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3章 第 63 章

第63章 第 63 章

    林嵐的家鄉在大山里面, 早年交通閉塞,經濟落後,日子過的艱難。

    如今路通了, 倒成了另一番光景。

    兩年前有投資商看上了這里,覺得能開發旅游業,買下了鎮子上幾處自然風景不錯的地方開始修建,同時也做了些宣傳。

    最近半年景區陸陸續續開放,倒是吸引了不少的游客前來。

    旅游業能發展起來, 給當地的老百姓也帶來了不少的好處。當地不少人都在景區找到了工作, 其他離景區近的, 家里有條件的可以開飯店民宿, 總之只要有人來, 什麼生意都好做。

    林蕭然的大舅大舅媽也趕在這時候,把家里重新翻新裝修,改造成了小資情調頗濃郁的民宿,準備年後就開業。

    他們家地理位置好, 去各個景點都不遠, 民宿本身依水而建,推開窗戶就是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經常能看到當地的姑娘在河邊洗衣服, 抬頭往遠處看,藍天白雲下便是翠綠的山景, 隨手一拍便是美成了一幅畫。

    如今林蕭然就住在這里。

    今年過年,除了林嵐跟林蕭然回來了,在外地的二舅三舅兩大家子也都回來了, 林家的老宅子根本住不下, 所以年輕一輩就提前住進了民宿這邊。

    這樣安排也好, 畢竟年輕人跟上一輩玩不到一起。

    上一輩人過年但凡聚到一起,就開始憶苦思甜,對小時候事情念念不忘。

    這些恰恰都是年輕的小朋友喜歡的。

    這樣分開住,反倒都能玩到一起。

    不過林蕭然好像總是抽離在外,倒也不是因為很久才見一次的親戚覺得陌生,畢竟現在聯系很方便,他跟家里幾個平輩的表兄妹之間早就互相加了微信qq,平時網上也有聯系。

    只是……

    “咳咳……”趴在窗前的桌子上寫了一會兒卷子,他又咳嗽了起來。

    很奇怪,一次輕微的發燒,明明燒已經好了,咳嗽卻頑固的很,吃了幾天藥依然不見好。

    他放下了手中的筆,抬頭看著窗外,良久,視線被收了回來,低垂下眼眸輕輕嘆息了一聲,拿起筆繼續開始刷題。

    此時房門被敲響了,十來歲的小表妹伸頭進來喊他︰“然然哥哥,娟子姐姐跟大哥哥他們要打牌,讓我來喊你一起。”

    林蕭然回頭,搖了搖頭,“我不去了,讓他們玩吧。”

    小表妹有點失望,推門走到桌子旁,看到桌上的試卷,撅著小嘴巴道︰“然然哥哥又在寫作業嗎?你們這麼多作業啊?不能等過完年再寫嗎?我寒假作業都還沒寫完呢。”

    被小表妹天真的模樣逗樂了,林蕭然微微笑了笑,耐心的跟她解釋︰“我高三了,過完年就要開學的。”

    “啊?這麼慘?”小表妹很驚訝。

    林蕭然點頭,“所以,你們玩吧。”

    這下小表妹也很懂事的沒再糾纏,帶上門飛奔下樓,大喊了一聲︰“然然哥哥不玩,讓你們自己玩。”

    林嵐正好從後面過來,坐在桌子旁一邊嗑瓜子,一邊跟幾個佷子佷女兒說話,听了這話嬌好的眉頭不由蹙了蹙,總覺得這兩天兒子好像不太一樣。

    “然然畢竟高三了,馬上要高考,確實要多花點心思在學習上,咱們就別打擾他了。姑姑你來吧,我們玩。”

    林嵐看幾個孩子都盼著也不好拒絕,就頂替了林蕭然坐了上去。

    心里卻一直有些不放心林蕭然。

    其實從年前那天林蕭然忽然從顧家回家開始,她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可一定要說哪兒不對勁,她也說不上來。

    畢竟除了她,也沒人覺得兒子有什麼不對勁的,每天該吃吃,該睡覺睡覺,平時就在房間里寫作業看書。

    家里的長輩看了無不夸他,說他懂事,成績這麼好,還這麼用功。

    往年他們回來過年 ,似乎也是這麼過的。

    所以是不是她多心了?

