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7章 番外十四

第87章 番外十四

    林蕭然年後要去美國交流學習這件事, 著實對顧揚的打擊很大。[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雖然這些年他自己經常出差,林蕭然也免不了, 偶爾也會很長時間見不到,可是一年又是另一個概念了。

    可是他知道這對林蕭然來說很重要。

    他從一開始就說過,願意陪著林蕭然,願意看到他不再受到束縛,成為他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說的時候瀟灑,現在難受了。

    難受的晚上在床上沒憋住抱著林蕭然說︰“我後悔了,果然oga還是不要工作最好。我可以把你關在家里嗎?”

    順利的被林蕭然一腳踹下了床,還奉送了他一句, “滾沙發上去!”

    嘴上是這麼說, 林蕭然決定的事情他是不會反對的, 只能再想辦法了。

    林蕭然這邊面上看不出什麼,心里也沒那麼輕松。

    醫院領導告訴他這件事情的時候, 他也猶豫了, 如果只有顧揚一個人也沒什麼,畢竟都是成年人,能消化的。

    可現在又多了個小家伙。

    沒孩子的人大概永遠也體會不到那種感覺。

    他有的時候上夜班, 下班回來小家伙上幼兒園去了,到晚上見了, 他都會覺得好久沒見, 心里牽掛的很。

    小家伙也是, 每次放學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他, 然後抱著他的脖子, 在他臉上又親又蹭的。

    知道他要離開一年, 顧讓小朋友大概是要哭鼻子了。

    但是他在猶豫之後, 還是選擇了去。

    這對他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他願意陪伴顧揚跟孩子,但他也絕對不會為了家庭跟孩子放棄自己的事業和夢想。

    所以,總要有取舍。

    只是心里還是會覺得對不住顧揚跟孩子。

    兩個人都有心事,不過正趕上過年,因為搬了新房子,邀請了林嵐跟顧修遠,還有爺爺奶奶一起過來過年,正好楚言今年過年也沒回家,林蕭然把他一起叫過來了。

    一大家子人,熱熱鬧鬧的,倒是讓兩個人都沒時間去想這些。

    小家伙最開心了,家里來的全是最喜歡他的人,長輩們就不用說了,從這孩子出生開始,一個個就寶貝的不行。

    爺爺都八十多歲了,天天抱著孫子也不覺得累。

    顧修遠在顧揚跟前總有種上位者的姿態,至今顧揚也沒多少話跟他說,可是在孫子跟前什麼脾氣都沒有,孫子說什麼就是什麼,還經常在林蕭然不讓小家伙吃糖的時候,偷偷摸摸的帶著小家伙出去買。

    奶奶跟林嵐忙著在家里張羅年夜飯,忙里偷閑也要出來抱著小家伙親一親揉一揉,心疼的不得了。

    除了他們,還有個楚言。

    這次楚言過來還給小家伙帶了份禮物,小家伙開心的不行,說是他收到的最棒的禮物。

    一幅畫。

    當年林蕭然跟顧揚結婚,楚言送了一副他親手畫的畫,畫的是顧揚跟林蕭然兩個人。那幅畫顧揚喜歡得很,拿回去之後就裝裱起來,掛在家里。

    小家伙對此耿耿于懷,因為沒有他。

    所以當他知道畫是楚言畫的之後,就偷偷的拉著楚言問︰“哥哥哥哥,為什麼你畫的時候都不畫我呢?哥哥你不喜歡我了嗎?你不是說最喜歡我的嗎?把我也畫上去,好不好?”

    顧讓小朋友大概天生就會討人喜歡,也沒什麼人教他,可他看到年輕的男生女生都會直接叫哥哥姐姐。

    林蕭然的同事,顧揚的秘書們,每次都被他喊的心花怒放。

    可是叫楚言也叫哥哥,就離譜了。楚言是正兒八經的叔叔。

    林蕭然糾正過他很多次,結果糾正到後來小家伙自己混亂了,見到楚言喊了聲“叔叔哥哥”。

    從此林蕭然沒再糾正,由著他去吧,又不是什麼大事。

    所以現在小家伙一直叫楚言哥哥。

    楚言這個哥哥對小家伙那也是千依百順,喜歡的不得了,除了經常來看他之外,平時自己看到什麼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衣服,全都給買,家里稀奇古怪的玩具,還有穿不完的衣服,很多都是楚言買的。

    所以小家伙跟他提要求,那肯定是有求必應。

    這次過來楚言就帶來了一幅新畫,畫的是他們一家三口。

    小家伙看到畫開心的不得了,在家里到處找地方,要把畫掛起來,最後選來選去,他覺得掛在他自己房間最好,這樣他只要只睜開眼就能看到。

    林蕭然跟顧揚也順他得意,真的給掛在了他的房間里。

    小家伙開心的一天跑回房間好多次。

    三天年過完,林嵐顧修遠和爺爺奶奶就動身回去了,他們還有很多親戚要走,很多應酬要去,過年就是要各家各戶串門,所以他們得回去。

    楚言一個人在這邊,也沒什麼事情做,就留下來繼續陪著小家伙。

    不過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

    “怎麼了?有心事啊?”

