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豬頭

☆、豬頭

    謝婉仰著頭, 看了好一會, 酸了鼻子, 軟糯道,“我,我再考慮考慮…”

    說話, 便轉身逃離了書房。【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她走的很快, 腦中各種念頭閃過。

    她是否有勇氣, 就這樣和王爺過呢?無關情愛, 以一個小妾, 或者友人的身份,呆在六王府,看著六王爺娶妻生子, 與他心愛的人攜手一生。

    她想, 如果王爺對著喜愛的人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如果是以前的她,那個初入王府的小妾謝婉,是巴不得過那樣的日子吧。

    可是如今……

    也許, 也能做到呢?

    總比離開王爺好。

    人生總是需要取舍。

    她終究也會隨波逐流,成了那男人後院中,失了心的怨婦吧, 那樣的日子阿……

    隔天,大皇子回京,到了皇宮,感激涕零的抱著皇帝佬痛哭,感嘆終于見到了日思夜想的父皇, 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把皇帝佬感動的老父親心態爆棚。

    然後,當天夜里,才回了王府的大皇子,枕頭還沒睡熱,就被人捂著被子痛揍了一頓。

    還都是揍的臉上,打擊力度非常均勻全面,整個人痛的嗷嗷直叫,好不容易脫身,已經鼻青臉腫,成了豬頭臉。

    他,堂堂大皇子雖然落魄了,但也是有安保侍衛的!

    是誰,能突破重重防護,明目張膽的把他揍成這樣!

    皇子臣子之間,勾心斗角是常事,甚至引發人命都不稀奇!

    但是,真沒有敢這麼明目張膽揍一個皇子的!

    大皇子以男人的第七感打包票,這事,絕對是老六做的。

    這臉都腫成豬頭了,這事也是瞞不住的,大皇子也不要臉面了,沒有刻意隱瞞。

    一個皇子被刺客夜襲,此事非同小可。

    當天,金鑾殿上,那御史又是口沫飛濺,洋洋灑灑分析事態的嚴重性,懇請皇帝嚴查此事,將那刺客捉拿歸案。

    有人提議,“這刺客必然是那六王爺的人,也只有六王爺的人能輕松突破大皇子的守衛,明目張膽的行刺。”

    其余人,紛紛附議。

    畢竟,以那刺客的本事,要動了殺心,大皇子也是難逃一劫的。可他偏偏只是揍了人一頓。

    這是什麼?這是明晃晃的打皇室的臉啊!

    本來,皇帝佬還有點慫慫的不願意去追問老六這事。沒啥大事,他一點也不想招惹老六啊,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逼著他去召喚老六!

    老六如今,早已放飛,也是他管的了的!

    可是,群臣激昂,被這麼越說越沒臉。

    行吧,那把老六召上來,大家一起問吧。

    沒多久,衛宴被召喚至朝堂。過程很順利,似乎衛宴就在王府等著被召喚。

    上了朝堂,自然免不了被群臣責問,有理有據,推斷合理,似乎就怕衛宴賴賬。

    “衛宴,你可敢承認,昨夜襲擊大皇子的就是你的人?”

    衛宴,“不是。”

    “你還否認!狡辯是沒有用的。”

    衛宴卻是淡然到,“不是我的人。大皇子,是我親自去揍的。”

    嗯?

    嗯?

    他們听到了什麼?

    六王爺承認,是他親自,揍的大皇子!?

    一個王爺親自摸黑夜襲?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一個皇子親自動手?他吃飽了撐的嗎?現在長安城都這麼不講規矩的了嗎?

    皇帝佬,“呵呵呵。”

    “老六怎麼回事!怎麼能揍自己的兄長!”

    衛宴完全不為所動,面對群臣的質問,絲毫沒有影響。

    謝丞相此時站了出來,“皇上,這六王爺如此肆意妄為,理當管教!”

