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反擊

☆、反擊

    謝婉還不太清楚今早發生了何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呵, 居然還敢來。慣會裝模作樣。”

    “人家要是沒點本事, 又怎麼能將六王爺哄得團團轉。”

    這些女人, 也不再客氣了,嫉妒已經讓她們顧不得口德。

    “有些人那,就是天性自私, 只顧著自己, 哄騙的六王爺成了全長安城的笑話呢。”

    提到王爺, 謝婉轉身, “你們在說什麼?”

    “喲, 還裝什麼清純。”

    “惡心!”

    你一言我一句,雖然很亂,謝婉卻是听清楚了來龍去脈?

    六王爺為了她, 在金鑾殿上據婚?

    謝婉首先閃入的念頭是, 王爺怎麼可以做這種事?這話怎麼能在朝堂上說?那得有多少人斥責王爺的不合禮教,目無法紀。

    隨後,她才轉念到。六王爺說只要她一個?

    不可能啊....這是王爺找的借口嗎?

    當著這麼多人面說了這樣的話, 要是被那郭瓊詩誤會了可怎麼辦?

    一時間,謝婉的心,又亂了。

    她感覺, 再這麼整天亂成一團,她要奔潰了。

    那些貴女還在口無遮攔的指責著謝婉,她們開始從道德禮教的高點來壓制謝婉。

    “自私自利的小人,把六王爺推到風口浪尖上,一點也不考慮他的處境。”

    “六王爺遇到這種人真是倒了八輩子霉。”

    “一個小妾, 當真是沒有一點自知之明。你這種人,就是要被載入史冊唾罵的妖妾。”

    謝婉成了所有人攻擊的對象,如那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甚至有人,對著謝婉推搡了起來。

    謝婉手心越握越緊,一種無力感席卷著全身。

    她既心痛于王爺要承受的一切,又突然不太服氣,為什麼呢?為什麼這些人要這麼說她?

    難道,她們心里都不苦嗎?

    如果以前,謝婉只是一個旁觀者,還沒有這麼深切的感觸。

    如今,她自己經歷了情愛的滋味,嘗到了求而不得的苦楚。她不懂,也就問了出來,“你們,為什麼能這麼大義凜然的唾棄我?難道你們在乎的男人,與其她女人耳鬢廝磨的時候,你們心里不苦嗎?”

    謝婉甚至想,如果王爺對她有情,就是與天下人為敵又何妨?

    就算是,王爺只是拿她做擋箭牌,只要是在她身邊,她也甘之如飴呢!

    “說什麼吶!”

    “哪個男人不這樣?”

    “你這個…”還有人想罵,卻說到一半頓住了。

    是啊,她們心里,不苦嗎?她們不希望男人,一心一意嗎?

    罵聲漸漸熄,推推搡搡停了下來。

    謝婉道,“女人為什麼就一定要寬容大度呢?男人為什麼就能為所欲為呢?女人,為什麼就要分三六九等呢?”

    這是她,還在丞相府做庶女時,心底就有的疑惑。

    一時間,美容院悄然無聲,陷入了沉寂。

    所有貴女,疑似幻听。

    誰?

    是她們听錯了嗎?

    貴妃娘娘和淑妃娘娘,這兩位在宮里都難得見一面的人,怎麼會會.....會跑外面來了?

    所有人噤若寒蟬,手忙腳亂的拜見了這兩位如今算是天底下最最尊貴的女人。

    直到拜完,都是懵的。所以,這兩位為什麼能出宮了?出宮了來這作何?

    娘娘出宮,陣仗自然不小。來的人還不少,除了那些丫鬟太監,有蔣貴妃,蕭淑妃,蔣貴妃的女兒樂安公主,還有那謝丞相夫人呂氏?

    這事,蕭淑妃也是很郁悶啊!