    晚上,小家伙睡得早,顧揚也有應酬,只剩下林蕭然跟楚言兩個人。

    林蕭然向來有話直說,看出來了,也就問出來了。

    楚言抓了抓頭發,笑的有些靦腆。

    林蕭然早就發現了,楚言就只有在他跟前才會露出這種青澀靦腆的笑容,即便如今都快大學畢業了,依然如此。

    好像在哥哥跟前,他永遠都是個小孩子一樣。

    怪可愛的。

    “其實……”楚言似乎也不會隱瞞他什麼,“我前陣子遇到了一個小時候好朋友,哥你應該也認識,就是住在我們家對門,一個比我大了四歲的哥哥,他說他對你有印象。”

    對門?

    林蕭然的眼楮眨了眨,認真回憶了起來。

    他不太提起自己小時候,以前是不想提,現在是知道顧揚難受,干脆不提。但他小時候的記憶其實很鮮明。所以很快就想起了楚言的說那個孩子,比他小兩三歲。

    不過他印象不深,只記得好像是個不愛說話的,跟他差不多。

    他點了點頭,“有點印象。”

    “他叫嚴淮,小時候我經常被關在家里,他就隔著防盜門陪我玩,把自己的零食分給我,後來我上小學跟他一個學校,有人欺負我他就幫我揍那些人,還會帶我去吃好吃的。可我初三那年暑假,他忽然就被人接走了。我後來才知道,他是有錢人家的私生子,那家人本來不要他,可是他爸爸忽然出車禍死了,他們家沒了繼承人,又過來把他接回去了。”

    之後他們就失去了聯系。

    楚言嘗試了很多方法找他,可是他之前的所有聯系方式好像都不用了,電話打不通,發過去的信息也都石沉大海。

    本來住在他隔壁的嚴淮的外公外婆也搬家走了。

    楚言還以為這輩子大概再也見不到他了,結果前陣子戰隊的年會,老板隆重介紹了他們的新金主,居然就是嚴淮。

    當時楚言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看著被隆重邀請出來的男人,跟他記憶中長得完全一樣,卻似乎又完全不一樣,他久久都沒反應過來,也不敢認。

    結果眾目睽睽之下,對方穿過人群走到他面前,輕輕在他的腦門上敲了敲,笑道︰“喲,言神貴人多忘事,怕是不記得我了吧?”

    這下楚言才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簡直開心的不行。

    他也看得出來嚴淮遇到他也很開心,之後一段時間嚴淮幾乎天天去學校找他,跟以前一樣帶他去吃很多好吃的。

    嚴淮變化挺大的,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隔壁的鄰家大哥哥,但是楚言跟他相處的時候一點壓力都沒有,就跟當年一樣。

    而且他一直都很珍惜跟嚴淮的友情,因為嚴淮是他第一個好朋友,對他的幫助特別大。

    他覺得小時候要是沒有嚴淮一直隔著防盜門跟他玩,他說不定會得自閉癥。

    所以跟嚴淮重逢,他真的太高興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嚴淮忽然就不理他了。

    林蕭然倒是從來沒听楚言說過自己小時候的事情,他當年看到楚言後,還以為是他的父母在有了楚言之後終于學會了為人父母,看來他想多了。

    楚言的經歷倒是跟他挺像,所以他也明白楚言為什麼會那麼珍惜嚴淮這個朋友。

    “你們之前說過什麼嗎?”林蕭然問。

    楚言搖頭,“沒說什麼,就是他問我過年有什麼打算,我就很開心的告訴他,我要去我哥家過年。他以前就知道我特別想見哥你,所以這次我們見面之後,我就跟他說了我找到你了,還跟他說了很多你的事情,還給他看了你的照片。”

    “然後他就不理你了?”林蕭然問。

    楚言點頭︰“當時我也沒看出什麼,第二天我就來這邊了。過年我給他發了拜年信息,他沒有回復,我想他可能忙吧,但是我昨天給他打電話,他也沒接,到現在也沒回復。我有點擔心……”

    楚言的聲音越來越低,“擔心他跟當年一樣,忽然又不見了,我又找不到他了。”

    “我覺得,他可能是不喜歡我。”林蕭然實事求是的分析著。

    “啊?”楚言秀氣的臉上一臉困惑,“可是,他只記得小時候的哥哥,還說印象中長得很好看。現在他又沒見過你,為什麼不喜歡你?”

    林蕭然聳聳肩,“誰知道?知道他住哪兒嗎?”

