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6章 第 66 章

第66章 第 66 章

    看著林蕭然緊張又有點不知所措的模樣, 顧揚只覺得信息素更濃烈了,聲音低啞的不行,“嗯, 我想, 可以嗎?”

    嘴上說的這麼順溜,其實顧揚心里也緊張的不行, 畢竟他自己也是菜鳥。

    林蕭然也沒想到兩個人為什麼吃晚飯的時候還是分手狀態, 連顧揚習慣性給他剝蝦, 兩個人都顧忌的不行,這會兒忽然就抱在床上商量著這種事情。

    可他也不是個出爾反爾的人。

    既然當初他自己答應了賭約, 這會兒輸了也只能認了。

    撇開臉不看顧揚, 濃密的睫毛卻因為緊張劇烈的抖動著, 被親吻的紅腫的嘴唇開開合合, 丟出幾個字︰“隨便你。”

    看著他白皙的臉龐肉眼可見的一片緋紅, 紅潤潤的嘴唇無意識的抿成一條線,垂著眼簾不看自己,顧揚的定力簡直瞬間要去喂狗,就想撲上去把整個人都給吃了,里里外外。

    可他最終只是抱著人, 臉埋在林蕭然頸窩里蹭了又蹭, 無奈又惋惜道︰“早知道這一趟出門還能遇到這種好事, 我就應該做足的準備再來。”

    嗯?

    林蕭然困惑的眨了眨眼,“準備什麼?”

    顧揚抬頭沖他壞笑, “要換個方式標記然然,要準備的可多了, 比如……”他壓低聲音, 湊到林蕭然耳邊, “第一次用什麼姿勢不會弄疼你啊。”

    林蕭然臉一熱,抬腳就想把顧揚踹下去,可忽然又改主意了。

    顧揚也跟他一樣不知所措不是嗎?

    這般想著就沒那麼緊張了,他一臉認真的看著顧揚問︰“那你打算怎麼準備?”

    “嗯……”顧揚笑著有點小尷尬,“看教學視頻?回去一起看?”

    林蕭然搖頭,“不要。”

    顧揚摟著人又蹭了蹭,半真半假的撒嬌道︰“一起學習一下吧,畢竟這可是關系到咱們一輩子幸福的事情。”

    林蕭然不知道他是怎麼把一起看a片聯系到一輩子幸福上去的,白了他一眼,道︰“一輩子太遠了,你還是先去解決了一下你眼前的幸福吧。”說著推開顧揚,自己裹著被子往里面滾了一圈,跟顧揚拉開了距離。

    沒有林蕭然做遮擋,顧揚某個撐起的部位再也擋不住了。

    他尷尬的蹭了蹭鼻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每次都這麼欲求不滿,只要抱著林蕭然蹭一蹭就會起反應。

    更郁悶的是,他為什麼不提前準備好?明明今晚是能吃到的。

    現在撩的人心猿意馬的家伙安安穩穩的裹在被子里,他去只能去洗澡。

    哼!

    他忍不住身後過去在林蕭然臉頰上捏了一把,小聲威脅道︰“以後我加倍跟你討回來。”

    說完憤憤不平的鑽進了洗手間。

    裹在被子里的林蕭然摸了摸被捏疼的臉頰,低低的笑了起來。

    顧揚今晚是不會回自己房間的了,就算他的房間就在林蕭然隔壁,他也一步都不想挪。

    開什麼玩笑?分手了幾天,這會兒終于失而復,他當然要抱著人才睡的安心。

    林蕭然也沒反對,其實他的心思跟顧揚一樣。

    這會兒他也不想跟顧揚分開。

    顧揚洗完澡出來,上床一把將他撈入懷中,他就在顧揚身上蹭了蹭,蹭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

    之前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似乎還沒那麼多話,特別是前陣子顧揚一心想月考贏林蕭然,時間心思都放在了學習上,兩個人除了討論題目時多說幾句話之外,一天正經八百的話說不到三句,兩個人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

    可這次,他們真正分手的時間也就五天,卻給他們一種仿佛很久很久都沒有見面的錯覺,抱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當然,多半是顧揚在說林蕭然在听。

    听著听著,林蕭然發現顧揚的聲音越來越低,漸漸沒了聲音,只能听到平穩的呼吸。

    他抬頭,顧揚果然已經安安靜靜的睡著了。

    這會兒靠的近,心情也不像剛才那麼激動興奮了,林蕭然才清楚的看到顧揚眼下的烏青。

    這些天,顧揚沒睡好吧?

