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4章 番外一

第74章 番外一

    周末清晨的街道上格外安靜, 只有早起工作的工人在清掃馬路上鋪了一層一層的金黃落葉。

    熬了一整夜沒合眼的顧揚此時踩著落葉晃晃悠悠的回家。

    大學畢業一年,他的游戲公司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一切看似已經步入正軌, 可忙起來還是沒日沒夜。

    算起來,他已經一個月都沒見過他家男朋友了。

    林蕭然學醫, 比他晚了一年畢業, 今年剛開始工作。

    工作的醫院離他們兩個現在的家有點遠,每天來回著實不方便,加上剛工作還在個大科室輪轉,每天似乎都很忙,所以選擇住在了醫院宿舍。

    之前顧揚有空去看他,或者他休息回來,一般兩個禮拜也能見上一次。

    可這次兩個人大概都很忙,算來已經快一個月沒見了。

    平時忙就算了, 此時忽然想起來,顧揚只覺得想人想的緊,恨不能馬上就見到。

    這般想著, 他立刻就決定就見人。

    腳下懶散的步子加快,準備回家拿了車鑰匙就過去。

    他們現在的房子在他公司旁邊,散步也就十來分鐘就能到, 這會兒他著急去男朋友,速度更快, 五分鐘就到家門。

    打開門,在玄關櫃子上拿起車鑰匙轉身就要帶門出去, 連鞋都沒有打算換。

    卻忽然听到屋子里傳來了輕微的動靜, 他下意識探頭進去, 只見沙發上被子被裹成一團, 動了動,從里面探出了一個毛茸茸的腦袋。

    剛睡醒的oga顯然還不太清醒,漂亮的眼楮里全是霧氣,迷迷糊糊的看著他撲閃撲閃的眨了眨眼楮,這才將門口的人看清楚了,水紅的嘴巴開開合合喊他的名字,“顧揚,你回來啦?”濕濕軟軟的。

    站在玄關的alha這會兒才從驚喜中回過神來,丟下手中的車鑰匙,連鞋都來不及換,直接沖上去連人帶被子一起抱住,把人壓在沙發上就親了上去。

    軟軟糯糯的觸感,帶著林蕭然身上特有的味道,全都是顧揚想念的不行的。

    這會兒被他抱在懷里,反復品嘗著舍不得撒手。

    “嗯……”

    林蕭然還有點迷糊,被親的狠了,氣息不穩,只能從鼻腔里發出抗議來,手卻自然而然的從被子里伸出來環住了顧揚的脖子。

    為了不讓自家的寶貝男朋友窒息,顧揚總算是稍稍放緩了動作,卻始終含著唇瓣廝磨著。

    一個月沒見,不是只有顧揚想念林蕭然,林蕭然對他的想念也是一樣的,否則他不會昨晚大晚上下班後還趕回來了。

    可惜,顧揚居然加班沒回來。

    這會兒雖然回來了,林蕭然卻要走了。

    他輕輕推了推已經在他脖子里上作亂的顧揚,聲音不知是因為剛睡醒還是親吻的關系少了平時的清冽,多了份柔軟,“我要走了,一會兒我有事。”

    “啊?”黏在他身上下不來的alha听了這話瞬間清醒了,撐起胳膊看著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全是抗拒︰“什麼事?非去不可嗎?”

    “嗯,一個很重要的醫學講座,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的票。”林蕭然知道這個消息對顧揚來說糟透了,可是他也沒辦法,主動湊上去在他嘴巴上親了親,“下周休息我再回來。”

    顧揚說到底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只能昧著良心把人松開,他自己裹著被子坐在沙發上看林蕭然在家里來回走著,一會兒去洗手間洗漱,一會兒踢踏著拖鞋去冰箱里翻吃的,一會兒在房間里問他,“我那件白色的衛衣你洗了嗎?放哪兒了?”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能看清楚林蕭然換衣服時露出來白皙縴細的腰線,腦子里全是手摸在上面的滑嫩的觸感。

    林蕭然全身都很敏感,腰的兩側一踫就會忍不住笑,若是親上去他整個人都軟了。

    不行了!

