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曝光

☆、曝光

    錯錯錯, 永遠都是她的錯。【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謝婉緩緩, 再次向蕭淑妃福了身, 聲音不卑不亢。

    “娘娘,謝婉自認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六王爺的事,更沒有做所謂的蠱惑之事, 謝婉去留, 自有王爺定奪。還望娘娘恕罪。”

    謝婉嘆氣, “娘娘,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

    呂氏驚罵, “你能跟娘娘相提並論。”

    而從頭到尾,謝婉壓根沒有再看呂氏一眼。謝婉說完,蕭淑妃似乎想再罵些什麼, 又被謝婉突然的氣勢恍的楞了神。

    正巧, 房門開了,那美容師進了門。

    蕭淑妃見著還是上次為她服務的那位,喜笑顏開, “可算來了,快給本宮清理下皮膚,抓緊時間。”

    她今兒好不容易能出來, 還被蔣貴妃給耽誤了不少時間,真是氣人的很!要是今兒做不到美容,下次......嗯,這妖妾等著她下次出宮再收拾!

    謝婉正緊繃著神經等著蕭淑妃責罵......

    結果,蕭淑妃似乎, 壓根把她忘了!

    謝婉,==

    默默退出了房間。

    徒留呂氏,後知後覺的發現謝婉不見了,追了出來。

    門外,一眾貴女,火熱的視線追隨而來,顯然還在八卦此處情況。而謝婉,已經走遠,只留下遠去的背影。

    呂夫人正欲喊住人,有侍女上前攔住,“呂夫人若是無事,還請移步出美容院,別驚擾了其他顧客。”

    呂夫人傲慢的哼道,“美容院的待客之道不過如此,我也是顧客,你們就是這麼個態度?”

    侍女彬彬有禮,冷漠疏離,“不,呂夫人您已被納入美容院黑名單,這里不歡迎您。”

    一眾貴女,嗯??

    黑名單,啥玩意?

    美容院還有黑名單的?她們怎麼不知道?按這意思,就是不準進美容院的人?那這被公然不準進入,多丟人!?

    太子開的店,就是霸氣!

    丞相夫人嗤笑,“你們是不知道我是何人嗎?你們老板呢,讓她出來!”

    侍女淺笑,“我們老板自是認識呂夫人。”

    提到老板,侍女面**m恭敬感激,“我們老板,正是剛才離去的婉娘子,謝婉!”

    轟轟轟~~~~轟隆隆~~

    嗯嗯嗯?

    那妹子在說啥?

    美容院的幕後老板終于曝光了,她她她她是誰?說好的太子老板呢?

    等那呂夫人在震驚中灰溜溜的離去,貴女們猶自沉默久久,這才爆發了出來。

    這回,她們那說話的聲音低很多。語言已經無法形容她們此刻的心情,她們前一刻還在諷刺那謝婉開店鋪,事實上,她們自己一直呆在人家開的鋪子里消費?

    她們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那蛋糕坊還能讓家里僕人偷偷買了吃,這美容院,要是這會走了被拉入黑名單後,真的再也進不來,怎麼辦?

    一時間,所有人內心五味陳雜,她們設想過這美容院可能是太子開的,都沒有想過是女子開的呢?

    而且居然是,小妾謝婉。

    一個女子,為什麼能運營這樣大的鋪子,那是不是她們也能開鋪子呢.....

    是呀,也只能女子才能為女人考慮的這麼周到吧。這個美容院實在是非常適合女子休息的場所呢。

    美容院的好處是眾所周知的,眾人一時間居然說不出小妾謝婉什麼不是來。

    謝婉此次並未離去,而是安排了些事後,在里間的賬房內看賬本。

    直到臨近旁晚,蔣貴妃和蕭淑妃才做完美容從里面出來。這一次,謝婉沒有躲避,而是親自去給兩位娘娘送行。

    蕭淑妃此時心情不錯,見謝婉知趣,輕哼了聲,也沒有多加為難。這倒是出乎謝婉意料。

    又到了結賬時,蕭淑妃還好,由于庫存充足,只添置了兩樣小件。那蔣貴妃和樂安公主就不一樣來,好不容易出來一次,挑選了很多的產品,零零總總擺滿了櫃台。

    謝婉緩緩道,“淑妃娘娘的帳就免了,貴妃娘娘因是貴客,給您打7折如何?”