    大衛朝歷來傳嫡傳長的規矩,娘家又是不得勢,她歷來清心寡欲,有心機謀算,但也不是非要那最高位置不可,與蔣貴妃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今兒個早上,听說了兒子在朝廷上不放厥詞,她簡直要暈過去!這要不是聖上心大,這會,她怕是早就遭連累被打入冷宮了。

    這妖妾謝婉果然是口是心非的,慣會應付人,上次答應的好好的,回去會勸說她兒子娶妃,結果呢?

    居然哄得她兒子在那朝堂上說這樣的話,這是要讓她兒與整個朝廷為敵嗎?

    這不,正巧蕭淑妃趕忙先下手為強,先去皇帝爺那哭訴了一番,都是妖妾的錯啊,不能怪她兒子。

    奇怪的是,蕭淑妃以為皇帝爺會很憤怒這事,而皇帝爺卻是很淡定,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蕭淑妃總覺得,有哪里不對?

    後來,蕭淑妃也不知是出于什麼心思。又哭哭啼啼哀求皇帝爺,兒子發生了這樣的事,她這當娘的心喲。必須要親自解決問題才安心喲。

    她肯定皇帝,能不能同意她再次出宮,去找那妖妾算賬,將兒子的終身問題解決下。

    其實,蕭淑妃自己門清,比起那找妖妾,她其實更想......再出去找美容院。

    啊啊啊!那美容院的護膚品實在是太好用了,她上次回宮後,皮膚美了一個度,整個人又年輕了不少,可羨慕死宮里那些小妖精了。

    她都好久沒有做毛孔清理了,好難受好難受!

    她,這是怎麼了?兒子得事都不想那麼上心了是怎麼回事?

    然後,神奇的是,皇帝爺居然答應了。他,答應了!

    還煞有其事的勸慰蕭淑妃,“出宮可以,但愛妃還是把握分寸,萬萬不可把老六惹急了,到時候就怕愛妃不好收場。”

    蕭淑妃,==

    皇帝爺對她兒子,什麼時候這麼寬容了?

    然後,蕭淑妃趁熱打鐵,趁著宮外風波猶在,她這出去的有理有據。過了這個風口,一個妃子出宮,可就不太容易了,于是便興匆匆的準備當天出宮。

    然後......半路殺出了個程咬金,蔣貴妃。

    從來進水不犯河水的人,在那御花園死命的拖住了蕭淑妃,又拉到了皇帝那。

    蔣貴妃︰這蕭淑妃前段時間才出宮三天,怎麼又出宮了?憑什麼?兒子不娶妃她就出去出去了.....嗯,可以!本宮也要出去。

    本宮去....幫蕭淑妃勸說小妾?

    蕭淑妃︰==

    蔣貴妃清清喉嚨,隨意找了個正當理由。她也要帶女兒出去親自物色好女婿,有道是耳听為虛眼見為實,她這有兩個好人選,要親自看了才放心。

    蕭淑妃心里想罵娘,樂安公主才8歲,你著什麼急。而且,你那女兒,被你養的那麼驕縱,誰敢娶?

    蔣貴妃可不管這些,她叉著小蠻腰擋在那養心殿門口,今兒個她不能出宮,那蕭淑妃也別想出去。怎麼的,她一個貴妃還不如一個妃子自由了?

    而皇帝︰==

    行吧,無力的揮揮手,那就都出去吧,準!

    就這麼,同意了。

    皇帝佬內心悲涼的很,他總覺得,他的妃子畫風越來越不對。他最近,老是想起老六那些話,這些妃子被關在這深宮後院,似乎沒有他想象中榮耀幸福。

    作為一個男人,他最近,又要忙于政事又要顧及後院女人,真的越來越辛苦了。哭~

    就這樣,在蕭淑妃,不,蔣貴妃的帶領下,一眾人一刻也等不及,似乎就怕下一刻皇帝爺後悔,浩浩蕩蕩的出宮了。

    此時,丞相夫人呂氏正好進宮求見蕭淑妃。

    蕭淑妃,沒時間,路上說。

    出了宮,兩位娘娘,很有默契的,一路不帶猶豫的,來了這女子美容院.....