    謝丞相義正言辭,“我那不孝女自從入了六王府,也是性格變得乖戾古怪,老臣著實心痛至極。”

    衛宴,“呵呵。”

    他淡淡陳述,“謝丞相若還是多管閑事,我今夜就能去找你的。”

    群臣均是倒抽口氣,夜半三更,找丞相個老男人做什麼,有大皇子這個血淋淋實例在前,一切不言而喻。

    要不要這樣猖狂!

    然而,沒有人敢再站出來說些什麼,就怕惹禍上身,這人,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呢。

    謝丞相沒了外援,震驚過後,極力保住自己的面子,”六王爺,小女在您府上,還是盡早回來的好。”

    衛宴淡淡掃視,黑眸中風平浪靜,“她哪里也不去,只在六王府。"

    是的,哪也不去。衛宴突然豁然開朗,多日陰霾一掃而光,他不願意婉婉離開,只想留在六王府。

    他想到,婉婉要離開,就很不舒服。他討厭,這種與婉婉疏離的感覺。

    他不懂這種感覺是怎麼了,但卻看懂了自己的內心抗拒。

    衛宴想,他要找個機會與婉婉好好聊聊。至于聊什麼,他要再想想。

    衛宴黑瞳盯著謝丞相道,“謝丞相有些事情最好不要管的太快,丞相莫非忘了?丞相府已經與謝婉脫離關系。我不管爾等與大皇子之間有什麼陰私謀劃,但我的人,不是你們能踫的。”

    一句話,諾大的金鑾殿,謝丞相卻感覺有陰風吹過,似被人掐了脖子,渾身泛起了雞皮疙瘩。

    謝丞相,“你你你.....血口噴人。”

    此時,朝堂上,群臣也是各懷心思,能在這的,哪個不是人精,什麼叫“陰私謀劃”?

    哎喲,這話哪能隨便說的,只可意會不能說破呢。這可是金鑾殿啊!

    眾人發現,這個如今偶爾見到的六王爺,真是越發怪戾目中無人,而且,給人一種驚恐無力而惹不起的感覺。

    “汗。”皇帝佬嘆氣,“老六,你這脾氣也該改改了。”

    此時,御史英勇上前一步,“陛下,臣認為,六王爺確有寵妾過度之嫌,且不說那小妾開鋪子本就傷風敗俗,理當管教。如今,六王爺已經年過20,理當迎娶正妃,開枝散葉才是正理。”

    “臣附議。六王爺一時鬼迷心竅,娶了正妃必能回歸正途。”

    “臣附議。有了正妃,賢妻輔助,方能後宅安寧。”

    “臣附議。六王爺理當娶妃。”

    一時間,話題轉移到了六王爺娶妃之事上來,眾人一致贊同六王爺這性子娶個媳婦就好了。

    他們恨不得當場逼迫皇帝下旨婚配才好。

    皇帝佬深深嘆息,他這私下也不是沒有做過老六私下工作啊。這下好了,提到明面上來了,都快成國家大事了。也罷,蕭淑妃天天在宮內逼迫的他也是頭疼,正好趁此機會把問題解決下。

    皇帝佬重新擺出老父親架子,“老六,這男人娶妻生子可不是小事,今兒,為父就幫你把婚事定了。”

    皇帝佬很好說話樣子,“你要看中哪家姑娘,直說即可,父皇都替你做主。就是那劉太傅家的孫女也是可以的。”

    躺著中槍的劉太傅,".....,皇上……"

    皇帝佬威嚴拍案,“今天,只要老六你願意娶妃,點名誰家的,朕都準了!”

    劉太傅灰心絕望。

    衛宴,“誰?劉太傅誰?孫女誰?不認識。”

    群臣,“......”