    每個人面對痛苦的反應都是不一樣的,林蕭然會自動放空大腦,不給自己胡思亂想的時間,空閑下來就會睡覺。

    可顧揚顯然心沒他這麼大,雖然顧揚平時看起來有點吊兒郎當,其實有時候心思很重,只是他不說,別人也看不出來。

    想到這幾天,顧揚一個人孤孤單單在外面漫無目的的到處跑,晚上可能整夜整夜的睡不著,林蕭然只覺得心疼的不行,忍不住湊上去在他眼楮上親了親,無聲的開口道︰“顧揚,我再也不會跟你說分手了,永遠。”

    熟睡的人也不知是不是夢到了開心的事情,忽然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微笑。

    林蕭然愣了愣,伸手摟住他的腰也輕輕笑了起來。

    他曾經因為自己是隱性oga,默認了這輩子都是一個人,而且他大概天生就對愛情這種東西比較遲鈍,以前也從來沒有對誰有產生過喜歡的感覺。

    所以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心里真的會甜甜的。

    帶著這種甜蜜的心情,他也很快就進入了夢想。

    這一覺還睡的特別安穩,醒來時已經第二天上午十點多了。

    而且明明昨晚他睡的時候是枕在顧揚的身上,醒過來卻發現是顧揚從背後抱著他,腦袋埋在他的脖子上,頭發蹭的他的脖子癢。

    他稍稍動了動,身後本來就已經醒了的顧揚懶懶的從鼻腔中發出了聲音,“嗯?醒了?”

    聲音還帶著剛睡醒的沙啞。

    “嗯。”林蕭然拍了拍他摟住自己腰上的手臂,示意他松開。都已經十點了,他們應該起床了。

    顧揚卻不撒手,在他身上又蹭了蹭,小聲問︰“用注射劑注射信息素的時候,疼嗎?”

    他醒的比林蕭然早,正在眼楮就看到oga脖子後面印著楓葉胎記的腺體近在眼前,他差點沒忍住撲上去咬一口,卻忽然看到楓葉的中間有一個深紅色的針眼。

    愣了愣他想起那針眼是怎麼來的。

    林蕭然抬手摸了摸腺體,實誠的點了點頭,“有點,比你咬的疼。”

    果然,那注射劑的針頭那麼長,扎進去怎麼會不疼了。

    顧揚心疼的湊上去親了親,輕聲卻鄭重道︰“以後再不用那破東西了!”

    oga的腺體很敏感,林蕭然被他親的顫了顫,連忙往旁邊挪了挪,回頭看他,“明明是你的。”

    “我的也不用了。我在,用拿東西做什麼?”顧揚一本正經道。

    看的林蕭然忍不住想笑,總覺得這樣的顧揚幼稚的很。

    不過,他也不想用,就算是顧揚的信息素,也代替不了顧揚,他還是更喜歡被顧揚直接標記。

    兩人又墨跡了一會兒,眼看著就要到吃午飯的時候,才終于洗漱好出門,正好在門口撞上了來喊他們吃飯的小表妹。

    小姑娘大眼楮滴溜溜的在兩個人身上轉悠,湊到顧揚身邊,小聲問︰“顧揚哥哥,你追到然然哥哥了?”

    顧揚失笑,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點頭,“嗯,追到了。”

    小姑娘驚恐的眼楮瞪圓了,“這麼快的嗎?昨天晚上我跟姑姑說你喜歡然然哥哥,姑姑還讓我不要跟別人說,說是怕你追不到然然哥哥,說了你會沒面子。結果一夜過去你就追到了。果然……”

    小姑娘一臉認真的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動用聰明的大腦,然後抬頭看著林蕭然,“然然哥哥,你其實也是喜歡顧揚哥哥的對不對?所以顧揚哥哥一跟你表白,你就答應了。”

    林蕭然一直都喜歡這個小表妹的,古靈精怪的。

    而且此時兩個人的心情跟昨天又不一樣了,昨天小姑娘一語道破顧揚喜歡他,兩個人心里知道,又無法面對,只覺得難受。

    此時卻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林蕭然也不藏著掖著,沖她點頭,“對,喜歡。”

    小姑娘開心的跳起來拍手,“太棒了太棒了,我要去告訴姑姑,姑姑一定很開心。”

    說完,轉身就往樓下跑。

    林蕭然跟顧揚對視了一眼,也沒阻止,反正林嵐早就知道了。

    不過他們真的沒想到,兩個人之間這個原本以為解不開的死結,居然是小表妹解開的。

    要不是小表妹認定顧揚喜歡林蕭然,又去告訴了林嵐,想必林嵐昨晚也不會主動去找顧揚把事情說開。

    那這會兒兩個人只怕還跟昨天一樣,一個個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內里要死不活的。

    這般想著,他們到是應該好好感謝一下小姑娘。

    卻沒想到,兩個人剛走到後面的院子里,就听到小姑娘興奮的大喊一聲,“姑姑,姑姑,顧揚哥哥追到然然哥哥了。昨天晚上顧揚哥哥還是睡在然然哥哥房間里的,我剛剛上去看到他們兩個一起出來的。”

