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1章 第 61 章

第61章 第 61 章

    本來不過一次小小的感冒而已, 林蕭然也沒想到連續兩天高(強qiang)度的用腦之後,情況會變的這麼嚴重。【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考完試無力的趴在了桌子上,之後好像(強qiang)撐著的那股力氣全散了, 加上藥物的作用,竟迷迷糊糊的(睡Shui)著了。

    中間隱約好像听到了顧揚的聲音, 眼楮卻睜不開,最後連聲音都听不見了。

    顧揚叫了好幾聲都叫不醒他,又見他臉頰都被燒的發紅, 緊張的不行, 抱著人就飛奔去了校醫室。

    听校醫說是(睡Shui)著了,他才放心了下來,叫了家里的司機開車來學校,把兩個人接回家。

    回來之後他就寸步不離的在床邊守著,連晚飯都沒吃。

    可林蕭然這一覺(睡Shui)的時間足夠長, 一直到凌晨才醒。

    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 眼楮幽幽睜開便撞上了一雙琥珀(色)的眸子,緊接著一只手落在了他的額頭上, 顧揚的聲音里透著藏不住心疼, “醒了?感覺怎麼樣?”

    音落他又用手掌心(摸Mo)了(摸Mo)自己額頭, 對比之後發現林蕭然還是有點燒,眉頭不由蹙了起來。

    剛(睡Shui)醒的林蕭然有些迷糊,看著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直到感覺(身shen)體有點酸疼, 才想起來自己在發燒, 記憶停在了考試結束的時候。

    顧揚, 在教室看到他的時候肯定很擔心吧?

    蔥白的手從被子里伸出來, 輕輕抓住顧揚的手, 他輕輕彎了彎嘴角,小聲說︰“好多了。”

    聲音卻因為燒了太久,有點沙啞。

    這下鬧的顧揚更心疼了,端著旁邊的溫水送到他嘴邊︰“喝點水潤潤嗓子。”

    林蕭然確實覺得嗓子(干gan)澀,就著他的手喝了起來。

    “這麼嚴重為什麼還(強qiang)撐著?早就應該請假。”顧揚是知道林蕭然不舒服的,可林蕭然一直跟他說沒(關guan)系,中午吃飯的時候還說已經好多了。

    顧揚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嚴重。

    一想到林蕭然拖著這樣的(身shen)體堅持了兩天,他實在是心疼的不行。

    薄薄的(紅hong)唇松開水杯,林蕭然抬頭看著他,“我可不想輸給你。”

    顧揚愣了一愣,嘆息道︰“打賭而已,可以換到下次。”

    林蕭然透亮的眼楮盯著他眨了眨,“那這次不算?”

    額∼

    顧揚尷尬的蹭了蹭鼻子,很想大方的說不算,可是這次機會多難得啊?有點舍不得說不算。

    “哼!”看出了他的心思,林蕭然白了他一眼,“餓了。”

    顧揚失笑,捏了捏他的臉頰,“阿姨炖了小米粥,在鍋里面溫著,我去拿上來。”

    林蕭然確實也不想動,乖乖坐在(床chuang)上等。

    不一會兒顧揚端著小米粥和幾個清淡的小菜上來。

    林蕭然這兩天不舒服,吃的都不多,這會兒雖然還有點發燒,可精神已經好很多了,饑餓感也隨之而來。

    雖然小米粥不怎麼合胃口,可吳阿姨做的幾個小菜味道卻極好,就著小菜吃小米粥也不錯。

    顧揚坐在一旁看他吃的香,知道他是真餓了,又想起中午林蕭然跟他一起吃飯的時候,把葷菜都給了他,自己吃了幾口青菜,幾口米飯,明顯就是食欲不振的樣子,可他卻完全沒發現,真信了林蕭然說自己沒事的假話,這會兒暗自懊惱了起來。

    林蕭然卻忽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問他︰“你晚飯吃了嗎?”

