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問責

☆、問責

    皇帝狩獵被刺殺, 所有人都沒來得及為這個重大新聞表示震驚!

    注意力就被轉移到了, 六王爺救小妾不救父親!而且, 父親還是個皇帝?

    普天之下,也沒有听說過這種事情,就算是普通人家, 那也是孝道為先。【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女人, 那算什麼?那能跟父親比?

    整個長安城的男人們都在鄙夷的對六王爺評頭論足, 甚至有不懷好意的, 又在陰謀論六王爺嘴上說著不謀反, 其實不懷好意,巴不得皇帝佬死了。甚至,這次謀殺到底是誰主謀的, 誰又說的清呢?

    男人們各種推論。

    女人們卻是在听得此消息後久久未能回神。

    為了救一個女人, 而舍下了皇帝!那是皇帝啊!!

    雖然,听起來有點可笑。

    這世上,真的有這樣的男人嗎?在那生死一瞬間的抉擇, 一切都是最真實的吧?

    原來女人的命,真的可以這麼珍貴的嗎?珍貴到,在任何大是大非面前, 她都是那以命相博的唯一。

    這一刻,長安城的貴女反思的同時,是真的眼紅到要滴血了。嫉妒那小妾謝婉有這麼好的命,遇到了一個寵她寵到只此唯一,為了不娶妻, 與整個朝廷抗爭。

    哪怕,這個王爺草包了點,沒權沒勢,說話直脾氣沖動,做事還沒腦子......這時候的她們還沒有意識到這個男人的能力,等後知後覺發現後,真是後悔的恨不得學那御史  撞大牆!

    此時她們還只是感嘆,六王爺沒腦子是真的石破天驚!

    汗,可惜,這麼重情的男人,終究是要涼了!皇帝爺都敢不救的人,就算是親兒子也不頂用了!

    六王府,謝婉也是兩手緊握,急切的來回踱步。

    “王爺,您怎麼可不救皇帝!您太沖動了!”謝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痴傻的從狩獵場回來的,如今,她壓根沒空感動于王爺救她之事,想到王爺居然就那麼把皇帝爺扔在旁邊不管不顧,她就急得團團轉。

    衛宴不為所動,冷著臉坐在塌上,許久,才將來回踱步的謝婉拉到懷里。

    男人很強勢,謝婉如今熟悉衛宴脾氣,知道他心情不好。一時間,驚恐的躲在衛宴懷里,聲音弱了下來,“怎麼了?”

    王爺怎麼那麼恐怖的表情?他生什麼氣嘛!

    衛宴,“知道錯了嗎?”

    “為什麼要拿自己去給別人擋刀子,你是擋刀子還是添亂?這麼想名垂千史嗎?”

    一長串質問,說的好難听。她明明是做了好事,卻仿佛是十惡不赦的惡人。

    知道衛宴生氣,謝婉大致也明白了,這個男人是在乎她呢。

    謝婉心中暖了暖,解釋道,“那當時情況緊急,我能怎麼辦?怎麼可以對皇帝見死不救呢?”

    皇帝爺就在旁邊,她不救,也說不過去吧!她一個弱女子,沒別的本事,只能以身擋刀了。歷來史書,站皇帝身邊的人,都是這個命!

    不是誰都像王爺那麼奇葩的!

    衛宴又沉默了下來,謝婉連忙靠著男人撒嬌,“我下次不敢了呢,您別生氣了!”

    臉上卻是暗暗羞紅,她還沒有這樣坐在男人身上過呢。

    衛宴將謝婉摟在懷里,下巴在謝婉頭頂發間摩梭,房間內,空氣靜謐而甜蜜,明明剛才還在質問,謝婉卻覺得周遭甜的要冒泡。許久,衛宴開口,“這下知道你的重要性了沒?”

    謝婉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衛宴說了什麼,他在解釋她的重要性。在為她那些彷徨和懷疑的日子做解釋。

    他說,她很重要,非常重要。

    謝婉突然就紅了眼眶酸了鼻子,是啊,她是這男人連皇帝爺不救都要救的人呢。王爺為了她,敢冒天下之大不諱,她又有什麼好瞻前顧後的。

    這輩子,她是舍不得放手的。

    謝婉靠在衛宴胸口閉眼,“王爺。”

    “嗯?”

