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6章 番外十三

第86章 番外十三

    跟尾巴不一樣, 林蕭然似乎很喜歡摸耳朵,被顧揚摸了兩把,他自己竟然有些意猶未盡, 歪著頭在顧揚的手心了蹭了起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那軟軟又可愛的模樣,勾的顧揚心里癢癢的,忍不住湊上去在狐狸耳朵上親了親, 只見兩只尖尖的耳朵忽然劇烈的抖動了一下,軟軟的oga抬頭看著他,連清澈的眼楮里都充盈了水汽。

    這下顧揚真忍不住了,順勢把人壓了下去。

    顧揚發現自己的定力在自家oga跟前簡直喂了狗, 特別容易失控。

    他還有點擔心昨晚才把人折騰累了, 這會兒自己得寸進尺, 估計會被林蕭然一腳踹下去,漂亮的oga不但沒有反抗,還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

    顧揚甚至還看到他的尾巴在慢慢的擺動, 顯得及其舒服的模樣。

    顧揚又想摸了,偷偷伸手過去, 一般在兩個人溫存的時候, 他家oga是最乖順的,平時不能做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都能做,當然了, 回頭他會跟你算賬就是了。

    但那是後事,顧揚現在顧不上。

    指尖輕輕踫到了毛茸茸, 沒有反抗。

    更進一步,一點點的將尾巴握住, 開始順起了尾巴。

    “嗚……”

    oga並沒有罵人, 反倒用力摟住他的脖子, 顧揚清楚的感覺到了他的身體變化,眼楮不由放大了幾分,原來摸尾巴還有這種效果?

    真棒!

    顧揚湊上去在那片水紅的嘴唇上親了一口,就再沒有松開尾巴了。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敲門聲?

    “爹地,爸爸,堆雪人了!”

    堆雪人?

    一個激靈,顧揚睜開了眼楮,而懷里的oga此時也睜開的眼楮,四目相對,顧揚才意識到剛才是一場夢。

    他稍稍有點失望,所以錯過了林蕭然的眸子在踫觸到他的時候,閃過了一抹刻意的難為情,而且立刻錯開了他的視線,輕輕推開他,給自己換了身衣服,走過去打開門,讓小家伙進來。

    小家伙還穿著睡衣,手里抱著一只小兔子,看到林蕭然就撲了過來,被林蕭然接了個滿懷。

    “爹地,天亮了,我們去堆雪人好不好?我和爸爸堆給你看。”小家伙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臉上蹭,身上一股奶香味。

    “好,但要先吃早飯。”林蕭然在他肉嘟嘟的臉頰上親了親,笑道。

    “我吃過了。”小家伙說︰“張阿姨弄給我吃的,我吃完了發現爹地跟爸爸還沒有起床,我才來敲門的。爹地跟爸爸太懶了,天都亮了還不起來。”

    小家伙因為每天晚上睡的早,所以醒的也特別早。

    在最開始會走路的時候,他每次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去主臥,很多次都撞上了兩個人衣衫不整的可疑模樣,還一臉無知嗲聲嗲氣的問他們“爸爸你為什麼壓著爹地,好重的,爹地痛痛”,“爹地,你的脖子怎麼了?好多紅點點,蚊子咬的的嗎?我幫你吹吹”。

    小孩子說這些話確實是無心的,畢竟什麼都不懂,可是每次鬧的兩個大人尷尬的不行。

    所以顧揚很認真的跟兩歲的小朋友深切的交談了一次,告訴他進別人的房間一定要敲門,而且要得到別人的同意才能進去,要不,很不禮貌。

    林蕭然幾乎不指望兩歲的小朋友真的能明白,但是那之後小家伙真的開始敲門了。

    不過特指早上。

    晚上他想要跟林蕭然睡的時候,才不會這麼禮貌,他會早早的跑去自己房間拿上枕頭或者兔子,意思意思的敲了一下門,不管答不答應,他都會推門進來,然後抱著枕頭站在門口,用那雙圓溜溜的大眼楮委屈巴巴的看著林蕭然,奶聲奶氣的說︰“今晚我可以跟爹地睡了嗎?爸爸都睡好久了,輪到我了,對不對?”

