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9章 第 69 章

第69章 第 69 章

    哎?

    顧揚琥珀(色)的眸子愣怔住了一秒, 蹭的一下從(床chuang)上跳了下來,“看來接下來我要過頭懸梁錐刺股的日子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說完轉身就走,完全忘了一秒鐘前他還在惦記著讓林蕭然跟自己一起好好實踐。

    倒是林蕭然, 忽然想到什麼,回頭叫住了他,“過來。”

    已經走到門邊顧揚又乖乖折了回來,在他跟前站定, “怎麼了?該不會是擔心我太認真了你會輸……”

    不等他說完, 林蕭然伸手(勾gou)住他的脖子,把人(勾gou)到自己跟前, 湊上去在他嘴巴上親了一口,笑道︰“情人節快樂,男朋友……嗚……”

    這麼粗神經的人居然想到給他情人節禮物,顧揚在意外之後,只覺得心里甜蜜的不行, 抱著人親了回去。

    直到兩個人都氣喘吁吁才松開,親了親林蕭然的鼻尖,“情人節快樂。”

    一番折騰下來,少不得又花了點時間,雖然顧揚還想膩歪一會兒, 可是眼前的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 真正的快樂是高考結束後,把這家伙徹底印上自己的標記, 讓他真正屬于自己!

    所以他也只能狠心把人松開,一咬牙一跺腳, 走了。

    見他走的時候, 一臉的生無可念模樣, 林蕭然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笑。

    不過,這下他自己也要加倍認真了才行。

    他早看出來了,顧揚雖然一開始答應跟他比高考成績的時候,是卯足了勁的,畢竟那會兒顧揚也不喜歡他,跟他比說到底是不服輸。

    可後來兩個人在一起後,特別是上次月考後,顧揚如願以償的贏了他,他就發現顧揚在學習上松懈了,根本就不像還記得他們除了上次月考,還有高考的賭約在。

    林蕭然覺得說不定他壓根就不想贏自己,畢竟顧揚知道他心里對初二競賽的事情耿耿于懷,一直想贏回去。為了讓他高興,故意輸給他這種事情,顧揚絕對(干gan)得出來。

    可林蕭然才不要贏一個不會全力以赴的顧揚。

    所以剛才故意加了這麼個賭注,既是讓顧揚別心心念念跟他探討那種事情,也是要讓顧揚認真對待他們的賭約。

    現在看來效果立竿見影。

    林蕭然很滿意,自己也多做了一套試卷才又(上shang)床躺下。

    可能是剛才(睡Shui)過一會兒,他躺下也沒能馬上(睡Shui)著,輾轉了好一會兒才終于入(睡Shui),第二天早上醒的稍稍有點晚,倒也不耽誤上學。

    他還在(床chuang)上磨蹭了幾分鐘,听到外面有做飯的聲音,以為是顧揚,衣服都沒換就穿著拖鞋出去了,想看看剛開始學做飯的顧揚,今天準備了什麼早餐。

    走到餐廳才發現是林嵐。

    他困惑的眨了眨眼,林嵐昨晚不是沒回來嗎?怎麼一大早在做飯?

    林嵐也听到了聲音,從廚房回頭過來,“寶貝起來啦?洗漱好出來……”

    話沒說完她忽然頓住,一雙眼楮直(勾gou)(勾gou)的盯著林蕭然上下打量,走過來湊到林蕭然耳邊小聲笑道︰“昨天情人節,我都忘了我們然然有男朋友了呢。”

    林蕭然︰“……”

    清澈的額眸子里閃過一抹不解之後他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下意識用手捂住了脖子,看著林嵐有點尷尬。

    林嵐最喜歡逗他變臉了,沖他壞笑著眨眼︰“捂著脖子有什麼用?你身上的衣服是揚揚的吧?”

    哎?

    林蕭然下意識低頭去看,果然,真的是顧揚的。

    昨晚他是在顧揚(床chuang)上醒來的,之後就隨手抓了件衣服套身上了,這會兒才發現居然是顧揚的衣服。

    就算林蕭然再怎麼粗神經,這會兒也尷尬的不行,轉身就往房間鑽。

    正巧顧揚出來了,連個人迎面撞上,他不爽的瞪了顧揚一眼。

    顧揚反應極快,看到林嵐,又看到林蕭然身上的衣服跟痕跡,當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實他昨晚就看到林蕭然穿的是他的衣服,但是並沒有提醒,看著事後男朋友穿著自己的衣服,心里莫名有種說不出來的幸福感。

    只是這幸福感,這會兒化成了尷尬。

    對上林嵐(曖ai)昧的笑顏,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子,實相的岔開了話題,“阿姨昨天跟我爸一起過情人節的?”

