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7章 第 67 章

第67章 第 67 章

    一周的時間過的很快, 初七林蕭然顧揚和林嵐三個人道別的外婆大舅他們踏上了回程之路。

    顧揚在機場跟林蕭然他們分開,直接打車回家。

    年前他因為分手什麼也沒說就出門了,爺爺奶奶雖然不太管他, 可畢竟都上了年紀,心里傳統的很, 一想到他一個人在外面過年, 冷冷清清,心里自然心疼,每一天好幾個電話打來,顧揚心里也挺過意不去,所以下飛機第一時間就回去了。

    結果趕巧,爺爺奶奶居然被朋友請去听戲去了。

    倒是顧修遠難得白天居然在家里。

    顧揚進門就看到他坐在沙發上看書。

    若是以前顧揚見了他也只當沒看見,父子二人基本不太說話。

    可如今顧揚心情好,難得主動跟他打了招呼,“爸,我回來了。”

    顧修遠的反應倒好像是在等他, 應了一聲,便放下書,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坐。”

    本想直接上樓的顧揚有些意外 , 不過還是走過去坐下,看著顧修遠靜待下文。

    顧修遠卻沒有開口,他摘下眼鏡低著頭慢條斯理的擦了起來,好像眼楮是有多髒一樣, 擦的極其細致。

    鬧的顧揚有點不耐煩, 他才重新戴上眼鏡開口了, “你跟然然的事情林嵐跟我說了, 然然的戶口在他爸那邊,不會跟著林嵐一起來我們家,所以理論上你們是可以在一起的。”

    理論上?

    顧揚立刻敏銳的抓住了關鍵字眼,他看著顧修遠︰“什麼意思?”

    顧修遠皺了皺眉,似乎也有些煩躁,“顧揚,事情並不是林嵐說的那麼簡單。確實,你們沒有血緣關系,也不會有法律上關系,可外人怎麼看?然然他一直跟著林嵐,誰會去想他的戶籍在他爸爸那邊,他跟咱們家沒有關系?外人還是會把他當成我的繼子,你的兄弟。你們兩個在一起,會讓別人怎麼看顧家?”

    顧揚平靜的听他說完,琥珀色的眼底緩緩的浮現了意思嘲諷的笑意,“你是怕顧家丟了面子,還是怕你自己丟臉?”

    “這有什麼區別?”顧修遠不悅道。

    顧揚冷笑,“說到底還不是為了你那張臉。三年前是這樣,三年後還是這樣。我很想知道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在你那里能重的過你的面子。”

    這是顧揚第一次主動說起三年前,顧修遠卻瞬間暴跳如雷,怒吼道︰“三年前三年前,你心心念念記著你媽,難道忘了是她背叛了我?是她先出軌,是她丟要我們父子跟別的男人私奔。一個給丈夫帶綠帽子的女人,背叛家庭的壞女人……”

    “你住口!”

    顧揚蹭一下站了起來,憤怒的打斷了他,一雙向來喜歡笑的桃花眼中此時完全沒有笑意,他看著顧修遠,充滿的憤怒和失望,“是,她背叛了你,可她為什麼要背叛你?你就從來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嗎?而真正讓你生氣不能接受的也從來都不是她不愛你,也不是她背叛了你,是她給你帶了綠帽子,讓你丟臉了!你為了不讓外人知道你的婚姻失敗了,你是被老婆拋棄的男人,你逼著她在那種鬼天氣連夜出國,你……”

    說到這里,顧揚忽然頓住了,冷笑了一聲,“算了,過去的事情沒必要再提,反正你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做錯了。只是這次,我不會跟我媽一樣听你的安排,我明確的告訴你,這輩子除了林蕭然,我誰都不要!”

    顧修遠似乎還沒有從他剛才突如其來的憤怒反應中回過神來。

    確實,這幾年顧揚雖然從來不給顧修遠什麼好臉色,可幾乎從來不會跟顧修遠起正面沖突。有時候顧修遠喝醉了,回來主動跟顧揚找麻煩,把家里東西都砸了,顧揚也只是事不關己的听著。

    所以忽然間看到發怒的顧揚,顧修遠幾乎被鎮住了。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憤怒,還有不願意承認的過去,以及他內心深處左右為難的煎熬,堆積到了一起,急切的在找尋一個出口。

    嘩啦!

    他一把將茶幾掀翻在地,看著顧揚怒目圓瞪,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滾,滾!你要跟他在一起,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從此別進這個家門,我顧家的家產就是丟給要飯的也不會給你這個白眼狼。你現在就給我滾,以後你要跟誰在一起,都跟我們顧家無關!”

