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消息

☆、消息

    她自己不自量力, 自討苦吃了, 為什麼就要沖動, 不能糊里糊涂的過呢?

    她紅了眼眶,糯聲道,“我明白的, 王爺。【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謝婉故作冷靜, 強顏一笑, “雖然知道王爺不願意取妃自有緣故, 可是人言可畏, 王爺還是要顧及聖上,蕭淑妃他們,盡早娶妃。”

    這話還未說完, 謝婉感到, 身旁的男人越來越冷,似那冰渣子般,渾身凌厲起來。

    那樣子, 倒是與初見那日一樣,帶著點可怕的氣息。

    “別再說了。”

    衛宴覺得,大概婉婉其實壓根不願意做他的伴侶。

    也是, 她本來就不是,而是這具身(shen)體原身的,她有權利選擇。

    又也許,是因為他們互相沒有那,所謂的“喜歡”吧。

    衛宴想說, 你既然屬于我,就別想那麼多。

    到了嘴的話,卻是,“你還有選擇的機會,如果想離開,隨時可以。”

    轟!

    平地一聲雷,謝婉被驚的身子晃了晃。

    所以……

    如果她做不了“擋箭牌”,就只能退出嗎?

    有那麼一瞬間,謝婉想求衛宴。求求他,讓她就在他的身邊,哪怕看著他幸福就好。

    卻是原來,她謝婉有一天,也願意這麼卑微的折磨自己嗎?走那些後院女人們的後路,這是為了能多看某人幾眼?

    不,也許,如蕭淑妃娘娘所說,王妃入門之時,她的離去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王爺那樣的人,對一個小妾都可以這麼好。這要是王妃,怕是更能寵上天吧。這日久生情了,不說王妃,王爺又哪里眼里容得了沙子的人。

    謝婉沒能有機會再說什麼,衛宴拋出這話後,就冷冷的離開了。

    兩人的不愉快對話就此結束。

    之後多日,謝婉也沒有再見過衛宴的身影。

    衛宴走後,謝婉見到了香園外面的方形大箱子,居然有四個輪子,她不認識這物件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但謝婉卻看得出來,哪怕是王爺,要做出來這麼個巨物,也是要費一番功夫的。

    如今,王爺已經走了,謝婉只能讓人在那物件上面搭了一層油布。

    日子每天平淡而忙碌,因著有兩家鋪子要顧著,還有跟太子合作的事宜,日子倒也不是太難熬。要是整天都呆在這一方後院,謝婉想,那些女人的日子是怎麼熬下來的呢?

    這日,街道上鑼鼓聲歡天喜氣,響個不停,整個長安街非常熱鬧。

    原來那科舉考試成績公布了,各家歡喜各家愁。那侍衛簇擁下的高頭大馬上坐著此次科考的前三甲,引得眾人紛紛圍觀喝彩。

    隊伍經過謝婉蛋糕鋪時,謝婉看見那坐在馬上,走在最前方意氣奮發招手的,居然是謝婉那三姐夫。

    也是前未婚夫,徐衡。

    這倒是有點出乎意料呢,那徐衡居然還真能考中,倒是如了她那三姐的意。

    謝婉淡然一笑,隨即,便轉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誰中舉都是與她無關的。

    然而,科舉過後長安城又出了一個大消息,那流放的大皇子回京了。

    那個對謝婉有過邪念,想陷害六王爺不成,自己卻被流放的大皇子,居然這麼快就回京了。

    據說,正值皇帝壽辰,大皇子寫了一封感人肺腑的悔過書。

    自認罪不可恕咎由自取,活該在那流放之地潦倒過完此生。就是感念父皇遠在長安,不能侍奉左右,實為不孝。

    也不知道怎麼寫的,反正讓皇帝佬感動了好幾天,又有那臣子在其中推波助瀾,皇帝佬大手一揮,就赦免了大皇子,準許其回京。

    雖然不再有實權,卻也是不用過那苦日子了。

    這種草率的決定,古往今來,大概也就衛文德能做的出來了。

    而如今,大皇子正在回京的路上。

    這個消息謝婉听了就不太好了,也不知,這個大皇子回京後會不會再為難六王爺。

    這天午後,謝婉一如以往從蛋糕坊的內部通道,去了美容院,打算呆個單間休息會。

    門口,卻是撞到了一個許久未見的人。

    她的三姐,謝香玲,如今的狀元夫人。此時,謝香玲身旁正有貴女向她道喜,夸她慧眼識珠。

    雖然謝婉蒙著紗巾,只**m出了一雙杏眸,然而,未待謝婉轉身,謝香玲便已認出了人,“謝婉!”

    謝香玲一聲高喊,引得二樓的貴女紛紛轉過身來。

    雖然謝婉來去低調,但早也有人注意到了這個經常出入美容院的女子,對謝婉的身份好奇。

    誰又能想到,小妾謝婉居然也來這美容院。

    她憑什麼來?有什麼資格來?

    謝香玲尖銳的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你怎麼在這?這是你來的地方嗎?你也配!"

    謝婉既然來美容院,早就做好了被認出來的準備。

    但人不算不如天算,這第一個認出她的人,居然是謝香玲。

    謝婉索性拿下了面上的紗巾,跟謝香玲點頭示意,便想進入房間,不再多溝通。

    然而,謝香玲又怎麼願意放過謝婉。她可還記得,自己去那六王府受到的羞辱,以及謝婉的那封回信。

    謝香玲,“哼,怎麼?你姐夫高中狀元了,見著姐姐也不知道祝福下?該不會是心里還有那不該有的心思吧?”