    “我怎麼那麼好運呀?”

    她何德何能,運氣好,能遇上了這麼一個人。

    甜蜜的氣氛持續了片刻後,謝婉抬頭,從衛宴懷里掙開,她突然想起來一直迷惑了她的事情。

    她問衛宴,“王爺,我到底哪小了?”

    “......”

    顯然,這是一個最近讓衛宴受盡煎熬的問題。衛宴繃著臉,皺著眉頭還是回答了,“年齡小,小姑娘一個。”

    衛宴揉了下謝婉腦袋,望向窗外遠方嘆氣,似在對謝婉說又似乎在自言自語,“快長大吧,至少得到十八歲呢!”

    謝婉,“.......”

    這下子,謝婉也覺得王爺是有病了。大衛朝十四歲就嫁人的姑娘到處都是,她的同齡人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十八歲是什麼鬼?十八歲都是老姑娘了!

    “哼!”謝婉無言以對,氣的只能把腦袋埋在衛宴胸口,恨不得鑽出個洞來。

    “別亂動。”

    “哼!”

    這邊,皇帝佬一路回到皇宮,感覺臉上都是火辣辣的疼,面子里子丟的光光的。尤其是那些後宮妃嬪,都對皇帝佬遇刺事件表示了深切的慰問。聒噪的皇帝佬腦子呱呱呱的疼,整個胸腔都要氣爆。

    回到了宮中,皇帝佬連休養生息都顧不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里都是那空中飛舞的大刀飛向自己的場景,而他的六兒子卻在旁邊抱著女人風花雪月!

    半夜,皇帝佬猛地從龍床上坐起來,氣呼呼命令道,“給朕把老六宣進宮。”

    半夜急召,燈火通明,風雨欲來,一時人心惶惶。這個急召在很多人的預料之中,收到消息的人都等著滿城風雨,大干一場。六王爺不死也得少層皮。

    有那少有幾個明事理的,透過這事看本質,連連感嘆。六王爺打的一手好牌,成功吸引了火力,這下皇帝爺怕是找刺客的心思都沒了。倒讓刺客逍遙番外。

    當然,一般這種刺客也是很難抓到的。

    雖然,大部分人也算看出來,這六王爺一門心思沉迷在溫柔鄉,謀反是不可能謀反的。

    但不妨礙不懷好意的人借此煽風點火啊!譬如,陰謀說這出刺殺,說不定就是六王爺自導自演,巴不得皇帝佬死在亂刀之中呢!

    有那被衛宴得罪過的臣子,听說要捉拿六王爺,屁顛屁顛披上衣服,頂著黑圓圈進宮煽風點火了。摩拳擦掌,誓要一舉拿下六王爺!

    然而......半個時辰後,六王府傳回答復。六王爺沒空,此刻才安撫了受了驚嚇的婉娘子睡著,有事天亮了再說。

    天,亮,了,再,說!

    已經爬起來穿好龍袍的皇帝佬,滿腦子都是那對不分場合風花雪月的狗男女子在被窩里濃情蜜意,而自己卻在這吹著冷風。

    氣的想掀桌!

    那趕來的臣子1號,“皇上,這六王爺敢違抗聖旨,理應馬上命侍衛去捉拿!”

    皇帝,“侍衛長說他打不過。”

    真去派兵捉拿老六,因此大動干戈不說,能不能捉拿的到不說,皇帝佬捫心自問,不太願意。明明這老六已經觸踫到他的底線!

    臣子2號,“這六王爺養的私兵個個都是強兵能將,六王爺自身又隱藏了這麼高超的武藝。恕臣直言,這六王爺心機深沉,不得不防啊!要是六王爺有那謀反的想法,陛下,有句話......”

    皇帝佬冷漠打斷,“哦,不合適就不要講了。”

    “額。”臣子一愣,皇帝說話什麼時候這麼耿直了。總覺得哪里不對,莫非是被**m傻了?