    林嵐到底是長輩,看出兩個孩子都很難為情,玩笑開的差不多也就過去,點頭,“嗯,你爸爸說了,要請你跟然然吃飯,當面跟你們道歉。當然了,你們也可以選擇不原諒他,看看他的表現再做決定。”

    顧揚笑了,“還是算了,我猜他也不能有比現在更好的表現了,能這麼快讓步,主要還是想跟阿姨你一起過情人節吧。”

    “也不完全是,你爺爺(奶Nai)(奶Nai)這不天天在家跟他鬧嗎?說是他要是再不你這個大孫子接回家,他就別進門了。當然了,說到底他還是想通了,覺得你這個兒子的幸福更重要。”

    顧揚笑了笑沒說話,一邊卷起袖子進廚房幫林嵐打下手。

    等到林蕭然洗漱好換了衣服出來,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他看到兩個人坐在餐廳一邊吃飯一邊說話,氣氛很正常,這才放心的走了過去坐下安靜的吃早餐。

    林嵐也沒再逗他,畢竟一大早兩個孩子還要上學,時間並不寬裕。

    個人安安穩穩的吃完飯,林嵐還要去電視台,林蕭然跟顧揚則騎車去了學校。

    周末,學校只有高三一個年級上課,他們兩個踩著點進了校門,一路狂奔到了教室,跟老師前後腳進去。

    二月中旬的天氣已經有些暖和,兩人一路狂奔過來,身上多少出了點汗,林蕭然難受的扯了扯校服里面茸茸的高領毛衣。

    為了擋住脖子上的痕跡,他不得不穿高領,這會兒有點熱了。

    卻沒想到,就這麼扯了一下,就被眼尖的前座給看到了。

    下一秒,高三一班臨時群熱鬧了起來。

    學神的前座︰那個……不保真,但我剛才回頭的時候隱約看到學神的脖子上有點痕跡。

    八卦我是專業的︰什麼痕跡?

    學神是我偶像︰我家學神受傷了?

    (奶Nai)茶真好喝︰臥槽,上面兩個什麼腦回路?昨天情人節,今天脖子上有痕跡,能是什麼?

    校霸是我偶像︰看來我們揚哥昨天這個情人節過的很幸福啊!

    覺(睡Shui)不夠︰哎!所以說人比人氣死人啊。我他媽昨天刷題刷的都忘了還有情人節這回事!

    (奶Nai)茶真好喝︰你就是不忘又能怎樣?難道還有人陪你過不成?

    學神是我偶像︰別啊,你們在說什麼?情人節跟我家學神脖子上有痕跡有什麼(關guan)系?難道校霸有什麼惡趣味?

    校霸是我偶像︰額∼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這麼無知的人?誰來跟這貨解釋一下?

    八卦我是專業的︰好吧,我懂了。上面學神粉絲,揚哥沒有惡趣味。至于痕跡,等你以後找到alpha了,就知道了。

    上課認真听講中︰難怪學神今天穿著高領毛衣,不過襯的臉特別好看有沒有?

    努力不分心︰雖然學神穿這件毛衣是好看,可我更想看沒有毛衣遮擋的脖子,我想知道昨晚他們的戰況多激烈。

    上課別發信息好嗎︰我也!那個學神前座,重任就交給你了,快偷拍一張來看看。

    學神的前座︰臥槽,我怎麼拍?難道扒開學神的毛衣領子拍嗎?你們猜揚哥會不會直接把我從窗口扔下去?

    八卦我是專業的︰差不多得了,我們自己說說自嗨一下就算了,偷拍是什麼鬼?節(操cao)呢?

    被他這麼一說,群里倒是安靜了,沒人再提這事兒。

    結果下午,兩個人就被班主任趙天華叫著一起去了高主任的辦公室。

    高主任坐在辦公桌(摸Mo)著自己 亮的頭頂,看著兩個最有希望為七中拿回來一個理科狀元的學生,似乎非常為難。

    倒是趙天華比較(干gan)脆直接,回頭看著兩個人,“顧揚,林蕭然,上次你們兩個人說你們沒有在談戀愛,我信了。現在呢?”說著他拿出手機翻出了照片遞給兩個人看。

    兩人看了一眼,林蕭然倒沒什麼反應,顧揚瞬間皺眉,“誰拍的?”

    趙天華的手機里有兩張照片,一張是顧揚抱著林蕭然上樓,應該是幾個月前林蕭然腳扭傷的時候,有一天下午放學,只剩下高三在學校上自習,而且那會兒教學樓里的同學都去吃飯了,顧揚才抱著林蕭然上去的。

    另一張很顯然是今天拍的,林蕭然趴在桌子上(睡Shui)覺,高領毛衣沒有那麼服帖,有人從前面對著領子里面拍下他脖子後面的腺體,很顯然腺體上有非常明顯的(吻wen)痕和牙印。

    這兩張照片表示了什麼,顧揚並不在意,他生氣的是有人偷拍林蕭然,而且還是腺體。

    他雖然有校霸的聲名在外,但都是他在校外的事跡,事實上他在校內從來沒有惹是生非過,在老師跟前也算是很配合的。

    而且他這個人天生愛笑,給人一種很好相處的錯覺。

    此時忽然收了笑顏,語氣雖然尋常,可大約是alpha的天(性xing)使然,瞬間就讓趙天華跟高偉軒兩個感受到了壓力。

    微微愣住了一瞬,趙天華才清了清嗓子道︰“你別管是誰拍的,你們兩個是不是在談戀愛?”

