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5章 番外十二

第85章 番外十二

    林蕭然沒想到顧揚忽然就進來了, 他正覺得那東西戴在頭上有點不舒服,他也有些難為情,歪著頭抬手在摸毛茸茸的耳朵, 顧揚就這樣闖了進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而且人看起來跟傻了一樣, 一雙眼楮卻直勾勾的盯在他頭頂上,盯著林蕭然更覺得不自在了, 簡直想把那東西拿下來丟的遠遠的。

    可他抿了抿嘴唇,終究是忍住了。

    自從當年在顧揚公司的游戲四周年慶典上,林蕭然忽然意識到自己在給對方制造驚喜這方面確實很匱乏之後, 他就努力做了改變,雖然沒有太大的進步 ,可是這幾年顧揚的生日他再沒有跟以前一樣, 看顧揚缺什麼就買什麼了, 一般會費點心思。

    今天會這麼做,也是知道這樣做顧揚肯定會很驚喜。

    以前顧揚跟他說過, 高中的時候做過一個夢, 夢里面林蕭然變成了頭上長出兩個尖尖的耳朵, 後面還有尾巴的狐狸。

    有段時間顧揚心心念念的想給他裝扮成那樣,連道具都買回來了, 拿給林蕭然的時候, 被林蕭然連人帶東西一起從床上踹下去了。

    那之後顧揚倒是再也沒有提過,但大概心里還是想著什麼時候能看到他帶上吧, 所以東西也沒有丟。

    前幾天林蕭然不巧就翻出來了。

    本來他是想直接扔掉的,可一想馬上就是顧揚生日,他還完全沒想到要送什麼, 就猶豫了。

    林蕭然從小到大都出了名的聰明, 就算是在清大, 那也是全校公認的學神,畢業後短短幾年時間,結婚生子也沒耽誤他成為國內最年輕卻最優秀的外科醫生,可是在給別人制造驚喜這方面,他的想象力真的很貧乏。

    自從他意識到自己對顧揚不夠用心開始,他每一次用心的想給顧揚制造驚喜,都跟要命一樣,比做一台高難度的手術都為難他。

    如今既然明知道顧揚喜歡,那他就不用再費腦子想了。

    所以他才把那東西帶上了。

    只是被顧揚那麼不加掩飾的盯著看,他除了難為情,心跳還有點不規則,噗通噗通跳了起來,臉頰也開始發燙。

    他強忍著尷尬,抬頭看顧揚,水紅的嘴唇開開合合,匆匆說道︰“生日禮物。看完了吧?我拿下來了。”

    說完就要把狐狸耳朵取下來。

    哎?

    顧揚這才回過神來,身體快過腦子撲上去把人抵在牆上,一把按住了林蕭然的手,“別,不是生日禮物嗎?應該帶久一點的吧?而且……”

    他說著話,手順著林蕭然的後背摸到了後面,聲音有些失望︰“尾巴呢?”

    蹭的一下林蕭然臉上更熱了,手用力在顧揚的腰上捏了一把,“扔了,別得寸進尺!”

    耳朵就算了,林蕭然真的不知道顧揚是怎麼有臉去買尾巴的,什麼惡趣味?

    顧揚被捏了也不覺得疼,反倒開心的不行。

    沒尾巴也沒關系,這不有他嗎?

    關鍵是,林蕭然居然真的為他帶上了狐狸耳朵。

    剛洗完澡的oga,渾身都透著濕濕軟軟的氣息,配上頭頂兩個毛茸茸的耳朵,簡直就是來勾人犯罪的。而且他的oga,還因為難為情,漂亮的臉蛋紅撲撲的,故意撇開眼楮不看他。

    顧揚輕輕捏了捏他頭上的耳朵,他的臉就更紅了,似乎又覺得自己這樣太不正常,猛的抬起頭來瞪顧揚。

    可惜,毫無威懾力,反倒瞪的顧揚熱流翻涌,一把將人攔腰抱起來,轉身撲到床上。

    雪松味的信息素成功的讓被標記過的oga淪陷了,冰糖雪梨的味道立刻從oga的身體里絲絲縷縷的飄了出來,與alha的味道交織到了一起。

    一切漸入佳境,順理成章。

    卻見alha伸手打開了床頭的抽屜,發現里面空空如也的時候,急躁的咒罵了一句︰“臥槽!”

