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6章 番外三

第76章 番外三

    深夜, 值班室里穿著白大褂的林蕭然安靜的坐在電腦前,查看著各個床位病人的情況,金邊的框架眼鏡落在高挺的鼻梁上,他偶爾會抬手用指尖輕輕提一提。

    本就是最隨意的動作, 隨意到他自己都毫無意識, 可忙里偷閑的年輕小護士們偶爾路過看到了, 總會激動的不行, 連忙跑到護士站里拉著小姐妹分享。

    這倒是成了林蕭然來到城西醫院之後,整個醫院護士的日常了。

    不只是護士, 連病人都格外喜歡林醫生上夜班的日子,因為這樣這位好看的林醫生就要給他們查房, 然後他們總能找到機會跟這位話不多的林醫生說上兩句話, 便是說不上,近距離看兩眼也是開心的。

    對于這些,身為當事人的林蕭然自己倒是完全不知情,他這個人但凡做一件事情總是特別專注, 別的事情根本影響不到他。

    這會兒也是,小護士們沒一會兒就從他辦公室門口路過, 探頭偷看他,然後在外面竊竊私語討論著他, 他都沒在意, 認真的做著手頭的工作,連凌晨該去食堂吃飯都忘了。

    小護士們正好借這個機會過來跟他搭話, 兩三個活潑的擠在他門前,笑嘻嘻的喊他︰“林醫生, 該去吃飯了, 夜班食堂飯菜少, 去晚了就沒了。”

    專注的林醫生這才抬起頭,掃了一眼電腦角落的時間,已經快一點了。

    他並不覺得餓,但他得吃藥。

    身為醫生他知道空腹吃藥不好,于是微微笑了笑,拜托幾個小姑娘,“幫我帶一份,隨便什麼都行。”

    “好。”小護士們自然很樂意答應了,這樣回來還能跟林醫生說一次話,而且為了讓林醫生吃上熱騰騰的飯菜,她們去食堂的速度比平時都快了。

    辦公桌前,坐久了的林蕭然摘下了眼鏡,露出了漂亮的眉眼。

    他不太喜歡戴眼鏡,鏡框卡在鼻梁上,總讓他覺得不舒服,所以不工作不看書的時候,他都會取下眼鏡。

    索性這幾年過來,他的近視並沒有加重,依然只是輕度近視,不戴眼鏡也不太影。

    取下眼鏡後,他站起來拿著杯子去倒了杯熱水,順便活動了一下筋骨,回來坐下的時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是顧揚發過來的視頻。

    他拿起來接通,顧揚的臉立刻出現在了鏡頭里,聲音也傳了過來︰“林醫生,吃飯了沒?”

    “還沒。”林蕭然稍稍有點感冒,聲音有點沙啞。

    “哎,感冒還是沒好?生病就別上夜班了,請個假唄。”林蕭然每次感冒都會拖上好幾天,顧揚也知道不是什麼大事,可這半夜看著他還在辦公室忙碌,少不得還是會心疼。

    “一會兒吃了飯,再吃點藥就沒事了。”林蕭然自己倒是不當回事,見顧揚這會兒還在外面,岔開話題問他︰“剛下班?”

    “嗯。”顧揚不喜歡開車,上下班總喜歡來回散步,這會兒夜深人靜,一個人順著鋪滿落葉的馬路回家,想起明天一早林蕭然下了夜班就能休息兩天,他自己也正好休息,心情忍不住雀躍,“我去接你吧?”

    沒辦法,自從上次林蕭然回來之後,兩個人又半個月沒見了。

    “傻啊你?”林蕭然笑了,“我自己會回去,回去睡覺吧。”

    這個點,顧揚要是想明天一早來醫院接他,回家也睡不到幾個小時就要出發,然後兩個人還得在開車回去,林蕭然覺得完全沒這個必要,他開車回去一樣。

    顧揚知道他是心疼自己,忍不住笑的的很開心,“男朋友真體貼!”

    不過,他還是打算去把人接回來。

    林蕭然並不知道他的打算,掛了電話繼續工作,忽然有人敲門。

    抬頭就看到陸亭站在門口,禮貌的在門框上敲了敲,手里拿著從食堂打回來的飯菜,笑著跟他說話,“剛才遇到了小張她們在食堂吃飯,說是一時半會兒回不來,又怕你餓了,就讓我先把這份帶回來了。”

    說著,他走進來把飯菜放到了桌子上。

    林蕭然本來話就少,跟他更是沒話說,只點了點頭,“謝了。”

    “不客氣。”陸亭的眼底立刻閃過一抹驚喜,似乎林蕭然一句普普通通的謝謝是什麼不得了的話一樣,而且僅僅一句謝謝,立刻就給了他很大的動力,他看著林蕭然完全不想離開,藏不住關切的詢問︰“你感冒還沒有好?”

