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落水

☆、落水

    這一夜, 謝婉睡的香沉, 嘴角帶笑。【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第二天, 她早早起床,很是用心得梳妝打扮了一番,還給自己涂了口紅。

    紅珠等人在旁邊看直眼, “婉娘子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人呢, 您要是用心打扮, 就沒有女子能比得過呢。”

    黃珠幫著謝婉穿上嫩黃色紗裙, “娘子平常就是太素了, 穿的像道姑似的,您要打扮起來,一準能把王爺的魂兒給勾了。”

    謝婉杏眼眯了眯, 暗自期待。可真是要能把王爺魂兒勾了才好。

    她昨兒想了一晚上, 王爺可真討厭那!一邊對著她那麼好,勾引了她的心,一邊卻又不喜歡她也不踫她!

    這男人壞的很!

    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謝婉一反常態,大清早的便主動去找衛宴了。一切從心的感覺真好,也不用壓抑自己, 也不用瞻前顧後。

    謝婉在衛宴那住了一段時間,可是熟悉的很。就是離香園有點遠,走過去費了她不少勁,初夏的清晨,帶點暖意, 謝婉走的急切,到時已經香汗淋灕。

    此時,衛宴正好在府內晨練完了回來。他不是古人,可受不了鍛煉時還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好在,如今府內丫鬟也少,也就不拘著自己。

    寬松的亞麻長褲,配上工字背心。男人健臂裸**m,肌理分明,滴滴汗珠從凸起的肌肉上流下。

    這與平常在香園時完全是兩個樣。

    謝婉一瞬間臉色爆紅,一股熱血沖上腦門,如那油炸的大蝦恨不得瞬間遁地裝暈。

    好在她這回反應很快,婉氏呼吸法靈活使用,雖然臉上的紅彤彤的熱氣還沒褪去,人卻坦然自若的走近衛宴,還拿出了自己的帕子。

    “王爺怎麼留了那麼多汗呢,我來給您擦擦。”行動快過語言,衛宴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小女人已經墊起腳尖從最高難度的額頭開始擦拭。

    由于站不穩,另一只小手無奈的抓住了衛宴裸**m的胳膊。

    在古代,這就算“肌膚相親”了。

    謝婉臉蛋又紅了一圈,內心卻是悲涼。瞧瞧,她這得有都多拼,臉皮都要厚如城牆了。可惜,王爺一點也不會領情的。

    果然,如預見那般,衛宴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他捉下謝婉拿著帕子的手,彎腰湊近了謝婉。

    男人俊臉突然放大,越湊越近,有那麼一瞬,謝婉以為就要親上來了。

    當然,只是錯覺而已。

    “別鬧。”聲音克制而不耐煩,就這麼把謝婉推開了。

    王爺這種聲音一出口,旁邊的阿福嚇得圓遛的隱形。

    而謝婉卻似毫無察覺,她嘟了嘴,嬌嬌弱弱的用手掌給自己扇了下風,“天氣有點熱呢,哈哈。”

    紅彤彤的臉蛋,如那剝了殼的雞蛋,嬌嬌嫩嫩,還帶了嫣紅。

    她膽大包天,“都淌汗了呢!我都幫王爺擦汗了,王爺也幫我擦擦唄。”

    說著,就把帕子塞進了衛宴手掌,期盼的看著他。

    謝婉心想,我勾不動你的人,就勾你的魂。等勾住了,再來安慰你,“不能人道”也沒事,她不介意!她就喜歡王爺!

    初夏的陽光照射在衛宴身上,仰著頭的謝婉看不分明衛宴木然表情下灼灼的眼神。

    他接過帕子,頓了一小會,便抬手幫謝婉擦拭額頭微微汗珠,男人自己額間的汗卻是越來越多,似乎此刻已是那最酷熱的夏天,而天上有九個太陽照當頭照。

    衛宴的動作輕柔緩慢,沒有放過謝婉額見每一滴汗珠,他沒有問謝婉一大早過來做什麼。空氣中彌漫的氣氛,讓衛宴心里軟的一塌糊涂,有種說不出來的情感似乎想破土而出,又酸又爽。

    他問,“吃早飯了嗎?”

