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小妾

☆、小妾

    皇宮里的指令是可以這樣公然反抗的嗎?一個小妾的丫鬟能這麼厲害的嗎?那皇宮里的侍衛, 不太行啊!

    遛了遛了, 這觸怒了皇宮權威, 這小妾的蛋糕他們不敢買,這蛋糕鋪肯定也是明天就開不下去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可惜了,蛋糕真的很好吃的說。只此一家, 別無分店, 所有模仿出來的, 都是一坨屎。

    而那美容院的貴女們, “.....”

    霧霧霧霧草!

    她們對小妾謝婉是不是有什麼誤解?她這膽肥的要逆天啊!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 想找死嗎?

    許久許久,那些貴女才緩了過來。連美容按摩足療都沒心情做了,統統湊一起熱烈的討論了開來。

    “這謝婉, 是要涼啊!”

    “嗯, 涼的透透的了,明天肯定就要被宮里抓過去了。”

    “不過,怎麼覺得哪里不對呢?按照謝婉剛才說的, 這些莫非都是王爺的意思,這丫鬟應該也是王爺安排的?“

    “有可能,謝婉哪有本事找這麼厲害的丫鬟。倒是六王爺, 之前可不就是傳言訓練私兵,那些私兵可是能以一敵十!”

    “不對,重點是!一個小丫鬟這麼厲害!丫鬟,也是個女的啊!”

    女子能這麼厲害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有點羨慕怎麼回事?

    “如果本貴女要有這麼厲害的丫鬟,以後就是家里的老祖宗敢訓斥我, 也能囂張頂回去!”

    “扯遠了!!重點難道不是,說好的小妾謝婉失寵?活不下去,只能自己出來拋頭**m面呢?”

    “失寵怎麼會有保鏢?”

    “失寵......真的能出門嗎?”

    “失寵,怎麼能把蛋糕坊裝修的那麼精致?”

    “失寵.....怎麼能把蛋糕做的那麼好吃!”

    “是超級好吃!好吃的不得了!”

    “嗯?”

    “嗯?”

    “不是說,誰也沒有去光顧過婉婉蛋糕坊嗎?”

    “沒有。”

    “沒有。”

    “真沒有!”

    “那種小妾開的蛋糕店,不屑之。”

    “京城好吃的糕點坊那麼多,嗤。”

    “這小妾惹了皇宮中人,這蛋糕坊必然是開不下去了!”

    哦......蛋糕坊要開不下去了啊......

    突然,心里有點失落怎麼破?她,她,以及她預定的泡芙,甜甜圈,馬卡龍都還沒有排到隊呢。

    沒有奶油的人生,怎麼活?

    一時間,美容院聊天區,亂的要炸開鍋。

    所有的女人,心靈上都在承受翻天覆地的認知誤區。心髒被一遍遍的碾壓來去。

    女人嘛,這不湊在一起還能維持秩序。這湊一堆了,又是那種不需要自持身份端著的場合。有人起了頭,你一言,我一句,可不就全亂了。

    太監再次空手回來,蕭淑妃怒氣沖頂到極致,都沒力氣發脾氣了。

    太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了,那妖妾如何在大庭廣眾之下對皇宮侍衛大打出手。

    蕭淑妃咬碎銀牙,冷了臉。

    本來,兒子的事情,她是絕對不願意鬧到皇帝那去的。但這妖妾猖狂至此,敢公然反抗宮廷侍衛。

    很好,她治不了她,皇帝自然能治的。

    何況,也不能怪她告狀,這事鬧的人盡皆知。她不做,恐怕御史也不會放過這個事情。

    等蕭淑妃到了皇帝佬面前梨花帶雨哭訴一番,今兒個,這兒子的妖妾的十歲小丫鬟都對皇宮侍衛做了什麼。

    皇帝佬,= =

    桌子拍的震天響,“太過分了!!”

    蕭淑妃,“這妖妾可不是過分了,聖上,這妖妾留不得啊!”

    皇帝爺也是心塞的很!

    他問老六借兩個他的保鏢,他不肯。如今,他小妾的保鏢卻這麼厲害!

    偏心啊!這兒子養了有什麼用嘛!

    本來,能不見老六,皇帝佬是一點也不想見的。見了,他會胸悶氣堵。

    可是,蕭淑妃哭哭滴滴的說著,這次妖妾讓皇家丟了多大的人!逼著皇帝爺要管。求著皇帝爺要讓兒子娶正妃。

    皇帝爺想著轉眼又是一年,這老六也二十了!都老男人了,不能老是耽擱著不娶妃啊,這事老父親是要管管了!

    皇帝爺想到老六那些戳心窩子的話,居然還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政績。

    水庫修建,農植物種植工作做的漂亮,百姓紛紛稱贊自己呢,沒問題妥妥的,可以見!

    于是,皇帝爺一通旨意下令召喚兩人。

    而衛宴正好回府上听謝婉說了街上發生的事。

    有些事情,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嗎?怎麼還鬧騰個沒完?

    于是,衛宴又牽著謝婉的手,在宮中招搖過市一波,成功會見了這具身子的爹媽——皇帝和蕭淑妃。

    有皇帝爺在身旁,蕭淑妃今日底氣十足,勢必要一舉拿下妖妾謝婉。

    謝婉一次面見兩大佬人物,尤其是皇帝爺,其實是第一次見面。

    那可是皇帝爺啊,謝婉低著腦袋,恨不得將自己隱形,連多看一眼都不敢。

    這次見面,聊天宗旨有兩個。

    第一,老六,咋回事?你的小妾今天都做了多大逆不道的事,你可知道?