    林蕭然打開飯菜,抬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但是意思很明確,沒事就走。

    隨後不管他,低頭開始吃飯。

    陸亭的眼底驚喜漸漸散去,一雙眸子落在林蕭然的身上,漸漸升起了藏不住的痛苦,隨後又化為隱隱可見的貪婪,最後又轉成了微笑,和氣道︰“那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

    林蕭然頭都沒抬,所以並沒有看到陸亭都到門口後,後回頭看了他一眼。

    他只是認真的吃著飯,不過不太餓,沒吃一點就放下了,然後就著熱水吃了感冒藥,隨後把辦公桌收拾干淨,繼續開始工作。

    上過夜班的人都知道,最難熬的就是下半夜兩三點的時候,簡直哪兒哪兒都不舒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可林蕭然還好,他一般白天睡好了,夜班都不會太困。

    今天也不知道是吃了感冒藥的關系,還是白天沒休息好,下半夜他忽然覺得非常無力。

    好在並沒有遇到什麼突發狀況,他一直留在辦公室里。

    不過醫院的規定,值夜班下班前要查房,所以他還是在快下班前去用冷水洗了把臉,強打著精神堅持查完了病房,結束後他累得不行,感覺站著都能睡著。

    這種情況他還真不敢開車回去,所以一邊做好了交接班之後,他拿著手機出門準備顧揚打電話,告訴顧揚自己下午再回去,陸亭卻又跟了上來,一臉關切的問他︰“林醫生,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不是感冒加重了?”

    林蕭然搖了搖頭,沒說話,只快步往宿舍走去。

    陸亭不遠不近的跟在後面,他也沒在意,畢竟陸亭跟他一樣住在宿舍。

    可就在他開門進屋的一瞬間,墜在後面的陸亭,一個箭步沖上來,從後面一把將他推進了屋子,自己跟進來,將門重新關上。

    毫無防備的林蕭然,完全沒反應過來,而且他身體非常疲憊,手腳無力,被陸亭從後面一推,幾乎站不穩。

    緊接著听到門啪的一下關上的聲音,他的眉心挑了一跳,回頭,就見陸亭看著自己的神情很不正常。

    “你……”

    他正要開口讓陸亭滾出去,雙腿卻猛的一軟,幾乎站不穩。

    因為陸亭的信息素忽然鋪天蓋地向他攻擊而來。

    他已經好幾年沒有受到過別的alha信息素攻擊了,就算顧揚不在,他也會使用顧揚的信息素提取物,所以別的alha信息素是無法攻擊他的。

    可這次正好他最後一根顧揚的信息素用完了,加上他本來今天就要回家,就沒在意。

    忽然受到這種濃度的信息素攻擊,他此時又渾身無力,幾乎抵御不了。

    可他依然站著,臉上幾乎看不出端倪,一雙清冽的眸子刀鋒般刺在陸亭的臉上。

    有那麼一瞬間,陸亭幾乎被他看的心虛,本能的想道歉,然後逃離眼前這個oga的視線範圍,他不想在自己喜歡了這麼多年的oga眼楮里看到那種仿佛看著垃圾一樣的眼神。

    可是……

    他不要退縮!

    這麼多年了,這是唯一能將林蕭然佔有的機會,為此他甘願付出任何代價。

    他一咬牙,把自己心底的退縮壓了回去,逼著自己裝出無所謂于的樣子看著林蕭然,“林蕭然,你別忍了,我觀察你很長時間了,顧揚的信息素你用完了,現在身上沒有他的標記。你反抗不了我。而且,你半夜吃飯的飯菜里面我下了一點點藥,放心,無害,但是你現在應該渾身都沒有力氣。”

    原來是這樣。

    難怪林蕭然覺得自己今天這麼累,這種累幾乎達到不正常的程度。

    正如陸亭說的那樣,他現在的狀態確實很差,雖然還能站著,也不過是強撐著,隨著alha信息素的攻擊,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在發抖。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他看著陸亭,額頭上的汗水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外溢出,卻努力穩住了聲音。