    怎麼又給她免單?蕭淑妃整個人都不好了,她也不好意思老佔人家便宜啊。

    不對!

    蕭淑妃瞪眼,“你個妖妾在這亂做什麼主!”

    蔣貴妃更氣了,她不是舍不得這銀子,“憑什麼她蕭淑妃免費,本貴妃就要收銀子了!本貴妃還不如她了!”

    可不是?雖然壓了貴妃一頭倍有面,蕭淑妃也是奇怪呢!

    謝婉淡然頷首,道,“因為這美容院也是妾身開的。”

    一句話,且不說蕭淑妃跟蔣貴妃,還有那樂安公主是如何瞪大了雙眼。

    謝婉有禮的向蔣貴妃福了身,“還望貴妃娘娘見諒。蓋因這每一份護膚品制作出來成本都是極高,連那制作的器皿都是用的琉璃制品,只能厚顏向娘娘收個本錢了。”

    “但這淑妃娘娘是六王爺生母,妾身是萬萬不敢收這銀子的。”

    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蔣貴妃只是計較自己為什麼會不如這蕭淑妃,但這既然是人家自家人開的,她還能說什麼。

    而且,七折其實也能便宜不少呢!她選的這些護膚品可都不便宜,這下子折扣下來,可是能省不少呢!

    倒也是,意外之喜。

    而蕭淑妃,除了震驚于自己居然來自家兒子那妖妾的店鋪消費?

    倒是……倍兒有面的。連貴妃娘娘都要收費呢,她卻可以免費,那種感覺也是極好的!

    這是不是說明她以後都可以免費,天哪,可惜她以後能不能出來還不一定呢!

    這時,又有僕人從外面捧了好些個食盒進來,謝婉打開食盒,里面白霧靄靄的冷氣下,是各種精美的點心,謝婉解釋道,“這些是妾身那蛋糕坊的糕點,雖然未必入得了兩位娘娘的眼,但盛在獨特,還望兩位娘娘不要嫌棄。”

    這糕點喲,可真是漂亮!

    因著這蛋糕坊是謝婉開的,蕭淑妃可還從來沒有讓僕人出來買過呢。

    那嬌艷欲滴的樣子,勾的人喜愛的很。

    那蔣貴妃身旁的樂安公主早就喜歡的不得了,拉著貴妃娘娘的衣角催促。

    蔣貴妃也不客氣,“行吧,本貴妃就收下了!”

    那蕭淑妃說不出拒絕的話,卻又有些拉不下面子,想著自己這前後,居然佔了人家這麼大便宜。

    蕭淑妃傲氣的哼了聲,自己這出宮匆忙,也沒有帶什麼東西,便將那手腕的玉鐲子褪了下來,僵著臉遞給謝婉,“本宮佔了你這麼多便宜,這個就贈送你了。”

    這個委實出乎意料。

    那旁邊的麼麼眼珠子都要瞪突了出來,啊喂,娘娘哎,您以前可說了這鐲子戴手上是為了哪天見著了未來的兒媳婦,好將它送出去當見面禮的。

    謝婉一時受寵若驚,連忙接過道謝,“娘娘若是有什麼缺的,妾身這可以讓王爺送進宮中。”

    蕭淑妃又是“哼”了一聲。

    她那兒子,她要見一面可是難呢!

    言罷,謝婉親自送貴人們出了美容院,正要上轎時,那蔣貴妃又突然轉身,“謝婉是吧。後天兒,本貴妃在那宮內設了小宴,邀請了幾家女子賞花品茶,你要有空,一起來吧!”

    “這....”謝婉萬萬沒想到蔣貴妃會來這一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貴妃娘娘的設宴,怎麼的也輪不到她一個小妾吧?

