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大唐︰神級熊孩子 第七百零七章︰少女輕墨!

第七百零七章︰少女輕墨!

    630shu ,最快更新大唐︰神級熊孩子最新章節!

    好恐怖的地方,好恐怖的劍氣。

    “大家快後退,這些竹葉不是普通的竹葉,而是凝氣竹葉!”王老吉忽然大喊了起來,喝道︰“很有可能是我們打擾到了那位碧竹居士,他生氣了,所以在用凝氣劍法,覆蓋在竹葉之上,驅趕我們!”

    “什麼?居然可以將劍氣覆蓋在竹葉上面?傷人于無形,這還是人的力量嗎?”

    程飛藍和程飛雪二人目瞪口呆了起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提心吊膽,不敢喘息。

    否則,若是住屋里面的那位生氣了,他一招竹葉凝氣飛舞,在場這里的人,估計沒幾個能跑掉的了。

    而遠在前方的李承風,也注意到了竹葉凝氣飄落,劃過自己皮膚的時刻,甚至能夠感覺到一絲輕微的刺痛。

    “好強的實力,好厲害的劍氣,居然可以外放劍氣,覆蓋在竹葉之上?看來那個老家伙,定然是劍道大宗師無疑了!說不定,還有可能已經步入至臻境界了呢,看來,這次我算是遇到對手了,可一定要小心行使啊!”

    李承風緊緊皺眉,繼續慢慢向前走去。

    這個世界上,能讓李承風感受到威脅的高手,並不多。

    若真實那個碧竹居士的話,那麼憑借他的實力,還真是有可能發出一劍108道劍氣,從而廢了李君羨的武功了。

    像這樣的高手,估計早已經不把朝廷的勢力放在眼中了吧?

    因為憑借他的力量,只要是他想跑,基本上皇宮之內,是無人能夠抓住他的。

    而且,那老頭子是一個人居住,沒有家人,無牽無掛,所以他才會我行我素,不畏強權,根本不在乎李君羨是不是朝廷的人吧?

    不過,到底是不是他傷害的李君羨,李承風還要親自詢問之後才能知曉。

    越往前走,飄落的竹葉越是鋒利。

    就連吳斐身上的黑色外衣,都已經出現了被竹葉割開的裂痕了。

    但那些竹葉,一旦快要踫到李承風的時刻,就會自動散落,根本無法觸踫到李承風的身體。

    因為李承風本身也是至臻劍道宗師,當他外放自己的劍氣的時刻,便可以中和竹葉上覆蓋的劍氣。

    雖然那些竹葉無法傷到李承風,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住屋里面,確實住著一個不可多的的大宗師劍道高手啊。

    而且,這還是李承風自穿越大唐以來,第一次踫見真正的大宗師劍道高手呢。

    “兩位江湖道友,還請留步,莫要靠近老夫的住屋了!你們若來拜訪,老夫自然歡迎,交給朋友,但你們若是有備而來,那抱歉了,老夫定然不會手下留情的!”

    突然,那竹屋之內,傳來一陣空靈的老者聲音。

    吳斐頓時被嚇的停下了腳步。

    李承風也是停下腳步,淡淡的開口,道︰“老先生,我來此地,並無惡意,只想詢問你一番,昨日,你是否于大唐皇族的禁衛軍統領大戰一場,並且廢了他的全身武功呢?”

    “哼,刁蠻小兒,也想質問老夫?是老夫做的又如何?不是老夫做的,又如何?”

    那住屋之內,老頭的聲音變得愈發的凌厲了起來。

    他根本沒有把李承風放在眼里。

    不錯,老頭子碧竹居士,確實感覺到了門外,有著好幾股強大的氣息。

    甚至還有一股氣息,居然讓碧竹居士感受到了微微的恐懼?

    所以碧竹居士沒有用竹葉殺人,只是開口警告而已!

    但是他坐在住屋內,也看不見,那氣息到底是從誰身上發出來的?

    所以,他還以為李承風只是一個小屁孩而已,而他身旁的那個人,才是一個真正給自己威脅的高手呢!

    所以當李承風質問他的時刻,碧竹居士頓時就反駁了過去。

    李承風也是笑了。

    他不屑的哼哧了兩聲,笑道︰“哈哈,碧竹居士,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氣啊?是你做的又如何?不是你做的又如何?”

    “好,那我今天就告訴你,如果是你做的,你今天就得死在這,如果不是你做的,嗯…就憑你這番對我說話的語氣,我也不會讓你好受的!”

    “哈哈哈,無知小兒,當真是無知小兒啊,別以為你身邊有著一些高手存在,老夫就會怕你了!”碧竹居士繼續說道。

    李承風笑道︰“可敢出門一見?”

    “我想,沒有這個必要了!你們,還是快走,莫要打擾了我寧靜的生活!”

    “切,這個老頭子,性格倒是倔強的很啊!”

    “輕墨,送客!”碧竹居士再次開口。

    “是,師傅!”一個清麗的聲音,頓時從住屋之內傳來。

    隨之,一個約莫12歲左右的妙齡少女,手握一把長劍,打開竹門,走到竹院子邊上,打開籬笆大門,皺著眉頭看向李承風,呵斥道︰“快走啦,小家伙!還有你們,都快點離開這里吧,我師傅他老人家不想見你們,若是你們還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那名為輕墨的妙齡少女,便拔出了手中的長劍,對準了李承風和吳斐。

    吳斐側頭看向李承風,道︰“八皇子,我感覺到了,那碧竹居士已經對我們起了殺意了,所以我們是走,還是留下呢?”

    “哼,要走,也要把問題問清楚再走啊?那老頭子蠻不講理,教導出來的徒弟也是囂張跋扈啊?切……”

    李承風不屑的看向少女輕墨。

    輕墨頓時小嘴一撅,喝道︰“你說誰蠻不講理呢?明明是你們來這里打擾我師傅的生活?卻還說我們不講道理了?誰才是壞蛋啊?”

    李承風樂呵了,隨之笑道︰“這里是你們的地盤嗎?你們花錢買下來的嗎?”

    “這,好像,沒有吧!”輕墨喃喃自語著。

    李承風笑道︰“這就對了,這里既然不是你們的地盤,那你們為什麼不讓我們過去呢?所以,你師傅那老賊,豈不是佔山為王?就是一個賊寇了?”

    “啊?混蛋,我不許你這麼說我師傅!”

    “叮,來自輕墨的難受,淘氣值+200!”

    輕墨皺眉看向李承風,心想,這小娃子年齡不大,嘴皮子倒是耍的很溜啊?兩下就把自己帶到陰溝里面去了?

    差點翻船?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