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5章 番外二

第75章 番外二

    剛拿起刀準備切菜的顧揚听了這話也猛的僵住了一瞬間, 隨後連忙放下刀走過來抱著林蕭然道歉,“對不起寶貝,我沒顧上, 現在去買避孕藥。”

    兩個人一個月沒見面,就在他恨不能飛到林蕭然身邊的時候,林蕭然卻出現在他面前了, 他哪里還能顧得上那麼多, 就想把人脫光了吃干淨。

    所以真沒顧上帶套。

    但終究是他的錯。

    林蕭然是oga, 就算是男性, 也是很容易受孕的。

    但他們剛畢業,事業上才起步, 現在還不是受孕的最佳時機。

    所以他們在一起的時候, 顧揚都會認真做防護措施, 防止意外受孕。

    這次是為數不多的幾次顧揚忘掉了, 連忙匆匆去樓下便利店買了避孕藥。

    回來時看到他的漂亮男朋友裹了條毯子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他們高中畢業已經五年了,可五年的時間好像在他的oga身上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來。

    乖乖的窩在沙發上的oga, 黑發清顏依然是當年那個漂亮的少年。

    不,比之前還要漂亮。除開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干淨透徹, 五年後的現在,林蕭然的身上還有多出了被愛情滋潤過的甜蜜, 讓他看起來更像是被幸福包圍的模樣。

    顧揚知道, 這樣的變化是自己帶去的。

    他滿意的同時又有些不安。

    他的oga這麼完美, 在學校是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覬覦, 即便他們剛進大學,顧揚就在全校的迎新晚會上宣布了主權, 而後五年想方設法想要吸引林蕭然的人依然多的數不勝數。

    如今大學雖然畢業了, 可工作單位也一樣讓他放心不下。

    不說醫院的同事, 就說每天絡繹不絕的病人,一個個都喜歡往林蕭然所在的科室擠。

    顧揚之前幾次去接林蕭然下班,都遇不到不同的病人找借口感謝林蕭然,想借此機會邀請林蕭然吃飯,雖說都被林蕭然拒絕了,可顧揚不安生啊。

    當然了,不得不說工作的時候,穿著白大褂帶著金邊眼鏡,認真幫病人分析病情的林蕭然,真的太有吸引力了。

    要不是林蕭然工作的醫院不是顧家的,顧揚估計會忍不住用顧家繼承人身份以公謀私,跟他的男朋友在科室里玩一把制服誘惑。

    他自認為自己的定力相當不錯,都會在看到那樣的林蕭然的時候想入非非,何況是別人呢?

    不過說到底他這種不安還是來自于他沒有徹底標記林蕭然。

    “嗯?”

    沙發上的oga發現他明明已經回來了,卻站在玄關看著自己發呆,有些疑惑,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眨了眨,“你看什麼?藥呢?”

    顧揚走過去把避孕藥放到他的手中,自己順勢在旁邊坐下,看著他把避孕藥吃了之後,湊上去把人抱住,臉埋在他的頸窩里蹭著,聲音有些黏糊,“然然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徹底標記你啊?”

    “?”林蕭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又想起了這茬,清澈的眸子動了動,“等我下次發情期?”

    事實上,他們因為高考顧揚輸了的關系,導致那次沒有徹底標記成,之後林蕭然雖然說要看他心情,其實也不過嘴上說說,林蕭然自己其實在高中的時候就做好被顧揚標記的準備了。

    可也不知道為什麼,高三那年他每次發情期顧揚都能遇上,大學後卻總是遇不上。

    兩個不在一個學院,不住在一個宿舍,各自都用事情要忙,就算林蕭然發情期給顧揚打電話,顧揚也未必正好在學校。

    所以當日顧揚因為林蕭然用了他的信息素提取物,在腺體上留下了針眼,心疼的跟林蕭然保證,以後再也不讓林蕭然用那種東西的承諾終究沒做到。

    因為林蕭然的發情期不固定,為了防止出現意外,顧揚只能將自己的信息素提取出來給林蕭然隨身帶著。

    這樣一來確實解決了林蕭然發情期的問題,也因此林蕭然並非發情期一定要他在身邊,導致顧揚一直沒能徹底標記他。

    顧揚當然也知道林蕭然並非不願意被他徹底標記,只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要做個徹底標記這麼不容易。

    一想到下次林蕭然發情期的時候他可能在加班,林蕭然可能馬上要去給病人看病,不得不注射他的信息素,顧揚就覺得徹底標記還是無望。

    他們兩個要真想做徹底標記,只怕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膩歪在一起。

    顧揚自然是願意的,可時間不允許,特別是林蕭然剛開始工作,不可能有那麼長時間的假期。

    所以這事兒只能再往後拖。

    “喂,問你個事兒。”林蕭然看得出來顧揚現在很失望,可這事兒現在也沒辦法,所以戳了戳顧揚岔開了話題,“晚飯還有的吃嗎?”

    “哎?”

