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表白

☆、表白

    謝婉在湖中撲騰起來, 她不會游泳的!

    紫珠也不會游泳, 她還算冷靜, “婉娘子您別急,我馬上找東西來拉您。【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會人多,發現及時, 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人淹死的, 照理, 馬上就能有侍衛或太監來救援。

    謝婉嗆了幾口水, 撲騰了會後, 更是發現,此處的湖水不深,她居然能夠的到湖底。

    她讓自己冷靜, 盡量別往湖中央劃去, 總能有辦法上岸。

    沒成想那救援的人,居然這麼快就到了身邊。

    謝婉感受身後來了人,回頭的一剎那, 看清了來人,眼珠瞪大,驚恐襲來, “你別過來。”

    謝婉腳步後退,整個人反而劃入那湖中。這下,是真的夠不到湖底了。

    “是大皇子!”

    “大皇子什麼時候來的?”

    “大皇子居然舍身救一個小妾。”

    男人一雙鷹眼不懷好意,表情卻是正義凜然,“別怕, 本王一定將你救上去。”

    說著,男人便抱上了溺水的謝婉。男人力氣很大,謝婉奮力掙扎了好幾下,卻是被暗暗沉入那湖中又嗆了幾口水,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沒多久,人便被救了上岸,初夏的衣服本就單薄,那大皇子豪無所覺,抱著昏迷不清的謝婉關懷備至,“姑娘,你沒事吧。”

    周圍,一眾人都看到了整個過程。

    紫珠匆匆趕回來,狠命的將大皇子推至一邊,給謝婉按壓一番,謝婉很快緩緩甦醒。

    現場人越聚越多,都在竊竊私語。有夸大皇子英勇的,更多的,則是看笑話了。

    天道輪回,這小妾謝婉才風光了幾日,就陰溝里翻船了。這下,是怎麼也翻不了身了!

    沒有男人,能夠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外男踫過。

    女人落水被救這種戲碼每天都在上演,用的好了,可以成就一段良緣。倒霉了,就一輩子被毀了。

    這也是當初謝香玲會用這法子脫離六王爺好使的原因,不管真相如何,被別的男人踫了,不潔是事實。

    沒有男人喜歡被綠的。

    而謝婉一個已經有歸屬的女人,被另一個男人踫了,這就非常尷尬了。

    一般這種情況,最好不過,謝婉從此被冷落,能苟且過完此生就算不錯了。

    真是好笑喲,她們才嫉妒這謝婉怎麼能受寵,老天爺就來收拾她了喲!這下子,是要真的被趕出六王府了!

    地上,謝婉面如死灰,凍得瑟瑟發抖,樂安慌亂的抱來了毯子給謝婉蓋上。

    大皇子陰謀得逞,暗自得意,卻裝作才認出了謝婉是何人,道貌岸然道,“可是六弟府上的婉娘子?今日之事實屬無奈,若是六弟為難,婉娘子可來本王府上,本王必定以禮相待。”

    謝婉不言不語,目光無神。

    紫珠冷冷的瞪了大皇子一眼,“滾走開。”

    大皇子一番話引得眾人大力夸贊,“大皇子也太正直了,他是好意救了謝婉一條命呢,憑什麼要收拾爛攤子。”

    “一個破鞋,我看她好意思真去大皇子府上。”

    “一個丫鬟都這麼囂張,應該把她抓起來。”

    蔣貴妃匆匆趕來,場面這才安靜下來,蔣貴妃先是對著那大皇子道,“此處多有不便,還請大皇子回去吧。”

    等人走了,蔣貴妃看謝婉人沒事,就是精神狀態不對,她嘆了口氣,向謝婉道了謙,“今日之事,本宮會調查清楚。”

    是非對錯,對于小妾謝婉卻是不重要了。這個世道,就是這麼不講道理。

    蔣貴妃又道,“婉娘子要是留在宮內多有不便,本宮馬上派人送你出宮。”