    謝婉不是不識好歹的,雖然入宮有可能艱難重重,但貴妃娘娘似乎沒有壞心,謝婉連忙應是。

    蕭淑妃,嗯?

    本淑妃想盡辦法讓妖妾進宮的事,蔣貴妃輕飄飄就做到了?

    蕭淑妃,“您的宴會請一個小妾,可別笑死人了!”

    蔣貴妃壓根當沒听到,對著謝婉眨眨眼,一點也不客氣,“你來,可要帶禮物哦!”

    “咳咳。”謝婉差點笑場,怎麼這個貴妃娘娘根本沒有傳說中那麼高高在上,“妾身明白。”

    這時,眾人還沒有上車,樂安一聲高喊,“太子哥哥!”

    眾人回頭,正見那胖太子圓滾滾的身形在那人群中穿梭,胖太子听見呼喊,見著這邊動靜,眯著小眼揮了揮手走過來。

    樂安撅著嘴不服氣了,“憑什麼太子哥哥可以時常出宮,本公主也要經常出來玩。”

    胖太子揪了下樂安的小辮子,“呵,本太子那是做正事,你個小毛丫頭懂什麼?”

    樂安不服,“本公主才不是小毛丫頭,你不就是做點生意嘛,我也能做!”

    太子,“你個丫頭片子做什麼生意!那是男人的事!”

    樂安,“女的怎麼了!女的也能做,婉姐姐不也自己開鋪子!”

    謝婉一愣,沒想到這一路跟著蔣貴妃沉默不吱聲的樂安公主一下子活潑起來,還會這麼稱呼自己。

    蔣貴妃連忙打斷兩人在這大街上吵吵,對著太子就也是不客氣道,“太子爺您瞧瞧,本貴妃來這美容院,謝婉還給打七折,你倒好,賣的那些個東西,不給打折不說,還要本宮排隊!”

    蔣貴妃笑罵,“你可真是摳門的奸商。”

    太子面**m驚訝,喲呵,這是知道美容院是小妾開的了?

    蕭淑妃也客套了句,居然還有些許不明顯的得意,“可不是,都謠傳說這長安城的美容院和奇玩鋪也是太子爺開的,卻原來這美容院是妖....我六王府上開的呢?”

    樂安公主眨眼好奇,“太子哥哥,那奇玩鋪子到底是不是你開的~~哼,反正你也不給打折。”

    胖太子心肝兒一顫,是誰傳言的這些東西!他哪敢居這個功勞哦!

    既然這美容院都曝光了......胖太子笑眯眯,自從做起生意,越來越有奸商相,“哪里哪里,不僅這美容院跟本太子一點關系也沒有,我那售賣的小玩意,還是跟六嫂,不,小妾,不是,跟謝婉合作的呢。”

    說著,指一指身旁的謝婉,諂媚道,“咱就是跑腿的,抽些提成,這日子不好過喲。”

    蔣貴妃,蕭淑妃,樂安︰“.......”

    美容院內躲門口看熱鬧的貴女們,“.......”

    她們,又听到了什麼?

    妖獸哦,這日子心驚肉跳的!

    怎麼又是小妾謝婉?

    她們猜了半天的產業!居然!都是小妾謝婉的!

    “至于那奇玩鋪......”胖太子捂捂嘴,沒有六哥同意,他可不敢亂說,“反正,跟本太子也是一點沒關系啦!本太子賺銀子,不還是為了那奇玩鋪的玩意!”

    現場又陷入了沉寂,眾人僵著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天要崩的樣子。

    胖太子不懷好意攤攤手,“那本太子就先走個,听說隔壁蛋糕坊今兒個居然出了好些個新品種,本太子可得去搶買上一些。”

    “苦啊!賺點銀子根本不夠花!”哭完窮,胖太子扭著肥胖的身軀離開了。

    蕭淑妃已經傻的渾身僵硬,都不知道是怎麼被人扶上轎子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