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旅行

☆、旅行

    測謊機, 顧名思義就是可以測試謊言, 判別說話真實性的機器。【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什麼鬼, 听都沒有听過呢?這絕對是超出了這些古板土著們的三觀了。

    不過,當獲得皇帝批準,衛宴命人將測謊儀送進宮時, 又不得不佩服這些古人的接受能力, 可能是出于對神明的敬畏, 他們在震驚過後, 很快就能接受這東西的存在, 並且滿滿的好奇心,所有人期待的等待著。

    當然,是半信半疑的看熱鬧, 真實度還有待考察的。

    即便如此, 看著衛宴神色平靜,胸有成足,也讓謝丞相等人心里沒譜, 只能暗暗給自己鼓氣,這一定是什麼雕蟲小技用來哄騙人的,一下子就能識別出來真偽。

    世上, 又哪可能有真的測謊儀呢。

    測謊儀很小很簡單,就是一個類似頭箍的東西,而它,是真的測謊儀,是衛宴的順手之作。

    這是在末世後人類發明的一個非常雞肋的小玩意, 根據人的腦電波來判斷說話真假,而且是有很多漏洞,在後世很容易被各種高科技干擾,但用來忽悠古人,卻是夠了。

    其實,測謊儀可以做成手表大小就行了,這頭箍形狀完全就是為了用來唬人的。

    為了證明測謊儀的真實性,衛宴讓每個人嘗試戴著頭箍,說一些真假話,如果真話,頭箍保持沉默,如果假話,則會發出警報聲音。

    這下子,所有人包括皇帝親身(shen)體驗過後,眼珠子瞪得銅鈴大,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想不信這神跡,都說不出反駁的語言來。

    這時再有人來上一句,“這是天賜神物!”

    得,底下一片沉寂,屁話都沒有了。

    好了,娛樂時間結束,接下來就是正事了。每個人戴上頭箍,說上那麼句,“臣沒有參與此次刺殺任務。”

    頭箍有沒有鳴聲,就能判別真假了。

    再按照衛宴的引導,按著那折子上的內容,說上些,是不是大皇子一派,何時何地做了什麼事,簡直就是如同那折子的記錄信息一摸一樣。讓人服氣的不要不要的。

    在衛宴的高壓之下,一圈拷問下來,一大群人已經嚇得屁股尿流,就算不是跟此事有牽連的,也是滿頭大汗,就怕被問出點什麼了。廉政清潔的寥寥無幾。

    而謝丞相,早就已經如一灘爛泥癱倒在地,絕望的一動不動。

    因為他是被衛宴問的最多,翻出來的陰私舊事讓人跌破眼鏡。殺了多少人,貪了多少錢財,幫大皇子做了多少缺德事,這次刺殺是怎麼謀劃的,連私房錢都沒有漏掉,全說了出來。

    謝丞相大勢已去,連求饒的聲音都沒敢再開口。

    大衛朝堂堂丞相,身在高位,就在今日,搞笑的被擼了帽子,還不敢有一點反駁。

    好在,衛宴只是就事論事,大多人沒有過多追究。

    拷問完畢,這測謊儀也被他收了起來,皇帝爺想要都沒給,“好好勤政才是真理,不要想著靠這些歪門邪道,要是繼續不務正業,下次還會有人刺殺您。”

    皇帝佬,==。害怕,他也不敢多說。

    今日過後,整個大衛朝權力的中心就這麼大洗牌了。謝丞相等一眾大皇子余孽全部流放,大皇子繼續養豬,加大養豬任務。

    至于六王爺?怎麼還沒問責“救小妾不救皇帝”的事?整個朝廷都動蕩了,誰還管六王爺哦!

    也沒有人敢管啊,那個手持測謊儀的變態閻王,還是讓他沉迷女色,繼續跟他的小妾相親相愛,大家一團和諧方是正理。

    而作為最大的反派大皇子很想哭泣,他是誰,他在哪?為什麼連個龍套**m臉的機會都沒有,都還沒有上場,就又被炮灰了!

