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8章 第 68 章

第68章 第 68 章

    夜深了, 傍晚時突如其來的大雨終于轉成了安靜的小雨,淅淅瀝瀝,拍打在玻璃窗上。

    房間里, 濃密的信息素也隨著暴風雨漸漸淡去,只剩下淺淺淡淡的氣息,還糾纏在一起。

    床上漂亮的oga, 濃密的睫毛微微顫了顫, 幽幽轉醒, 清澈的眸子不知是因為剛醒來, 還是睡著之前的劇烈運動所致,眼眶里盈盈都是水汽。

    他困惑的眨了眨眼, 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自己在什麼地方,怎麼好像不是在他自己的床上?

    愣了愣他的腦海中浮現了睡著之前的畫面, 紅潮沒有退去的臉上驀地一下更紅了,腦袋縮了縮,下意識往被子里躲。

    正好房門被推開, 顧揚輕手輕腳的探頭進來,想看看他醒了沒有,正好看到這一幕,當下只覺得剛緩解的生理需求又蹭蹭的往上冒,笑著撲上床隔著被子把人抱住, “我們然然居然會害羞?”

    林蕭然半張臉藏在被子里, 用露在外面的一雙眼楮瞪他, 可惜此時他這一瞪完全沒有平時的威力。

    目光與顧揚相接,兩個人反倒都愣住了。

    誰也沒說話, 就這麼看著對方, 似乎只用看著, 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這種心情很微妙,就覺得好像這世上再沒有人能插進他們之間了。

    顧揚忍不住在他的臉上蹭了蹭,輕柔又幸福的開口︰“林蕭然,你是我的了。”

    可惜他的頭發蹭的林蕭然癢的很,被林蕭然毫不客氣的推開,輕飄飄的回了句,“還不是。”

    “嗯?”顧揚哪里是他推就能推走的?不讓蹭臉,抱著人吧,反正就是不撒手,腦子里卻在思考林蕭然的話,很快就有了結論,讓沖林蕭然壞笑︰“然然是在怪我沒有完全標記你?”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我又不在發情期?”

    這家伙是怎麼听出這個意思的?

    他根本就不在發情期,顧揚怎麼可能完全標記他。

    他這麼說,不過是實事求是。

    一個oga完全屬于一個alha,是從完全標記開始。

    林蕭然實誠,既然顧揚沒有完全標記他,那自然他還不是顧揚的。

    “呵呵……”顧揚抱著人低低的笑出了聲。

    說來真是奇怪,當初他看不上林蕭然,就是不喜歡他身上總是透著一種一本正經實事求是的書呆子氣質,可如今,他怎麼愛死了這樣的林蕭然呢?

    哎!

    愛情果然使人盲目。

    他現在終于明白,原來真正喜歡上一個人,不管對方怎樣,他都喜歡。

    林蕭然可不知道他在傻笑什麼,只覺得被他隔著被子抱著,動都不能動,很不舒服,而且他餓了。

    “松開,我餓了!”

    顧揚這才想起來,自己過來的初衷,連忙把人松開,“我就知道你一會兒肯定會餓醒了,所以剛才已經準備好吃的了,起來吧。”

    說著伸手去拉林蕭然。

    兩個人也是心大,忘了林蕭然其實什麼也沒穿,被拉著坐起來的瞬間,被子從肩膀滑落,潔白如玉的皮膚上星星點點的痕跡,全是顧揚留下的。

    瞬間,兩個剛剛偷吃了禁果的青澀少年都有點難為情。

    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尖,眼楮卻還是不由自主的粘了上去,林蕭然已經眼疾手快抓著被子又把自己裹了起來,抬頭瞪顧揚,“別看。”

    原本也有些不好意的顧揚,看到林蕭然這般模樣忍不住失笑,卻還是听話先出去了。

    他怕自己看多了,把持不住,畢竟剛才他做的意猶未盡,要不是怕累壞了林蕭然,他根本不想停。

    所以這會兒林蕭然稍微撩撥一下,他可能就會失控的撲上去。

    真那樣,林蕭然十有會一腳把他從床上踹下去。

    所以,還是先把男朋友喂飽了,有力氣再說吧。

    林蕭然可不知道他在盤算什麼,等顧揚出去他才掀開被子,發現全身都是顧揚留下的痕跡,連私密有地方都有,腦海里驀地就冒出了之前的畫面。

    信息素太濃郁,他的身體跟顧揚一樣渴望對方,所以過程中他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夢里面自己在雲端,輕飄飄的,幾乎不知道顧揚在做什麼。

