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79章 番外六

第79章 番外六

    顧揚這邊倒是著急要去領證, 可事實上沒那麼順利。

    首先林蕭然的腿還沒有完全康復,依賴癥也還在持續,要是他們貿然出門, 林蕭然忽然想跟他親近可就麻煩了。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林蕭然的戶口簿不在跟前,在那個跟他有血緣關系的爸爸家里。

    他們要領證得先去拿戶口簿才行。

    好在林蕭然受傷,醫院非常體貼的給了很寬裕的假期,讓他在家好好休息。

    所以他腿傷拆線之後, 依賴癥也恢復了之後, 兩人抽空一起去了一趟。

    顧揚對林蕭然的親生父親完全沒有好印象,或者說簡直在心里默默痛恨著。

    林蕭然小時候的經歷,他只听說過一次,林蕭然自己不喜歡提起來,顧揚也舍不得多問, 怕勾起林蕭然不好的回憶。

    但是他永遠都記得,林蕭然六歲的時候曾經被那個人打傷了,一個人絕望被鎖在屋子里,以為自己會死掉。

    那一幕,顧揚每次想起來都難受的不行。

    而那一幕,只是林蕭然小時候生活的一個縮影。

    在林嵐離開的那兩年中,林蕭然一直過著那樣的生活吧。

    所以跟著林蕭然一起走進那個小時候的家,看到那個跟林蕭然張的又幾分相似的中年男人的時候, 顧揚連表面的和睦都裝不出來, 全程沒有開笑顏。

    倒是林蕭然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從男人手中接過了戶口簿也沒多留, 道了聲再見就拉著顧揚走了。

    這套房子已經很多年了, 如今看來有些破舊,大約住著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沒那麼多講究,樓道里堆滿了奇奇怪怪的東西,莫名就多出了一些蕭條落寞感。

    顧揚被林蕭然拉著一步一步下樓,腦海中開始想象著林蕭然小時候住在這里的光景。

    那個時候的林蕭然總是被關在家里,也許連這個樓道都沒有走過幾次吧?

    走出樓道時,他看到幾個孩子手里拿著風車互相追著嘻嘻,身後不遠處跟著爺爺奶奶關切的喊著︰“瑞瑞,慢點跑,小心摔了。”

    他不由抬頭去看六樓的窗戶,過了快二十年了,窗戶上多了一道防盜窗。

    可大約跟當年變化也沒多大吧。

    那是個時候的林蕭然,是不是只能透過那個窗口看著樓下跟自己差不多的孩子們玩耍嬉戲,玩那些永遠都不會有人幫他買的東西?

    顧揚忽然頓住了腳步,拉住了林蕭然。

    林蕭然回頭,目光卻從他的肩膀越過去,看到了他的身後。

    顧揚愣了愣,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跟著回頭,看到樓道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急匆匆的追了出來,看到林蕭然,少年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開心又靦腆的笑容,“哥,我有個東西想送給你。”

    少年是林蕭然同父異母的弟弟。

    當年就是因為這孩子的到來,讓林蕭然的生父放棄去跟林嵐去搶奪林蕭然。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孩子已經上高中了。

    清秀的臉龐跟林蕭然稍稍有幾分相似。

    不過,他們兩個確實從來沒見過,也沒有任何私底下的聯絡,一定要說關聯,大約就是彼此知道對方。

    剛才他們進屋的時候,林蕭然也看到他了,但沒有說話。

    林蕭然覺得沒必要,因為他們以後也不會有任何聯系。

    少年忽然追上來,還喊他哥,讓他有些意外。

    他看著少年,清澈眼楮困惑的眨了眨,抿了抿嘴唇居然一時間不知道要說點什麼。

    雖然他不怎麼喜歡說話,可這種面對一個人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體會到。

    少年笑起來有些羞澀的模樣,把手里的一個文件袋雙手拿著遞到林蕭然面前,看起來不但羞澀和有點緊張,“這個,是我畫的,送給你。”

    林蕭然伸手把文件袋拿過來打開,里面是一幅油畫,畫的是林蕭然跟顧揚。

    鋪滿了落葉的銀杏樹下,他靠在樹干看書,顧揚躺在地上,頭枕在他的腿上。

    那是他跟顧揚難得都有空的下午,一起吃了飯在校園里消磨時間,後來不知道被誰拍了發到校園網上,引起各方熱議。

    林蕭然向來對這種事情不在意,可那次就因為這張照片,清大年度最佳情侶的榜首被他跟顧揚拿下了。

    顧揚頗有點得意,拿著手機讓林蕭然看那張照片,還說知道誰拍的,一定要好好感謝人家,以後還要把照片打印出來放在家里。

    當然,他們兩個都不算是有情調的人,所以打印照片這事兒一直也沒能實現。

    但林蕭然對著這張照片的印象卻很深。

    可是他跟這個孩子從來沒見過,這孩子怎麼會有他大學時候的照片呢?又是怎麼認出來是他的?

    但不得不說,畫的很好。

    看得出來,他在繪畫上很有天分。

    少年自從林蕭然低頭看畫開始,一雙眼楮一直盯著林蕭然,雙手緊張的攥成了拳頭。

    見林蕭然久久沒有說話,他忽然就尷尬的了起來,抓了抓頭發,臉頰泛紅,“我不知道你要結婚了,所以沒有提前準備禮物。這個畫,你不喜歡……”

    “畫的很好,謝謝。”林蕭然抬頭看著他。

    少年的眼楮瞬間亮了,驚喜道︰“真的嗎?”