    林蕭然,顧揚︰“……”

    瞬間,一大家子目光齊刷刷落在兩個剛走進院子的人身上。

    安靜。

    尷尬。

    就是這兩個人一向不在意別人眼光,此時也尷尬的臉掛不住。

    畢竟這一屋子都是長輩。

    而在這些長輩的眼中,他們還是應該好好學習的高中生。

    這下連顧揚腦子都有點蒙了,一時間沒想到要怎麼應對。

    只見林嵐嗑瓜子一邊走了出來,笑著跟小表妹說話,“真的啊?太棒了,對不對?丫丫覺得顧揚哥哥跟然然哥哥配不配啊?”

    小丫頭完全沒感受到不正常氣氛,還處在極度興奮中,連連點頭︰“嗯嗯,配的配的,兩個都好帥!”

    “那然然哥哥跟顧揚哥哥在一起,你開不開心?”

    “開心!這樣我就有兩個帥帥的哥哥了!”

    林嵐跟小姑娘一唱一和,很快就把氣氛緩和了過來。

    現如今長輩了也沒那麼頑固,何況林家人都知道林蕭然的特殊性,如今知道他遇到了一個跟他契合度非常高的alha,心里也高興。

    當下對顧揚的態度更熱情了。

    倒是也緩解兩個人的尷尬。

    不過小姑娘的話終究還是讓人產生了不必要的誤會,都覺得他們兩個昨晚真的做了什麼,連林嵐靠過來的時候,看著顧揚的眼神都別有深意。

    鬧的顧揚有口難言。

    他要是真做了,也就罷了,這不連湯都還沒喝到嗎?

    “林阿姨,那個,昨晚我跟然然沒……”

    “好了,”林嵐卻笑著打斷了他,“阿姨又不是什麼老頑固,你們成年了,要做什麼都行。不過……”林嵐湊到顧揚跟前,特意壓低了聲音不讓林蕭然听見,“做好安全措施。你們還在上學,別出意外了。”

    說完,也不等顧揚說話,轉身就去捏林蕭然的臉,“你啊,真是個小傻瓜,這事兒干嘛不跟媽媽說?覺得自己長大了,是大人了,可以自己做主了,有事情也要瞞著媽媽了?”

    顧揚這邊覺得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在林嵐心中,他跟林蕭然昨晚大概什麼都做完了吧。其實什麼也沒做!

    他越發後悔自己為什麼之前忙著學習,沒有好好做準備,真是白瞎了這麼好的機會。

    另一邊的林蕭然被林嵐捏著臉頰數落,一點脾氣都沒有,乖乖听著。

    等林嵐說完了,才輕輕的開口,“謝謝媽媽。”

    林嵐嘴上數落他,心里還不是心疼他。她的寶貝兒子,她發誓再也不會讓他受委屈的。

    “以後有事要跟媽媽說,知不知道?”

    “嗯。”

    這邊該交代的交代了,數落的也數落了,那邊午飯也張羅起來了。

    一家人落座入席。

    原本就是過年,家里又來了顧揚這個客人,本就特別熱鬧,此時又似乎變了味。

    之前顧揚是顧修遠的兒子,上門來是晚輩,大家都當他是孩子。

    可這會兒又多了個身份,是林蕭然的男朋友,意義又不一樣了。

    所以對他格外熱情,一家人圍著他問長問短。

    角落里的娟子卻唉聲嘆氣的,小表妹坐在她旁邊啃骨頭,一邊不解的問她︰“娟子姐姐你怎麼了?今天的菜不好吃?”

    娟子又嘆息了一聲,看了她一眼,“你啊,就知道吃。我失戀了,你看不出來?”

    小表妹抬頭撲騰著大眼楮看了看她,搖頭︰“沒有,娟子姐姐你什麼時候談戀愛的?跟誰啊?”

    娟子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顧揚的方向。

    “顧揚哥哥?”小表妹搖了搖頭,拍了拍娟子的肩膀,“那你是沒戲了,顧揚哥哥喜歡然然哥哥,肯定看不上你。不過夏哥哥你還是有機會的。我看你昨晚還給他送飲料了,肯定也喜歡他吧。”

    娟子歪頭想了想,“也行。夏 澤也挺帥的,我決定再給他打了個八折,他說不定能多住兩天。”

    兩個人這邊湊在一起密謀著,就見夏 澤走了過來,娟子眼楮一亮,立刻跑過去,捏著嗓子跟他打招呼,“夏哥哥,我們這兒正吃飯呢,你要不一起吃?”