    可不是,這蕭淑妃說不定馬上就得到消息,本來蕭淑妃今日還算消停,但要是知道了她兒子的女人失了貞節,還不知道怎麼鬧騰呢。

    謝婉就這樣匆忙被送出了皇宮,回了香園,郭麼麼急得老淚縱橫。

    “這日子過得好好兒,怎麼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郭麼麼更關心謝婉的身子,忙讓人給煮了姜湯,進屋子要給謝婉換衣裳。

    謝婉渾身濕漉漉,裹著那毯子傻傻的坐在床沿,卻是一動不動,連郭麼麼上前,也被她推了開去。

    “麼麼,你們都出去一下,我想靜一靜。”

    麼麼還想再勸些什麼,謝婉態度堅決,這事麼麼心里也是慌,便喊著丫鬟都離開了。

    屋內,只剩下了謝婉一人,嘈雜的世界終于安靜了下。

    謝婉機械式的脫了衣服,換上干淨的,她將那髒衣服剪了系成長條,搬了凳子,拋上房梁,打了結。

    她踩在椅子上,再次環顧了下她的屋子。

    敞亮而溫馨,沒有太多貴重的裝飾,但每一處都透著用心,是其余女子一輩子都難以肖想的。

    謝婉閉了眼,流下了淚。不再猶豫,踢開了腳下的凳子。

    她才想著勇敢的面對人生,世俗卻是容不下她。

    如果是以前,發生這樣的事,其實,只要沒有太過為難她,謝婉不會太過在意,大不了一個人在偏院過完此生。

    可是如今,謝婉接受不了!這樣的她,還有什麼資格去面對王爺。

    這一刻,她精神時常,思緒混亂,只想快刀斬亂麻,就怕下一刻,自己就失去了勇氣。

    畢竟,她真的很舍不得王爺。

    她恨,恨那個陰魂不散的大皇子,可是她連報復的資格都沒有。

    思緒飄散之時,謝婉有那麼一點後悔,她今日,還沒有見到六王爺呢。

    紫珠闖進來了,驚異的看著那橫梁上的婉娘子,連忙將人救下,紫珠對著屋頂大吼,“影子哥,快去找王爺。”

    而謝婉幽幽轉醒,干咳了幾聲,啞著聲音求紫珠,“紫珠,別叫王爺,你放過我吧。”

    紫珠冷著臉,怒瞪謝婉,“王爺不會在意這些的!”

    “傻姑娘。你還太小。”謝婉勉強一笑,“沒有男人會不在意,這是男人的底線。”

    紫珠,“王爺跟其他人不一樣,王爺他對你最好了!”

    “你不懂!紫珠,”謝婉試圖推開紫珠,“就是因為王爺好,我才不能讓他忍受這個罵名!”

    說著,她狠很的推了紫珠一把,轉身拿起那梳妝台上的剪刀,就要向著小腹刺去。

    手臂還未落下,被人狠很抓住。衛宴猩紅了眼,一字一頓,“你想干什麼?”

    這一刻,男人心髒抽緊,疼得不合常理。

    他咬牙切齒,“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屋外,一眾僕人甚至沒有反應過來,王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謝婉手臂被捏的發疼,剪刀掉落在地。

    剪刀揮下去的那一刻,她其實,膽怯了,世界這麼美好,她真的舍不得離開。

    眼淚緩緩掉落,謝婉閉了眼,不想面對衛宴。

    紫珠早就退了出去,屋內只剩下兩人。

    衛宴捏緊謝婉下巴,聲音狠厲,“為什麼要這樣輕賤生命?”

    衛宴很生氣,生氣的想狠很掐住謝婉。當他看見謝婉手中那剪刀毫不留情的刺下去時,他心中慌亂到極點,同時也憤怒到要爆炸。

    她為什麼,就要這麼拋下他?

