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81、番外八

81、番外八

    干嘔了半天, 其實也沒吐出什麼,只是覺得胃里面不舒服,而且臉色越來越蒼白。

    顧揚旁邊拍著他的後背,看著他難受的模樣, 心疼的很, “還是叫張醫生過來看看。”

    “不用了。”林蕭然漱完口, 拉著顧揚出來,“奶奶壽辰,還是別讓她擔心了。而且真沒事, 躺一會兒就好了。”

    林蕭然是真的有點犯困, 拉著顧揚陪自己躺下。

    顧揚還是有些不放心, 眼楮閉上兩分鐘就會睜開去看懷里的omega,如此反復了幾次之後, 他發現林蕭然安穩的睡著了, 蒼白的臉色也漸漸紅潤了起來, 看起來似乎沒有不舒服, 這才安心了下來, 低頭在omega漂亮的額頭上親了親, 也睡去了。

    林蕭然這一覺睡的很沉。

    他其實沒有午睡的習慣, 一般不管是上班還是休息, 中午這段時間他都是在看書或者工作,即便是休息也最多是睡上二十分鐘,今天他卻一覺睡了足足三個小時,醒來的時候, 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陽光從窗口斜照進來,灑在軟軟的被子上。

    顧揚已經起床了, 倒是白糖不知到什麼跑進來,自己趴在被子上玩著尾巴,不亦樂乎。

    沉沉的睡了一覺,林蕭然覺得挺舒服,在被子里蹭了蹭,伸手過來把白糖撈了過去。

    “喵∼ ”看到他醒過來了,白糖很開心,躺著肚皮讓他撓,沖他喵喵叫,一會兒又往他懷里鑽,抱著他的手指舔,親昵的不行。

    其實那會兒他跟顧揚決定留在外地的時候,是想把白糖一起帶過去的,可惜兩個人太忙了,家里經常沒人,真的沒辦法照顧白糖,只好還是把白糖留在家里了。

    好在小家伙不管跟他們分開過久,還是很親近他們。

    不過林蕭然還是覺得有些對不住小家伙,抱在懷里可勁兒擼著。

    小家伙被擼舒服了,深出粉粉的舌頭在林蕭然臉上舔。

    結果剛舔了一口,脖子後面被捏住,身體被提了起來。

    “喵∼ ”小東西急的直叫喚。

    林蕭然也有些意外,抬頭看著顧揚,就見顧揚輕輕戳了戳小家伙的嘴巴,一本正經道︰“白糖你舔哪兒呢?我的,別亂舔!”

    林蕭然︰“……”

    白糖︰“喵!”

    抱著顧揚的手,張嘴露出了尖尖的牙齒。

    顧揚︰“你生氣也沒用啊,就是我的,你別惦記了。”

    白糖︰“喵喵喵!”

    白糖氣的小短腿飛快的亂抓,可惜腿太短,根本踫不到敵人,看起來很艱辛。

    林蕭然看不下去了,伸手把白糖解救下來,輕輕揉了揉它的小腦袋。

    小家伙仿佛受了委屈的孩子,終于找到了幫自己撐腰的大人,仰著頭委屈的沖林蕭然叫,又回頭看看顧揚,仿佛在告訴林蕭然︰看,就是那家伙欺負我。

    林蕭然抱著它沖著顧揚,“咬他!”

    小家伙知道自己有人撐腰了,沖著顧揚齜牙,叫的非常有底氣。

    顧揚被它逗笑了,戳了戳它的小腦袋,“你以為有人幫你撐腰就了不起了?說了是我的就是我的,別想佔便宜。”

    林蕭然忍不住白眼白眼翻上天,也不知道顧揚為什麼孩子氣起來,連貓的醋都要吃。

    看把白糖氣的哇哇叫。

    “咱不理他了。”林蕭然抱著白糖好一頓安撫,小家伙才終于消了氣,眯著眼楮把肚皮露出來,讓他撓。

    顧揚坐在床邊看著一人一貓,忍不住伸手過去摸了摸貓,又順手摸了摸人,佔了把便宜,別林蕭然瞪了一眼,才乖乖把手縮了回去,問︰“胃感覺怎麼樣了?

    “好了。”

    林蕭然低頭擼貓,顯然就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顧揚見他臉色正常,精神也沒問題,倒也放心了。

    誰知道晚上給顧奶奶慶生的時候,林蕭然的胃里面又開始翻騰。

    剛巧輪到他跟顧揚給奶奶敬酒,他本想忍一忍,敬完酒再去洗手間,結果胃里面翻江倒海,他根本忍不住,連忙把酒給了顧揚,捂著嘴巴沖進了洗手間。

    顧揚匆匆把東西放下跟了過去。

    大廳里的顧家眾人也有些擔心,這時候卻不知道誰忽然開口,“喲,看這反應,怕不是有了吧?”