    林蕭然輕輕笑了,點頭,“真的。你是怎麼認識我的?”

    “我……也想考清大,一直有關注。之前在網上搜清大的時候,就有好多人傳這張照片,說是學校兩大男神。因為有你的名字,而且我在家里看到過你小時候的照片,所以就認出來了。”

    少年說著又撓了撓頭,似乎很不好意思,“其實我從小就想要個哥哥,後來爸跟我說我有哥哥,還拿了你的照片給我看。我那時候就一直……想見見你。所有看到你的照片的時候,就……偷偷畫了。”

    林蕭然沒想到自己從來沒見過面,或者說他甚至根本從來就沒有想起來過的弟弟,對自己還有這種感情。

    也許是血濃于水吧,他忽然覺得這個孩子挺可愛。

    “你也想上清大?”他問。

    少年點頭,“嗯,我也想學醫。”

    “加油!”林蕭然鼓勵他。

    少年似乎真的受到鼓舞,重重的點頭,“好,我一定會努力的!”

    林蕭然點了點頭,又揚了揚手中的畫,算是跟他道別。轉身要走的時候,卻看到少年的嘴巴急切的動了動,欲言又止的樣子。

    他停下,看著少年,“還有事?”

    少年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的更緊,“那個……哥,我……”他緊張又吞了吞口水,“以後,能……跟你聯系嗎?”

    好容易把心里話說出來,少年緊張的看著林蕭然,那模樣似乎是在等待審判一樣。

    林蕭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他心中是什麼形象,他能緊張成這樣。

    只輕輕的點了點頭,“當然,隨時。”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少年開心的不行,笑的見牙不見眼,“謝謝哥。”

    這次倒是主動揮手跟林蕭然他們道別了。

    看著兩個人走遠,少年才轉身回家,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連忙回頭沖兩個人的背影高聲喊道︰“揚哥,你公司的游戲很好玩,我是國服第一!”

    兩個人听到聲音回頭,就見少年站在樓下笑的有些小得意。

    顧揚沖他揮了揮手,表示听到了。

    少年卻忽然又喊了一聲,這次比上次更鄭重些,“揚哥,要對我哥好哦!”

    說完,沒等顧揚說話,擺了擺手跑進了樓道里。

    遠處的顧揚微微愣怔住了,林蕭然拉住他的手,“走啦。剛才想跟我說什麼?”

    林蕭然問的是少年沒出現之前,顧揚拉住他的時候的話。

    可顧揚忽然覺得沒必要說了。

    與林蕭然而言,小時候經歷他早就放下了吧。

    否則他不會主動來這個對他而言只有不堪回憶的地方。

    而且看到剛才那個少年,他想林蕭然的生父後來也應該變了。

    算了,過去了。

    他的oga都不計較了,他又何必耿耿于懷呢?

    捏了捏林蕭然的手,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沖林蕭然笑道︰“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剛才來的時候,我在路口看到有人在買風車,一會兒過去,我幫你買一個玩好不好?”

    林蕭然偏頭過來看著他,“無聊”兩個字在嘴邊打了個來回咽了回去,改口道︰“好啊,我要兩個。”

    顧揚愣住了一瞬,琥珀色的眸子里揚起了濃濃的笑意,“要不我們全買下來吧?”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當飯吃啊?”

    結果顧揚真的跑去給人家全買了下來,一大堆足足有一百多個,兩個人根本拿不走。

    最後全送給路邊的小孩子了,有的大人也來湊熱鬧,搞的路過巷子口的人手一個風車。

    趕上那天正好有風,五顏六色的風車散落在人群中,轉呀轉的,無端給平平無奇的巷子口增添了一抹風景。

    林蕭然留下了最後兩個,分給了顧揚一個,拉著顧揚一路往前走,讓風車迎著風轉動著,漂亮又清澈眼楮含著開心的笑意。

    身邊的顧揚看著他笑,嘴角也止不住的上揚,“還有什麼沒玩過的?都告訴我。小時候沒有玩過的,以後我陪你玩,好不好?”

    他沒有辦法穿越時空去保護小時候的林蕭然,也不能現在去跟林蕭然的生父去計較過去,畢竟林蕭然自己都不計較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他嘴上說過去的就算了,可心里還是心疼啊。

    林蕭然知道他的心思,所以非常配合,“好啊,改天去游樂場。”

    游樂場可以往後放一放,林蕭然的戶口簿拿到之後,顧揚第一件事情就是拉著人去領證。

    結婚證是在兩個人隨便一方的戶籍所在地就可以領,正好林蕭然的戶籍就在這里,顧揚當下拉著人直奔當地民政局去了。

    到了地方,看到人家一對一對,穿的正式不說,還捧著花之類,他們夾在一群很有儀式感的新人中間,顯得非常的隨意。

    “那個……我是不是要去一束花?”等待的過程中,顧揚偷偷在林蕭然耳邊問。

    林蕭然看了他一眼,“你拿?”

    額……

    也不是不行,但又覺得林蕭然肯定不喜歡,還是算了吧。

    “那我們去換身衣服?”他又道。

    林蕭然直接甩了個白眼給他,“不用換了揚哥,很帥了。”

    此時正好到他們兩個,林蕭然拉著人就過去了,根本不給顧揚再說話的機會。

    好在兩個人都是顏值天花板,就是穿的隨意,結婚證上的照片拍出來也一樣好看。

    可是領證那天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非常的沒有儀式感這件事情一直是顧揚的心結,以至于後來的婚禮,他做的極盡張揚。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