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0章 番外七

第80章 番外七

    周五, 城西醫院門診,穿著白大褂鼻梁上架著金邊眼鏡的林醫生正認真的幫病人問診。

    他話不多,只問最關鍵的問題, 但聲音卻很好听,關鍵是長得好看,以至于每到周五這個科室的病人都比平時多。

    今天卻不知為什麼清閑得很,上午的人還挺多, 到了下午零零散散只來了兩三個病人, 還都是小問題。

    五點多送走最後一個老大爺,他摘了眼鏡把桌面收拾干淨, 準備下班, 卻忽然有人敲門。

    想必是又有病人趕在下班的點掛號了吧。

    他戴上眼鏡重新坐下,聲音清冽好听,“請進。”

    門被推開,他看到來人的臉, 清澈的眼楮不由放大了幾分,隨後閃過了驚喜, 連聲音都不自知的抬高了, “你回來啦?”

    來人卻一臉詫異的看著他,“林醫生認識我?我是來看病啊。”

    說著, 走過來在椅子上坐下,一副真的是來看病的模樣。

    林蕭然︰“……”

    濃密的睫毛困惑的眨了眨,看著對面的alha,心想這家伙抽什麼風啊?

    出差去國外一個月, 說好還有兩天才能回來, 現在居然提前回來了, 還在這里跟他裝病人。

    這跟他以前的作風完全一樣。

    以前他要是出差哪兒呆久了, 回來不是跟餓極了餓狼一樣嗎?

    今天,什麼情況?

    顧揚依然樂在其中的扮演著病人,“林醫生,我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渾身上下哪兒哪兒都不舒服,你幫我看看是什麼問題唄。”

    可惜他演技不怎麼樣,這病人裝的一點都不像,臉上半點病人該有的愁容都沒有,反倒一雙眼楮從進門開始就一直落在林蕭然的身上,從頭到腳的看著,說話間還拉著林蕭然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你摸摸看,心跳是不是特別快?我是不是得了相思病?”

    林蕭然︰“……”

    我看你是得了神經病!

    不過這話到了嘴邊,林蕭然改變主意了,他用力把手抽了回來,順勢站起來,聲音清清冷冷的,仿佛真的是面對著患者,“你這情況有點復雜,進來躺下,我幫你做個全面檢查。”

    說完轉身走到了里面。

    那里跟外面隔著一道簾子,有一個單人床,是平時檢查病人用的。

    此時林蕭然就站在窗邊,公事公辦的語氣讓顧揚躺上去。

    顧揚沒想到他會來這麼一套,不過,顧揚自己一萬個樂意,直接走過去躺下,還主動問道︰“那我要脫衣服嗎?脫了吧,這樣方便林醫生做檢查。”

    林蕭然很想甩給他一個白眼,但是忍住了,直接無視了他毫無節操話,蔥白修長的手指輕輕按在他的心口上,“這兒不舒服?”

    時隔一個月沒見,這會兒媳婦的手隔著一件單薄的襯衣若有似無的在他的胸口作亂,還故意在他身上勾火,顧揚簡直想直接把人壓到床上吃干抹淨。

    不過這會兒,他忍住了。

    難得這會兒他的林醫生肯在科室里跟他玩情調,他要多玩一會兒才行。

    壓下了心頭了沖動,他乖乖的點頭,“嗯,除了這里,還有一個地方也不舒服。”

    “哪兒?”林蕭然非常配合他,一邊問,手在他的身上各處檢查了起來。

    顧揚也不知為什麼自己面對林蕭然的是時候,定力那麼不堪一擊,按著按著他就心猿意馬了。

    “往下一點。”他躺在病床上,期待的看著他的林醫生。

    “這兒?”指尖在他肋骨上按了按,林蕭然問。

    “再往下一點。”顧揚的聲音不自覺的壓低,帶著說不出的期待。

    林蕭然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指尖繼續往下。

    顧揚不由屏住了呼吸,心里說不出的興奮,林蕭然的手卻停下了,轉而一本正經的問他︰“怎麼個不舒服法?”

    顧揚有些失望,不過還沒放棄,一臉壞笑的看著他,“林醫生不覺得太大了嗎?而且我每次一想到林醫生,就會變大,要怎麼辦……嗯!”

    他話沒說完,林蕭然一把抓住了他,湊過去在他耳邊道︰“這邊建議閹了,一了百了……啊!”

    話沒說完,林蕭然只覺得腰上的手臂力道收緊,他被顧揚摟住一個翻身,壓在了病床上。

    瞬間顧揚的氣息縈繞在他鼻息間,他的alha湊過來在他嘴唇上輕輕咬了口,笑的又壞又曖昧,“林醫生對自己這麼狠心?我若是閹了,林醫生下半輩子怎麼辦?”

    音落就迫不及待親了上去,手也不安分。

    一個月沒見,說林蕭然不想念自己的alha是不可能的,顧揚的氣息縈繞在周身的時候,他的腰幾乎都軟了。

    但他還有理智,連忙把人還推開,“別真在這里鬧,起開!”

