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8章 番外五

第78章 番外五

    清晨, 深秋的陽光穿過玻璃斜照在臥室柔軟的地毯上。

    臥室里面鋪地毯也是顧揚堅持的,因為他發現林蕭然洗完澡或者是偶爾要從床上下來拿什麼東西,總喜歡光腳。

    特別是兩個人翻雲覆雨之後, 顧揚幫他洗完澡只會在他身上套一件自己的衣服,他光著腳下床的時候, 露著兩條修長白淨的大長腿, 衣擺下面若隱若現是顧揚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那畫面說不出的勾人。

    林蕭然的體質卻有點奇怪,明明一點都不虛弱,可只要天冷的時候,光腳在地板上站一會兒, 第二天準感冒。

    所以顧揚堅持要在臥室里面鋪地毯。

    只這會兒地毯鋪著, 漂亮的oga也不能光腳站在上面,他的腿受傷了。

    而且昨晚被折騰壞了,這會兒趴在床上睡的很香。

    顧揚從後面伸手摟住他的腰,忍不住湊過去在他脖子里後面的腺體上親了一口, 心里說不出的甜蜜。

    此時那印著粉粉的楓葉腺體中,絲絲縷縷的散發著顧揚的味道,跟在腺體上咬一口,把信息素注入後做的臨時標記不一樣,這次林蕭然的身上永遠印下了顧揚的標記,從此林蕭然的腺體中都會有顧揚的味道, 告訴所有人, 所有想對他圖謀不軌的人, 他是有alha的, 任何其他的alha都無法再攻擊他!

    怎麼辦?

    顧揚壓抑不住自己心里有的喜悅, 他忍不住收緊胳膊, 緊緊的摟住他的oga,臉埋在oga光潔的肩膀上,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其實也不完全是喜悅,還有一種類似于感動的心情。

    林蕭然願意把自己給他,願意徹底印上他的標記,顧揚想到這一點,就會覺得感動。

    其實oga被alha徹底標記是有風險的,不管時代發展到什麼地步,不管社會上怎麼去強調性別平等,但有些東西生來就不平等。

    就像oga只能被一個alha標記,可alha卻可以標記很多oga一樣,這種生理上差異擺在這里,就導致ao結合後,萬一兩人過不下去,oga要付出的代價遠大于alha。

    因為oga必須要動手術去除掉身體中的標記,才能徹底脫離alha。

    當然,顧揚不認為他跟林蕭然會過不下去要分開,可林蕭然身為oga,心甘情願的讓他徹底標記,願意一輩子跟他綁定在一起,他還是無以復加的感動著。

    “嗯……”

    此時熟睡的oga終于醒過來了,懶懶的從鼻腔中發出了聲音,濃密的睫毛抖了抖,悠悠睜開了雙眸。

    剛睡醒的他,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眼楮撲閃撲閃的眨著,才覺察出異樣,顧揚壓在他身上,好重!

    他回頭,正要開口讓顧揚起開,眸子正對上了顧揚的。

    四目相對,他的腦海中立刻浮現了昨夜的畫面。

    他發情了,信息素濃度不斷升高,渴望著顧揚的安撫,然而顧揚比他還激動。

    發情期的oga跟平時不一樣,藏在內體的生殖腔會打開,只有生殖腔打開的時候,alha才能徹底標記。

    兩個人都失控了,發瘋的想要對方,他更知道顧揚一直在等他發情期,徹底標記他。

    可一切水到渠成的時候,顧揚居然停下了,指尖輕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眼中和深情交織著,聲音沙啞的不行,“林蕭然,我想做你的alha,要嗎?”

    認真的像個傻瓜!

    發情期的林蕭然被生理需求支配著,那一刻卻清醒了,他知道顧揚是在跟他確認,這一輩子。

    簡直傻的可愛。

    他伸手勾住顧揚的胳膊,把人拉近,湊在顧揚的耳邊,聲音染上了軟軟的水汽︰“顧揚,讓我做你的oga,完全標記我。”

    標記的過程比林蕭然以為的要長,比以前他們每一次上床都要劇烈,最後他只能遵循著本能跟隨顧揚,腦子里輕飄飄的,迷迷糊糊間感受到標記完成,顧揚在他耳邊輕聲說︰“寶貝,我愛你。”

    隨後他就陷入了沉睡中。

    所以,他被顧揚完全標記了?