    顧揚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致,特別是這會兒腦子里全是兩人歡愛時林蕭然嬌軟性感的模樣。

    要是林蕭然不在面前也就算了,偏偏還在,他真的善解人意不了。

    眼看著林蕭然洗漱好換了衣服跟他打了招呼就要出門,顧揚蹭的一下站起來追過去,從後面把人抱住,埋頭在他肩膀上蹭了又蹭,“為什麼昨晚回來不告訴我?”

    林蕭然手都扶到門把上了,又縮了回來,抬手摸了摸他頭發,輕聲道︰“說了你就回得來?”

    也是,說了他也回不來。

    林蕭然其實也是希望他昨晚能回來的吧,要不也不能在沙發上就睡著了,足見是一直在等他。

    這下一來,他更松不開手了,不但松不開,手還像自己有生命一樣,順著衛衣的下面就伸了進去,嘴巴在林蕭然白嫩的脖子上輕輕啃咬,可憐兮兮的撒嬌︰“然然真的忍心走嗎?我可是吃齋念佛了一個月了,你自己看……”

    他說著還一邊拉著林蕭然的手往下,手上做著流氓的動作,聲音卻委屈很,“你現在走了,我怎麼辦?”

    林蕭然清澈的眸子明顯放大幾分,回頭詫異的看著他,“一夜沒睡你還有這精力?”

    顧揚順勢湊過去在他嘴巴上咬了一口,笑的有點壞,“有沒有精力然然試試不就知道了。”說著一把將人攔腰抱了起來,轉身沖進了臥室,雙雙滾到了床上。

    當初裝修房子的時候,顧揚忙著創業基本沒管,讓林蕭然按找自己的喜好來,獨獨家里的床,沙發,還有露台上的吊床,所有顧揚口中關系到兩個人幸福的地方,全都是他精挑細選的。

    就說這床,一定要足夠大,還要舒服,質量也要好,這樣才能讓他們把什麼姿勢都嘗試嘗試。

    這會兒一個月沒見,什麼姿勢都沒了,他急匆匆的咬著林蕭然的腺體,讓兩個人信息素一起失控糾纏,抱著人把一個月的份一起溫存回來。

    清晨的陽光斜照臥室的地板上,光影轉動,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過了好久才安靜了下來,折騰了累了兩個人也都安穩的睡著了。

    林蕭然是下午醒來了,睜開眼便是顧揚毫無遮擋的胸膛,他習慣性蹭了蹭,抬頭,看到顧揚依然睡的很沉,縴長的睫毛下面染著淡淡的烏青。

    他抬手輕輕踫了踫,有些心疼。

    顧揚大三就開始創業,還真的是白手起家,就是不要家里幫忙,一切從零開始。

    從那時候開始顧揚一直很忙。

    雖然林蕭然相信他一定能成功,可很多事情不是因為相信就會變的簡單,顧揚依然需要一步一步的摸索著。

    林蕭然至今還記得他們在經歷了前期拿不到投資,宣發困難,到最後終于克服一切難題,游戲上線後當日玩家達到了上千萬,幾乎是近些年國內最火爆的端游,那一刻林蕭然都無比激動,顧揚卻只在看到數據一瞬間露出一抹自信又疲憊的笑容,轉身就無力抱住了林蕭然,“然然,我累了,想睡覺。”

    那大概是他們在一起之後,顧揚唯一一次跟他說睡覺的時候,真的只是單純的睡覺。

    林蕭然開車帶著他回家,進門他就撲倒在床上,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醒。

    然而那只是一個起步,顧揚還有更大的目標,所以忙碌的工作依然在繼續著,他依然還跟自己的團隊一起,重要的事情都會親自參與,像昨天晚上那樣遇到突發狀況,他也會跟著熬夜通宵。

    很難從顧揚散漫的外表看出他是這樣認真的人,但林蕭然知道,知道才更覺得心疼。

    他忍不住湊上去在熟睡的alha眼楮上親了親,見對方完全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便輕輕拿開了他摟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掀了被子輕手輕腳套了件衣服下床了。