    本來還沒人往這方面想,忽然有人提了一嘴,當下熱鬧了起來。

    “我看著像,算起來他們兩個結婚也有幾年了,該要孩子了。”

    “是啊,我當年懷孕時,一開始也是惡心反胃的不行,跟他這癥狀一模一樣。”

    “有沒有驗過?現在驗這個很方便的,驗一下馬上就知道了。”

    ……

    洗手間里,一個干嘔,一個在擔心,完全不知道外面在討論什麼,等兩個人回來,顧奶奶跟林嵐一邊一個拉著林蕭然的手,激動的不行,“然然,你是不是有了?”

    哎?

    林蕭然愣住了,顧揚這邊正拿著手機要給張醫生打電話,听了奶奶這話也愣住了。

    奶奶這會兒全身心都在林蕭然身上,連忙囑咐顧揚︰“揚揚你愣著做什麼?給張醫生打電話,帶上驗孕棒過來。”

    這邊林嵐輕柔的摸了摸兒子的頭發,溫柔的笑道︰“咱們先驗一下,以防萬一,好不好?”

    “對對對,這萬一要真有了,就你們兩個這疏忽的狀態,然然你要遭罪啊。”奶奶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林蕭然坐下,似乎生怕林蕭然站久了腿軟一樣,已經完全忘了這會兒大家還在給她慶生,林蕭然跟顧揚甚至還沒來得及給她敬酒。

    不只奶奶跟林嵐,所有人這會兒注意力都在林蕭然身上,仿佛他真有了一樣。

    可是他跟顧揚一直沒這個計劃,所以都做了防護措施,怎麼可能會有?

    但是他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所有人圍著他七嘴八舌已經開始跟他分享孕後的注意事項了。

    顧揚也覺得這些人是異想天開,不過找張醫生過來確實是當務之急,驗孕棒他也順便說了,畢竟奶奶囑咐了,今天林蕭然不驗一下,奶奶這個生日都過不好。全當是哄老人家好了。

    林蕭然也是這麼想的,張醫生帶著驗孕棒過來後,他二話沒說就拿著去了洗手間。

    五分鐘後,洗手間的門被打開了一條縫,一只蔥白修長的手伸出來,一把將等在門口的顧揚拽了進去。

    砰的一下門又關上,顧揚被林蕭然抓著衣服抵在門上,他條件反射的摟住林蕭然的腰,正要問怎麼了,就見林蕭然有些氣急敗壞的吼他︰“你大爺,上次醫院你是不是沒帶套?”

    哎?

    顧揚瞬間愣住了,腦子有點亂。

    什麼意思?

    林蕭然揚手把驗孕棒舉到了他的跟前,“你自己看!”

    紅色的兩道印記非常明顯。

    可顧揚卻盯著驗孕棒徹底傻了,仿佛看不懂一樣。平日里總是笑著 氣定神閑的桃花眼這會兒忘了笑,視線來來回回的在驗孕棒跟林蕭然的臉上看。

    本來林蕭然一肚子氣。

    畢竟他們還沒計劃要孩子,也一直沒有在備孕,忽然出了意外,林蕭然就想找顧揚算賬。

    可看到顧揚這傻乎乎的模樣,他又忍不住想笑。

    松開了顧揚的,他故意涼颼颼來了一句,“看來我們揚哥不高興呢。”說著他背過身去,要把驗孕棒丟進垃圾桶。

    顧揚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撲過去把人從後面抱住,急匆匆道︰“誰說我不高興的?我高興瘋了好嗎?寶貝你真的……有啦?”

    他的手往下滑落,摸在林蕭然的肚子上,還有些不確定。

    不過現在想起來,上次他從美國回來,跟林蕭然一個月沒見,林蕭然還破天荒的答應了跟他在科室里做,他激動壞了,確實沒有做防護措施,主要也是當時身上沒帶。

    事後兩個人又去約會看電影,沒人想起來要避孕,所以……就中獎了?

    林蕭然沒說話,直接把驗孕棒送到他跟前。

    確確實實是兩道紅色的印記,還是在晚上驗出來了,出現誤差的可能幾乎沒有。

    也就是說,林蕭然真的有了!

