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偷親

☆、偷親

    謝婉不好意思的咳了聲, 這畢竟是王爺的生母呢, 听說, 在那胖太子那也花了不少銀子,胖太子是一點也不帶手軟的。【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謝婉恭送蕭淑妃,“回頭, 讓王爺給娘娘多帶些生活品進去。”

    謝婉忍不住吐槽, 這王爺也真是的, 怎麼能冷漠的看著自個生母被坑呢。她的芩娘子母親要是還在, 她是萬萬舍不得的。

    望著遠處的車輛向著皇宮方向駛去。

    謝婉緩緩的舒了口氣。

    一切, 沒有她想象的那麼難呢。

    等送走了貴人,謝婉便收拾下,回了六王府。

    少女年芳十七, 典型的嬌嫩古典美人, 一下子卻是沉澱了下來,顯得更是清眸靚麗。

    謝婉在府內遇見了同樣回來的衛宴,男人身姿挺拔的疾步在園中, 似乎急著去見誰。

    謝婉喊住了他,“王爺。”

    衛宴也同樣見著了謝婉,他轉身走了過來, 還沒來得及想好說什麼,謝婉便眉眼彎彎的對著他笑了起來,一雙杏眼水波漣漣。

    氣質與前兩日的沉悶截然不容。

    衛宴心中一頓,似有什麼顫了一下。

    經過今日朝堂之事,衛宴的心境也有所變化。如果謝婉是自己的女性, 那麼對他,謝婉就是最重要的。而今日,衛宴發現,他無法接受第二種情況,譬如,婉婉不再是他的女性。

    衛宴黑色的瞳孔中隱藏著自己也沒有發現的執烈。

    他伸出久違的手,揉了揉謝婉的頭發,嗓音親和,“丞相的事,你不用擔心,已經解決了。”

    謝婉淡淡一笑,靠近了衛宴一些。這些,她都知道了。

    剛听得那些貴女說這事時,她第一反應是自己又給王爺添了麻煩,罪孽深重。一天繁雜下來,她卻改了想法。管它什麼結局。

    她,想試一試。

    少女嬌嬌小小一團,由于涂了衛宴給她特別做的護膚品,芬香陣陣襲來,讓人心曠神怡。

    衛宴冰凍的唇角微微上揚,

    兩人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溫馨平靜,恍若回到了冬日里一起窩在琉璃房和小廚房的溫馨平淡日子。

    衛宴,“回香園,我給你做好吃的。”

    謝婉卻是伸手拉住了衛宴的胳膊,衛宴眼神一凝,似有炙熱的溫度透過衣衫傳來,整個胳膊僵硬無比。

    嗯?小姑娘膽子變大了?

    謝婉卻似沒有察覺,她問,“王爺對那劉瓊詩可是.....”

    前一刻還鼓足勇氣,等提到了那情敵的名字,謝婉整個人都緊張的繃了起來。

    要是王爺承認了,那她......也不想大方呢!嗯,進了門的才算!她還有機會。

    “誰?劉什麼?”衛宴皺眉,怎麼今天老有人提這個名字。

    對著謝婉,衛宴卻是極好耐心,“我不認識她。我對她怎麼了?”

    謝婉,“......”

    亮晶晶的眼眸巴登巴登,由于靠的極近,衛宴又高,她需要仰著頭才能看清衛宴的樣子,謝婉呼出一口氣,搖了搖頭。

    衛宴還想跟謝婉多聊會,虛心請教,“她怎麼了?”

    謝婉連忙揮手,“沒什麼。”

    許是最近被心事壓久了,又做了不少時間的生意,謝婉現在也有小心機了。

    她才不要說呢。才不要因此,讓一個姑娘,引起王爺的注意。

    想到最近自己因為這劉瓊詩的傳言,可是猜忌了好久,謝婉對自己是又好氣又好笑。

    自己怎麼,就沒有早點問呢?

    大概是,她一直以來,就不敢對王爺有那非分之想吧。

    不過,現在,她什麼也不想管了。

    這麼一想,謝婉居然還想跟衛宴證實下他是否真的“不能人道”的事。他既然不喜歡她,為什麼不娶妃?心中迷霧重重,都想問個清楚呢。

    然而,見著謝婉又一副呆傻樣子,衛宴早已牽了謝婉的手,拉著她向那香園走去。

    掌心暖呼呼的,謝婉的心跳有些快,卻沒有像以前那樣僵著,而是緩緩地回握住男人的手掌。

    天色已經不早,初夏的空氣微微帶著暖意,回了香園,衛宴便開始著手做晚飯。

    誰能想到,當初謝婉夢寐以求用來開小灶的小廚房,輕而易舉的有了不說。而她,至今還沒有學會做飯,因為這些事有個男人會做。

    這樣好的男人吶!就算前路是深淵又有什麼不值得的?哪怕可能滿身荊棘,世人嘲笑,哪怕她要做自己最不恥的樣子,迷失自我,她也想擁有呢。

    全程,謝婉都探究的盯著衛宴看。她的眼楮清亮清亮的,衛宴在灶間頻頻抬眸,不受控制。

    突然,謝婉問,“王爺,您可是不能人,人.....”

    衛宴抬眸,“什麼?”

    謝婉連忙捂嘴。

    最後一個字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了,太粗魯太突兀了!不管王爺有沒有都問不出來這種問題啊!