    縮在後面的手里拿著手機,只是他看不見,只能胡亂按著,期待能撥通誰的電話。

    而此時,顧揚的車正好停在了醫院的門口,拿起手機要給他打電話,自己的手機響了。

    他一看是林蕭然打過來了,想著對方跟自己心有靈犀,開心的按下的接听鍵,還沒說話,那邊就傳來一把陌生的聲音︰“林蕭然你別怪我,我喜歡你這麼多年,想方設法的接近你,討好你,可是你連正眼都舍不得給我。我沒辦法!我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更瞧不起我了,可我但凡能放得下你,也不會做這些讓你看不起的事情。今天我是豁出去了,哪怕你一輩子都恨我,我今天也要徹底標記你,讓你一輩子都只能做我的人!”

    一瞬間顧揚只覺得腦子里炸開了鍋,擔心,憤怒,焦急,促使著他什麼都顧不上,下車直接沖進了醫院的宿舍樓。

    這里本來是要登記才能進去的,但顧揚根本不管管理員阻攔自己,反倒抓著管理員怒吼道︰“快拿602的備用鑰匙!”

    這一刻的顧揚根本不是平日里那個陽光好相處的大男孩,優質alha與生俱來的領導力與壓迫感顯示的淋灕盡致,會自動讓弱勢群體臣服。管理員本能的把備用鑰匙拿了出來。

    顧揚一把拿過鑰匙,沖進了樓道里。

    舊式的老樓密封性沒有那麼好,進入樓道,顧揚就清楚的味道了林蕭然的信息素味道,濃度已經非常高,除此之外還有一股alha的信息素,濃度比冰糖雪梨味還要高。

    一想到有人在試圖佔有他的oga,顧揚所有的冷靜自持都去喂狗了,雪松味的信息素噴涌而出,完全將那股陌生的alha信息素壓制了。

    此時屋子里的兩個人都感受到了這股信息素,陸亭幾乎被震懾的不動不能動,而他面前咫尺的oga卻被完全保護了起來。

    顧揚?

    這個名字在林蕭然的腦子里一閃而過,門被人粗暴的打開,瞬間顧揚的信息素席卷而來,而陸亭的信息素節節敗退,不止如此,林蕭然眼前一花,陸亭已經被掀翻在地,顧揚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

    霎時間,林蕭然身體緊繃的那根弦松了。

    “顧揚……”他無力的喊了一聲,身體軟了下去。

    顧揚卻僵住了。

    看到林蕭然的一瞬間,顧揚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他的oga受傷了,右腿上鮮血淋灕,幾乎染紅了正條褲管,正無力倒了下去。

    顧揚箭步沖過去,一把將人抱住,心疼的無以復加,聲音都在發抖,“然然,你……”

    “顧揚!”林蕭然卻急切的打斷了他,蒼白的臉上,臉頰卻一片緋紅,額頭上全是抵御生理的汗水,他軟在顧揚的身上,身體難耐的動了動,手緊緊的抓著顧揚的衣服,“咬我一口,快,快……嗯……”

    話音沒有落下,顧揚猛的咬上了他的腺體。

    雪松味的信息素一點點注入了躁動的身體中,溫柔的安撫著。

    被攻擊的信息素紊亂的oga才漸漸平息了下來。

    可是他依然無力,感冒,熬夜,被下藥,信息素攻擊,以及腿上的傷口,所有的一切都在消磨他的意志。

    在顧揚沒有來之前,他都扛得住,可顧揚來了,他就撐不住了。

    很久以前就這樣,只要顧揚一出現,他的意志力都會變的很薄弱。

    但是沒關系,他知道交給顧揚就行了,交給顧揚就好。

    帶著這樣的安心,他終是暈倒在了顧揚的懷中,腿上的鮮血還在流淌著。

    這一刻,顧揚連殺人的心都有,可他得先送林蕭然去醫院處理傷口。所以,他只是回頭看了一眼被他的信息素威懾住的陸亭,隨後一把將林蕭然抱了起來。

    砰!

    有什麼東西從林蕭然的手中掉了下去,顧揚低頭,竟是一把沾了血的水果刀。

    琥珀色的的眸子瞬間閃過無數情緒,心疼,懊惱,後悔,憤怒……

    為什麼,他會讓自己的oga受這樣的傷?

    林蕭然是在怎樣無助的情況下,選擇用水果刀去刺傷自己,用痛感去抵御別的alha的信息素攻擊的?

    這一刻顧揚簡直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