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召回

☆、召回

    听得這些, 謝婉心中滔天巨浪。【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卻原來, 王爺跟那劉瓊詩之間, 還有這麼些事。

    許是壓抑久了,她忍不住想得多些。

    所有事情,前後種種, 聯系起來。

    六王爺對她很好卻是從來不踫她。

    王爺公然放話, 不娶妃。

    王爺寵她, 放任她自由, 卻是.....不喜歡她。

    王爺需要她這個擋箭牌, 可能,不是因為王爺“不能人道”而是那個,她原本推翻的可能……

    王爺他.....是心有所屬, 在等一個人?

    等一個女子長大, 或者,因為被阻止,知道不可能, 所以為此守身如玉,放棄自己的婚姻?

    謝婉的心中有非常強烈的抗拒,想否認這個理由。

    房內, 她屏退了丫鬟們,緩緩的蹲下來身子,捂住了臉面。

    她寧願....王爺是不能人道呢。

    這個猜測,讓她無力而心痛,渾身緩若脫力, 都沒有一絲力氣支撐下去。

    卻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麼痛苦的事情嗎?卻原來,她已經這麼喜歡王爺了嗎?

    猶記得,她上次沖動的問了王爺那句“可曾有喜歡她”,她自己知道,自己當時有多麼的痴心妄想。她甚至劃過念頭,如果,王爺對她也是有那麼點“喜歡”的,她可不可以任性一下,可不可以,就忽略了那王爺“娶妃”之事。

    她終究還是,拎不清了。

    那話本子里的風花雪月,那些小妾,又有哪個是好結局的,最好不過是,真心侍奉主母,主母大方,後院和諧。

    她謝婉,不是從來不信這些的?

    為什麼,要偏偏讓她遇見,這樣一個人呢!她動了心,就注定是一條不歸路。因為,她只是一個妾。

    更因為,這個人,可能心里另有她人。

    卻原來,人世界一切苦楚,是因為有了不該有的妄想,一切皆是庸人自擾。

    謝婉啊,不要再想這些事了。你已經比很多了幸福了,知足吧。

    這天,謝婉在那六王府的長廊上,遇見了衛宴,兩人遙遙相望,皆是不言不語。

    許久,謝婉先福了身,盈盈一拜,再次抬腳,先行離去。

    不是謝婉不想道一聲“安好”,而是,她還沒能調整好自己,怕要開了口,淚水會不爭氣的一起掉落下來,那就難看了。

    身後,衛宴冷著臉,望向謝婉的背影。

    女人,真是個奇怪的生物。說翻臉就翻臉。

    不喜歡,就不能做伴侶嗎?可她,也沒有喜歡自己啊?

    衛宴面色不愉,眼神幽深,有點不服氣。她是想反悔嗎?他可沒有同意。

    他,一點也不想同意。

    這天,朝堂上發生了一件小事。

    卻是那謝丞相主動向皇帝告罪,因著自己那不孝四女兒,不守本分在外為商,有背婦女地,他自知作為父親,沒有教育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不孝女在六王府給皇室丟了人,他肯請將女兒帶回去,重新教育。

    一番話,說的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諸位臣子紛紛附和。

    可不是,那小妾謝婉的事他們也听說了,早就看不下去了,要府上那些女子,人人都這樣不安分,後宅不寧,他們還不要過了?

    管,這事必須要管!謝丞相知錯就改,好樣的。

    一番言辭,激的皇帝佬差點當場就應了這事。

    好在,及時剎住了車。

    哎喲,老六的女人,他也不敢隨隨便便下決定啊,你們自己去找老六商量這事。

    而宮內最近日子過的不錯的蕭淑妃,听說了這事,自然是極力贊成,為此還專門見了謝丞相。可不是,女不教父之過,快把你女兒從我兒府上喊回去吧!

    謝丞相沉著臉應是,心里卻是很不快。

    這都是什麼事!這大皇子也不知是怎麼了,好不容易能回來了,還不好好重振旗鼓,謀劃那大事,偏要跟這六皇子作對。

    不過,這六皇子上次在那六王府“架空”他的事,謝丞相可一直記著仇,否則,這些事,他才不參合,他巴不得跟謝婉撇清關系!

    這事,在長安城都傳了開來。

    貴女們都在看樂子,這謝丞相終于醒悟,知道要管教自己的女兒了!

    這娘家要召回女兒,也不是不可以的,反正一個妾,本就無足輕重,連買賣都是可以的。尤其最好,這六王爺要是膩了這謝婉,這事就是板釘釘的事了。

    喲,誰不知道,謝婉跟謝丞相府的關系如何,這要真回去了,哪能要什麼好果子吃。

    倒是這蛋糕坊要是屬于謝婉自己私房銀子開的,正好給娘家收回去了呢。這蛋糕鋪的盈利,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謝婉先是听說了這事,又收到了她“父親”的親筆來信。

    叫她這個不孝女速速回丞相府,不要在六王府作妖作府,丟人現眼,影響人家六王爺娶妃。

    謝婉抖著手看完了信。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是一天都不讓她賴在這六王府了嗎?