    劉太傅,==。老子就站你旁邊。

    衛宴提高音量,朝堂上,男人的聲音錚錚響亮,“今天,當著所有人面,我再說一遍。要娶妃可以,只娶謝婉。”

    其實,衛宴想說,他早就已經“娶”過謝婉了,為什麼他強調而來這麼多遍,這些人還是不認可。

    “雖然,我很討厭那些繁文縟節,但一定要再來一遍,那就是謝婉好了。”

    轟轟轟,群臣皆是震驚。他們,听到了什麼。

    六王爺說,他要娶一個小妾?

    哎喲,皇帝佬暗道不好,這老六,這些傻話私下里說就好了,怎麼能拿到朝堂上來說!朝堂上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大事,怎麼能這麼兒戲,朝堂上的話說了可就瞞不住了。

    果然,整個朝堂開始亂作一團。

    “一個妾怎麼可能抬為王爺的妃子!大衛朝歷來沒有這種規矩。”

    “簡直就是可笑,亂來,六王爺是要亂我衛朝風氣,貽笑大方嗎?”

    “陛下,六王爺已經鬼迷心竅,狂言亂語。”

    "陛下,我衛朝萬萬不可開這種先例。"

    一時間,菜市場亂作一團,各種反對。

    衛宴嗤笑,可沒有耐心听這些廢話,什麼娶妃納妾,這些說法,對他來說不存在的。

    任群臣如何□□,衛宴只道,“我衛宴此生,只有一個謝婉。既然如此,諸位以後,莫要再提什麼娶妃的事了,在我看來,謝婉就是。”

    男人脊梁骨挺直,不懼流言,不畏世俗。再多的教條道理,在他耳中,都是廢話。

    今日過後,整個衛朝,都知道了,六王爺衛宴有個最寵愛的“小妾”,為了她,拒絕娶妃。

    並且放出狂言,此生只有,小妾謝婉一個。

    這將引起怎麼樣子的滔天巨浪!

    何曾听說,男人,會只有一個女人?就連那話本子上都不敢這麼寫。

    京城貴女圈前段時間的猜測得到了證實,還比她們猜測的更夸張!

    謝婉沒有失寵,不僅得寵,而且夸張到,六王爺為了她誓不娶妃,除非把謝婉抬成妃子。

    這六王爺真,真是腦子壞的徹底!

    草包就是草包!發什麼神經呢!

    啊啊啊啊!內心瘋狂的嫉妒是怎麼回事?

    女子美容院閑聊區,已經亂成一團。此處,如今是貴女們最愛小聚的地方,為此,如今貴女的生活也是充實了不少。

    貴女們今兒個,連美容養生項目也沒有心情做了。全都聚在此瘋狂的唾棄小妾謝婉。

    妖艷賤貨,手段下作,忒不要臉!不就是仗著男人喜歡,不就是靠著美□□人,不就是某些功夫厲害。

    啊啊啊啊!!說好的小妾謝婉不受寵呢!那當初被趕回娘家,在街上謀生,六王爺只送個30文的發釵是怎麼回事?說不通啊!

    騙她們白開心一場呢!

    這女人,當真是好本事啊,居然讓六王爺為了她的事鬧到朝廷。

    等著,男人的寵愛都是一時的,謝婉她早晚會跌下神壇,自食惡果!

    女人們,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打擊,一個王爺,雖然是草包王爺吧,為了一個小妾,怒懟朝廷。

    簡直刷新她們的三觀呢。

    一生一世一雙人?做什麼夢呢!那是不可能的!她們可才給自家男人又納了三四五六七八個小妾呢!女人,就是要大度得體,方是典範。

    她們湊在一起,發泄著心中的不平衡。越罵,聲音越響亮,越罵越激動,恨不得當場不顧形象,掀了美容院的桌子。

    下午,謝婉蒙著紗巾進來的時候,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謝婉身上。

    謝婉打開單間門的手一頓。

    如今,就算蒙著紗巾,這些人也是能認出謝婉的,此時,所有的目光,如惡狼般綠油油的盯著謝婉,恨不得當場將謝婉撕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