    可這會兒身上的痕跡卻勾起了他的記憶,那些畫面居然越來越清晰。

    他連忙甩了甩頭,把這些畫面都給拋開了,隨便抓了件衣服套在身上,開門去了餐廳。

    顧揚說他已經準備好吃的,林蕭然以為是冰箱里的面包,因為他知道顧揚不會做飯。

    結果餐桌上竟然像模像樣擺著幾道簡單的菜和一盤煎餃。

    林蕭然站在餐桌旁,清澈眼楮驚訝的眨了眨,仿佛是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的幻覺。

    顧揚正好端了兩碗湯出來,見他漂亮的眼楮里藏不住的詫異,忽然有種說出成就感,放下湯從後面扶著林蕭然的肩膀,讓人在餐桌邊坐下,得意的笑道︰“怎麼樣?男朋友是不是很厲害?”

    林蕭然卻答非所問,“你不是不會嗎?”

    顧揚可是顧家大少爺,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從來只有他吃飯的時候,哪有他做飯的時候?

    上次不還因為吳阿姨請假,家里沒有別的吃的,大半夜在家里餓的可憐兮兮的。

    這會兒居然做出了幾道菜。

    要不是賣相不怎麼好看,林蕭然都要懷疑他是不是點的外賣。

    “不會可以學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男朋友我,很聰明的。”顧揚的語氣很是得瑟,在林蕭然旁邊坐下,說話的時候,還沖林蕭然挑眉,簡直明著在說︰快夸我快夸我!

    林蕭然被他得瑟又幼稚的模樣逗樂了,水紅的嘴唇彎出一抹淺淺的笑,拿起筷子夾了塊雞蛋揚了揚,看著顧揚道︰“做出來也得能吃才行。”

    說完,他把雞蛋送進嘴巴里,細細品嘗起來。

    顧揚臉上得意,心里還有點小緊張。雖然端上桌之前,他其實都嘗過,自我感覺還是不錯的,但他還是有點擔心不合林蕭然的胃口。

    所以一雙眼楮直勾勾的盯著林蕭然的嘴巴,急于想知道答案。

    結果盯著盯著,就走神了。

    林蕭然的唇瓣水水潤潤,還有點紅腫,開開合合的模樣,勾著顧揚忽然就想起了剛才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時候,從這張嘴巴里發出來的喘息,和失控的口申口今。

    那一刻的林蕭然,簡直軟成了一汪清水。

    顧揚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心猿意馬。

    認真品嘗飯菜的林蕭然可不知道他正在腦子勾勒自己極私密時候的模樣,只覺得幾道菜味道居然都還不錯。

    這下他是真信了顧揚在做飯方面很有天分了,至少比他強。

    抬頭看向顧揚,他劍眉輕輕一挑,“不錯,以後家里你做飯。”

    顧揚放浪的思緒總算被拉了回來,清了清嗓子,裝出沒事人樣,正想順著林蕭然的話自夸一下,卻微微愣怔住了,忽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傾身湊到林蕭然的跟前,低聲問︰“哪個家?”

    正準備吃飯的林蕭然倒是被他問的措手不及,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眨了眨,才意識道到自己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難怪顧揚笑的像只偷腥的貓。

    林蕭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臉,“你猜!”說完不等顧揚說完,把人推回去,“吃飯,餓了。”

    顧揚也沒再追問。

    反正他們兩個心照不宣。

    而且,他們五點多放學回來到這會兒都沒吃東西,中間還做了那麼耗費體力的事情,這會兒兩個人都餓了,幾道菜和餃子很快就被解決完。

    吃完飯已經下半夜了,顧揚收拾了碗筷去廚房,林蕭然則跑回房把手機拿了出來,準備給林嵐打電話。

    林嵐這段時間工作很忙,而且工作性質所致,偶爾也會一整夜都不回來,她一般都會給林蕭然提前打電話說,今天好像沒打。

    不過等到林蕭然拿到手機就發現,林嵐雖然沒有打電話給他,晚上六點多的卻給他發信息了,告訴他今晚不回來了。

    只是那會兒他跟顧揚……

    林蕭然連忙收住了思緒,趴在餐廳一邊等顧揚,一邊刷微博。

    他很少留意八卦新聞,只是這會兒吃飽喝足不想動腦子,才會點開微博。結果點開他就看到了熟悉的名字——顧修遠林嵐一起過情人節。

    林蕭然︰“……”

    顧修遠跟林嵐都算是公眾人物,外界也都知道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所以偶爾也會上娛樂新聞。

    只是,他們兩個人不是暫時分開了嗎?

