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勸諫

☆、勸諫

    傍晚, 晚風徐徐, 忙了一天的衛宴回了六王府, 來了香園找謝婉。[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那身後的僕人,正吃力的用一個大板車不知拖著個什麼物件。

    那板車上物件個頭大的很,方方的, 像那馬車的車廂一樣大小, 還帶著輪子。

    衛宴最近, 著實忙了一段時間, 每天來去匆匆。

    那太子爺垂涎謝婉院中的自行車很久, 羨慕的心肝癢癢。最終想到了一個絕妙主意,提議將那自行車批量生產售賣。

    胖太子自己想要自行車是一方面,預見了自行車的商業價值也是一方面。

    太子爺的提議也是有理有據的。

    以他精準的眼光, 這自行車絕不止于這內院一個小小的玩具, 也不是如那單輪車一樣是一個雜耍車那樣簡單。

    這絕對是一件可以媲美馬車,毛驢,良駒, 甚至汗血寶馬的一件交通工具。

    這不,他最近開始了跑商之路。

    而這這自行車對于跑商,絕對是個好東西啊。

    這自行車雖然個頭不小, 但是,完全不用擔心運輸問題。他可以直接讓人一路騎了去別的郡縣售賣,而且還能在那車後面捆綁些貨物。

    這跑商,可沒有說的那麼容易,哪哪都是開銷, 就這馬匹的費用可就不小!這自行車省了馬匹的費用不說,還能多賺好多銀子!

    說到帶貨物,太子爺甚至想,要是那馬車前面的馬匹,換成了這車 轆,成了三個輪子的車,是不是只要人力也能跑起來了呢!是不是就能裝更多的貨物呢!

    嗯,好像是有點道理的。

    想到這些,太子爺就熱血沸騰!他厚著臉皮纏著衛宴,問東問西,請求能不能將那自行車的制作方法也教給謝婉,他們好多一條發財之路。

    為此,衛宴睥睨的看了眼太子,無情拒絕,“不行,這個婉婉學不來。”

    太子爺鬼哭狼嚎,“她學不來,我來!反正她是老板負責收銀子就行!”

    衛宴鄙夷,“你也學不會。”

    一輛自行車,看似簡單,只是比單輪車多了一個輪子。那馬車還也是兩個輪子呢,但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兩點。

    但自行車,對男人,哪怕是一個胖子的誘惑也實在是巨大的,胖太子這個念頭出來以後,簡直已經轉換為執念。

    胖太子天天不要命的纏著衛宴,被當抹布扔了一次又一次也是不放棄。

    衛宴見胖太子實在是煩人的很,給了他一張圖紙,最簡單的鑄造工藝。

    行,你想做,自己學去吧。

    胖太子,“……”

    這些,滿滿一塌紙,先不說他壓根看不懂,這一輛車子有那麼多零件嗎?

    這圓圓的啥。螺絲釘,螺母?還要各種型號的。

    他要怎麼做出來?每個都手磨,還要絲毫不差,這麼多零件要做到天荒地老嗎?

    這鏈條,對就是這神奇的玩意讓車子能走動的。不就是一長條物件嗎?怎麼還有那麼多小配件,還需要將它們組裝起來?

    這多了一個輪子,怎麼多了這麼多復雜的事!

    胖太子簡直看得要暈到天花板,果然,這工程量,做它十年也是整不出一個自行車的!

    太子哭唧唧,他的智商,做不到啊!

    這更顯的謝婉那輛自行車是有多麼難能可貴。

    太子只能抱大腿,要不,哥,你再給我做一輛,一輛就好。

    我買!賺的所有銀子都給您!

    許是被太子勾起了心思,衛宴索性就真去找了塊地,開爐煉鐵做零件。

    他之前幫謝婉做的自行車,沒有那麼麻煩,開了個粗糙的爐子,很多精細工作都是靠的異能。

    而工程量要大了,自然要按正規煉鐵鑄造配件的流程來了。

    事實上,如果做了某一配件的模具,自然是生產越多越劃算。

    而衛宴做這些,自然不是為了什麼自行車,而是心血來潮,突然想做一輛,小汽車。

    車子沒有做的很大,類似後世的mini大小,不過,性能自是好了很多。

    讓人將車子放置在了香園外面的一處空地,衛宴便進了香園找謝婉。

    听丫鬟說,謝婉在房內,衛宴便獨自進去了。

    “婉婉,在做什麼?”衛宴語氣平常,卻隱含喜意,就是那種忙了很久的成果,要向在乎之人展示的期待。

    謝婉此時正是魂不守舍,悶在房里想著那蕭淑妃的話,听得衛宴聲音,驚喜的轉身,卻又眼神暗了暗。

    衛宴緩緩走近,步伐沉穩有力,五官俊朗不凡,氣質冷冽而繾綣,表情一如既往的漠然。

    在謝婉眼里,卻如那深淵中熠熠發光的寶石,冷冽而迷人,在堅硬的表面下散發著柔軟的光芒,能為人驅散無盡黑暗。

    越看,越讓人沉迷其中。

    謝婉醒了醒神,眨了幾下眼,吸氣,淺笑。

    有些事,長痛,不如短痛,還不用拖累了在乎的人。

    可這事,對她來說,宛若親自往自己心口上戳到。

    這刀要想刺下去,來不得一點猶豫。

    “王爺來了。正好,妾身有事想跟您說。”

    衛宴皺眉,很不喜歡這“妾身”的稱呼,“怎麼了?”