    顧揚這才想起來自己是要做晚飯的。

    經過這一番折騰下來天都黑了,廚房還只有幾個不成樣子的半成品。

    可林蕭然好容易回來了,顧揚並不想讓他吃外賣,他知道林蕭然自己在醫院也是多半吃外賣或者食堂,所以揉了揉男朋友黑黑軟軟的頭發,松開人去廚房做飯去了。

    次日兩個人難得都休息,顧揚堅持要出去約會。

    兩個人從大學開始偶爾約會就是老三樣,就是出去逛吃,然後去看電影,接著吃晚飯。

    大約是覺得這樣的約會毫無新意,顧揚今晚特別找了個超級有情調的地方,來了個燭光晚餐。

    當年覺得燭光晚餐很俗氣的林蕭然,如今倒是不介意了,關鍵還是顧揚找的餐廳味道好,合了他的胃口。

    接下來似乎該順理成章的回到家,洗了澡,上床溫存了,可惜溫存是沒的溫存了,顧揚得今天晚上就把林蕭然送回醫院,林蕭然明天一早就要上班,從家里過去來不及。

    穿越了幾乎整個城區,快凌晨的時候,顧揚把車停在了醫院的宿舍樓外。

    一想到下次見面八成又是半個月後,說不定是一個月後,顧揚就舍不得放人下車,湊過去把人壓在副駕駛上親了又親。

    林蕭然也沒催他,反倒抱住了他。

    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里,林蕭然對他想念是一樣的。

    可惜再怎麼難分難舍,顧揚終究還是把人松開了,下車把人送進了樓道里,看著林蕭然上去才輕輕嘆息一聲,轉身上車走了。

    林蕭然的宿舍在六樓,除了他自己還有一個同事,作息時間比較規律,基本上不上夜班的晚上十點準時上床,所以林蕭然這個點回來,怕吵到他動作特別輕,在玄關換了拖鞋,就準備直接回房,卻忽然有人在此時敲門。

    他有些意外,順手把門打開,陸亭端著一大份烤串站在門口,笑著跟他說話︰“剛回來嗎?晚飯吃了沒?我剛點了很多燒烤,給你送了點過來。”

    “不用。”林蕭然言簡意賅的拒絕之後,直接把門關上了。

    陸亭是林蕭然的大學同學,對林蕭然的心思昭然若揭,整個醫學院的人都知道,林蕭然又不傻,當然也知道,但是人家就這麼拖拖拉拉五年也沒有直說過。他不說,林蕭然也就沒機會拒絕。

    本來也不是什麼事兒,大學畢業各奔東西,一輩子說不定都見不到了,結果兩人進了同一家醫院。

    林蕭然搬進宿舍的第二天,家就在醫院附近的陸亭也住進了宿舍,還住在林蕭然對面。

    導致不管是上班時間,還是下班時間,陸亭總是有各種借口來找林蕭然,有時候只是簡單的借支筆,或者自己做了吃的給林蕭然送過來。

    如果是普通同事之間友好相處,林蕭然自然不介意,但是陸亭這種友好是帶著明顯的目的性的,哪怕林蕭然可以視而不見,別的同事卻都能看得出來。

    時間久了,總有人喜歡拿他們兩個開玩笑。

    林蕭然是有話直說的性子,不喜歡被這樣誤會,所以他在陸亭沒有表白的情況下直接找到陸亭,開門見山︰“我有男朋友,別再做多余的事情!”

    結果那個陸亭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不懂他的話,還是喜歡尋各種借口來找他。

    林蕭然覺得麻煩的很,也不管他面子上掛不掛得住,一律拒絕。

    鬧著整個醫院都看出來,林蕭然拒絕了陸亭。

    但陸亭依然如故,就像剛才一樣。

    林蕭然倒也沒多放在心上,反正對他的所有邀請一律拒絕就是了。

    關上門他就回房去了,完全不知道陸亭在他的宿舍門外,端著一盤燒烤站了多久。

    一直到再次有人上樓來,他仿佛才回過神來,笑著跟路過的同事打了聲招呼後才轉身回去了自己的宿舍。

    他的這間宿舍只住了他一個人,安安靜靜,只有客廳角落的燈亮著,他坐在燈一下,一串一串把冷掉的燒烤全吃了,然後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隨手他拿起了錢包。

    在這個不太用現金的時代,他的錢包里並沒有現金,打開里面竟然放了一張疊的整整齊齊的紙巾。

    他小心翼翼的把紙巾抽了出來,仿佛拿著一件珍寶一樣,捧在手心里湊在鼻子跟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立刻露出了飄飄欲仙的神態。

    此時的林蕭然已經洗完澡上床,給顧揚打了個電話到了聲晚安,又交代顧揚開車慢一點之後,躺下睡了。

    他做夢也想不到,他曾經丟掉的一張擦嘴的紙巾,會被人從垃圾桶里撿出來,當成寶貝一樣收藏著,無數個夜晚,對方嗅著紙巾的味道肖想著他。

    而且就在同一時間,陶醉的陸亭收到了一個信息︰好消息,你男神林醫生還沒有被顧揚徹底標記哦,所以他是扛不住你的信息素的。敢不敢試試生米煮成熟飯?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