    雖然顧揚沒說,但林蕭然覺得他放學時那麼一聲不吭的趴桌上(睡Shui)著了,顧揚肯定嚇到了,回來之後十有**一直守著他。

    顧揚確實沒吃,不過林蕭然不提,他居然也沒想起來,這會兒被這麼一問,才下意識(摸Mo)了(摸Mo)餓癟了的肚子,“好像沒吃。”

    林蕭然︰“……”

    他就知道。

    “下去拿個碗來。”

    吳阿姨做的小米粥有很多,兩個人吃完全夠了。

    “不用,我等你吃完用你的碗。”顧揚笑著說。

    林蕭然也沒說什麼,就吃喝粥的速度加快了,喝完了兩碗之後,把碗筷遞給顧揚。

    顧揚本來還沒什麼感覺,這會兒想起來著實餓了,三下五除二把林蕭然剩下的一大半的粥跟菜都吃完了。

    然後收拾了碗筷送去了樓下,重新回來的時,發現林蕭然去浴室(洗xi)澡了,他自己也趁這個時間回房洗了個澡,換上身棉質的居家服,回到林蕭然房間時,林蕭然已經重新(上shang)床,正端著水杯在吃藥。

    燒還沒有完全退,還需要在吃點退燒藥。

    顧揚在床邊坐下,看著他吃完藥躺下,幫他蓋好被子。

    被被子擋住了半張臉的林蕭然,透亮的眼楮看著他困惑的眨了眨,“你還不(睡Shui)?”

    這會兒已經一點多了。

    顧揚揉了揉他的頭發,笑道︰“你(睡Shui)著了我就走。”

    水紅的嘴唇抿了抿,林蕭然看著顧揚沒有說話。

    總覺得顧揚有點小題大做,他發燒而已,現在吃了藥準備(睡Shui)覺,顧揚坐在旁邊又不可能讓他好的快一點。

    可是林嵐也是這樣,他只要一生病,就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雖然沒什麼用,可他心里還是暖暖的。

    想了想,他往里面挪了挪,空出了一個人的位置,把被子掀開,跟顧揚說︰“那你(睡Shui)這兒吧。”

    顧揚︰“……”

    琥珀(色)的眸子閃過一抹驚訝,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鑽進了被子里,側身沖林蕭然挑了挑眉壞笑︰“膽子不小啊!就不怕我把持不住,做點什麼?”

    林蕭然枕在枕頭上看著他,“我在發燒。”

    言下之意,顧揚能不能有點節(操cao)?

    顧揚笑著捏了捏他的臉頰,在他身邊側身躺下看著他,“我不會做什麼的,(睡Shui)吧。”

    “嗯。”林蕭然吃完退燒藥,(睡Shui)意很快就來了,從鼻腔里發出了輕輕的聲音後,就閉上了眼楮(睡Shui)了。

    顧揚卻一直沒合眼。

    當然,他也不至于真的在林蕭然發燒的時候還能有什麼心猿意馬的心思,他只是擔心林蕭然,中間不斷的去試林蕭然額頭的溫度,漸漸退了下去後,林蕭然的呼吸也變得平穩了很多,他這才松了口氣,(睡Shui)意漸漸來襲也(睡Shui)著了。

    但第二天一早他還是醒的比林蕭然早,可能林蕭然燒了兩天傷了元氣,現在需要好好休息補回來吧,這會兒還安靜(睡Shui)著。

    林蕭然(睡Shui)覺的習慣似乎很好,昨晚(睡Shui)著是什麼姿勢,這會兒還是。

    側身枕在枕頭上,半張臉藏在被子里,(露)出緊閉的雙眼和濃密的睫毛。睫毛像兩把漂亮的小扇子一樣,顧揚每次都會忍不住想踫不踫。

    不過這次忍住了,他怕吵醒林蕭然。只側身躺著,盯著男朋友那張漂亮的臉蛋看了一會兒,便輕手輕腳的下床,準備回自己房間。

    要是讓家里人撞上他昨晚跟林蕭然(睡Shui)在一起就麻煩了,所以要趁著沒被人發現的時候,趕緊逃離作案現場。

    結果,門一開,跟顧修遠撞了個正著。

    一瞬間,空氣仿佛凝固了,父子二人誰也沒有說話,顧修遠的眼楮詫異的從顧揚的身上一掃而過,穿過去落在了里面那張(床chuang)上。

    雖然顧揚下床後,有細心的幫林蕭然蓋好被子,依然能看得出來旁邊是有人(睡Shui)過的痕跡。

    一大清早,他的兒子穿著(睡Shui)衣,(睡Shui)眼惺忪的從一個omega的房間出來,而omega的(床chuang)上明顯有人(睡Shui)過的痕跡。

    這說明什麼?

