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7章 番外四

第77章 番外四

    林蕭然這一覺睡的極沉。

    本來他就感冒, 趕上了下夜班,又遇到一連串的事情,身體極度虛弱, 所以從早上倒在了顧揚懷里開始就沒醒過。

    中途顧揚是怎麼抱著他沖進急癥室, 醫生又是怎麼幫他縫合傷口輸液, 還有院內的各級領導過來探望, 陸亭被警察帶走, 全醫院都在討論他的事情,他一無所知。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楮,立刻對上了熟悉的琥珀色的眸子,那里面盛滿了心疼和擔憂。

    “然然……”一整天陪在病床邊,連水都沒喝一口, 顧揚的嗓子有些干澀,開口就卡住了, 頓了頓才說了下句, “醒了?感覺怎麼樣?”

    昏睡了一整天,林蕭然稍稍有點斷片,剛睡醒的眸子里染著淡淡的水汽,看著顧揚眨了眨眼,昏睡前的記憶才涌入了腦海中, 這才明白顧揚為什麼會露出這種神情。

    他的手被顧揚抓在手中,輕輕動了動手指,在顧揚的手背輕輕捏了捏, 薄薄的嘴唇動了動,輕聲道︰“顧揚, 我沒事。”

    同樣一整天水米未進, 他的嗓子有些沙啞, 帶著感冒沒好的鼻腔,軟軟的,落在顧揚的耳朵里,只覺得心疼的不行。

    明明自己遇到危險,受傷了,醒過來第一句話卻安慰他的。

    顧揚說不上來自己是什麼心情,只忍不住俯身過去把人抱住,臉埋在他的頸窩里,聲音沙啞又心疼,“然然,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這種愧疚自責的心情,這一整天都盤旋在顧揚的心里,他真的太難受了。

    如果今天早上他不是剛巧來接林蕭然,現在又會是怎樣的情況?

    雖說林蕭然是隱性oga,陸亭根本不可能標記他,可發瘋的陸亭在發現自己無法標記林蕭然之後,誰知道還會有什麼過激的行為?

    就算他來了,林蕭然也還是受傷了。

    他抱著林蕭然沖進急癥室,看著醫生剪開林蕭然的衣服,露出里面淋灕的傷口,心口也像被扎了一刀。

    血流了很多,醫生費了好大勁才把血止住,然後一針一針的縫合,縫了二十多針。

    那一刻顧揚真的沒辦法不怪自己,為什麼他的oga,他卻沒有保護好?

    他逼著自己從頭到尾用自己的雙眼去記錄下來這一切,印在腦海中,他要自己永遠都記得這一刻,記得傷在林蕭然身上的時候,他有多痛。

    這樣他就再也不會讓自己犯下這種錯了!

    林蕭然伸手抱住了他,指尖輕輕撫過他的頭發,“顧揚,這是意外,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別胡思亂想。”

    他就知道顧揚肯定會自責。

    雖然顧揚不會因為他是oga就干涉他的自由,只要他做什麼,顧揚都會支持。

    可是骨子里alha的天性還是在的。

    林蕭然既然跟他在一起了,是他認定的oga,那他潛意識里就會覺得保護林蕭然是他的責任使命,林蕭然受傷就是他的錯。

    雖說在性別差異上來說,他有這種本能林蕭然心里也會覺得開心,可是如果成了負擔就多余了。

    何況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意外,怎麼也錯不到顧揚的頭上。

    “而且,我也沒事啊。”見顧揚沒說話,林蕭然抿了抿嘴唇,又加了一句。

    “還沒事?”顧揚終于松開了他,看著林蕭然腿上包裹的層層紗布,他的眉頭擰成了死結,手指緩緩伸過去,要踫又不敢踫,似乎哦踫一下林蕭然就會痛一樣。

    也太夸張了!

    林蕭然看他小心翼翼不知所措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沒事,過幾天就好了。我是醫生,我自己知道。”

    看他臉色蒼白,連嘴唇都沒什麼血色,居然還能笑的出來,顧揚也有點無奈。

    而且顧揚知道,他說自己沒事,是真的覺得沒事。

    都傷成這樣了,還能認定自己沒事,心到底是有多大?

    不過看他這會兒醒過來了,精神也好了,顧揚多少也安心了些,伸手過去在他臉頰上捏了捏,“那林醫生知不知道自己睡了一整天什麼都沒吃啊?想吃什麼,我去買?”

    林蕭然卻搖了搖頭,“還好,回家再吃。”說著就掀了身上的被子要下床。

    顧揚連忙按住了他,“你這傷……”

    “我這傷在醫院住著也沒用,還佔床位。回家呆著一樣,到時候過來拆線就行。”林蕭然知道他不放心,耐著性子跟他解釋,然後在顧揚沒反應過來時,雙手對著顧揚張開,聲音軟軟的,“揚哥,我受傷了,走不了路。抱我出去?”

    哎?

    顧揚這邊還沒拿定主意到底要不要讓林蕭然出院,漂亮的oga忽然就跟他撒嬌了起來,沖他張開雙臂要抱抱,這誰頂得住?