    “是。”

    顧揚這邊正準備拿手機讓陳宏(強qiang)幫自己查一下,一旁的林蕭然已經大大方方的承認了,看著趙天華,聲音清冽冽的。

    趙天華跟高偉軒也沒想到他承認的這麼(干gan)淨利落,不由有點措手不及,看著他眨了眨眼,忘了說話。

    倒是顧揚,忍不住笑出了聲。

    果然是林蕭然,只要心里認定是對的事情,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境況都能坦然相對。

    林蕭然知道他在笑什麼,扭頭過來甩了一記眼刀給他。

    顧揚連忙收了笑,轉而看向趙天華跟高偉軒,“嗯,我們是在談戀愛。高主任跟趙老師叫我們過來,是想跟我們分析早戀的危害吧?其實我們已經成年,不算早戀了。”

    哎?

    剛從林蕭然直白的回答中緩過神來的兩個人,正要開口跟他們分析早戀的危害,被顧揚堵的明明白白,到了嘴邊的草稿只能生生咽回去。

    高偉軒拿起保溫杯喝了口茶,潤了潤嗓子,想到了另一套說辭︰“是,你們是成年了,照理說呢,我們也確實不該(干gan)涉。只是……你們看啊,這還有四個月不到的時間就要高考了,現在這個時候是重要的階段,你們要放一百二十個心思在學習上,這要是被別的事情耽誤了成績……”

    “不會的。”林蕭然直接打斷了他,“我跟顧揚也不是現在在一起的,你們也看到了,我們成績並沒有下滑。”

    “你下滑咯,上次是你是第二。”顧揚在一旁(插cha)話進來,沖他得瑟。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下次我一定贏回來!”

    高偉軒,趙天華︰“……”

    所以這兩孩子在當著他們兩個面打情罵俏?

    也不像。

    倒像真的是在較勁兒。

    其實,要真如林蕭然說的那樣,之前就在一起了,那他們成績是真的沒有下滑,不但沒有,顧揚根本就是質的飛躍,從入校以來全年級倒數第一,上次一躍成了全年級第一,簡直不可思議。

    而且看他們兩個這樣,似乎不但不會影響成績,還會激勵他們更進一步。

    只是……

    高偉軒有些為難,一時拿不定主意。

    關鍵是自己那麼幾套說辭全被堵回去了,這會兒他也不知道還能說點什麼,只能先讓兩個人回去,說是要跟趙天華商量商量再決定。

    這事兒在林蕭然跟顧揚這里根本不算事兒,兩個人從辦公室出來就拋到腦後去了,可沒過多久倒是在別的同學那里傳開了。

    也不知道誰正好去高偉軒的辦公室听到了高偉軒跟趙天華在商量如何處理顧揚跟林蕭然早戀的事情,緊接著就傳的整個年級都知道了。

    “臥槽!誰啊?居然告狀到老高那里去,腦子有問題吧?什麼年代了,還管十八歲談戀愛叫早戀?”

    “最惡心的是偷拍。喂喂喂,你們留意到了,到底誰拍的?”

    “看起來照片是午休的時候拍的,我當時都不在教室。”

    “我也沒在。”

    “我記得好像有幾個別的班的過來,找我們班同學討論問題……哦對了,張志和!我記得張志和臨走的時候在學神旁邊站了一會兒,不知道會不會是他。”

    “臥槽肯定是他!誰不知道他之前一直被學神壓著,成了千年老二,心里一直記恨學神。現在連第二都考不到了,他心里能不扭曲?”

    “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之前听七班的同學說過,說是張志和有個本子里面寫了特別多林學□□字,現在又多了揚哥的名字,搞的跟什麼詛咒的巫術一樣。”

    “我的天啊,這麼嚇人的嗎?該不會讀書讀傻了吧?”

    “可不是傻了嗎?要不能(干gan)出這種事情?怎麼,他覺得去老高那里告揚哥跟學神談戀愛,學校還能開除揚哥跟學神?這樣他就成了第一了?腦子怎麼想的?”

    ……

    全校都在討論都時候,高三一班也在熱切的討論著。

    討論的內容成功的提醒了顧揚,他們學校還有一個叫張志和的人。

    早在他跟林蕭然還沒有在一起的時候,張志和就因為每次考試都比不上林蕭然,心里記恨,偷拍過林蕭然被標記過的腺體,去高偉軒那里告狀過。

    那會兒顧揚雖然不爽,又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立場不爽,所以只是在下一次考試的時候考了個第二,讓他連千年老二都做不了。

    但這事兒很快就被他忘了,畢竟張志和的存在感並不(強qiang)。

    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還不死心。

    只是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這次張志和偷拍的可是他的omega的腺體,哼!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