    隨著謝香玲的責問,不少人開始匯聚于此,開始低聲耳語八卦。

    謝婉跟謝香玲的那些事,人盡皆知。

    如今看來,這謝香玲還是有眼光的,居然真讓徐衡當了狀元郎,雖然如今官職不高,但這前途可比那閑散的六王爺好多了呢。

    當然,這里面恐怕少不了謝丞相的操作。

    謝婉淡淡回應,“三姐說笑了,如今我已經跟丞相府脫離關系,咱們還是莫要再牽扯的好。”

    “你!”謝香玲氣急,很受不了謝婉如今的態度,恨不得一巴掌打下去。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以前唯唯諾諾好欺負的謝婉,變了性子,變得目中無人。

    謝香玲氣道,“這美容院的主事呢,還不將這種人趕出去。”

    謝婉淡淡的笑道,“這美容院的規矩,可不是姐姐您說了算的。”

    謝香玲被謝婉說了給沒臉,很是氣憤,很快想到了什麼,謝香玲眼高于頂的譏諷,“瞧瞧你現在什麼樣,目無尊卑,還拋頭**m面開鋪子,怎麼,在六王府是活不下去了嗎?”

    雖然,這謝香玲也是個不討喜的,仗著是丞相家的嫡女,素來囂張。後來下嫁給徐衡後,貴女們就不願意帶她玩。

    但比起謝香玲,貴女們如今,更加討厭這謝婉。

    說不清緣由,就是不喜謝婉。

    尤其是猜測到謝婉可能在六王府過的不錯後。

    一個小妾,她們看不上眼的人,整天能听到她的一些不可思議的消息。倒是比她們這些貴女還出名,討人厭的很。

    因此,听得謝香玲的諷刺。好不容易當面踫到本人,那周圍的貴女們,也是說了開來。

    “可不是?這美容院是怎麼回事?什麼樣的阿貓阿狗都讓進的嗎?”

    “哎呀,怎麼聞到一股子騷味,燻人的厲害。”

    “人吶,要有自知之明。一個妾而已,仗著男人的一時喜歡,就可以不知分寸,做些惹人笑話的事。”

    “可不是,做人那,眼光要放長遠點。有些人今兒個風光了,以後還不知道成什麼樣子呢。”

    有人開了頭,越說越開,人越聚越多,話也說得越來越難听。

    這時,有個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大家,“大家適可而止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何不留點口德。”

    倒是出乎意料,居然有人還會替她說話。

    謝婉望過去,女子沉著大方,性子清冷,是上次那個女孩。

    有人連忙笑,“呀,劉瓊詩,你怎麼還替她說話呀,這人以後可能是你的頭號情敵呢。”

    劉瓊詩淡淡阻止,“姐姐莫要瞎說。”

    謝婉離去的腳步頓住,情敵?那是什麼意思?

    謝香玲見此,立馬對著謝婉道,“知道那是誰嗎?那是劉太傅的孫女。滿腹學識,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長安城第一才女。”

    劉太傅親自教出來的孫女,劉瓊詩的學識,是讓所有人服氣的。

    謝香玲不壞好意,“那可是未來的六王妃。六王爺這麼多年,可一直在等人家呢。”

    有人插話,“可不是,前兒個六王爺在街上遇到了瓊詩妹妹,可是魂不守舍呢。這好事啊,是要近了!”

    “你可要提前拜見下,哈哈哈!”謝香玲捂唇譏笑,引得周圍女子也是笑出了聲。

    劉瓊詩畢竟年輕,再是清冷的性子,也被這些人說的羞惱,連忙說了幾句話阻止,同時還對謝婉眼神示意表示歉意。

    舉止有禮,落落大方。

    不知怎麼的,謝婉冒出了一個念頭,這樣的人啊,如果配六王爺,還真的適合呢。

    本來,雖然謝香玲出現,她還是打算繼續進單間休息會的。這下子,倒也是沒什麼心情了。

    她也沒有反駁這些人。

    她們說的,也不無道理,要以前,她自己又哪能想到,有一天,她謝婉會如此“不守婦道”做這些出閣的事呢?

    做都做了,還不能讓人家說了?

    左不過,在自己的店內。賺了銀子的是她,不虧。

    等謝婉回了府上,腦海里卻不受控制的跳出那關于劉瓊詩的事。

    她沒忍住,便讓喜好打听消息的黃珠去打听了下那劉太傅孫女的事。

    一問,居然,這劉瓊詩跟六王爺還真有故事,只是,謝婉以前不知道罷了。

    卻原來,多年以前,在皇帝將六皇子衛宴與丞相府嫡女謝香玲指婚以前,有一次玩笑,皇帝是打算將劉瓊詩指婚給六皇子的,當時六皇子也是願意的。

    這事,卻是到了劉太傅那受到了反對。

    劉太傅壓根瞧不上不學無術的六皇子,自己親自教出來的孫女,怎麼可以嫁給一個草包。況且,自家孫女可比六皇子小了五歲。

    劉太傅便以年齡不合適為由,完全不給皇帝佬面子,強勢拒絕了。

    為此,皇帝還是覺得對不起六皇子,那時蕭淑妃又受寵,便將謝丞相府上的嫡女謝香玲許配給了六皇子。

    這前面,已經有個劉太傅倚老賣老據婚了,這謝丞相不管是否願意,都是不能再拒絕了,否則真要惹得龍顏大怒了。

    一個皇子,配丞相得女兒也是不差得,誰能想到,這個謝香玲也是奇葩。

    黃珠又說,“听說,前兒個,那劉太傅孫女的轎子在街上險些被一輛馬車撞了,是六王爺救下的,據說,當時劉瓊詩的紗巾掉落,六王爺見了.......有些許失神。”

    黃珠道,“這劉瓊詩該不會……成為未來的六王妃吧?”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