    又是這樣。

    可能是做為上位者的時間太久,顧修遠習慣了發號施令,但凡只要別人有不同意見,他就會勃然大怒。

    而此時,顧揚跟他勃然大怒的反應截然相反,他平靜的把剛放下的包又拿了起來,什麼話也沒說,直接大步走了出去。

    家里的佣人早就在听到他們爭執的時候匯聚了過來,卻沒人敢說話。

    見顧揚又跟上次一樣,要離家出走,吳阿姨連忙住了出去,“揚揚,揚揚……”

    已經走出去的顧揚,停下了腳步,回頭,沖她微微一笑,“我去然然家,不用擔心。爺爺奶奶回來,幫我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也別擔心。”

    吳阿姨本來有很多勸慰的話,比如,你爸正在氣頭上,過去就好了。父子之間,磕磕踫踫是常有,你別生氣。等等。

    可顧揚看起來很平靜,似乎沒有在生氣。

    倒是讓她無從說起。

    而且她趕忙追出來,也是怕他跟上次一樣。上次顧揚離家出走,吳阿姨還以為顧揚是去朋友家了,後來才知道他竟然去網吧打工。吳阿姨看著他長大的,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淪落到網吧做網管,她想起來就覺得難受。

    她怕這次顧揚還會這樣。

    听顧揚說要去林蕭然家,她倒也安心了。

    嘆息了一聲,把勸說安慰的話都咽了回去,點了點頭,“去然然家也好。回頭等你爸想通了,你們再好好聊聊。”

    顧揚點了點頭,跟吳阿姨揮了揮手,順著林蔭路走出去。

    到了路口直接攔下一輛出租車上去,報了地點後,便靠在後座上看著窗外發呆。

    他沒想到剛回來,就會發生這種事情。

    是啊,他怎麼能想得到,他跟林蕭然在一起的阻力居然是顧修遠所謂的面子。

    嘴角緩緩的勾出了一抹嘲諷的笑意,還真是顧修遠的作風。

    他忽然想起,機場跟林蕭然他們道別的時候,林嵐笑吟吟的跟他說了一句話,“揚揚,我們家還有個空房間,你要是想然然了,就來我們家住吧。”

    那會兒顧揚以為林嵐是在拿他打趣,尷尬的蹭了蹭鼻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時想來,林嵐似乎是早就料到了顧修遠的態度。

    那他們兩個之間,是不是出問題了?

    此時的天峻峰,林蕭然跟林嵐剛回來沒多久,林蕭然在房間里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後出來,竟看到林嵐在客房里打了個地鋪,有些想不通。

    走過去靠在門邊問︰“有客人要來?”

    他們是在林蕭然升上高中之後搬來這個城市的,因為林嵐的工作調動,但在這里又沒什麼親戚朋友,所以家里的客房一直就是個擺設,連床都沒有,之前顧揚住這里的時候,是睡在林蕭然的房間的。

    林嵐也鋪的差不多了,把枕頭丟了上去,轉身出門,從林蕭然身邊路過的時候,捏了捏他的臉,沖他笑著眨眼,“我猜揚揚要在咱們家住一段時間,開不開心?”

    林蕭然︰“……”

    水紅的嘴唇幾不可見的撇了撇。自從知道他跟顧揚在一起後,林嵐總喜歡拿他們兩個開玩笑。

    “怎麼了?不開心?”林嵐就喜歡逗兒子,畢竟兒子漂亮的臉上表情太少了。

    林蕭然決定無視她的調戲,把話題拉回來,“為什麼他要住我們家?”

    在機場的時候,他也听到林嵐跟顧揚說的話了,跟顧揚一樣,他也覺得是林嵐在開玩笑,誰知道林嵐居然連顧揚睡的床都鋪好了。

    擺明了顧揚是真的回來。

    怎麼回事?他有些困惑。

    林嵐逗完了兒子,也沒在打哈哈,把顧修遠還是反對他們在一起的事情告訴了他。

    這事兒前幾天林嵐一個字都沒說,不想影響兩個孩子的心情。

    可她還是了解顧修遠的,這件事情顧修遠自己要是想不通,就肯定會從顧揚那邊施壓,讓顧揚主動放棄。

    她也看得出來,顧揚不會放棄的。

    父子兩個人之間本來就有隔閡,這下只會鬧的更僵。

    林蕭然听完後,清澈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擔憂,“你跟顧叔叔,怎麼樣了?”