    皇帝佬打了個哈欠,“朕乏了,趁著天還沒亮先小憩片刻。諸位愛卿,要是來回不便,就在這等六王爺天亮來了再議。”

    說著,皇帝佬扔下眾人就往隔壁龍床跑去。

    一眾臣子,“==”

    第二日,天光亮起,六王爺姍姍來遲。其實,也不算太晚,畢竟衛宴是一個習慣早起的人。但是苦等了幾個時辰的臣子們就覺得時間相當漫長了,怨氣沖天恨不得當場群雄辯駁,整死精神飽滿的衛宴。

    睡了個回籠覺的皇帝佬,見到衛宴,就忍不住開始興師問罪了,“老六,這次你真的是太過分了!朕對你也不算差吧,平常脾氣那麼臭朕都忍了,你說不取妻也沒有逼著,你怎麼能這麼對朕,刺客當前,孰輕孰重你分不清嗎!?朕可是你父親啊!!”

    想想都是心酸的事,皇帝佬吐槽,“老六啊,朕真的是白疼你這個白眼狼了!對你太失望了,這下子,朕算是看透你了。你說吧,這事要怎麼罰你?”

    皇帝爺說著說著,都要滴下眼淚。他大概是史上混的最差的皇帝父親了。

    罰,重罰!

    等皇帝佬吐槽完,衛宴冷漠鄙夷的睨了眼皇帝,匪夷所思,“都這個時候了,您不應該關心刺客到底是誰嗎?”

    作為一個皇帝,這是得心有多大?

    “呃。”皇帝抽了口氣,拍著桌子振振有詞,“刺客的事,大理寺自然會慢慢查清楚!但是你,朕也不能放過,正是因為你這不孝子,朕可差點死了!”

    說著說著,皇帝佬又激動了。

    底下臣子紛紛附和,一片指責聲。

    尤其是謝丞相,“依臣之見,刺客之事設計的巧妙精細,跟六王爺脫不了不關系。莫不是出了妖妾的意外,六王爺早就置身事外,等著陛下您遇刺。即便為了救那妖妾,六王爺冷眼旁觀,也是就差當著眾人面,親手弒父了!”

    聲聲責問,字字珠璣,可比 碌幕實劾欣骱Χ嗔恕br />
    “呵呵,”衛宴坦然自若,不為所動,從懷里拿出一堆文件,扔向了皇帝,“這是那還在養豬的大皇子刺殺您的證據,自己看看吧。”

    衛宴對著皇帝佬戳心補充,“您也真是沒用,都把人送去養豬了,卻還是沒能剝奪了他的爪牙,讓他再三出來蹦,遇刺也是活該!”

    皇帝佬,“你!”

    衛宴,“放心,我要真想謀殺你,不會失敗的。那天救你的人,輕松就能得手。”

    又氣又覺得有點道理,皇帝只能先是拿起折子看了起來。

    謝丞相忙道,“陛下切莫听信六王爺狡辯,六王爺這是為了轉移您的注意力,好隱瞞其主謀的真相。”

    衛宴,“哦,折子里指使這一切的正是謝丞相呢。”

    謝丞相急得跳腳,“豎子小人,話可不能亂說。”

    此時,皇帝佬已經看完了折子,那折上詳細的羅列了刺殺事件謀劃的開始,經過,結尾,參與人物,證據,以及大皇子的詳細陰謀。

    皇帝佬看得怒火中燒,這里面,居然很多臣子都參與其中了,“謝丞相,你怎麼說!?”

    這些人,巴不得他早死呢!

    謝丞相自是不承認,老奸巨猾大半輩子,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一本小折子,還不至于讓其亂了陣腳。

    “陛下,一本折子不能說明什麼,這很可能是六王爺杜撰的,用來陷害忠良!”

    皇帝佬,“可是,老六的折子寫的很詳細,都是有證據的!”

    以老六的風格,這些證據,皇帝佬相信都是可以搜查的到!

    謝丞相跪道,“證據是可以造假的,陛下切莫听信小人之言,我等一心忠于陛下,陛下如此懷疑,實在讓人寒心。”

    其他臣子紛紛附和,指責衛宴不安好心。

    “呵呵。”衛宴,“听說,那大牢里還有那活著刺客。”

    謝丞相鎮定回復,“那些刺客都是死士,刺殺失敗後就自**m了。好不容易活捉的,也是硬氣的很,各種上刑也是死死不松口。六王爺訓練的人,可真是不同凡響呢。”

    捉拿的刺客,不了了之的太多了,當不得什麼。

    衛宴沒有反駁謝丞相的含沙射影,戲虐一笑,“正好,我最近得了個好玩的玩意。”

    “測、謊、機。”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