    謝婉期待的看著衛宴,“沒有呢,有點餓了,王爺吃了嗎?”

    小女人有點粘人,衛宴有點“被在乎”的感覺。

    衛宴牽著人就去了房內,隨意披了衣服就帶著人去吃早餐。

    等吃完早餐,謝婉再用那閃閃的眼珠子黏著衛宴,男人就忍不下去了。

    這在未來,那事上面可不講究什麼白天黑夜,一個素了多年,還體質不錯的男人,看著女人嬌艷欲滴的紅唇,想著昨起那柔軟的觸感。

    簡直是在勾人犯罪。

    衛宴冷了臉,起了身,“我去洗澡了,你回去吧。”

    男人的臉說變就變,謝婉咬碎牙齒,眯眼貼心一笑,“可要妾身幫忙?”

    衛宴,“……”

    落荒而逃。“阿福,送客。”

    謝婉倒是還想賴著不走,可惜,她等了一小會,阿福告知,王爺已經洗澡更衣後出門辦事了。

    謝婉無語了,至于嘛,比她個女子還不禁嚇。

    于是,她心滿意足的回了香園,因著明日要進宮,她今日也不打算出門。

    先將那禮物準備好,小憩片刻,下午便在香園的小書房練字學算賬。未來可期,她要讓自己變成更優秀的人呢。

    而直到月亮升起,夜色轉濃,今日王爺都沒有來找謝婉。

    謝婉,==

    嚇跑了?

    不過,謝婉一點也不急,志得滿滿。

    原來只要她不要鑽牛角尖,日子能美得冒泡。傻子才去催自己喜歡的男人娶老婆。

    謝婉甚至想,真到了那麼一天,她也要做那妖艷賤貨,跟其她女人去爭一爭的。

    呸呸,不想那些,晦氣!

    隔日,謝婉沒有再見著衛宴,便帶著紫珠進宮了。

    這蔣貴妃的宴請,女子進宮,可是無上榮耀的大事,一年也難有上那麼一回。能來的都是長安城的貴女,今年兒參雜了謝婉這個“次品”。

    不過,眾貴女只敢竊竊私語,倒沒有再敢明目張膽的譏諷謝婉。

    一來是給貴妃面子,在宮中不敢胡來。

    二來是,昨日滿城風雨,眾人皆知道了這謝婉的另外兩個響當當身份,還沒有從震撼中緩過來。

    細細品味,人家三條產業線,太子爺都給她打工,想想自個砸進去的私房銀,這女人,簡直是一個行走的金疙瘩。

    人家還是自己賺的,你說氣人不?

    一個女人,怎麼能比男人還賺更多的銀子?完全不合常理呀!

    眾人三兩聚著交頭接耳,無形中,將謝婉孤立了。

    謝婉也不介意,這可比她想象中好多了。她去拜見了蔣貴妃,私下里遞上了禮物。

    照理這種宴會是不需要帶禮物的,但蔣貴妃能不介意她一個小妾,誠心邀請,雖然玩笑了要帶禮。謝婉也是琢磨了很久的。

    她也沒有什麼好東西,護膚品蔣貴妃又有了,雖然美容院賣的是“稀釋”過的,她也不能這會送套更好的,搬起石頭砸自己腳,自己拆自己的台。

    左思右想,謝婉給蔣貴妃和樂安公主,一人送了一瓶香水。香水由琉璃瓶裝著,接個小噴頭,輕輕一按,清淡而沁人的香味便彌漫在空氣中。

    美容院至今還沒有推出這香水,不是謝婉不願意,而是提煉香水要太多的花瓣,此時,壓根沒人專門種植大批鮮花,要想大量采購鮮花太難。

    這些香水,都是王爺幫她東拼西湊的花瓣制成的。

    王爺就差沒有給謝婉改良花種,大批量種植了。

    不過,那樣就又要多個“產業”了,連帶了又要多不少事。

    好在謝婉對香水不是特別感興趣,銀子賺了都沒地花了,又嫌麻煩,就一直沒將售賣香水提上日程。

    這可把蔣貴妃跟樂安公主喜歡的喲,女人哪個不喜歡自己香噴噴的,這香味聞了心曠神怡,讓人舒服的很。

    樂安公主還感嘆,“這琉璃還能做成瓶子呀,我怎麼沒在奇玩鋪見過,這得多少銀子!”