    謝婉卻似沒看到,眼神躲閃了下,沒有再看衛宴,她醞釀許久,再次開口,“妾身覺得……”

    牙齒咬破了嘴唇內側,卻不覺得疼痛,又是一口濁氣,謝婉道,“王爺是不是該取妃了?”

    衛宴一愣,被質問的突如其然,覺察謝婉今天狀態有點不對,問,“怎麼了?”

    謝婉低下了頭,咬了咬唇,“就是,王爺一直未娶妃,外面閑言碎語,對妾身造成了困擾。”

    事實上,她如今哪還在乎什麼閑言碎語。

    她來了六王府這麼久,明白的第一個道理就是,自己活得好就好,管別人怎麼說。

    房內,燈光下人影綽綽,衛宴想抬手揉一下謝婉垂著的腦袋,謝婉卻是微微避開。

    衛宴一愣,總覺得今日氣氛不對,弄的他心里也不太舒服,他緩緩道,

    “娶你可好?”

    謝婉驚的抬頭,雖然還是很驚詫,卻又似乎意料之中。

    王爺就是這麼個什麼都敢說的性子。

    謝婉眼眶微熱,連忙搖頭,緩緩後退,“妾身只是個妾,王爺莫要再說這種話了。”

    衛宴卻是不在意,一字一頓,“婉婉,先前怕你多想,我也沒有再提,在我看來,你就是我的妻子。”

    “王爺!”謝婉閉上眼楮喊道,“您莫要說這些了,妾就是妾,怎麼可能是妻子!”

    自古以來,妾如塵埃,與那正室之間有一道不了跨越的溝鴻。就是那再是寵妾滅妻的人,也沒有將小妾抬成正室的。

    更何況,是一個王爺呢。那對王爺來說,會是載入史冊的笑柄。

    “還請王爺盡快娶妃吧,莫要再給妾身造成困擾了。”

    衛宴見謝婉來真的,冷了臉,心里也是悶悶的,謝婉情緒激動,他卻不知給說什麼安慰。

    衛宴心里也是不舒服,至少,他以為兩人相處了這麼久,雖然沒有深聊過,卻也是有默契的。

    要是平常,衛宴會平淡的繼續跟謝婉說,婉婉,我說了你是妻,你就是。

    可這次,衛宴也不知為何心里堵的厲害,就是隱隱有一種期待與收獲不成正比的落差感。

    渾身不舒服,很難受。

    他們相處了這麼久,為什麼婉婉還是要把他往外推呢,是不是因為婉婉壓根不在乎自己?

    衛宴聲音沙啞,問道,“婉婉,你可曾在乎我?”

    這個問題不像是衛宴會問的,等話問了出來,衛宴自己都有點疑惑。

    他怎麼會問這種抽象無趣的問題?

    這個問題問的謝婉也是一愣,她摸了摸胸口,那處快要悶的喘不過氣。

    她也沒有見過這樣的王爺,有那麼一瞬間,她突然覺得,王爺是……喜歡自己的。

    不是為了做擋箭牌,不是為了其它什麼緣由……是一個她一萬個可能推翻的理由。

    如果是那樣,如果呢,她可有勇氣,再堅持一下?

    似乎得了魔怔,謝婉就想為自己再做點什麼,不想以後留下遺憾。她鼓起勇氣,居然就吐口問了出來,“王爺可曾,喜歡過婉婉?”

    問完這個問題,空氣陷入凝滯。謝婉屏住呼吸,感覺時間漫長的恍若走過了一生。

    而衛宴,似乎從來沒想想過這麼個問題,陷入了沉思。

    他是從無情的末世爬出來的,半生殺戮,宛若機器。

    來了這,這是他的女性,是他的專屬,忠誠,以及唯一。是他的責任以及義務。一旦認定了,就是極盡所有。

    他的女性,配的上最好的。

    可是,喜歡?

    衛宴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詞。

    這是一個太過感性的詞匯,曾經,不該出現在他的字典中。

    那麼,什麼是喜歡呢?喜歡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呢?

    衛宴一時,陷入了深思。

    他皺了俊眉,冷峻的思考了一遍又一遍。

    謝婉卻是似乎,知道了答案。

    果然阿,她還是不自量力,妄想了。

    衛宴見著謝婉的樣子,也是渾身不舒服,他直接問,“什麼是喜歡?”

    謝婉抿了下唇,嘴唇顫抖。衛宴選擇實話實說,“婉婉,我不知道。”

    被拒絕的明明白白,謝婉感覺心中滴了血。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