    顧揚忍不住把人緊緊抱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情。

    他們確實還沒有這個計劃,但是突如其來的意外發生了,是他跟林蕭然的孩子,他真的沒辦法不高興。

    可是他知道孩子的到來,會對林蕭然的事業影響很大,現在正是林蕭然的事業穩步上升的階段,醫院的領導對林蕭然也都寄寓厚望。

    這時候他們留下這個孩子,對林蕭然很不公平。

    “然然,對不起,怪我那天忘了……”

    “好啦!”林蕭然輕輕撥開他手,轉身看著他,此時omega漂亮的眼楮里已經沒有怒火了,他抬頭看著自己alpha的眼楮,認真道︰“現在說這些沒用了,好在我們都沒什麼壞習慣。”說著他推了推顧揚,“出去吧,奶奶他們還等著結果呢。”

    說完,也不等顧揚說話,直接拉著人打開門出去了。

    確實,一屋子人在等著結果。

    林蕭然把驗孕棒給了林嵐跟顧奶奶,當下家里的屋頂都快掀翻了。

    奶奶跟林嵐連忙拉著林蕭然噓寒問暖,其他的客人也都過來道賀,明明是奶奶的壽辰,最後卻變成了給林蕭然跟顧揚道賀了。

    好在都還顧著林蕭然有孕,不能太操勞,當天的晚宴也結束的很早,林蕭然被奶奶跟林嵐強制早早的送到了床上。

    顧揚在樓下稍稍耽誤了一會兒,上樓來就見他的omega無所事事的靠在床上翻書。

    洗完澡的他,頭發濕濕軟軟的蕩在額前,原本就白皙的臉蛋因為孕吐反應,又格外蒼白了幾分,襯的嘴唇又水潤又粉嫩。

    分明都已經過了二十五歲了,可此時的他幾乎能跟顧揚腦海中高中時期的他完全重疊,時間好像也格外疼愛漂亮的人。

    看到顧揚,林蕭然放下了手中的書,無奈的撇了撇嘴,“早知道不告訴他們了,連手機都不讓我用,說有輻射。”

    顧揚笑了笑,走過去在床邊坐下,輕輕捏他的臉,“忍兩天回去就好了,我不會限制你的自由的。”

    “真的?”林蕭然劍眉輕挑,完全不相信他的樣子。

    顧揚頓時心虛了,“額……我盡量?”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之前他腿受傷也好,感冒也好,顧揚總是夸張的不行。這會兒他還是懷孕,顧揚怎麼可能不限制他自由?

    不過話又說回來,終究還是在意他才會這麼緊張吧?

    林蕭然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們還沒在一起,他因為要忍受發情期的折磨,只能用力咬自己的手腕。以前他沒遇到顧揚的時候,經常這麼做,咬出血也不會太在意。

    可顧揚看到了,就夸張的把他的手腕纏上一圈又一圈的紗布,不知道的人看了,總猜測他是不是割腕了。

    想起這事兒,林蕭然嘴角不由上揚出了淡淡的弧度,漂亮眼底也染上了一抹笑意。

    顧揚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知道此時的林蕭然並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影響到心情。

    從林蕭然願意拉著他走出洗手間,主動告訴大家懷孕了,顧揚就知道林蕭然的決定,要留下這個孩子。

    顧揚是開心的,同時又覺得心疼。

    “然然,這孩子我們真的要嗎?”他拉著林蕭然的手的握在手心里,看著他的眼楮輕聲道︰“你現在還不想要吧?你們在評職稱,這次你應該很有希望的,要是因為……”

    “沒關系。”林蕭然打斷了他,揚了揚眉毛,自信道︰“是我的終究是我的,晚兩年而已。”

    顧揚愣怔了一瞬,看著眼前漂亮又自信的omega,只覺得心里說不出幸福。

    他的omega啊,真的就只會嘴硬。

    從剛發現懷孕時林蕭然反應就知道,這個意外對他來說並不美好。可是他很快就接受了,而且他那種決定就絕對不後悔的性子。

    顧揚知道,讓林蕭然做這個決定的不可能是家里人的期盼,更不可能是其他任何理由,唯一的理由是顧揚。

    他傾身過去把人抱住,臉緊緊的埋在他的omega的頸窩里,聲音有些發悶,“然然,謝謝你。”

    謝謝你願意為我,付出這麼多。

    明明說過,他的omega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也喜歡看到自己的omega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里成長為獨當一面的人物,他喜歡看到他的omega自信又光彩照人的模樣。

    可現在,他的omega為了他不得不做出取舍。

    他開心,幸福,感動,又心疼。

    “傻瓜!”林蕭然揉了揉他的頭發,輕輕笑了,“是你跟我的孩子,我也想要的。”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