    每次這種時候,顧揚都想打他屁股,但每次這種時候,林蕭然心都化了,根本拒絕不了。

    只要他一點頭,小家伙立馬笑的眉眼彎彎,抱著枕頭跑過來爬上床,擠到兩個人中間心滿意足的躺下。

    這也就是為什麼顧揚執意要換別墅的重要原因之一了。

    不過很顯然,小家伙照樣還是跟從前一樣,該來的時候總是回來的。

    林蕭然抱著他放到床上,捏了捏他的臉蛋,“是你爸爸懶,叫他起床陪你去堆雪人。”說完林蕭然轉身進了洗手間去洗漱去了。

    顧揚還懶懶的躺在床上,其實他這個人骨子里就是懶散的,當年上學的時候,每天都比林蕭然起的晚,晃悠到學校基本都遲到了,後來為了跟林蕭然一起上學,才堅持每天早起。

    再後來是大學創業,沒辦法,剛起步不容易,很多事情都要親力親為,那幾年他每天睡的時間差不多只有五六個小時,忙起來經常連軸轉。

    大概是那幾年太辛苦了,耗干了他為數不多的勤奮嚴謹自律,這兩年一切步入正軌,按照他的規劃穩步發展,他骨子里的懶散終于還是復發了,一般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早起的。

    小家伙才不管他呢,穿著毛茸茸的睡衣爬啊爬,爬到他跟前,一本正經的看著他,“爸爸,太陽曬屁股了,快起床。我們堆雪人去好不好?爹地也好想看的,我們一起堆給他看,他一定很開心的……嗚……”

    小家伙還沒說完,就被顧揚一把撈過去,抓著被子給他一起蓋上了,“好,今天一定陪你堆雪人!下午,好不好?”

    “嗯∼”小家伙撅著嘴巴,不滿︰“爸爸說話不算話,說好今天早上陪我的。我要告訴爹地……嗯?”

    忽然,小家伙頓住了,然後開始掀被子,往自己身下摸,一臉的好奇,“什麼東西啊?”

    顧揚也不知道他在摸什麼,就見他忽然從身下摸出了林蕭然昨晚帶的狐狸耳朵。

    額∼

    應該是林蕭然睡到半夜覺得不舒服,隨手取下來了。

    小家伙就像發現了什麼寶貝一樣,大眼楮開心的放精光,“這是什麼?白糖的耳朵嗎?不對,白糖的耳朵是白色的,紅糖的耳朵?”

    他一邊自己嘀咕著,一邊把耳朵帶到了頭上,開心的沖顧揚“喵喵”叫,還問顧揚︰“我像不像白糖?我現在是白糖的好朋友了,我也是只貓貓了。我要去找白糖了。”

    說著,嘰里咕嚕的下了床往外跑。

    正好林蕭然從洗手間出來,就見自家兒子帶著他昨晚跟顧揚玩情趣的道具,臉色微微變了變。

    小家伙可不知道,開心的沖他笑的見牙不見眼,“爹地,我現在是只貓,喵∼喵∼像不像白糖?”

    林蕭然︰“……像,不過……”還是別帶了?

    但是小家伙太開心了,根本不等他說完,就歡歡喜喜的跑出去找他的好朋友白糖去了。

    主臥中的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覺得尷尬。

    雖說小家伙並不知道那是干什麼的,可看到兒子帶著那東西,兩個人多少還是有點羞恥。

    但小家伙玩的不亦樂乎,一直等到林蕭然跟顧揚從樓上下來,他依然帶著狐狸耳朵,在跟白糖玩。

    家里的保姆張阿姨在一旁陪著,看到林蕭然跟顧揚,還開心的跟他們說︰“你們看讓讓帶上這個好可愛,我給他拍了好多照片,回頭都洗出來,以後等他長大了,讓他自己看看,多可愛啊。”

    額,還是別了。

    兩個人都尷尬的選擇了不說話。

    默默在心里祈禱,小家伙趕緊對那東西失去興趣,然後就扔掉,越遠越好。

    但是小家伙顯然很長情,一直帶著,就算顧揚用堆雪人誘惑他,他也要帶著狐狸耳朵一起去。

    別墅的前後都有花園,前面有一大片平整的地方,一夜過去鋪上了厚厚的一層,雪白雪白的。

    小家伙跟個小火爐一樣,一點都不怕冷,穿著靴子在雪地里跑來跑去,但是雪厚他又穿的多,跑不到兩步就會撲騰趴地上了。

    倒也不疼。

    他爬起來拍拍身上的雪,繼續跑,然後繼續摔。

    摔夠了,他就跑去跟他爸一起堆雪人,說是一起堆,其實他也不會,就圍著顧揚轉。

    林蕭然捧著暖寶寶站在走廊上看他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們還在南方的時候,高三那一年難得下了一場大雪,他也是這樣站在走廊上看顧揚堆雪人的。