    顧揚哪里肯?埋頭在他頸窩里蹭,委屈的不行,“然然怎麼這麼無情?我們都一個月沒見,你一點都不想我嗎?而且,一個月前你明明說了休年假跟我一起去的,結果到跟前放了我鴿子,害我一個月都只能想著你自己手動,然然就一點都心疼人家的嗎?”

    林蕭然當然知道他是在裝可憐,不過說起一個月前他放顧揚鴿子這事兒,他也覺得挺對不住顧揚的。

    顧揚半年前就跟他預約了一個月,因為顧揚公司的游戲要在北美上線,他需要親自去坐鎮,計劃一個月左右,正好趕上兩個人也很久沒有一起出門旅行了,所以就想讓林蕭然跟他一起去。

    林蕭然答應了,為了這一個月的年假,他之前幾個月一直在加班,也沒多少時間陪顧揚。

    結果到了兩個人要出發的那天,都已經準備去機場了,醫院忽然打來電話,他負責的一個病人情況很危險,需要馬上手術。

    他實在沒辦法,當場丟下了顧揚,趕去了醫院。

    顧揚的行程也沒辦法改,最終只能一個人去了。

    之後顧揚還盼著林蕭然能趕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的飛過去,可林蕭然這邊的病人手術雖然很成功,但後續還需要嚴密的觀察,林蕭然只能徹底取消了這次的行程。

    他知道顧揚對這次兩個人的出行,期盼了很久,他沒去成,顧揚是真的很失望。

    所以顧揚忽然搬出了這件事情,他並知道顧揚是有目的了,他有些不忍心拒絕了。

    “你就非要在這兒嗎?”林蕭然真的想不通顧揚的腦回路,從他選擇醫生這個職業開始,顧揚就一直惦記著想在他工作的地方跟做那種事情。

    听得出他的態度已經軟化了,顧揚自然要再接再厲,“就一次好不好?你不是已經下班了嗎?而且我進來的時候把門反鎖了,不會有人來。”

    所以說,萬無一失唄?

    林蕭然沒好氣拉著他的衣服把人拽到跟前,“快點!”

    “我盡量!”

    得了特許的顧揚丟下一句不走心的話語後,急匆匆的湊上去把人再次吻住了。

    而且很顯然,他很快就忘了林蕭然交代“快點”,林蕭然也沒顧得上,所以兩個人終于從里面出來時,天都已經黑了。

    兩個人一個月沒見,顧揚這會兒得償所願,心情又舒爽的不行,倒時差都不用,拉著林蕭然出門上車,帶著人去吃好吃的。

    林蕭然嘴上不說,心里其實也很高興。

    兩個人一起去吃了晚飯,還去看了場電影,才在深夜回到了家中。

    不過這一晚兩個人是開心了,一個月後又是另一番情景了。

    一個月後是顧奶奶壽辰,兩個人特意準備了禮物提前兩天就趕回去了。

    自從他們兩個上大學去了另一個城市,畢業後還定居在了那邊,導致顧奶奶有事沒事就給他們打電話發視頻,念叨他們要常回來看看。

    難得回來了,老兩口也開心的不行。

    特別是顧奶奶,簡直顧不上顧揚,拉著林蕭然有說不完的話。

    這些年過來,林蕭然都已經習慣了,就乖乖的听著。

    奶奶卻忽然湊到他耳邊神秘兮兮的問︰“然然,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

    林蕭然︰“……”

    奶奶似乎也不要的他的回答,自顧自繼續︰“我知道你們年輕人想過二人世界,孩子生了我幫你們帶啊。你媽媽忙工作忙事業肯定是顧不上幫你們帶孩子的,請保姆現在也不放心,沒關系我跟你爺爺在家閑得很。到時候我們把孩子接過來,你們還是能過二人世界啊,你說是不是?”

    額……

    林蕭然抿了抿嘴唇,正準備把之前拿出來說了一萬次的說辭再搬出來應付一下,胃里面忽然一陣惡心,酸水往上翻涌。

    他連忙跟奶奶打了個手勢,起身快步去了洗手間。

    顧揚被爺爺拉著在下棋,見狀起身跟了過去。

    進去洗手間就見林蕭然站洗漱台前干嘔,他連忙拍著後背幫忙順氣,“怎麼了?不舒服啊?要不要讓張醫生過來看看?”

    這會兒胃里面翻涌的感覺漸漸退去,林蕭然雙手捧著水漱了漱口,搖頭無所謂道︰“沒事,應該是胃著涼了。”

    可是他的臉色有點蒼白,襯的兩片嘴唇水紅水紅的。

    “真的不用叫醫生?”顧揚還是不放心。

    林蕭然偏頭過來看他,“我也是醫生!”

    顧揚笑了,“好,我們林醫生說沒事就沒事好不好?不過,休息一下,我陪你躺一會兒?”

    想到晚上家里要宴請眾多賓客來給奶奶慶生,還不知道要鬧騰到什麼時候,林蕭然點頭,跟顧揚一起上樓躺下了。

    可是躺下沒一會兒,他的胃里面又就開始翻騰,酸水直往上冒,他蹭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跳下床,沖進了洗手間。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