    當下顧揚忘了自己在糾結什麼,一把將人攔腰抱起來,轉身出門去了。

    這一路出門少不得要被很多人看到,一個個都是好奇又八卦的樣子,不過兩個人都不是在意別人眼光的人,根本不放在心上。

    何況顧揚內心還沉浸在林蕭然跟撒嬌的喜悅中,這喜悅直到他抱著人上車準備出發才漸漸退去,他也回過神來,失笑的伸手過去在林蕭然的臉上又捏了捏,“林醫生越來越陰險了,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出賣色相?”

    林蕭然是很少跟顧揚撒嬌的,畢竟性格擺在那兒,就不是個會撒嬌的人,但也不是完全不會,偶爾他想要達到某種目的的時候就會。

    比如剛才,他擔心顧揚關心則亂,非要他在這里住院,就趁著顧揚腦子不夠用的時候,稍微撒個嬌。

    顧揚一般都會反應不過來,然後就會順了他的意思,像現在這樣。

    算計了顧揚,林蕭然還挺得意,沖他挑了挑眉︰“你不想我回去?這次倒是可以休個長假了。”

    顧揚瞬間又想到了他的傷口,眼底閃過疼惜,摸著他的臉輕嘆了一聲,“我倒寧願你別休假,代價太大。”

    知道顧揚又心疼了,林蕭然抓著他的手正想說點什麼分散他的注意力,自己的手機倒先響了,是林嵐打過來的。

    他看了看顧揚,顧揚立刻就知道他要問什麼,搖頭︰“我沒跟阿姨說。”

    他知道林蕭然不願意讓林嵐擔心,出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告訴林嵐的,所以他也沒有通知家里人。

    林蕭然確定之後,接通了林嵐的電話,語氣跟平常一樣︰ “喂,媽媽,吃飯了嗎?”

    顧揚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在學校東面巷子里也看到過這一幕,剛跟人打完架的林蕭然,以嫻熟的動作和速度飛快的整理了頭發衣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接通了林嵐的視頻。

    在林嵐眼中,林蕭然向來是個听話又不闖禍的好孩子,怎麼也想不到就在林蕭然跟他視頻的地方,地下還躺著三個人被他兒子揍的站都站不起來。

    顧揚的思緒飄的遠了,並沒有留意到林蕭然跟林嵐說了什麼。

    等到電話掛斷,林蕭然戳了戳他的臉頰,他才回過神來,扭頭過來就對上了林蕭然清澈的眸子。

    “我媽跟你爸都知道了,爺爺奶奶也知道,說要來看我。多麻煩!”林蕭然撇了撇嘴。

    “嗯?”顧揚有些意外,嘴唇動了動,話沒說出口,自己就忽然想起了什麼。

    肯定是他打電話讓楊秘書去處理陸亭的事情,楊秘書見涉及到了林蕭然,跟顧修遠說了。

    林蕭然大概也猜到了。

    “正常也要判刑吧。”他說。

    提起陸亭,顧揚臉上的笑意瞬間就散了,冷凝的模樣連林蕭然都沒怎麼見過。

    “判刑也要讓他判重的刑!”顧揚神色嚴肅,“听說他爸還是個當官的,我倒是看看他能不能把他兒子撈出來。”

    林蕭然看了看他沒說話。

    其實顧揚很少會說這種,幾乎有些仗勢欺人的話,也很少會因為自己的家庭背景,就做仗勢欺人的事情。

    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

    好在他還是理智的,沒有自己動手把陸亭怎麼樣。

    那會兒林蕭然被逼到絕境,顧揚忽然出現,他心里的那根弦斷了,就完全撐不下去了。

    可是倒在顧揚懷里的時候,他還是有些擔心的。

    換位思考,要是有一天顧揚被人這樣算計,他也會發瘋的。

    所以他當時還是有些擔心顧揚失控做了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

    好在,顧揚沒事!

    至于陸亭嘛,隨便顧揚怎麼處置吧,他不管了。

    因為林蕭然受傷在家里休養,顧揚也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在家里寸步不離的守著人。

    林蕭然覺得他有點夸張,自己只是一條腿不能動,又不是廢人,顧揚根本沒必要天天在家陪著他。

    可顧揚不答應。

    林蕭然受傷他本就心疼的不行,怎麼能不把人伺候好呢?

    而且,這次的事情充分讓他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一定要徹底標記林蕭然!

    他也不知道以前他們兩個人怎麼就那麼傻,總是為了學業,為了工作把這件事情一拖再拖,以至于這次林蕭然差點出事。

    這次顧揚打定主意了,就是天塌下來,他也要守著林蕭然,絕對不會錯過他的發情期。

    大約是老天也在幫他,他們窩在家里的五天後的晚上,他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冰糖雪梨的味道絲絲縷縷在他鼻息間纏繞著,一點一點漸濃,整個主臥都開始充盈起來。

    床上的oga從被子里探出頭來,白皙的臉上染上了紅霞,漂亮的眼楮里也都是水汽,軟軟的沖他伸出手來,“顧揚,難受。”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