    “嗯,去過一次。”楚言點頭。

    “直接去找他問清楚。”林蕭然自己最怕扭扭捏捏拖拖拉拉,有事說事,說清楚不就沒事了。

    可楚言顯然不是這種直線思維,“現在去?”

    “你要不著急明天也行,不過,我建議還是現在去,要不你今晚也睡不著吧?”林蕭然看著他。

    楚言被他說的難為情,抓了抓頭發,一咬牙,“好,現在去。”

    林蕭然跟著站了起來,“我開車送你。”說著上樓去換了身衣服。

    本來楚言還有點小緊張,覺得就這麼大晚上跑去嚴淮家里,直來直去的問他是不是生氣,有點奇怪。

    可看到林蕭然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他忽然就覺得不緊張了。

    有什麼好緊張的?要是他真的說了什麼讓嚴淮生氣的話,問清楚了他道歉就是了。要是嚴淮沒生氣,只是這幾天忙了沒時間回復他,他問清楚了也安心了。

    果然,哥哥的做法最實際有效。

    嚴淮住的地方距離林蕭然他們家不算遠,開車二十分鐘就到了。

    楚言坐在車里給嚴淮發了信息︰我在你家樓下,能出來一下嗎?我想跟你談談。

    他還是覺得直接過去敲人家的門不太好,所以發了信息,打算等五分鐘,要是對方還是沒有反應,他就直接上去敲門。

    五分鐘後,一個身材高大挺拔的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楚言眼楮一亮,跟林蕭然打了聲招呼推門下車跑了過去。

    透過車窗,林蕭然看到了嚴淮,長得不錯,就是跟他小時候的記憶無法重合,畢竟當年的林蕭然自己也就五六歲,嚴淮也就三四歲的模樣吧,記的不真切。

    不過看得出來,楚言看到嚴淮的時候,很開心。好像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下了。

    確實,至少嚴淮出現了,說明他沒有跟當年一樣,忽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找不到了。

    “那個……過年好。”楚言雖然听了林蕭然的話來了,也覺得林蕭然的建議很實用,可真的見到嚴淮,他發現自己好像問不出口,磨蹭了半天,就磨蹭出了這幾個字。

    這幾天雖然不下雪了,可北方的冬天本來就很冷。

    楚言忽然從暖和的車子里出來,站在風口,臉頰都凍紅了,一雙眼楮卻透亮了。

    嚴淮看著他凍的縮脖子,心里一軟,伸手去拉他,“外面冷,上去吧。”

    見嚴淮好端端的跟他說話,好像沒在生氣的樣子,楚言松了一口氣,連忙搖頭︰“不了,我哥在還在車里等我,我馬上要回去。”他說著回頭指了指林蕭然的方向。

    嚴淮忽然就把手縮了回去,“大晚上過來,就為了拜年?”

    哎?

    感覺語氣冷了幾分。

    楚言不由看了看他,又回頭去看林蕭然。

    難道真的被哥哥說中了,嚴淮不喜歡他?

    為什麼?

    “那個……”楚言心里有點難過,雙手不由攥了攥,“嚴淮,你,難道不喜歡我哥?你最近這幾天不理我,是因為我哥嗎?”

    雖然這個問題真的很奇怪,可看嚴淮現在的反應,好像真的是這樣。

    楚言希望是自己猜錯了,因為這兩個人對他來說都很重要。

    嚴淮也沒想到楚言會直接問題出來,他當然沒有討厭林蕭然,都沒打過交道,怎麼會討厭呢?可是……

    他看著楚言,頓了頓,“我只是覺得,你反正有哥哥了,有沒有我都一樣。”

    啊?

    楚言困惑的看著他。這話怎麼听起來有點鬧別扭的意思?

    你都跟別人好了,那我以後就不跟你玩了。

    小孩子鬧矛盾的時候不也會這樣嗎?

    可是,嚴淮居然就因為這事兒跟他鬧小孩子脾氣?

    楚言忽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的嚴淮更尷尬了,又要裝出不尷尬的樣子,只好錯開視線看著別處。

    其實他也覺得自己有點莫名其妙,林蕭然是楚言的親哥哥,楚言跟他親叫他哥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可是听到楚言左一句“我哥”右一句“我哥”,三句話不離“我哥”,他就很不爽。

    小時候楚言明明叫他嚴淮哥哥,現在叫他嚴淮,叫別人哥哥,他心里莫名吃味的緊。

    感覺當年那個總是寸步不離跟著自己的楚言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楚言並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動,只覺得難得看到比自己大了四歲的嚴淮鬧脾氣還挺好玩的,不過他笑完了之後,立刻就認真的解釋了起來,“所以你是因為我不叫你嚴淮哥哥,叫別人哥哥生氣啊?可是那不是別人,是我親哥哥,我不叫哥哥叫什麼?至于你,我就是覺得我都這麼大了,還跟小時候一樣叫嚴淮哥哥有點奇怪,所以才直接叫名字的。你要是不喜歡,那我以後都叫你嚴淮哥哥,行嗎?”