    林嵐這邊心不在焉的打了一下午的牌,吃了晚飯還是沒忍住去了林蕭然房間,倒也沒多問,就在那里坐了坐,隨便說了點閑話。

    “你還不知道吧,你大舅看著旁邊人家民宿過年生意這麼好眼紅,要提前開業了。今天下午就讓你表哥把信息掛到網上去了,明天就可以入住。”

    “這麼急?”林蕭然靠在床上翻書,听了這話也有些意外。

    “可不是嘛,要我說應該挑一個黃道吉日。可是大舅說沒那麼多講究。現在過年出來玩年輕人多,周邊幾家民宿住滿了都住不下。他這個時候不開業,不但是跟錢過不去,還是跟沒地方住的游客過不去。”

    “可大部分年輕人出門旅游,都是提前定好住宿的,大舅這會兒才把信息掛到網上,估計不會有人上門吧。”林蕭然實事求是道。

    “誰說不是呢?可你大舅不這麼想,他已經開始幻想明天一大早生意就要紅紅火火了。”

    母子兩人閑話了幾句,林嵐終究還是什麼也沒看出來,道了聲晚安起身走了。

    她這邊剛一走,林蕭然就放下書,翻身倒在了床上關門睡覺。

    這幾天他覺得自己有點奇怪,不但咳嗽總是好不了,還特別犯困,好像總睡不醒。

    可今晚,他躺下了很久都沒有睡著,身體忽然開始躁動,冰糖雪梨味的信息素開始從腺體中慢慢流淌出來,逐漸充盈了整個房間。

    發情期。

    他掀開了捂在頭頂的被子,翻身下床,從包里面拿出了顧揚的信息素。

    盒子打開後,他盯著注射器看,清澈的眸子因為發情期染上了霧氣,濃密的睫毛輕輕顫動著。

    指尖一點一點的從注射器上輕撫而過,輕輕按下去了一點點,一股股淡淡的雪松味道瞬間引得的林蕭然輕顫,身體興奮的不行,本能的用大量的信息素去回應。

    他的氣息開始不穩,連拿著信息素的手都開始顫抖。

    他知道再不注射,自己的身體就要失控,到時候連注射都做不到。

    緩緩低下頭,指尖摸到了腺體上,他拿起注射劑輕輕的扎了進去,緩緩推進,顧揚的信息素一點一點進入他的身體,安撫著躁動的身體。

    “嗯……”他忍不住揚起頭,從他喉嚨里發出了舒適的聲音。

    注射器被□□後,他整個人無力的軟在床上,躁動的身體被安撫了,可依然覺得空虛。

    oga被標記之後那段時間里,非常依賴標記自己的alha。

    之前顧揚每次標記之後,會一直抱著他,直到他漸漸恢復過來。

    可現在顧揚不在。

    他聞得到自己身上全是顧揚的信息素,卻感受不到顧揚身上的溫度。

    他翻身把臉深深的埋在枕頭上,腦子里全是顧揚的臉。

    這幾天一直被他強行去忘掉想念,這一刻更加凶猛的反噬了回來。

    他騙不了自己,他想顧揚!

    忽然他猛的坐了起來,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機,翻出了顧揚的號碼,按下了撥號鍵,可瞬間他打了個激靈,在沒有打通前掛斷了。

    他盯著手機中通話失敗的號碼,良久,把手機放了回去,重新關燈躺下,側身看著窗外,輕輕喊了一聲︰“顧揚。”

    此時的顧揚正在發愁明天晚上住哪兒。

    他出來的匆忙,什麼準備都沒有,想著走到哪兒算哪兒,到了再找地方住。

    哪知道過年出來玩的人這麼多,酒店民宿基本都住滿了。

    前兩天他運氣好,總算是讓他找到了住處。

    可明天好像在真找不到了。

    讓不斷的翻著手機,當地幾乎所有的酒店都找了一遍,全都客滿。

    難道明晚真要露宿街頭了?

    就在他思量著要不要明天一早離開這里的時候,終于讓他找到了一家,看起來是剛開業的。

    他也不挑了,當下就下了單。

    退回原始界面時,他頓了頓,盯著屏幕上的黑發男孩子看了好一會兒,輕輕低喃了一聲︰“林蕭然,你現在在做什麼?”

    隨後用力甩了甩頭,逼著自己不要再想下去,把手機丟了,鑽進浴室洗澡去了。

    次日。

    林蕭然早起洗漱完,正準備下樓去吃早餐,小表妹又來了,推門探頭進來,滿眼都是興奮的笑容︰“然然哥哥,然然哥哥,有客人來住咱們家的店了,還是個大帥哥,特別帥,真的。然然哥哥你快跟我下樓去看看。”

    林蕭然對大帥哥倒是沒什麼興趣,不過他還真是沒想到這大過年的真有人臨時出門的。

    被小表妹一路拉到了樓梯口,他就听到大表妹正捏著嗓子憋出最甜美動人的聲音說話︰“對,我們家確實剛營業,你是第一位客人,我可以給你打八折,再附贈一張會員卡,以後過來住都打八折。對了,還有,因為你是第一個入住的,我們再免費送你一份早餐卷,本來我們試營業階段是不送的。但你是第一位客人,我們就破例一次。”

    熱情的,出乎意料。

    這下林蕭然真信了來的是個帥哥了,不要他那個娟子表妹不能這樣。

    這般想著,大帥哥說話了,“謝了。”

    懶散的聲音中透著三分笑意。

    瞬間,林蕭然的瞳孔放大,濃密的睫毛劇烈的顫抖著。

    錯覺吧?他怎麼听到了顧揚的聲音?

