"我要在這等六哥回來!"

    謝婉,==

    她也不知道王爺什麼時候回來呢。

    “你怎麼了?”

    胖太子無動于衷,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心事。

    算了,謝婉還是讓人去給胖太子洗了兩顆草莓。

    今天陽光還算不錯,雖然外面還是很冷,但是陽光房里還是很暖和的。

    那草莓汁多水甜,口感美味,在這琉璃房內咬上那麼一口,汁水四溢,真是再美好不過的事情了。

    沒有殼,還這麼好吃的水果,胖太子真的第一次吃。

    從來沒有吃過草莓的胖太子,一下子就沉淪了。

    吃完,眼楮居然還瞟向花壇內那種波羅蜜的地方。

    謝婉警鈴大作,道,“王爺說,波羅蜜還有兩天才成熟,一顆波羅蜜里面有很多的小果,我到時給你留一點。”

    胖太子恨不得跟謝婉拉勾勾,“說話算話。”

    好在,沒多久,衛宴便來了院子。

    胖太子見到衛宴立馬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與剛才的深沉狀截然不同,以十二分的熱情迎接。

    “六哥~~~”聲音諂媚討好,直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衛宴進了琉璃房,拍了拍身上寒氣,“有事就說。”

    胖太子也不客氣,連忙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六哥,你花壇那些蔬果為什麼能長得那麼快的!”

    “是因為有琉璃房的關系嗎?可是你們之前種的那些蔬菜,雖然在琉璃房內活了過來,也是沒有那麼快的!”

    胖太子沒有親身經歷過農民的不易,但最近听得多了,也是知道一點的。

    蔬果,絕對不可能長成的那麼快,還那麼妖孽!

    胖太子,“六哥,你是妖孽啊!你會法術嗎!?”

    衛宴冷冷的眼神斜了過了,胖太子一驚,連忙改口,“不,你是神仙!”

    謝婉在旁邊不舒服了,為衛宴辯解,“這是科學!”

    雖然,蔬果能在短時間內長成這樣,謝婉以及院子里的僕從都是很訝異,但是,她們倒是也接受的很快。

    畢竟,那地暖屋,琉璃屋子,衛生間,暖炕,空調,冰箱等等哪一樣又不是驚世駭俗呢。

    很多東西,衛宴都是教了謝婉的,謝婉要是能湊成材料,也是能做的。

    王爺說科學,是通過智慧,發現大自然的規律,從而投機取巧,做出來的。

    那,就是科學了。

    王爺,是一個得老天爺厚愛的,及其厲害得人。

    胖太子也就是順道說說得,其實,他也是信得,整天來這香園,他如今的眼界也是不同常人得。

    尤其是衛宴之前提點他的水庫之法,經過整個工部的研究,終于將雍州的水庫修建完成了。

    這可是救了無數的老百姓呢,想到這件事有自己的功勞,胖太子也是很開心的。

    通過這個修建水庫的點子,那工部的人為此還觸類旁通,大呼其妙,將此法用到了別的地方。

    再說那開渠引水之事,如今還在研究中,雖然有了進展,但關鍵之處還是想不明白,為此那工部的老頭子還多次來找胖太子!

    胖太子知道個屁啊,衛宴又不願意多說了,為此,他可是頭疼的很,恨不得把那工部的人帶到香園來,自己好好研究一番,

    可是,他不敢吶!

    “對,科學!”胖太子狗腿附和,雙眼炯炯有神,“六哥,您能將這科學種植之法傳授出來,好救活天下百姓嗎!?”

    最近,胖太子可正因為這個爛攤子而焦頭爛額。

    那龍溪饑荒事件,上百萬的人口,這個冬天不知餓死了多少人,其余地方百姓也是民不聊生。

    那劉太傅老頭為此一大把年紀,都上了火,嘴唇都起了泡。

    可是,上火也沒有用啊!