    對上楚言認真又有點試探的的眼神,嚴淮忽然疑惑了。

    他生氣真的是因為楚言不叫他哥哥,叫林蕭然哥哥了?

    他在意的難道不是仿佛被楚言冷落了嗎?

    何況,一直被楚言叫哥哥有什麼好的?

    他心里好像也不怎麼樂意。

    “還是叫名字吧。”他說。

    “哎?”楚言不解,困惑的模樣跟個小兔子似的,眼楮透亮的。

    嚴淮沒忍住伸手過去在他臉頰上捏了一把,“就叫名字!你哥哥不是在等你嗎?走,我也過去打個招呼。”

    說完,他拉著楚言朝林蕭然走去。

    車里的林蕭然看他們走過來,主動推門下車。

    嚴淮的步伐加快了點,走到林蕭然面前,他伸手過來,“哥,我是嚴淮,小時候應該見過。”

    林蕭然跟他握手,點了點頭,“林蕭然。”

    心里卻對嚴淮的態度有點疑惑,因為他是看著嚴淮一路走過來的,似乎顯得有些殷切。打招呼的時候,直接跟楚言一樣叫哥。

    雖說他跟楚言是朋友,隨著楚言叫,沒什麼問題,可林蕭然就是覺得有些不對。

    回去的路上,又听楚言說了嚴淮鬧別扭的原因,他更覺得不對了。

    他這個人感情上確實很遲鈍,但畢竟也是過來人,而且旁觀者清,所以他猜嚴淮大概是喜歡楚言,才會吃這種莫名其妙的醋吧。

    至于楚言嘛……

    他扭頭過去看了看副駕駛上的弟弟,那孩子這會兒正因為嚴淮不鬧別扭了開心的很,嘴角上揚著就沒下去過。

    看來,十有,也是喜歡而不自知啊。

    不過他並沒有主動提起,這種事情當事人自己消化最好。

    他只在晚上睡覺前跟顧揚提一下,顧揚也不是個愛多管閑事的人,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並沒有太在意,他現在在意的是林蕭然過完正月十五就要走。

    因為過年的熱鬧耽誤下來的離別終究還是被提上了日程。

    林蕭然親口跟小家伙說了這事兒。

    三歲的小朋友很難體會什麼是離別,可是在他的概念中,一年簡直漫長的仿佛沒有盡頭,所以他一听一年就見不到林蕭然,立刻撲過去抱住林蕭然的脖子哭了起來,“我不要爹地走,我跟爹地一起去好不好?我想跟爹地呆在一起,行不行?”

    雖然早知道會這樣,看到小家伙可憐兮兮的模樣,林蕭然心里還是難受的不行。

    好在小家伙還算听話,他哄了哄,又許諾每天晚上都視頻通話,中間有空就回來,小家伙才漸漸收了眼淚。

    可是之後幾天愈發的粘林蕭然,每天晚上都要抱著林蕭然才能睡。

    顧揚面上看起來倒是挺正常,幫著打點好了一切,又再三跟美國那邊確認是不是安頓好了,然後把人送去了機場。

    去機場的那天小家伙沒去,林蕭然怕他在機場哭,這樣自己只會更難受,也沒跟別的人說,只有顧揚一個人送他。

    安檢的時候,他回頭去看顧揚,顧揚也站在人群後面看他。

    見他回頭,顧揚沖他笑著揮了揮手,姿態看起來很瀟灑。

    顧揚笑起來很好看,桃花眼天生就適合笑。可林蕭然心里忽然就難受的不行,轉身從人群中穿過,朝顧揚走了過去。

    他們兩個人出現在機場這種地方,少不得會受到路人的關注。

    此時林蕭然穿過人群走向顧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林蕭然並不在意,他只是一步一步走到顧揚跟前,而顧揚,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圖,張開手臂緊緊的將他抱住。

    林蕭然從來就不是矯情的人,在決定去美國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最放不下的是孩子,這幾天也總是分出很多時間去陪小家伙,反倒忽略了顧揚。

    直到這一刻,他看到顧揚一個人站在人群後面,故作輕松跟他揮手,他才發現自己也一樣放不下顧揚。

    只是放不放得下,該走還是要走。

    不過短短的幾十秒,他就松開了顧揚,“走了。”

    顧揚揉了揉他的頭發,笑著點頭︰“去吧,我有空去看你。”

    林蕭然擺了擺手,這次真的轉身進去了。

    顧揚一直站在安檢口,看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才輕嘆息了一聲,轉身離開的時候,方才的強顏歡笑早已消失不見。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