    嬌軟的oga被這一聲咒罵拉回了思緒,轉頭去看,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們今天搬家了,原本放在床頭的套,套沒了。

    而顧揚自從親眼在產房看到他生下小家伙之後,發誓再也不會讓他有懷孕的風險,那之後不做防護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所以……

    林蕭然忍不住笑出了聲,故意刺激顧揚,“揚哥,洗洗睡吧。”

    顧揚︰“……”

    看著壞笑的oga,配合上頭上尖尖的耳朵,活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偏偏他現在不能把小狐狸吃掉。

    沒辦法,他再也不想因為意外,讓林蕭然懷孕,因為他親眼看到過他的oga給他生孩子的時候,經歷的怎樣的痛苦。

    他再也不要他的oga重新經歷一次了。

    可……尷尬的是,他現在也忍不住啊,怎麼辦?

    就在這時,他忽然想起什麼,琥珀色的眸子頓時亮了,“我想起來了,我今天買了。寶貝等我!”說著翻身下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出去。

    那速度簡直比上學的時候參加百米短跑的速度都快,可見他有多著急。

    林蕭然翻了身滑進了被子里,把自己裹了起來,眼底還有藏不住的笑意。

    他忽然想起三年前他生顧讓小朋友的時候,顧揚陪著他一起進的產房。

    其實過程還是很順利的,但是痛是在所難免的,就算林蕭然能忍得住發情期,也無法忍受分娩的痛苦,那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痛的失控的叫出聲來。

    過程中他不知道顧揚做了什麼,只是在孩子出生後,自己漸漸找回意識時發現自己因為痛,死死的抓著顧揚的手,指甲都深深的掐進了顧揚手背的肉里,而顧揚那個時候只是緊緊的抱著他,他清楚的感覺到溫熱的液體隔著衣服傳到了他的肩膀上。

    那是林蕭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顧揚掉眼淚,還不斷在他的耳邊低喃︰“寶貝對不起,對不起……”

    想起當時的情景,林蕭然的眼底涌出了淺淺的柔情,無聲的笑罵了一句︰“傻瓜!”

    結果這柔情下一秒就熄滅了,因為顧揚已經回來了,手里拿著超值套裝,開心的跟他炫耀︰“超市做活動,買一送一,我多買了點。”

    林蕭然白眼翻上了天。

    顧揚笑著撲上來,把人抱住,明明很急切,還要忙里偷閑的辯解︰“過日子要節儉,何況咱們用的這麼費,買一送一多劃算?”

    林蕭然︰“……”

    實在是看在今天是他生日的份上,要不林蕭然真想一腳把這家伙連著超值套裝一起踹下去。

    沒踹下去的結果,就是自己累壞了,那家伙則心滿意足。

    顧揚確實心滿意足。自從有了小家伙之後,家里又多了個保姆,小家伙又經常喜歡跟他們擠在一起睡,導致他每次想做點什麼都跟做賊一樣,憋屈。

    而且今天林蕭然還為了給他驚喜,做了這麼大的讓步。

    說真的,買那些東西的時候,顧揚也就是心血來潮,知道林蕭然絕對不可能答應。

    可他萬萬沒想到,他的oga給了他這麼大的驚喜。

    低頭看著懷里累壞的人,他忍不住又捏了捏oga頭上的耳朵,想著明天一早就看不到了,心里稍稍有點小婉惜。

    結果次日一早,他竟然被一股毛茸茸的觸感給弄醒了,他迷迷糊糊揉了揉蹭在自己下巴上的腦袋,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人卻瞬間驚醒了過來,低頭就看到林蕭然依然熟睡著,剛才動彈也只是為了蹭一個舒服的位置。

    可是……

    他看著從自己手指之間冒出了毛茸茸的耳朵,琥珀色的桃花眼困惑的眨了起來。

    這觸感,怎麼不像是假的?