    夏 澤笑著擺了擺手,“不用了,謝謝。我吃過了。我來是想找林同學的。”

    正好林蕭然听到聲音回頭,夏 澤連忙招手打招呼,“不好意思,打擾你吃飯了。我還是……”

    說著他又看到了林蕭然旁邊的顧揚,他下意識頓住了,總覺得顧揚又會打斷他。

    不過顧揚沒有。

    開玩笑,昨天那不是不知情,亂吃飛醋嗎?現在都知道了,哪還會那麼小氣?主動跟夏 澤道歉︰“昨天不好意思,是我誤會了。”

    一夜過來態度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也是讓夏 澤挺意外,不過他也不是多管閑事的人,他就是想請林蕭然拍一組照片。

    顧揚既然不阻止,那就好辦多了。

    果然,他一開口,林蕭然還沒說話,林嵐眼楮一亮,“好啊好啊,我們然然長這麼漂亮,天生當模特的料。然然,咱們就去拍一組,好看咱們自己也能留做紀念。”

    林蕭然本來對這種事情沒什麼興趣,可林嵐幫他答應了,他也沒辦法。

    于是吃了飯,林蕭然和顧揚一起,跟著夏 澤出門去了景區。

    站在門口目送他們走遠的小表妹同情的看了娟子一眼,“娟子姐姐,這個你也沒戲了。”

    娟子白眼翻上了天,冷哼一聲,“姐姐我不給他打折了,明天還不給他早餐卷!”

    小表妹瞪大眼楮,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沖娟子豎大拇指,“厲害!他肯定會後悔的。”

    站在一旁听完兩個外甥女對話的林嵐樂的不行,手機卻在此時響了,她看了一眼手機屏幕,從兩個小姑娘身邊穿過,走到了門外的一個樹下。

    這才按下了接听鍵,顧修遠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昨天晚上,我態度不好,不該掛你電話。”

    “沒什麼。”林嵐聲音淡淡的,臉上完全沒有平日里溫柔的笑意,“你想的怎麼樣?”

    關于顧修遠昨晚對她到底是什麼態度,林嵐是不太在意的,她更在意的是顧修遠跟顧揚跟林蕭然在一起的態度。

    昨晚林嵐給顧修遠打電話之前,完全沒覺得這是個問題。

    顧修遠之所以會覺得顧揚跟林蕭然不能在一起,是因為他先入為主的以為他們結婚後,林蕭然會成為他的繼子,跟顧揚是法律上的兄弟。

    當他知道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後,他完全沒有必要去反對。

    可,事實似乎不是這樣。

    電話那頭沒有馬上回答。

    顧修遠沉默的數秒間,林嵐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還是不讓他們在一起?為了你所謂的,你們顧家的面子?”林嵐問。

    顧修遠嘆息了一聲︰“林嵐你應該明白的。就算然然他的戶口在他爸那兒,他也是你的兒子。我跟你都算是公共人物,我們兩個結婚,有誰會去管然然戶籍,大家只會覺得顧家兩個兒子在一起了。你不覺得這很荒唐嗎?”

    “我覺得荒唐的是你!”林嵐怒了,冷聲道︰“他們本來就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為什麼會荒唐?別人怎麼看你那麼重要嗎?重要到你可以不管不顧你的兒子過的開不開心幸不幸福?”

    “他們還小,懂什麼情情愛愛?他們就是在鬧著玩!”

    “什麼叫他們還小?他們已經成年了,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算他們還是孩子,你就可以不尊重他們嗎?顧修遠,”林嵐忽然頓住了,輕輕舒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平心靜氣道︰“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我覺得,我不太了解你,我需要再花點時間確認一下。”

    “你……”顧修遠措手不及,不可置信,“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答應,你就跟我分手成全他們兩個?”

    “跟他們兩個沒關系。我只是發現我們在某些原則性問題上,存在很大的不同。我需要花點時間去確認,我們是不是真的適合在一起過日子。還有,顧修遠,不管我們之間適不適合,最終能不能走到一起,我都想給你句忠告,放下你高高在上的一家之主的姿態,平等的去看待顧揚,他已經是成年人,他知道自己要什麼。”

    林嵐平靜的說完後,掛斷了電話。

    此時一陣冷風吹過,灌進了她脖子里,她連忙裹緊了身上的大衣,仰頭看著湛藍的天空。

    好一會兒才深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回去了。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網址w  新電腦版網址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