    比起顧修遠反對他跟顧揚在一起,他更擔心這件事情會影響林嵐的感情。

    在確定他跟顧揚在一起,並不違反倫理也不違反法律之後,顧修遠的反對根本影響不到林蕭然,或者說誰反對都沒用。

    但他終究是不希望因為他跟顧揚,傷害了林嵐。

    可很顯然在顧揚跟他這件事情上,林嵐跟顧修遠的態度完全不同,這樣一來他們之間肯定會有矛盾吧?

    這才是林蕭然最在意的。

    林嵐雖然很寵林蕭然,但不會把他當成小孩子,什麼事情都瞞著。

    很多時候,她有事都會跟林蕭然商量。

    所以這件事情她也不打算瞞著。

    “我跟他說了,暫時分開一段時間。當然,並不是因為你們。主要還是因為經過這件事情,我發現我跟他在某些事情上的看法或者說三觀不一樣,我需要再觀察一下。”

    雖然林嵐這麼說,听起來不無道理,可說到底還是因為他跟顧揚在一起這事兒導致了這樣的後果。

    林蕭然看著她抿了抿嘴唇,輕聲道︰“媽,對不起。”

    林嵐伸手戳了戳他的額頭,笑道︰“傻孩子,別胡思亂想。只是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又不是真的分手了。其實我倒是覺得這是個好機會,讓我好好修正一下他越來越頑固的三觀。”

    “嗯?”林蕭然困惑的眨了眨眼。

    正好此時門鈴響了,林嵐拍了拍他的頭,“好了,這事兒你就別管了。揚揚來了,去開門,我去準備晚餐。”

    說完,她起身去了廚房。

    看她滿臉自信的模樣,林蕭然也漸漸寬了心,他想林嵐應該是有分寸的。

    于是沒再說什麼,起身過去開門。

    顧揚靠在門邊,故作可憐的沖他眨眼,“又被趕出來了,求男朋友收留。”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伸手把人拉了進來,丟了雙拖鞋過去。

    見狀,顧揚也知道他應該都了解了,也就沒再解釋,換了鞋進門跟林嵐打招呼。

    林嵐也沒多問,讓他先去房間把東西放下,一會出來吃飯。

    三個人心照不宣,都沒有提顧修遠,加上他們早起趕飛機,一整天折騰下來都覺得挺累的,晚上早早的吃了飯,各自回房睡了。

    第二天,就是七中高三開學的日子。

    今年過年晚,初八就已經快二月中旬了,算算距離高考的時間也不過就剩下短短的四個月。

    所以學校抓的比上學期還要嚴,各科老師恨不能連他們課間時間都給佔了。

    不過同學們該八卦還是八卦。

    高三一班臨時群。

    八卦我是專業的︰你們有人關注過一個叫美食美景美人的微博嗎?最近一組照片,看起來好像是我們林學神。

    學神是我偶像︰什麼叫好像?學神你不認識?

    奶茶真好喝︰這微博名字听起來真的是……一言難盡。什麼照片,發來看看。

    八卦我是專業的︰都是背影跟側臉,我怕認錯了。鏈接。

    學神是我偶像︰臥槽!這絕壁是我們家學神,這神仙側顏除了我們學神還能找到第二個?

    校霸是我偶像︰哎?最後一張那個背影,學神是靠在我們揚哥肩膀上吧?

    減肥好難,臣妾做不到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還有,看這景色,好像是最近比較火的旅游景點,在西南吧。

    每天都睡不醒︰所以,這是暗示了寒假期間揚哥跟學神一起出去旅行,過二人世界了?

    我討厭英語︰臥槽!簡直人比人氣死人好嗎?這就是學霸跟我們學渣之間的區別嗎?為什麼我整個寒假都被關在家里刷題補課,他們兩個卻能外面浪?不公平!

    每天都睡不醒︰你就想到了他們浪?

    八卦我是專業︰嘖嘖嘖嘖!禽獸!

    每天都睡不醒︰我這叫實事求是好嗎?怎麼禽獸?情侶整個寒假在一起,難道就只是浪?

    奶茶真好喝︰哈哈哈哈,對對對,我也覺得是合理想象。

    我討厭英語︰臥槽!我本來就覺得我夠慘了,你們還刺激我,所以單身狗學渣沒人權唄!