    咳咳,這不是妖妾也在呢,她蕭淑妃就是來做正事的。

    不得不說,這蔣貴妃也是個妙人,她可是嫉妒了蕭淑妃那張白淨美麗的小臉蛋很久了,美容院的產品她早就用了,今天終于能體驗這傳的神乎奇乎的護膚項目了!

    將貴妃激動的趕忙帶著女兒樂安公主鑽進了其中一間包房,才不管門外那些糟心事。在她看來,女人活著,已經夠憋屈了!還不能美?那還有什麼意思?

    而這邊蕭淑妃,謝婉等人,也是進了一間房間。尤其那呂氏,氣勢十足,架子端的很高,恨不得就此能嚇死謝婉才好。

    進了房間,蕭淑妃倒是有點急切,“美容師呢,怎麼沒有進來的?”

    嚴陣以待的謝婉,==

    不是來找她的嗎?

    麼麼連忙再次出去找人,而蕭淑妃決定速戰速決,長話短說,對謝婉嚴厲訓道,“你怎麼回事?不是答應了王爺娶妃的?你又使了什麼迷惑人的手段,鬧得如今滿城皆知?”

    謝婉正欲說什麼,呂氏怒喝一聲,“見了娘娘,還不跪下!”

    謝婉無奈,匍匐跪地請安,身旁的紫珠欲做什麼,謝婉搖了搖頭,她道,“妾身已經勸說過王爺了。”

    “哼!”蕭淑妃想再罵上兩句,但想到自己那兒子如今連皇帝都管不了。

    蕭淑妃撇了下旁邊的呂氏,“你們謝府的姑娘,呂夫人還是帶回去好好管教吧。”

    呂氏連忙應道,“謝府正有此意,這四姑娘膽大妄為,謝府正打算將此不孝女收回去重新管教,省的在外丟人現眼。可惜,這事在六王爺那遇阻,還望淑妃娘娘能同意將此女交還謝府處理。”

    謝婉心里驚了下,這嫡母突然出現,果真是沒有好事。

    呂氏對著謝婉卻是另一副嘴角,“謝婉,你在六王爺府上不守本分,胡作非為,丟盡了丞相府臉面。你父親有令,今兒個就跟著我回去。”

    蕭淑妃連忙不耐煩揮手,“速速帶回去,這種妖妾就不要再禍害我兒了。”

    謝婉從今日進了這美容院後,耳邊嗡嗡嗡的指責聲就沒有停過。

    如今她匍匐跪在這地上,卻沒有人喊她起身。蕭淑妃一如既往的厭惡她,呂氏還是高高在上。

    呂氏道,“謝婉,走吧,跟我回去。”

    呂氏胸有成竹,似乎認為,今日自己親自出馬,又有蕭淑妃在旁下令。謝婉今日,必定跟著她回去,就如以前在丞相府,對著這些庶出,她永遠是說一不二的。

    而謝婉覺得一切很可笑,呂氏喊一聲,她就要乖乖跟著回去嗎?半路截人,女人間慣用的小手段而已。

    她們把她當傻子嗎?還是她以前就是傻子?

    為什麼這些人都要逼她,她突然就不服氣了。

    謝婉站了起來,卻沒有听命于呂氏跟著離開,而是繃著臉道,“妾身如今是六王府的人,要回丞相府,恐怕要征得王爺同意才行。”

    “另外,”謝婉看向呂氏的眼楮,目光如炬,“我跟丞相府早就脫離關系了,謝丞相跟呂夫人怎麼都這麼健忘?”

    呂氏一愣,似乎沒有反應過來,謝婉會是這種態度。

    她歷聲道,“你這是什麼態度!今日,你不回去也得回去,這院外,可有家兵在等著你!”

    謝婉木然看著呂氏,那個曾經狠很壓在她和生母芩娘子的大山,突然覺得,仗勢欺人而已,不過如此。

    旁邊,紫珠正護在她身後。

    王爺給了她最全面有力的護盾,她卻總是畏首畏尾瞻前顧後,顧慮良多。

    結果呢,她得到了什麼?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