    謝婉笑笑,沒有多解釋。

    送禮物這事,謝婉是低調進行的,那蕭淑妃卻不知什麼時候來的,在旁邊幽幽的看著謝婉,恨不得將人看出個洞來。

    謝婉清咳聲,鼓了勇氣上前,又拿了一份出來遞上,“這是給淑妃娘娘的......”

    蕭淑妃滿意的收了禮,這才輕哼了聲,也沒有再為難謝婉,心情復雜的走開了。

    謝婉輕舒了口氣,還好自己有所準備。

    樂安公主將禮物收好,就開心的來找謝婉玩了,她倒是沒有瞧不上謝婉,還喜歡的很,“婉姐姐,我跟你一起玩吧,你好厲害哦,能做那麼多了不起的事,我好羨慕你!”

    謝婉笑笑也覺得這姑娘很可愛,她想到美容院傳言樂安公主喜歡那自行車,想著太子應該是賣與小姑娘一輛了,但還是關心問道,“那自行車,公主可是有了?”

    樂安氣哄哄,“別提了,太子哥哥就是個摳門鬼,說自行車制作極其復雜,如今他也只有幾輛,還是天價!”

    “我根本買不起!只能天天去他那搶著玩!”

    樂安氣啊,她真的好喜歡那自行車呢,太子哥哥開的那價錢,根本就是炒作,一點也不誠心賣。

    謝婉笑笑,“貴妃娘娘準許您千金之軀騎那車。”

    樂安想到母妃就很開心,“我母妃雖然有時很凶,但可疼我了,從不拘束著我這些。”

    謝婉感嘆,傳聞蔣貴妃恃寵而驕,脾氣暴躁,樂安公主更是嬌生慣養。事實是,一切都不是那麼回事呢,“那妾身下次,讓太子爺送公主一輛,女式的那種。”

    “啊?真噠!還有女式的?”樂安開心哦,沒想到還有這好事,她撓了撓頭,“那我多不好意思啊,那車子好貴的,要不等我攢了銀子再補給你?”

    謝婉笑了,真可愛!只有被寵著長大的姑娘,才能這麼干淨而率真吧。

    有了這個好消息,樂安公主便拉著謝婉到處玩了,她也不喜歡那些奉承她的貴女,便帶著謝婉去皇宮人少的地方透氣。

    樂安還拿出了她的新玩具,也是在那奇玩鋪子買的,是一艘樣式獨特的小船,樂安帶著謝婉來到湖邊。湖上蓮花已開,很是美艷。

    兩人就在那湖邊幾塊石頭堆成的淺灘處,樂安擰了小船的發條,那小船居然就自個在湖里開了起來,連謝婉見了都不可思議。

    樂安遺憾的抱怨,“那奇玩鋪還有一種遙控的船只,可以人為操控著在湖里開呢!可惜,那遙控船貴出了天價,我母妃買不起!”

    可以遙控的船?

    謝婉也是無法想象,唔,她也想要呢!

    兩人正看得入神,樂安的小船吸引了不少人注意,湖邊的人越聚越多,好幾個貴女都圍觀著樂安的小船。

    也就在這時候,樂安再次啟動了小船,打算起身時,身後不知誰被撞了一下。

    似乎撞擊力度還不小,角度也刁鑽,那被撞的貴女直直的倒向了旁邊另一位貴女身上。

    “哎呀!”就如鏈條反應般,由于幾個人都湊得近,都被撞得東倒西歪。

    準備起身的樂安腰部被撞擊了下,小小的人就飛了出去,湖邊都是巨石,眼看就要摔到那石頭塊上,這樣撞上去可是會傷的不輕。

    站在邊上,沒有被波及的謝婉連忙驚呼,“紫珠,快幫忙。”

    身後,紫珠快速上前,穿過人群,將樂安抓住。

    謝婉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一股巨大的撞擊襲來,人就掉落到了那湖中。

    “有人掉湖里人,快救人!”

    “是謝婉。”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