    感覺跟之前不太一樣,哪里不一樣呢?

    “嗚……”

    他還沒有理出頭緒,標記了他的alha已經湊上前,吻上了他的嘴唇。

    這種踫觸立刻讓他發現了哪里不一樣,他喜歡這種踫觸,不,或者說,他渴望這種親密的接觸。

    他的身體像是發情期一樣,渴望著他的alha,並非一定要做那種事情,那似乎就想黏在一起。

    他想起來初中的生理衛生課上說過,oga被完全標記的過程並非只是alha在oga的身體里留下印記,根據個體不不同,oga會對標記自己的alha產生不同程度的接觸依賴癥狀,所以在完全標記之後,alha需要全天候陪著oga,直到這種癥狀消失。

    他記得自己初中學到這段的時候,還曾經在心里吐槽過oga這種生物真的是麻煩,好像生來就是要被小心呵護。

    可現在,他被徹底標記了,對顧揚產生了這種程度的依賴,被顧揚抱著親吻,溫柔的安撫他,他卻覺得心里甜甜的,而且他猜顧揚也不會覺得他麻煩,大概心里還特別開心。

    有時候顧揚會故意跟他撒嬌,滿眼都是可憐的小媳婦模樣,“然然你偶爾也需要一下我,要不顯得有沒有我都是一樣的。”

    這下如他的願了。

    林蕭然也不知道自己這依賴癥要多久才會消失。

    兩人黏黏糊糊的在床上又折騰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林蕭然把顧揚他推開了,嘴唇被親的水潤潤的,聲音軟的不行,“餓了。”

    可不是餓了,昨晚就折騰到現在,都快下午了。

    顧揚的嘴唇意猶未盡又在他臉上親了親,才終于舍得撐起身體︰“那我去做飯,你一個人呆著行嗎?”

    看他要走,林蕭然的手無意識抓住了他的胳膊,忽然就很沒安全感。他誠實的搖了搖頭︰“不行,我去看你做。”

    顧揚在徹底標記林蕭然之前有特意查過,知道oga被完全標記後癥狀,可是,他的oga抓著他的胳膊,軟軟的看著他,離不開他的模樣,真的太讓他滿足了。

    他忍不住湊過去又把人抱住,窩在林蕭然頸窩里蹭,“被然然需要的感覺好棒!然然要是一直這麼需要我就好了。”

    林蕭然被他的孩子氣逗樂了,“我要一直這樣,你就什麼事都別做,每天二十四小時守著我。”

    “我願意!”

    “我不願意!快做飯去,我餓了。”

    結果兩個人又磨蹭了好一會兒,才穿好了衣服,顧揚下床把人抱著一起出去。

    林蕭然趴在吧台邊看顧揚在廚房里面忙活的身影,心里各種不舒服,想靠的更近一點。

    怎麼說呢?這依賴癥還是有點麻煩的,他想。

    為了分散注意力,他把視線從顧揚的身上挪開,低頭看手機。

    視線卻穿過了吧台的邊緣看到自己光著的兩只腳。

    他又沒穿鞋。

    自從他腿受傷回來後,但凡動一下,顧揚就會抱他,他幾乎就沒下過地。

    他覺得顧揚在這方面是有些夸張的,每次他受傷顧揚都會這樣。

    高中那次他跟顧揚一起爬山,腳扭傷了,顧揚就一路背著他,還跟老專家學了按摩的手法幫他按摩,再後來他搬回家住,顧揚擔心他的腳傷,每天早起半個小時趕來他家接他。

    想起當年,林蕭然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了幾分。

    “想什麼呢,這麼開心?”顧揚忙里偷閑過來在人臉上摸了一把,笑問。

    依賴癥的oga本能的抓著他的手蹭了蹭,蹭的顧揚心花怒放,簡直不想做飯了。

    卻見林蕭然抬起頭來看著他,“之前在西岩山,你的許的什麼願?”

    想起當年腳扭傷的事情,倒是勾起了林蕭然對當年顧揚許願的好奇。

    顧揚沒想到他忽然提起這事兒,微微愣怔了一瞬,牽起了林蕭然的手,看著他的眼楮,輕聲道︰“願他日跟我一起還原的人,是你。”

    清澈的眸子微微放大了幾分,林蕭然的腦海中忽然浮現了當年,高挑利落的少年站在系滿了許願帶的許願樹下,隔著秋天的風看著他。

    他清楚的看到顧揚開口了,說話了,可是他卻什麼也沒听見。

    所以,當時顧揚說的就是這句話?