    謝婉思慮再三,將那信封存了起來,想當沒有看到。

    謝婉感覺腹背受敵,如今,是所有人都在怪她耽誤了王爺。有無數的手要推著她離開這六王府,放過王爺呢。

    王爺這會也收到消息了吧,她想起王爺那日說的話,如果這事,王爺同意了,她就真的沒有一點挽回的余地了吧。

    謝婉知道,理智上來說,連丞相府都願意接受她,她該踩著這台階,就此離去。

    可她,舍不得.....不是舍不得這六王府的榮華富貴,不是害怕那丞相府的人間地獄。

    如果離開了那人,對她來說,一切如過眼雲煙,再次墜入地獄,過什麼樣的日子已經不重要了。

    所有選擇,都在一念之間。

    謝婉很慌,慌得六神無主,慌得不知道自己下一刻將會面對的是什麼。

    她已經,又是好幾日沒有見到王爺了。

    而她,極力抗拒某個結局。

    許久,謝婉呆不住了,她邁出了香園,想再見一見衛宴。

    謝婉很少,會親自去找衛宴。一般都是衛宴空時來香園找她。

    謝婉問了小斯,衛宴正好在書房,她鼓起勇氣跨進書房。

    男人身影沉穩而偉岸,正坐在書桌翻著書本。

    衛宴發現了門口的謝婉,站起了身,“婉婉。”

    一聲婉婉,謝婉卻是很久沒有听到了。

    她移步進了書房,人真來了,卻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衛宴先是欣喜于謝婉會主動找他,見她面色不太好,隨即,便猜到了是什麼事。

    謝丞相在朝堂作妖之事,衛宴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宮里蕭淑妃還請他再次進宮,不過他沒有搭理。

    衛宴想到他那天夸下的海口,謝婉還有選擇的機會,想離開隨時可以。

    那麼,這是她光明正大離開的一個很好的機會。

    衛宴皺眉,他只知道,自己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他不太願意讓謝婉離開。

    這也是他最近害怕見到謝婉的原因。

    他每天都很困擾,婉婉那天問的,到底什麼是喜歡?喜歡是什麼樣子的?末世沒有女子,倒也有一些情愛,可衛宴從未接觸過那些。

    他甚至想翻閱下有沒有相關的書籍,可以有這方面的解說。

    自從來了這古代,認定了謝婉是自己的女性。他很享受于那種每天為自己女性忙碌的日子,他喜歡在忙碌完後,陪著謝婉一起做飯吃飯,偶爾聊上那麼幾句的日子。

    喜歡看著謝婉如一只烏龜一樣,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去嘗試接受這個世界的新奇之物。她面**m驚訝卻又暗自欣喜,一步一步試探著挪動她的腳步。

    而他,甘願做她最強力的支撐後盾。

    兩人皆是沉默久久,倒是謝婉先打破了沉默,“王爺可听說了我父親喊我回丞相府之事,不知王爺……”

    謝婉略微遲疑,接著問道,“可有什麼打算?”

    果然,是為了這事來的,衛宴悶聲問,“你怎麼想?可想回去?”

    謝婉心里咯 ,王爺果真是有這個想法嗎?還是說,給她選擇。

    不待謝婉開口,衛宴又道,“婉婉,雖然我可以尊重你的選擇,但是,丞相府不是好去處。”

    他皺眉回憶,“你那個爹,不太好。丞相府也不好,你回了去了不會好過的。”

    衛宴甚至想說,不要選擇了,在這古代就沒有女子的容身之處,留在他這,才是最好的。

    可是他來自民主的未來,他做不了對一個女性太過□□。婉婉雖然是古代女子,但是歷練了這麼久,自然是有自己想法的。

    衛宴的平淡的敘述,卻讓謝婉心中充滿了暖意,顫抖恐懼的心又回暖了一點。王爺還是這樣,總是會體貼的發現她的處境,為她考慮好後路。

    可是,他不能替她考慮一輩子的。

    謝婉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想說,她要離去,才是對大家都好,因為她留著,恐怕做不到看著自己在乎的人,跟著別的女人好呢。

    因為她現在想象那畫面,就很是心痛。

    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成了,“我……我也不想回丞相府。”

    磕磕踫踫的將話說了出來,心里才是松了一口氣,這才是,她內心卑劣的真實想法吧。

    她根本沒法說出那大義凜然的違心話,因為她的直覺告訴她,她要是真的開了這個口,恐怕就真的要離開六王府了,王爺都不喜歡她,自然是不會舍不下她。

    可她卻是想讓別離來的再晚一點。

    衛宴緊繃的俊臉微微松了下,他想摸摸謝婉卻是忍住了,他啞聲應道,“不回去,就留在我的身邊可好?”

    听到這話,謝婉低著頭,慌亂的搖頭,“我....我....我想再等等,等您娶了妃子……再,再離開。”

    說完這話,心中卻如滴血。

    這話的意思就是,還是要走了,只是晚一點?

    衛宴臉色又難看了起來,他盡量收斂氣息,怕嚇著了謝婉。

    衛宴不明白,他們之前明明處的挺愉快的,日子平淡而祥和。

    他們的關系,怎麼突然變成這樣生疏了呢?

    就因為,他沒有承諾喜歡嗎?

    可是,婉婉也沒有在乎他呢,她總是喜歡讓他找其她女人。如果有在乎一點,又怎麼能做出這種行為。

    衛宴突然覺得,胸腔悶悶的,有點委屈。

    他啞著聲音問道,“婉婉,我們就這樣過,不好嗎?”

    陽光透過紙窗照射在衛宴的身上,空氣中的塵埃在飛舞著,男人氣息沉著,問的認真。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