    那一刻,衛宴知道,自己比想象中的,還要在乎這個女人。同時,也更氣了,她怎麼能舍得下他?

    “你死了我怎麼辦?”男人啞著聲音,似乎失望透頂,“婉婉,你就一點都不在乎我?”

    “哇~!”謝婉終于忍不住大哭了出來,有沒有搞錯!這個男人不是質問她今日之事,不是應付的安慰人兩句,不是來勸她不要尋短見,卻是來訓她!?

    手腕被抓的生疼,謝婉奮力掙脫,狠很的打向了男人身上,“誰要在乎你!誰要在乎你!你這個討厭的人!”

    要不是在乎他,要不是怕失去他,誰踫了她,又何妨呢!

    衛宴猩紅了眼,咬牙切齒,“那也不準死!”

    “不死能怎麼辦!”謝婉哭,她頭發凌亂,眼神飄忽,“我被別的男人踫了,我不干淨了!你會不要我,我會受不了的,我完了!”

    衛宴早就听說了這事,才匆匆趕回來,他不理解,這事會讓謝婉這麼崩潰,“我不在乎。”

    這算什麼屁事?不就是救人嗎,還隔著衣服呢,就算人工呼吸也正常啊?

    听了這話,謝婉沒有得到安慰,反而更是難受,壓抑久了的內心,終于爆發,她歇斯里底,“你當然不在乎,你都不喜歡我!”

    “可是,我喜歡你啊!好喜歡好喜歡!我以後,怎麼有臉在你面前出現,那我的人生還能怎麼過?”

    似乎說出來,謝婉整個人舒服了很多,至少,自己少了一遺憾呢。

    她跪坐在衛宴身旁,眼神痴迷,淚中含笑,“喜歡王爺,特別喜歡。”

    空氣中有片刻靜滯,衛宴仿若看見煙花燦爛,剛剛還脹痛的心髒一下子活了過來。

    這是他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他想,這大概就是喜歡吧。

    就在謝婉表白過後,準備接受難堪,獨立療傷時。衛宴縷了下謝婉的發絲,眼神溫柔,“婉婉,我也喜歡你。”

    男人說出這話,似乎還有點不太適應這樣的告白。

    一瞬間,謝婉以為幻听了,她傻了好久才緩和過來,連那之前糾結的事,都給忘了。“你別哄我了!不可能。你之前親自說了不喜歡我?”

    這可是讓她傷心了很久呢!

    衛宴郁卒,當時兩人可不就是那時候陷入冷戰的,“我只是分不太清楚什麼喜歡,現在懂了。”

    謝婉,“......”

    謝婉,“那也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喜歡我!”

    衛宴也是郁悶,他表現得還不夠好?雖然,自己脾氣是冷了點,雖然確實沒有口頭承認過,“為什麼不可能?”

    謝婉撲閃著淚花,胸腔里滿滿得委屈,“你從來不踫我,也不宿在香園,我抱你親你都避開的遠遠的。”

    條條罪責,謝婉嘴上不說,小心眼的記得一清二楚呢。

    說完,自己倒是先頓住了。也是,王爺“不能人道”嘛,這些都是可以理解得。

    謝婉杏眼撲閃撲閃,傻了,“真的喜歡?”

    王爺喜歡她了?什麼時候喜歡的呢?喜歡她多久了。

    衛宴只能再次點頭保證,他已經無語的喪失語言功能,他跟婉婉似乎總不在一條腦回線上?他不踫她,那特麼是因為不喜歡嗎?

    而謝婉已經自行腦補了一些原因,開始接受衛宴親口承認的表白。

    喜從天降,幸福來的太突然,謝婉喜極而泣,隨即又傷心流淚,拍打起衛宴,“你怎麼不早點說!嗚嗚嗚,我以前還因為太喜歡你,整天為只能做你小妾難受。這下好了,我都失了....失了貞潔了,做小妾都沒資格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