    他微微笑了笑,點頭,“好,陪你去。”

    “好啊,等你腿傷好了,我們就去。別說,那兒還真是挺靈驗。這次去咱再許個願,就願……”顧揚頓了頓,看著林蕭然壞笑,“日後再去還願時,是三個人一起去?”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別廢話了,餓了!”

    顧揚這才依依不舍的松開他的手,磨磨蹭蹭去做飯了。

    林蕭然這邊腿上的傷恢復倒是挺快,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完全標記的依賴癥居然出乎意料的嚴重。

    書上說,依賴癥時間長短因人而異,一般都在三天到一周之間,林蕭然卻足足持續了十來天還沒結束。

    這段時間,他根本離不開顧揚,有時候只是單純的想要有肢體接觸,顧揚抱著他窩在沙發上看電影就行,有時候是想要更親密的接觸,接吻,上床。

    總之這段時間,顧揚只要不在他視線範圍以內他就會覺得心慌。

    這還挺讓他意外的。

    他從小就不是個特別依賴別人的性子,就算他是oga,跟顧揚交往之後,兩個人忙起來很久不見的時候也很多,他並沒有那種有了alha之後,做什麼事情都需要alha的習慣。

    所以他還以為自己的依賴癥會比一般人時間短,結果居然正好相反。

    “然然,看這個。”

    兩個人窩在沙發上看電影,不過沒人在認真看,林蕭然在疑惑自己的癥狀是不是正常,顧揚一手抱著他,一只手拿著手機在看。

    此時顧揚也不知看到了什麼特別開心,拿著手機湊過來給讓林蕭然看。

    林蕭然掃了一眼,就看到了依賴癥三個字,立刻把手機那在手機認真看了起來。

    依賴癥的時間長短根據個體的情況而定,一般是三天到一周,但有特殊情況會超過一周,導致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依賴癥期間alha給予oga極強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讓oga沉溺于其中。這邊建議alha要是適當的收斂對自己oga的感情,這樣才能讓oga盡快恢復正常。

    林蕭然︰“……”

    漂亮的眼楮前前後後反反復復的看了好幾遍,耳尖忽然有點發燙。

    顧揚從後面抱著他,低頭在他粉粉的耳尖上咬了一口,笑的像只偷了腥的貓。

    林蕭然回頭瞪他,“笑什麼?都怪你!”

    可惜他對顧揚的依賴癥還在,瞪人都少了平時的威力,多出了平日里絕對在他臉上看不到嬌嗔,瞪的顧揚某個地方熱流往上涌,忍不住湊上去親他的嘴巴,黏黏糊糊的說︰“寶貝,我也忍不住啊,說不定我也有完全標記後遺癥。”

    胡說八道!

    從來沒听說alha有完全標記後遺癥的。

    可惜林蕭然腦子夠用,身體卻不夠。

    這段時間,他生理上太需要顧揚了,被顧揚抱在懷里黏黏糊糊的親著,顧揚還故意在他身上作亂,他身體軟成一團,被顧揚壓在沙發上吃的干干淨淨。

    完事之後,顧揚心滿意足的抱著人去了浴室,心里甜蜜的不行。

    他沒想到讓林蕭然走不出依賴癥的人是自己,他更沒想到他給了林蕭然那麼強烈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一想到他的oga被他寵成這樣的,他就開心的不行。

    “然然,我們結婚好不好?”

    抱著人回到床上,顧揚在床邊蹲下,拉著林蕭然的手,鄭重其事道。

    林蕭然靠在床上看著他,濃密的睫毛輕輕顫了顫,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林蕭然這個人是有些固執的,從小認定了什麼就不會輕易改變,所以答應跟顧揚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沒有想過分開的情況。

    他想顧揚也是。

    但是他們確實沒有聊過結婚的話題,之前一直覺得太早。

    可想想又有什麼早的呢?

    反正是早是晚,都是這個人啊。

    清澈的眼底困惑散去,揚起了淺淺的笑意,林蕭然點了點頭,“好。”

    明明知道林蕭然一定也是願意的,可看到他點頭的一瞬間,顧揚還是驚喜又激動,撲上去把人抱住激動道︰“說定了,明天我們就去領證!”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