    整個天下,哪處又沒有饑荒呢,哪家冬天又好過呢!誰也幫不了誰,靠那麼一點救濟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只能說,龍溪去年太過倒霉,看天吃飯的日子,老天爺沒有賞臉。

    糧食,是民之本。關乎整個大衛朝的根本。

    如果說,之前那些稀奇玩意,都是小打小鬧,最多用來坑下長安城上層人物的銀兩。

    那這種植之法,要是能推行開來,意味著什麼?

    胖太子這個不務正業的人,細想之下,都要心跳加快。

    然而.......

    衛宴只是冷冷的扔了兩個字,“不能。”

    胖太子一愣,沒想到衛宴能拒絕的這麼直接,“六哥,再商量商量?我花錢買?”

    衛宴嗤笑,“你買不起。”

    “六哥,如今外面有多少百姓在忍冬挨餓,每天有多少百姓在活活餓死你可知道?這可是救世之舉,大功一件啊!”

    胖太子還想說些什麼,然而,衛宴卻是打斷,“不要說了,這些與我無關。”

    衛宴當然知道。這個世界的生產力水平,他還是清楚的。

    一畝田能產出水稻500斤,一年只能產出一季,還要天公作美。

    他要願意,可以讓一畝田地產出十倍之多。甚至,更多。

    可是,他不能這麼做。

    在他看來,每一個生態平衡系統自有它的道理,世間生死自有其規律。如果加速其發展,或許,也會加速這個世界,走向末世吧。

    從末世而來的衛宴,見多了死(si)亡,見慣了殺戮。更悲哀的是,女性絕跡,那樣的世界,才是真的沒有希望的暗無天日。

    太子卻是很氣憤,明明六哥有這麼強大的能力,為什麼就是不能幫一下大家呢,“你有什麼困難可以說?是種子太貴?”

    “不是,就是不想。”

    這下,太子是真怒了,他脾氣上來,對著衛宴就吼道,“你怎麼可以這麼冷血!”

    “衛宴,這可是關系整個大衛朝無數生命,你怎麼可以無動于衷!你也是這個皇朝的一份子,哪怕你對皇位沒興趣,但不代表什麼都可以置身事外。”

    只能說,太子是動了真怒了,他很不滿意衛宴這個無情的態度。他最近天天听劉老頭念叨百姓生死,說無動于衷,是不可能的。

    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又怎麼願意放棄。

    謝婉都是被這樣的太子,嚇得一驚。

    而衛宴,卻還是事不關己得樣子。

    衛宴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的能力甚至遠超這個世界太多,他對這個世界也沒有太多的歸屬感。

    他冷漠的看待一切,連對那最高的存在—皇帝也是沒有敬畏的,這對他來說,就是一場異世之旅,他唯一感恩的大概就是,擁有了一個女性。

    既然已經由這個身子娶了進來,就是他的責任。他每天想做的,就是如何讓自己和女性,吃好喝好睡好,如此而已。

    氣氛突然凝滯,短暫得沉默後,太子居然,不要命得又開始游說。

    他學著那劉太傅,不太熟練得講著天下蒼生的日子是有多麼艱難,妻離子散,生靈涂炭......

    說的,謝婉都是有點動容了。

    衛宴卻是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氣的太子繼續破口大罵,“衛宴,這事不是玩笑,你不能這樣冷血!你今天不同意,我是不會走的。”

    可以說,胖太子今天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許久許久,

    謝婉猶猶豫豫的開口,“要不......”

    兩雙目光射來。

    許是被太子罵了,衛宴的表情有點嚇人,又恢復那陰森恐怖的樣子。

    謝婉鼓起勇氣,“王爺能幫一點點嗎?”

    衛宴冷聲問,“你想讓我幫忙?”

    謝婉解釋,“我知道,王爺自是有自己的原因的。我只是覺得百姓們也確實不容易。這個世道,大家本來都是不容易,要是能幫一點的話。”

    謝婉聲音低了低,“就更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 還有一本連載,終于要完結。

    下周要準備非全面試。

    好忙哦,我盡量每天都更哦,可能會請假。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