    而至于謝丞相,到流放那日,謝婉也沒有再見到一面。呂氏沒能幸免,跟著謝丞相一起去流放了,而謝香玲倒是因為已經出嫁,皇帝仁慈,沒有再追究。

    就連才中了狀元的徐衡,因為還沒來得及跟謝丞相狼狽為奸,也逃過了一難。

    那日,謝婉正好路徑長安最繁華的街道,正見前方熱鬧,有人在沖突撕扯,謝婉湊上去一看,卻是她那三姐謝香玲在揪著徐衡鬧騰。

    原來,徐衡接二連三往家里抬小妾不說,還跟那勾欄院的女子有了孩子,要抬到家里與謝香玲平起平坐。

    謝香玲被欺壓多日,終于氣不過,又在街上踫到了那大著肚子的小妾,就鬧了開來

    沒了丞相府的撐腰,謝香玲衣著落魄,神色枯槁。徐衡本就是清貧出身,吃用都是謝香玲的嫁妝,如今,嫁妝都要見底,後院女人成堆,亂成一團,謝香玲的日子自然是不好過的。

    就見那謝香玲已經精神奔潰,臉面也顧不上了,當街揪著那勾欄女子當街鬧事。

    趕來的徐衡見這本就上不得台面的反賊之女當街撒潑,讓他顏面掃地,毫不客氣地就是揮手重重一個巴掌。

    謝香玲捂著臉,頭發散亂,震驚久久,瞪著徐衡,“你敢打我!徐衡你敢打我!當初我為了你這個白身,連那王妃的位置都沒有要!”

    徐衡道貌岸然,自是不削,“哼,一個罪臣之女。”

    久久,謝香玲回過神,撲上去就和徐衡當街撕扯起來,結局自是不會太好。

    謝婉看了會熱鬧,緩緩退了出去。

    誰能想到,當初對她極盡欺凌的丞相嫡女,如今會是這個下場。往事如煙,謝婉其實很感激她的三姐,謝謝她,把最好的王爺讓給她。

    如果她感知的沒有錯,六王爺在喜歡上她之前,對她的一切好,只是因為,她正好是王爺的女人。王爺跟這里所有的男子都不一樣,他骨子里就是只認準一個女人。

    而如果不是三姐的這出好戲,如今,她們的下場應該是互換的吧。

    謝婉自認不是出彩的女子,她如今擁有的一切,大概,只是因為她運氣好吧,正好撿到了這世上唯一的珍寶男人。

    謝婉甚至要美滋滋的感嘆,她上一世說不定是救苦救難的仙女,才能在這一世有這樣的運道呢。

    街道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來往人群中的女子多了起來,且有好些都如謝婉一樣都沒有蒙著紗巾。就是不少人看謝婉的眼神,都是灼熱的很。

    而謝婉坦然自若的在人群中穿梭,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大衛朝堂大洗牌,最苦的莫過于皇帝了,整個朝廷大洗牌,雖然將奸妄之臣一網打盡,可是一下子缺了那麼多能人臣子,一堆的爛攤子要處理,整個朝政亂成一團。

    皇帝佬又是個能力一般的,都是忙得焦頭爛額暴風哭泣,皇帝佬什麼最多,自然是兒子最多。

    俗話說的好,團結就是力量,人多力量大。一只筷子易折斷,十只筷子......皇帝佬試圖向他的兒子們求助,大家互幫互助,讓大衛朝重整旗鼓。

    然後,衛宴自然是第一個拒絕的,而其他從來沒有出場過的二三四五七□□兒子......

    開什麼玩笑!大衛朝歷來重長重嫡,皇子又多的不稀奇,大皇子強勢,太子爺“能力出眾”,他們早就放下野心,立地成佛,只想當一條領著固定俸祿,面子上好看的咸魚。

    就算曾經有那麼一點小心思的,如今,也是拋擲腦後,咸魚趟了!