    那個時候只有顧揚一個人,現在旁邊又多出了一個全世界最可愛的小家伙。

    他連忙跑回屋拿出手機拍下了這一幕,當年他也拍了。

    十多年過去了,除了多出了一個可愛的小家伙,顧揚也是有變化的,當年那個陽光俊朗的大男孩,如今變成自信成熟的英俊男人了。

    林蕭然不由盯著手機中兩張隔了時空的照片出神。

    “看什麼呢?”顧揚不知什麼時候湊了過來,看到手機里的照片,也不由有些意外,他並不知道當年林蕭然還拍過這張照片。

    如果只是單獨看其中一張,似乎也只是一張普通的照片,可兩張放在一起,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顧揚伸手拿過手機,毫不掩飾自己的炫耀之情,“這兩張照片好棒,我要發微博炫耀一下。”

    說著直接用林蕭然的手機登陸了自己不常用的微博賬號,什麼也沒說,只發送了這兩張照片,發完就退了出來。

    他嘴上說炫耀,其實只是想自己做個紀念罷了。

    但是他這兩張照片還是成功了上了熱搜。

    本來他就不缺乏關注度,是國內最年輕有為的企業家,是各種想要闖出一番事業的年輕人的偶像,偏偏還長了一張無比英俊的臉,無端又多出了很多奇怪的關注度。

    加上他跟林蕭然還有很多c粉,導致他的微博雖然只是擺設,依然有很多人關注。

    然後萬年不動的微博忽然更新了,還是在他自己生日這天,關注度可想而知。

    【哇,天是要下紅雨了嗎?我們顧總居然也發微博】

    【講真,顧總雖然帥,可是顧讓小朋友才是我的心頭好,顧總給你們,小可愛歸我】

    【想什麼呢?顧讓小可愛後援會會長在這里,有你們什麼事?】

    【小家伙好可愛啊!】

    【組團偷孩子(15)】

    【想問一下,有什麼辦法掠過所有環節,直接擁有一個顧讓小可愛?】

    【不是,我顧總已經這麼沒排面了嗎?雖然顧讓小朋友是真的可愛,想捏!但是顧總也很帥啊!】

    【想念林醫生,為什麼顧總發的照片里面沒有林醫生?難道不是應該是以前的照片是他跟林醫生,現在再多一個小朋友嗎?為什麼沒有林醫生?】

    【就是說啊?難道顧總這是在暗示什麼嗎?】

    【不是吧?我本來還在開心的舔屏,被你們這麼一說,搞得我心慌。你們的意思難道顧總是在暗示,他跟林醫生分開了,生活中已經沒有林醫生的痕跡了?】

    【臥槽你們別瞎說行嗎?顧總跟林醫生怎麼可能分開?】

    【那你說為什麼顧總要發這兩張照片?還一個字都不說,總覺得是在暗示什麼。】

    【什麼啊,你們不要嚇我行嗎?】

    ……

    于是熱搜忽然從顧揚微博曬兒子照片變成了顧揚林蕭然恐離婚。

    秘書把熱搜發給顧揚的時候,顧揚哭笑不得。

    “老板,要不要發聲明啊?”秘書問。

    “不用。”顧揚說。

    為什麼要發聲明?他跟林蕭然好好的,發什麼聲明?莫名其妙。

    顧揚覺得這些網友腦回路也太奇怪了,而且怎麼就發現不了重點呢?

    好在很快就有人發現了重點。

    【不是,你們難道就沒人發現嗎?顧總這條微博是用林醫生的手機發的。從各方推測,顧總跟林醫生的手機型號不一樣,顧總用的是這款,圖片jg,只有林醫生用的是發微博的這款。兩個人分開了,顧總還用林醫生的手機發微博?】

    【對啊!而且你們想想,為什麼顧總要用林醫生的手機發這條微博?肯定是這兩張照片就在林醫生的手機里,直接用林醫生的手機發最方便。所以顧總是為了告訴我們,照片是林醫生拍的吧。】