    一瞬間顧修遠眼前一黑,差點沒站穩,他做夢也沒想到,他一早想過來看看林蕭然的燒退了沒有會撞上這麼離譜的一幕。

    “顧揚你瘋了!”不可置信之後,怒火蹭的一下在顧修遠的體內竄了上來,他怒吼道。

    顧揚也沒想到會這麼倒霉,居然被顧修遠撞上了,正想著要怎麼蒙混過去,被顧修遠這一吼嚇了一跳,連忙回頭去看(床chuang)上的林蕭然。

    發現對方還沒醒,稍稍安心了點,自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順手把門帶上,跟顧修遠說話的語氣很平靜︰“在這說會吵到然然的,去我房間吧。”

    說完他徑直走到自己房間。

    顧修遠這會兒腦子還有點嗡嗡的,听了顧揚的話,他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跟著就進去了。

    等他進去後,顧揚把門關上,轉身面對著顧修遠,平心靜氣的再次開口了,“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昨晚確實(睡Shui)在隔壁,但也只是跟然然(睡Shui)在了同一張(床chuang)上,並沒有做過你以為的那些事情。”

    這番話听下來,顧修遠稍稍松了一口氣,可不等他說話,顧揚又開口了。

    “不過,我跟然然確實在一起了。我喜歡他!本來打算高考結束再跟你們說的,但你今天撞上了,我也就不瞞著了。你放心,我們不會因此耽誤學習的。”

    顧揚會說這番話,主要是因為他知道顧修遠已經撞上了,自己再想編什麼理由蒙混過去,確實不太靠譜,不如直說算了。

    反正他打定注意,就算顧修遠反對也沒用。

    而且他也想不到,在自己保證了不會影響學習成績的情況下,顧修遠還有什麼反對的理由。

    可事實是,顧修遠的反應很奇怪,仿佛沒听懂他的話一樣,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漸漸回過神來,不確定的追問道︰“你說,你跟然然在一起了?”

    顧揚眉心一跳,總覺得這件事情對顧修遠的(刺ci)激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卻還是點了點頭,“是。”

    “畜生!”顧修遠瞬間爆發了,揚手重重的的一耳光打在了顧揚的臉上。

    顧揚的嘴角被打出血,不可置信的看著顧修遠。

    這三年來,父子兩個人(關guan)系一直不太和睦,顧修遠有時候壓抑的久了,會在喝醉了之後在家里跟顧揚發火,可是他從來沒跟顧揚動過手。

    這次,僅僅因為他跟林蕭然談戀愛,顧修遠就生氣成這樣?

    顧揚意外的同時更覺得想不通。

    顧修遠打完之後,自己也愣住了一瞬,看著自己手掌似乎有些懊惱,可轉瞬他怒火再次沖了上來,他怒罵道︰“這個畜生怎麼能(干gan)出這種事情?你難道不知道我跟林嵐是要結婚的,然然跟你會變成家人,你們是兄弟。兄弟怎麼能在一起?”

    顧揚︰“!”

    琥珀(色)的眼楮瞬間瞪大了幾分,顧揚忽然覺得耳根有點疼,不知道是被顧修遠吼的,還是被顧修遠的話刺疼的。

    他頓了頓,才開口道︰“可我們之間根本沒有血緣(關guan)系。我查過婚姻法,只說血親不能在一起。”

    “那又怎樣?我只要跟林嵐結婚了,你跟然然就是擬制血親,是法律上的兄弟,你覺得法律能讓你們在一起?”顧修遠怒吼著。

    轟!

    被父子兩個人吵醒的林蕭然,正想過來幫著顧揚跟顧修遠解釋,忽然听到了這句話,整個人瞬間僵住了。

    什麼意思?

    他跟顧揚,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他們,是法律上的兄弟,即使沒有血緣(關guan)系,也是不能在一起的?

    房間里的顧揚也僵住了。

    因為林嵐跟顧修遠特殊(關guan)系,他在察覺自己喜歡林蕭然的時候,就查過婚姻法,確定婚姻法只規定了血親不能結婚,他才毫無顧忌的去追林蕭然的。

    可他萬萬沒想到,法律上的血親,除了真正的血親還有擬制血親一說。

    所以說,只要顧修遠跟林嵐結婚,就算他跟林蕭然沒有血緣(關guan)系,也是絕對不能在一起的?

    顧揚的腦子從來沒有這麼亂過,一瞬間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做什麼,甚至忘了自己該有什麼反應。

    顧修遠卻知道,他拿出了手機,一邊翻找通訊錄,一邊說︰“顧揚你听著,你跟然然是絕對不能在一起的。我這就打電話給林嵐,讓她也好好跟然然溝通一下,你們……”

    話沒說話,門忽然被打開,林蕭然沖了進來,急切道︰“顧叔叔,我跟顧揚分手,這件事請一定不要告訴我媽!”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