    早起到現在沒有吃東西,林蕭然有點餓。

    而且顧揚一會兒醒來應該也要吃東西。

    本來他可以點外賣,畢竟他不怎麼擅長做飯,煮面條還是會習慣性放糖進去。

    可是今天他忽然想下廚給顧揚做頓飯,于是踢踏著拖鞋去了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里面的食材不多,畢竟顧揚自己一個人在家也不太可能做飯。

    不過這點食材倒是夠用了。

    他把各種食材清洗干淨後,拿了手機過來開始照著教程做了起來。

    可惜他在做飯方面著實沒有顧揚的天分,就算有教程他也總容易翻車,特別是土豆絲,他怎麼切都切不成絲,弄的他有點焦躁。

    于是顧揚從房間出來,就看到他家漂亮的oga渾身上下只套了一件他的白襯衫,光這兩條大長腿,站在料理台前跟一個削了皮的土豆較勁。

    看的顧揚心潮澎湃,走過去在身後把人抱住,湊在他耳邊耳邊曖昧的低笑︰“寶貝你是在誘惑我嗎?”說著還很流氓的在林蕭然身上蹭了蹭。

    兩個人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林蕭然早對他喊自己寶貝免疫了,雖然當初剛在一起的時候,他總覺得肉麻不讓顧揚喊,可後來他習慣了,也就不阻止了。

    不過這會兒顧揚明顯得寸進尺了,他回頭冷眼甩過去,“你找死?”

    顧揚被他瞪的趴在他肩膀上笑出了聲,“然然,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罵人的詞匯量非常貧乏?這麼多年你罵我就只有這幾個詞。”

    林蕭然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果然我還是不該罵你,揍你更直接!”說著他放下手中的刀就要動手。

    顧揚眼疾手快把人圈住,笑著哄他,“我錯了好不好?然然不是要切土豆嗎?我教你。”

    林蕭然也不是真的要揍他,所以沒有用力掙脫,這會兒被顧揚圈在懷里,顧揚順勢抓住他兩只手,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土豆,像大人交小孩子握筆寫字一樣,一點一點的切著土豆。

    “然然的手長得真好看,手術刀都能用,土豆一定也能切的好的。”

    顧揚一心二用在他耳邊說話,溫熱的氣息全噴薄在林蕭然的耳垂上,伴隨著他含笑的聲音穿進林蕭然的耳朵里,林蕭然忽然心跳加速,竟有種甜蜜又難為情的感覺,耳尖微微發燙進而轉紅。

    落在顧揚的眼楮里,顧揚嘴角的笑意愈發燦爛,把切了一半的土豆丟下,輕輕把人抱住喊他的名字,“然然。”

    怎麼辦?過了這麼多年,他為什麼還能越來越喜歡他的男朋友?

    “干嘛?”林蕭然被他頭發蹭著臉頰癢,忍不住去撥弄他的頭發。

    “晚上要走嗎?”顧揚知道他明天要上班,明天早上走時間太趕了。可是一想到一個月沒見,一會兒人又要走了,他就撒不開手了。

    其實他們高三在一起後,雖然進了同一所大學,可是似乎一直過著聚少離多的生活。

    不在一個專業,時間表本來就對不上,林蕭然學醫,課程非常多,完全不比高三輕松,顧揚也在一邊上課的同時在為自己以後創業做準備,也沒有多少時間。

    等到顧揚創業,林蕭然實習工作,時間似乎更緊張了。

    所以林蕭然也能明白顧揚的心情。

    “我剛才打電話去請假,所以,明天休息。”他說。

    顧揚愣怔了一秒,才反應過來,琥珀色的眼底涌現了藏不住的開心,“真的?寶貝你太好了!”他忍不住在林蕭然的臉上親了一口,開心的像過年了一樣。

    林蕭然也被他傻乎乎的樣子逗笑了,下一秒卻絲毫不給面子推開了他,順便把亂糟糟的廚房都丟給了顧揚,“既然你醒了,飯還是你來做吧。”

    有些東西他必須承認自己做不來,就像做飯,還是等著吃比較適合他。

    于是他自覺離開廚房,卻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回頭看向顧揚,“顧揚你大爺,剛才是不是沒帶套?”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