    【相同的場景,多了一個無敵可愛的小家伙,中間隔了十多年,拍照的是同一個人。我的天!顧總果然是在秀恩愛。】

    【之前居然有人懷疑顧總是在暗示跟林醫生分開了,打臉了吧?】

    【臉被打的啪啪作響,但是很開心!哈哈哈】

    【我也是】

    【說真的,這些年顧總變化還挺大的,越來越帥有沒有?當年雖然也帥,但感覺嫩了點。】

    【那是當然了,男人嘛,越沉澱越帥】

    【可是林醫生感覺沒什麼變化,上周我有點不舒服,去城西醫院掛號,特意偷拍了一醫生的照片,你們看看。】

    【哇,舔屏!好好看啊!】

    【身上還是一股子少年感,好干淨的感覺有沒有?】

    【不是有個說法嗎?幸福感會讓oga越來越年輕貌美,可見,林醫生跟我們顧總在一起很幸福呢。】

    【嗯嗯!我也听過這個說法。其實看他們兩個銅礦我就覺得好幸福。】

    【只有我一個人在意顧揚小朋友頭上的貓耳朵嗎?是貓耳朵還是狐狸耳朵?】

    【我早就看到了,好可愛有沒有?】

    【嗯嗯嗯嗯,感覺是狐狸耳朵,看起來像只可愛的小狐狸有沒有?】

    【我也覺得是狐狸耳朵,看他穿的圓滾滾的,憨憨的,可是怎麼跟狐狸的氣質那麼相符呢?】

    【沒想到顧總跟林醫生還挺會帶孩子的,知道給小家伙打扮】

    ……

    因為秘書一個電話,倒是讓顧揚跟林蕭然稍微關注了一下網上言論,沒想到網友的畫風變的是真快,前一秒還在懷疑他們時不時離婚了,後一秒開始討論小家伙的狐狸耳朵。

    怎麼說呢?

    林蕭然生平第一次明白為什麼做賊的人會心虛,明明沒有人想歪,可是他自己就是覺得不自在。

    忍不住瞪顧揚,都怪顧揚發什麼微博,本來等小家伙興致過去了,他把東西毀尸滅跡也就算了,現在好了,這張照片怕是要一直被網友保存下去了。

    顧揚也著實沒想到這一點,他只是在看到兩張照片的時候,想到他跟林蕭然已經在一起這麼多年,生活發生了很多變化,但是當初的那種心情卻完全沒有改變,而且他知道林蕭然也沒有,他覺得心里甜甜蜜蜜的,就沒忍住。

    當然,還有一點,他臉皮本來就林蕭然厚,一開始小家伙帶上狐狸耳朵的尷尬,他差不多已經消化完了。

    此時不但沒覺得不自在,還想起了之前那個夢,湊過去小聲跟林蕭然說︰“其實,我剛才做了一個夢,夢到然然真的變成狐狸了,不但有耳朵,還有尾巴。”

    林蕭然的眸子瞬間放大了幾分,顧揚還在繼續,“尾巴還特別敏,感,一踫就……”

    他壓低了聲音,後面的話完全湊在林蕭然耳邊說的。

    溫熱的氣息,全然噴薄在林蕭然白皙的耳垂上,他不由偏開臉,耳垂跟臉頰卻都迅速的染上了一層紅暈,回頭訝異的看著顧揚,“你……也夢到了?”

    哎?

    顧揚愣怔了一瞬反應了過來,眼底閃過了濃烈的驚喜,“然然也夢到自己變成狐狸了?有尾巴的?”

    林蕭然不知道顧揚為什麼對尾巴那麼執著,不過他真的夢到了,而且夢里面顧揚一只抓著他的尾巴。

    想到夢里面那一幕,林蕭然簡直希望自己失憶。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夢到這種事情,仿佛欲求不滿一樣,可根本沒有啊?

    但是顧揚不這麼想,得瑟在他耳邊壞笑︰“原來然然也會做這種夢,看來我還不夠努力,沒有伺候好然然,以後一定更加努力好不好?”

    好你大爺!

    林蕭然推開他,順便給了他一個白眼。

    可是顧揚還是得瑟的過分。

    鬧的林蕭然很不爽,忽然想到了什麼,漂亮的眼楮里飛快的閃過了什麼,沖顧揚笑了起來,“顧揚,有件事情我本來想等你今天生日過了再說的,但我決定現在就告訴你。”

    顧揚瞬間感受到了一絲危險,正想說“我不听”,就听林蕭然慢悠悠道︰“醫院派我年後去美國交流學習,大概一年時間。”

    瞬間,顧揚眼底所有笑意都垮了!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