    而且他剛才迷糊之間似乎按住了耳朵揉了揉,居然也沒有掉下來。

    不會吧?

    他的心口莫名噗通噗通跳了起來,松開了耳朵,指尖輕輕撥開了頭發。

    顧揚︰“!”

    做夢嗎?耳朵是真的?

    林蕭然真的長出了兩個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難道是因為他昨晚戀戀不忘的緣故?

    那……也會長出尾巴嗎?

    顧揚的手立刻伸進了被子里,摸到了林蕭然的後面。

    毛茸茸的觸感,讓他不由僵住了。

    尾椎骨上真的長出了一條狐狸尾巴。

    “嗯∼”

    似乎尾巴被踫觸,打擾了oga的睡眠,他皺著眉頭從鼻腔中發出了抗議,而被抓在顧揚手中的尾巴也忽然動了起來。

    顧揚蹭的一下坐了起來,一把掀開了被子。

    林蕭然的身上只套了件顧揚的衣服,此時毛茸茸的一條尾巴從衣擺下面延伸出來,無意識的擺動著。

    看著到這一幕,顧揚震驚的同時又忍不住熱血往上翻涌。

    不等他有什麼行動,oga醒了,被凍醒的。

    睜開一雙染了霧氣眼楮,不爽的盯著他,“冷!發什麼神經?”

    “哦,對不起。”顧揚連忙給他蓋被子,可是忽然又覺得不正常,“那個……然然,你沒發現你有什麼變化嗎?哎?”

    就在他說話的檔口,他明顯看到林蕭然頭頂上的耳朵動了動,似乎是听到聲音的本能反應。

    林蕭然顯然還想睡覺,抓著被子把臉蒙了起來,翻身準備繼續睡覺,結果這一翻身,他終于意識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了。

    蹭的一下坐了起來,把被子掀開,回頭就看到一條毛茸茸的尾巴。

    饒是林蕭然這種粗神經的人,一瞬間也傻眼了。

    足足愣了五秒鐘,他回頭冷冷的盯著顧揚︰“你做什麼了?”

    額∼

    顧揚連忙搖頭,隨後又有點心虛的抓了抓頭發,“我也就,在心里想了想。”

    林蕭然瞪他。

    可是,他也知道這事兒也不可能是顧揚想了想就發生的,理論上根本不可能發生啊。

    討厭的是,他的身體好像本能的能控制耳朵跟尾巴,尾巴一直在後面搖啊搖的,顧揚的眼楮就一直直勾勾的盯著,看的林蕭然耳朵發熱,不爽的甩了一記眼刀過去,“看什麼看?”

    顧揚這才收斂了點,動作卻明顯更得寸進尺,撲過去抱住林蕭然笑道︰“我在想,然然你會不會是狐狸精啊?長這麼好看,大概真的是狐狸精。所以今天是現原形來給我過生日的嗎?”

    他嘴上說話,偏偏手也不閑著,看著毛茸茸的尾巴就認不住摸了一把。

    尾巴大概是林蕭然的命門,他這一摸,林蕭然忍不住整個人的顫了顫,連忙制止他︰“別摸尾巴!你胡說什麼?什麼狐狸精啊?”

    可是顧揚顯然沉浸在自己的喜悅里,不許踫尾巴,他就轉而去摸兩只耳朵,還用一種完全不擔心口氣說︰“完了,然然既然是狐狸精,那顧讓小朋友該不會也是只小狐狸吧?”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