    衛宴解釋,“那丫鬟是我安排的,也是我的意思。”

    衛宴眼皮一抬,“怎麼,還不能反抗了?她一個人來了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宮里,是個什麼結局不是很明顯的嘛?”

    “……”

    皇帝佬居然很淡定,似乎料到會是這麼個結果,老六寵妾這事,他也不是頭一回知道了。

    蕭淑妃一下子,還不太適應自家兒子的面癱毒舌,**m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皇帝︰第一問題,過,來第二個問題吧。

    蕭淑妃,嗯?說好的要懲治妖妾呢?皇帝爺怎麼提都不提?

    皇帝佬,“老六,去年由著你胡鬧,今年必須娶妃了啊!這個事,可不能開玩笑。”

    這事蕭淑妃可上心了,“可不是,你那表妹懷蓮多好的人,為你等到現在,你可得對人家負責!"

    蕭淑妃這下子聰明,轉向謝婉,讓她表態,“妖妾,你怎麼說?”

    謝婉心里正疼著呢,連面見皇帝這事都忘了害怕了,听到被點名,卻只能恭敬的回道,“妾身覺得,王爺是該娶妃了。”

    王爺自然是適合最好的,她真心願王爺,能娶上世上最最好的人。

    只是,每說一個字,她心如刀割。

    蕭淑妃,“哼,嘴上說的好听,你倒是多勸勸王爺!”

    衛宴今兒個來,也是預見了這事了,他問,“什麼是妃,什麼是妾?”

    蕭淑妃居然很認真的回答,“王妃就是你的正妻,其余小轎抬進來的妾,什麼都不是!寵妾滅妻那是......”

    衛宴抬了下眼皮,打斷蕭淑妃,“哦,那您也是妾了?”

    全場突然凝滯。

    蕭淑妃,“......”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手掌拍了下胸口,倒抽口氣,身子搖搖欲墜,要暈過去的節奏。

    皇帝佬居然很認真的思索一番,“是這個理,當初朕還是太子的時候.....”

    蕭淑妃確實只是個妾呢,連側妃都不是,後來是母憑子貴,又是從太子府出來的老人,才抬高了位份。

    衛宴,"小妾何必為難小妾呢?"

    蕭淑妃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你.......你你拿母妃跟一個妾比。”

    衛宴可不管蕭淑此時的心情,他言歸正傳,“我只是實事求是。在我這,沒有妃妾之分,我沒有覺得母妃低人一等,同時,也從來沒有認為婉婉是小妾。”

    “我衛宴此生,只有一個妻子。在我看來,她就是。”

    謝婉猛的抬頭,內心震顫不已。

    這是她第二次听的六王爺提到“妻子”二字,第一次,她嚇的差點跪了下來。

    這一次,居然,是在這個天下最最尊貴的,皇帝爺面前。

    在經歷了這麼多事後,謝婉眼眶有點紅,一股撲面而來的酸意襲來。

    謝婉垂下了頭,指尖握向掌心,尖銳的刺痛襲來,她逼迫自己冷靜。不可以在皇宮中失態,給王爺丟了臉面。

    她知道,自己是在乎了,所以想的多了。

    後來,皇帝和蕭淑妃都說了些什麼,謝婉耳邊嗡嗡嗡已經听不太分明了。總不過是,各種訓斥,不同意的。

    不過許是方才那一套大家都是小妾的理論,讓蕭淑妃受打擊了,這一回也是沒有力氣過多爭執。

    謝婉就這樣,由著衛宴輕飄飄的帶進了皇宮,又悠然的牽著手離去了。

    直到回到香園的幾天,謝婉都沒有緩過勁來。她頭一回,有了妄想,如果,她真的是王爺的“妻”就好了。

    果然,人都是越來越貪心的。

    可是,她已經佔了那麼多的便利了呢。

    她只要......

    安份的做好王爺的“擋箭牌”就好。

    謝婉是壓根不敢往衛宴會對她......有情這方面妄想,實在是衛宴對她極好,卻是性子冷淡。他們沒有風花雪月,沒有轟轟烈烈。

    換個女人,動心了,大概就會熱情如火。可謝婉不會,她是個太過理智,或者說心思太過敏銳的人,

    她覺得,自己不配。

    更害怕,一旦越距了,就連現在的這份關系也維持不了了。她只想,珍惜每一天在王爺身邊的日子。

    王爺堅持一天不娶妃,她就願意當一天“擋箭牌”。但,總有一天,王爺終究是會娶妃的,這不是他說了算的。

    這邊,蕭淑妃回了宮里,也是許久才緩過了勁。想到兒子那句“小妾”,真的是暗暗垂淚不已,更是將謝婉狠的透透的。

    這時,有婢女欣喜的奉上了一盒東西,“娘娘,那女子美容院護膚品買回來了。”

    麼麼連忙借此勸慰,“娘娘切莫傷心,女人保養好才是正理。這美容院的護膚品據說是真的好用,就連那宮里秘制的養膚膏都沒有這麼好的功效呢。”

    蕭淑妃氣哼哼,“都是那妖妾害的,我這日子才這麼不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