    這不可能。

    而此時他已經被小表妹拉著走到樓梯口,樓下的大帥哥辦好的入住手續,大表妹熱情的招呼他上樓。

    他背著包回頭,目光與二樓樓梯口的林蕭然撞了個滿懷。

    瞬間,世界都安靜了。

    隔著一截短短樓梯,兩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顧揚一時間分辨不出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為什麼他最想念的那個人忽然就出現在眼前了?

    難道是太想念了,出現幻覺了?

    不對!

    顧揚的鼻子不自覺的嗅了嗅,他的信息素味,是從林蕭然身上傳出來的,如果是他的幻覺,不至于連信息素都幻想出來了。

    所以,真的是林蕭然!

    琥珀色的眼底立刻涌現了壓抑不住的驚喜,“然然!”他快步跑上去,來到林蕭然的面前。

    林蕭然抬頭看著他,黑亮的眼楮撲閃撲閃的眨著,水紅的嘴唇抿了抿,依然有些不確定,“顧揚?”

    “揚揚?”

    正好此時過來喊幾個孩子去吃飯的林嵐看到了顧揚,驚訝的不行,“揚揚你怎麼會來這里?”

    顧揚連忙又走下了樓梯,跟林嵐打招呼︰“林阿姨,我出來玩呢,沒想到遇到你們了,也太巧了。”

    是啊,怎麼會這麼巧?

    他出門前都不知道自己會去什麼地方,也完全不知道林蕭然會去什麼地方,結果他們居然就這樣遇到了。

    可這樣的緣分他們要來有什麼用呢?

    顧揚在一瞬間的驚喜之後,忽然一股悲傷涌上了心頭。

    只是臉上什麼也看不出來也就是了。

    二樓的林蕭然此時才終于回過神來,知道樓下那個顧揚是真的。

    他知道自己跟顧揚已經分手了,現在不適合多接觸,顧揚想必也是這麼想的,所以這幾天他們徹底斷了聯系。

    可林蕭然騙不了自己,看到顧揚的一瞬間,他是喜悅的。

    但一想到顧揚大過年,一個人跑出來究竟是為什麼,又覺得心里更難受了。

    “揚揚你這孩子真是的,大過年的一個人在外面像什麼話?听阿姨的,就在住下了,初七跟我們一起回去。”林嵐可不管顧揚有什麼說辭,她還是有些傳統守舊的思想的,一想到大過年的顧揚一個孩子一個人在外面,她想想就覺得冷清的很,立刻做主要顧揚住下了。

    可顧揚覺得不合適,畢竟跟林蕭然住在一個屋檐下,他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失控讓林嵐看出點什麼。

    但不等他說話,林嵐忽然靠過來湊在他耳邊小聲道︰“揚揚,其實你來的正是時候。我這兩天有些擔心然然。”

    “然然怎麼了?”林嵐說的顧揚心里一沉,連忙追問。

    林嵐搖頭︰“我也不知道,就覺得他有心事,而且似乎很不開心。可我問他,他什麼也不說。揚揚,他跟你玩的好,你好好幫我開導開導他,好不好?”

    顧揚︰“……”

    回頭看向了林蕭然,對方已經從樓上下來了,靠在樓梯扶手上,低著頭,又黑又軟的劉海當初了他的眉眼,只能看到他漂亮的下頜線和尖尖的下巴。

    總覺得,瘦了。

    是因為,跟他分手,心里難受嗎?

    顧揚一陣心酸,林嵐已經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拉住林蕭然,“好了,就這麼定下了,揚揚你這麼早過來,還沒吃早餐吧。一起先去吃早餐。”

    說著拉著兩個人就往後面的院子走去。

    顧揚忍不住從林嵐的身後看了林蕭然一眼,林蕭然正好也看著他。

    前陣子兩人在一起的時候,經常視線相撞就纏綿的分都分不開,似乎看到對方心里就甜蜜的不行。

    可此時,只有說不出無奈和壓抑。

    “嗯?”林嵐忽然發現了什麼,轉頭湊到林蕭然的身上聞了聞,“然然,你昨晚發情期?”

    身後兩個人的視線立刻錯開,林蕭然點了點頭,“嗯。”

    “哎∼”林嵐又在他身上聞了聞,“這是我幫你選的那個信息素嗎?我記得我選的是一個青檸的,你身上這個……是……雪松味?”

    林嵐不知道顧揚的信息素是什麼味道的,只是好奇為什麼林蕭然身上的信息素不是她之前選的味道。

    林蕭然︰“……”

    有些懊惱自己忘了用阻隔劑,這下真不知道要怎麼跟林嵐解釋了。

    顧揚知道他在發情期用了自己的信息素,心里又甜又酸,倒是不忘幫林蕭然解圍,笑著跟林嵐說道︰“林阿姨鼻子真好,居然能分辨出是什麼味道。我聞著感覺到都一樣。有可能是賣家弄錯了吧。我听然然說,你買了很多回來,說不定弄混了一兩根。”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網址w  新電腦版網址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