    開玩笑,那大皇子可是還在養豬呢!一個人每天伺候幾十頭豬的吃喝拉撒,割草拉屎拉尿,養出毛病了還要懲罰餓肚子,養著一群豬卻吃不到豬肉,那是皇子干的事情嘛!

    好好的當個一無是處的咸魚皇子不開心嘛!

    那老六的測謊儀哪天心血來潮來上那麼一輪,“今天,皇子你想反了嗎?今天妄想了嗎?”

    呵呵,他們絕對要心境合一,超然佛系,用平和的心態,讓測謊儀安靜如雞!

    那麼,就只剩下太子了。

    皇帝佬誠摯的握著胖太子的肥胖爪子,“太子,那麼多兒子中你是最有出息的,水庫修建,良種研發,還會跑商賺銀子,以後,這個天下就是傳承給你的!咱們父子兩互幫互助,好好干!”

    正在忙著策劃明天如何賺更多銀子的太子扯了下僵硬的臉龐,覺得父皇說的還是有那麼一點道理的,天下興亡,他作為未來的接班人,自然要挑起重擔!

    再想想自己小小年紀,經商天賦這麼出眾,不愧是天選之子。

    太子扯臉一笑,雖然總覺得哪里不對,還是拍胸脯保證,“父皇有事盡管說,兒臣自當盡力!”

    皇帝佬感動,“好孩子!”

    太子想了想,還是好心提醒皇帝,“父皇,您要是遇到難題,也可以請六哥幫忙,六哥還是懂不少東西的。”

    皇帝佬氣哼哼,“那個不孝子!今兒個上午,才跟朕請辭了!”

    沒錯,他皇帝老子找兒子分擔朝政,心胸寬闊不計前嫌,打算重新任命兒子幫忙處理朝政。結果,這廝直接拒絕,說是沒空,他要帶著他的女人出去“自駕游”了!

    自駕游是什麼鬼名詞暫且不說,意思就是他要出去游山玩水了!

    啊啊啊啊!什麼世道,他一國之君這輩子還沒有去過幾個地方,自己的國土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都不清楚呢!

    為什麼越來越覺得自己當這個皇帝當得一無是處!?

    此時,夜**m深重,月亮還在枝頭,天邊魚肚漸白。

    六王府院內一輛肚子內塞滿了行裝的方形小車,被僕人用板車拖出了王府院子,放置在了磚頭路上。

    正是前段時間,衛宴滿心歡喜,讓人拖到香園門口的那輛“汽車”。由于前段時間鬧矛盾,謝婉一直不清楚這大箱子是有何用處的,帶到王爺通知她,將店鋪的管理工作處理下,收拾行囊,他要帶她出去“自駕游”,一路向南,走遍衛朝山河。

    走遍?謝婉希望自己是听錯了,並且有點崩潰。

    誰人敢隨便夸海口說走遍整個衛朝?天下之大,就是那最近的浙省都要歷時一個多月才能到達呢!這要是走遍整個衛朝,恐怕得用畢生精力?

    謝婉此生,走的最遠的地,大概就是長安城外的那座廟了!她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出行在外,風餐**m宿,顛沛流離,據說,有不少女子因為吃不了路上的苦頭,就此沒了呢。

    還未出行,謝婉已經腿軟了。

    等紅黃藍紫珠幾天忙碌,各自收拾了不少行囊,整裝待發。然後,王爺冷漠的告知,“誰說帶你們了?只帶婉婉一個人?”

    嗯??不帶她們?

    不帶她們,誰照顧婉娘子的飲食起居?

    尤其是紫珠,耿直的反駁了,“王爺您說錯了吧,怎麼可能不帶我?”

    不帶她,王爺不在時,誰來貼身保護婉娘子?

    衛宴同樣耿直答復,“因為車子太小,坐不下。”

    誰叫這個時代汽車太罕見,他為了盡量“低調”,只能做一個如**ART之類的小型汽車。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