    林蕭然有些疑惑,蔥白的指尖輕輕點開了熱搜,熱度最高的是一個視頻,有人拍到晚上風雨交加的時候顧修遠去電視台把林嵐接走了。

    偷拍這個人估計是個娛樂記者,一路跟著,看到晚餐兩個人去了某高檔私人會所,記者一直等在外面,等到十點多兩個人出來後驅車去了顧修遠市中心的一套別墅,之後就沒出來。

    視頻拍的挺清楚的,確實是林嵐跟顧修遠,而且林嵐從會所出來的時候,臉上是帶著笑的,看起來心情不錯。

    這麼說來,他們兩個難道是……

    “看什麼呢?”

    顧揚收拾好廚房出來,見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手機,好奇的湊了過了。

    林蕭然把手機遞給他。

    顧揚看完,也有很意外,不過頓了頓笑了起來,“不容易啊,看來我爸這次服軟了。”

    顧揚跟林蕭然都知道,要不是顧修遠在他們兩個都事情上讓步了,林嵐不可能跟他過情人節的。

    之前林嵐說,她要通過這件事修正顧修遠的三觀,林蕭然是相信的,顧揚確實沒太往心里去,畢竟他知道顧修遠有多固執。

    如今這才過去不過一個禮拜,顧修遠居然就讓步了。

    還真的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林蕭然反倒還好,可能是因為上次顧揚離家出走的時候,他正好住在顧揚家里,看到了很多顧揚沒有看到的顧修遠的一面。

    雖然罵顧揚的時候,顧修遠很凶,事後也硬撐了十來天,可那十來天里顧修遠天天在他跟前問顧揚的情況,分明就很想顧揚回家,僅僅只是放不下面子才硬撐著。

    後來還不是放下面子跟顧揚道歉了。

    這次雖然也鬧翻了,可誰又知道顧修遠這段時間是不是天天各方打听林嵐跟顧揚的消息呢?

    說到底,顧修遠只是喜歡端著而已,也不是什麼大毛病。

    而且顧修遠能主動讓步也著實是好消息,不管是為了林嵐,還是為了顧揚,林蕭然私心都是希望他們能和好的。

    現在這樣最好!

    反倒是顧揚,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湊過來抱住他蹭了蹭,“完了,那我不是得回家住了嗎?”

    哎?

    林蕭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家伙心到底是有多大,跟老爸吵架被趕出來,現在還不願回家了。

    “所以呢?”林蕭然推開他,看著他的眼楮問。

    “所以……”顧揚壞笑,“咱們抓緊時間再實踐一下好不好?以後兩地分居,機會太少了。”他說著就手就往林蕭然衣服里面伸。

    被林蕭然一把推開,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作業寫完了嗎?明天早上還要上課。”

    說完,林蕭然丟下他轉身回房,顧揚死皮賴臉的跟了進去,直接撲倒在林蕭然床上,故作可憐道︰“然然你也太狠心了吧?我剛才看你累了,才手下留情的。你這會兒都吃飽喝足了,就不能跟男朋友一起深入探討一下嗎?”

    可惜林蕭然不吃他那套,坐在書桌旁抽出了白天沒做完的卷子出來寫。

    “今天還是情人節呢,難道過情人節寫卷子比跟男朋友睡覺重要嗎?”顧揚趴在床上,滿眼怨念的看著他。

    林蕭然︰“……”

    繼續刷題,低著頭筆尖在卷子上寫沙沙作響。

    “我明天晚上可能就要回家住了,明天這個時候,你想跟我睡都找不到人了。”顧揚再接再厲。

    林蕭然繼續刷題,完全不理。

    “你根本不喜歡我對不對?要不你不會這麼對我的,你就不喜歡我!”顧揚還是不放棄,一副被冷落的小媳婦模樣。

    啪!

    筆被放到了桌子上,林蕭然終于轉頭過來。

    顧揚眼楮一亮,頓時覺得有希望,卻听林蕭然輕飄飄的丟過來一句話,“顧揚,還記得我們之前約定過,要比高考成績嗎?我給你個彩頭?”

    不知道林蕭然為什麼忽然提起這事兒,不過彩頭嘛,顧揚還是很感興趣的,立刻恢復了正常,看著林蕭然笑問︰“什麼彩頭?”

    林蕭然忽然傾身過來,湊在他耳邊開口︰“你贏了,就徹底標記我。你輸了,咱們就往後拖一拖,拖到我心情好的時候。”說完,他重新坐回去繼續寫作業。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網址w  新電腦版網址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