    校霸是我偶像︰再刺激你一下,過兩天情人節。

    我討厭英語︰耤I

    ……

    就在大家各種腦補顧揚跟林蕭然寒假生活過的多麼沒羞沒臊的時候,顧揚正抱著手機在看林蕭然的照片。

    微博上了個美食美景美人的賬號是夏 澤的。

    照片自然也是他拍了,大概是怕放了正臉,會影響到林蕭然的正常生活,所以在微博上拋出來的照片都是側顏跟背影,不過正面也拍了很多,全都給他們發過來了。

    不得不說林蕭然真的天生就是當模特的料,完全不需要刻意的去擺造型,做什麼表情,拍出來的每一張都跟廣告片一樣。

    看著手機里的男朋友,顧揚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來,轉頭看向身邊的大活人。

    大活人正趴在桌子上睡覺,臉深深的埋在臂彎里,只露出了眼楮和濃密的睫毛。

    顧揚忍不住伸手過去想撥弄那兩把濃密的小扇子,指尖剛伸過去,林蕭然就覺察到了,睜開眼楮甩了一記眼刀過來。

    顧揚可沒有做了壞事被抓到自覺,大大方方的把手縮了回去,笑著湊到林蕭然的耳邊小聲說話,“過兩天情人節,是周六,去約會好不好?”

    情人節?

    林蕭然趴在桌子上,清澈的眼楮眨了眨。

    他對這種節日是沒什麼感覺的,不過既然跟顧揚在一起了,大概是要過的吧。

    他想了想,點頭答應了。

    于是從這天起,顧揚就盼著情人節的到來,畢竟這是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個情人節。

    結果千算萬算也沒算到,當天放學的時候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別說出去約會了,兩個人好容易在學校門口打了車回到家里,都變成了落湯雞,里里外外都濕透了。

    顧揚擔心林蕭然著涼,進門就把林蕭然推進了浴室,自己也趕忙把濕衣服脫了,鑽進了浴室。

    林蕭然洗完澡出來,看顧揚還在洗,便去了廚房,打開冰箱拿了林嵐提前包好的餃子出來,燒了鍋熱水開始下餃子。

    等餃子出鍋,顧揚還是沒出來。

    林蕭然把餃子盛出來放到了餐桌上,便去客房找人。

    門推開,他愣住了,顧揚已經洗完澡出來,人卻靠在牆邊坐著,低著頭,濕漉漉的頭發擋住了他的臉。

    “怎麼了?”林蕭然忽然有點緊張,快步來到他的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舒服嗎?著涼了?”

    顧揚緩緩抬起頭,對上林蕭然清澈的眸子的一瞬間,身體忽然產生了一股沖動,他抓著林蕭然的手腕,把人拉過來一把抱住,臉埋在頸窩里,聞著林蕭然這身清甜的氣息,身體越來越躁動。

    “然然,”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我有點奇怪。”

    林蕭然被他說的更擔心了,“去醫院……嗯?”

    他話音還沒落下,顧揚身上雪松味的信息素已經絲絲縷縷的流淌出來。

    林蕭然驚訝的睜大眼楮,對眼前的狀況完全不能理解。

    顧揚怎麼了?為什麼信息素會忽然失控?

    顧揚自己卻已經明白了,身體的反應太真實了,他把臉從林蕭然的頸窩抬起來,含糊不清的吐出了幾個字,“易感期。”最後一個字幾乎是貼著林蕭然的嘴唇說出來了,隨後就吻上去。

    林蕭然本來就很容易受到顧揚的信息素影響,順從的被他壓到了床上,伸手環住他的脖子。

    腦子里卻在想顧揚剛才話。

    易感期?

    alha都有易感期,而且是在成年之後,每個人的情況也都不一樣,有的人好像沒有太嚴重的反應。

    林蕭然還以為顧揚會是那種反應不明顯的。

    現在看來,反應還挺嚴重。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他就在旁邊。alha在易感期里對oga的信息素非常敏感,特別是有伴侶的alha,還會對自己的伴侶產生強烈的佔有欲。

    “啊……”

    林蕭然在腦子里理清楚緣由的功夫,易感期的alha已經展現了他的佔有欲。林蕭然身上本來就單薄的上衣,不知什麼時候被他剝落,露出了白皙好看的肩膀,他的親吻也從臉上脖子上一路延伸著。

    密閉的空間里,兩股信息素糾纏在一起密不可分,也昭示著兩個人現在身體的狀況。

    “行嗎?”顧揚的聲音沙啞到了極致,撐起胳膊,居高臨下的看柔軟的oga。

    看著自己衣衫不整,顧揚卻人某狗樣,林蕭然有點不爽,抓著他的衣領把人拽到跟前,警告道︰“弄疼我,就揍你!”

    顧揚微微一怔,琥珀色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驚喜,湊過去在oga的耳邊輕聲道︰“放心,我看了很多教學視頻,理論知識豐富,就差實踐了。”

    屋外狂風驟雨,電閃雷鳴。

    林蕭然最喜歡在這種天氣里早早的躺在床上,听外面的聲音,會讓他有一種幸福感。

    可今晚他顯然沒這個精力了,所有的感官都充盈著雪松的氣息。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網址w  新電腦版網址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