    “沒啥。”

    沒一會,謝婉去灶間燒火,又跑了出來,細膩的雙手染了黑,她仰著頭**m出了黑乎乎的鼻頭,“王爺,您看我鼻子是不是髒了。”

    小巧的鼻子黑乎乎的一點,有點可愛。衛宴笑了,“是有一點,沒事。”

    謝婉攤著黑嘟嘟的手,急了,“那您快幫我擦擦!”

    衛宴寵溺一笑,洗淨了手,低下身子就要幫謝婉擦拭。總覺得今天的婉婉,似乎活潑了不少。

    抬手間,手掌才伸了出來,懷中的少女卻是突然踮起腳尖,在男人臉頰子上親了下。

    男人的臉頰冰冰涼涼,卻是軟的很,謝婉整顆心都要飛揚起來,如那情竇初開的少女,就差沒有當場尖叫。

    原來,主動親人,是這麼美好的事!她應該,早點做這些事呢!

    同時,她也暗暗觀察著王爺的反應。

    就見男人剛才還柔和的臉龐,突然臉黑如炭,如那暴雨降至,狂風驟起。

    臉色不要太難看.....

    幽深的眼眸居高臨下的盯著謝婉的紅唇,似乎恨不得將人給撕了。然後,毫不客氣地推開了謝婉,跑出了廚房。

    謝婉郁悶了一下下,雖然,有過壞的打算,但這也太傷人了!

    好了,□□不離十了,王爺就算不是不能人道,也是得了什麼抗拒女人的毛病。

    反正,不會是她謝婉的問題。謝婉還是有點數的,自己長得應該還算不錯,又涂了香香的護膚品,哪有王爺這樣的,平常對她挺好的人,踫一下就一副要死了的表情。

    不過沒關系,她好不容易破罐子破摔,暫時是不會放過他的!

    衛宴沒有走遠,人就在院子里僵著身子呆著,謝婉調整了會情緒,在廚房門口探頭,“王爺,晚飯還做不做了?”

    那門外守著的阿福心肝兒一顫,哎喲,這婉娘子居然開始呼喝起王爺......做飯?

    阿福心驚肉跳的看著剛才還一臉殺氣跑出來的王爺,面無表情的跑回了廚房,繼續干起了活。

    得了,這小兩口是又和好了,他應該不用整天忍受王爺冰刀子似的氣息了。

    衛宴做飯很是利落,沒多久,兩人擺餐吃飯。

    期間,謝婉跟衛宴講了今天在美容院的事,還提了那蔣貴妃邀請她參加宴會的事。

    “蔣貴妃似乎沒有惡意,我就應下了。”

    衛宴對此,沒有意見,“要我陪你去嗎?”

    謝婉對進宮也是心里沒底,可是,“沒有邀請王爺呢,也不知道讓不讓男人去。”

    而且,謝婉也不太願意讓那些貴女見到王爺呢。她的王爺那麼好又那麼俊,等那些貴女反應過來,指不定怎麼覬覦呢。

    衛宴點點頭,“你把紫珠帶著就行。要是不讓帶丫鬟,那就不去了。”

    反正,他訓練的人,哪怕是在宮里,有人敢對謝婉不懷好意,也是不會客氣的。

    謝婉點頭應是,她也正有此意。反正,她兩次進宮,場面都有點亂,要是真遇上不好的事,她也不管那麼多了!

    吃完飯,自有下人收拾。

    謝婉說想去院內走走,衛宴欣然同意,全然沒有剛才的冷漠,好說話的很。

    兩人走至門口的時候,謝婉卻被門檻絆了下,身子斜斜的倒了下來。有衛宴在,這就不算什麼事,衛宴正在身後,穩穩地將人扶住。

    然後,也不知怎麼地,少女軟糯的嘴唇靠了過來,眼看又要親了上來,衛宴反應很快,微微避了過去。

    但謝婉也是氣了,見著衛宴這樣,更是憋屈的很。她也看出來了,王爺除了在那事上面,對她好說話的很,不會拿她怎麼樣的。

    她牟足了勁,接過,個子又不爭氣,臉沒有親到,親到了.....

    男人的脖子......喉結處。

    又冰又硬,一點也沒有臉頰子軟糯,磕的人嘴巴都疼。

    初夏的小廚房內,氣溫升高,帶了點燥熱。男人的喉結滾動了一下,整個身子僵硬的,連謝婉因為失重摔了過來都沒有在意,謝婉摔到了男人身上,小臉貼向了那結實的胸口。

    “撲通,撲通。”

    男人的心跳沉穩還快速,跟她的有點不一樣呢。

    謝婉正想探手摸一下,才踫到衛宴衣服邊緣,手卻被重重抓住了,下巴被人勾了起來。

    謝婉抬眸,男人的眼神陰森狂暴,如那從地獄里跨出來的閻王。

    “婉婉,你有點不听話。”衛宴聲音沙啞的如那沙漠種炙熱的沙子。

    “沒,沒,”謝婉想否認,又想承認,似乎一點也不怕這地獄的閻王,眼神還帶了點同情的意味,“是,就是想......”

    想試試看,您行不行!

    謝婉抬手,摸向衛宴的臉頰子,衛宴極力避了下。然後,細膩的小手,又摸到了那喉結處。

    男人的喉結突起了一大塊,性(xing)感而鋒利,是男人獨有的,謝婉還是第一次這麼細看男人這一處,好奇又羞澀的摩梭了下。

    然後,衛宴臉色難看到冰點,似乎終于克制不住"惡心",將懷里的人推至一旁,狼狽的離開了香園。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