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8章 番外十五

第88章 番外十五

    當天顧揚在機場送別林蕭然的消息就傳開了, 有人錄下他轉身一瞬間臉上神情的變化。【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心疼顧總”的話題瞬間被刷爆了。

    【我們顧總好讓人心疼啊,怕林醫生擔心,在林醫生跟前強顏歡笑, 心里其實難過的要死。】

    【可不難過嗎?我們家有個親戚在城西醫院工作, 她說林醫生被醫院派去了美國學習交流, 要在那邊呆一年。】

    【不是吧?所以說我們顧總要帶著孩子獨守空閨一年?實慘啊!】

    【別說顧總了,我都心碎了好嗎?那我以後不舒服也不用去城西醫院了, 反正也看不到林醫生。其實我家在城東, 離城西醫院很遠, 每次跑一趟也怪累的】

    【其實現在交通這麼方便,顧總又不是缺錢的人,隨時可以去美國看林醫生啊。】

    【話是這麼說,公司不管了嗎?孩子不管了嗎?】

    【就是說啊。你們不看新聞的嗎?我看了財經雜志上采訪了顧修遠, 顧修遠好像打算退休了,家里的產業都要交給顧總。顧總自己的公司這些年也做的越來越大, 還要接手家族產業,家里還有個上幼兒園的孩子,哪有那麼多時間來回飛啊?】

    【哎, 心疼顧總】

    【心疼顧總】

    【心疼顧總】

    ……

    網上被人心疼的人, 自己還顧不上心疼自己,這邊前腳剛把自家oga送走了, 還要忙著回家去哄小家伙。

    林蕭然是最早班的飛機,離家的時候小家伙還在睡覺。

    這會兒十有醒了,發現昨晚陪著自己睡的爹地不見, 肯定哭鼻子了。

    果然, 一進家門就見他被保姆抱著哄, 可是還是哭的傷心的很。

    顧揚趕緊過去從保姆手里把他接了過來, 小家伙滿臉都是淚水,哭的泣不成聲,“爸爸……爹地……偷偷走了……我想他了……他能不能……明天走?”

    顧揚一邊幫他擦眼淚,一邊小聲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小家伙忽然就止住了眼淚,撲閃著大眼楮看著顧揚,就是抽泣還止不住,聲音都哭的有點啞,“真的嗎?”

    “真的!”顧揚點頭跟他保證,“所以不哭了好不好?眼楮都哭腫了,跟爹地視頻,爹地會心疼的,對不對?顧讓小朋友不是答應過爹地,說自己是大孩子了,以後遇到事情都不哭了嗎?”

    小家伙是個講信用的,想起自己說過的話,連忙用兩只肉嘟嘟的小手胡亂的擦著臉上淚水,抿著嘴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我不哭了,跟爹地視頻的時候,我要這樣笑,爹地就開心了,對不對?”

    “對!顧讓小朋友真棒!”

    顧揚這邊終于把兒子哄好了,林蕭然那邊也在經歷了漫長的飛行之後,終于去到了異國他鄉。

    因為他是oga,就算是已婚的oga也有特殊的待遇,比如不能住在醫院的宿舍樓里,所以他在美國這一年被安頓在了醫院旁邊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里,不管是住宿條件還是安保都非常優越。

    醫院的新同事也都很友好,對他這個從遙遠的東方過來的,過分漂亮,但是業務能力一流的客人非常的熱情,讓他的融入變得異常順利,除了有些人熱情的過分之外。

    可能東西方的觀念不一樣,林蕭然來到這邊的第一天就明確說了自己已婚生子,可依然會有人毫不掩飾的對他示好。

    好在他只要明確拒絕了,對方一般也不會死纏爛打。

    所以不算太麻煩。

    太麻煩的是他想顧讓小朋友了。

    就算每天都視頻,視頻中看到小家伙似乎也不錯,他還是會經常夢到他,有時候早起醒來,迷迷糊糊的忘了自己身處在何方,听到敲門聲,他都會有種錯覺,下一秒小家伙奶聲奶氣的聲音就會傳進來,“爹地,爸爸,太陽曬屁股了,快起床!”

    當然,小家伙不會出現,敲門的一般都是服務生。

    至于顧揚……

    他翻個身,頭枕在手臂上,看著窗外的微光,濃密的睫毛微微抖動著。

    最近顧揚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從他來美國已經一個多月了,晚上視頻看到顧揚的次數少之又少,每次都只是保姆帶著小家伙在家里,而顧揚似乎忙的不行。

    他們私下自然也有聯系,但每次說話不超過五分鐘,顧揚要麼有應酬,要麼要開會,只能匆匆掛了。

    水紅的嘴唇輕輕抿了抿,他的指尖無意識的落在了鎖骨上那枚小小的銀色楓葉吊墜上。那是顧揚當年執意要他帶上的,過去了這麼多年,林蕭然也習慣了,就這麼一直帶著。

    此時幫他帶項鏈的人,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輕輕吐了口氣,看了眼時間,該起床上班了。

    很快他便趕走了腦子里這些惱人的思緒,起床洗澡換了身衣服。

    今天他稍微耽誤了點時間,已經來不及去餐廳吃早餐了,所以直接從樓上下來就去了醫院。

    結果一進科室,同事立刻沖他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用英語跟他開玩笑︰“林醫生果然是神秘的東方美人,天生就這麼吸引人,追求者眾多。你看,今天又有追求者給你送來了愛心早餐。”

    果然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個精致的外賣食盒,讓林蕭然意外的是,食盒中居然是中式早餐。

    同事們雖說是在開玩笑,但說的確實是事實,就算林蕭然一再表明自己已經結婚,感情很穩定,追求者依然不斷在獻殷勤。但是那些人似乎都只是用自己所謂的浪漫在追,像今天這樣考慮到林蕭然是東方人來送早餐還是頭一次。

    看著餡大皮薄的小籠包,還有雞汁豆腐腦,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正經八百的中餐的林蕭然心動了。

    關鍵是他本來就沒吃早飯。

    所以這次他沒跟以前一樣,一口都沒嘗,直接送給同事們分了,而是給自己留了一點,剩下的分給了同事。

    至于到底是誰送的,他並不想知道。

    但是這位顯然很執著,午飯又送過來,依然是中餐,比早餐豐盛的多,足足三個外賣小哥才把東西搬過來,科室的桌子都擺滿了,全都是林蕭然平時愛吃的菜,味道也非常的地道。

    同事們吃的不亦樂乎,林蕭然卻有些疑惑了。

    有人知道他在異國他鄉想念中餐,以此來示好並不奇怪,可是送餐送的這麼夸張,分量明顯是幫著他整個科室準備的,而且每道菜都是他喜歡的,所有的菜都不放香菜,就不正常了。

    顧揚?

    他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顧揚的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不過接通一瞬間就傳來了觥籌交錯的聲音,顧揚的聲音似乎都染上了酒氣,聲音壓的有點低,“抱歉寶貝,我還在外面,這邊有點吵,你听的見嗎?”

    “很忙?”林蕭然問。

    “嗯,最近確實很忙。然然是不是生氣了?忙完這陣我去看你,好不好?”顧揚似乎也意識到這段時間跟自家oga聯系的太少,很是愧疚。

    “嗯,少喝點,掛了。”

    看來不是顧揚,林蕭然想。

    顧揚忙成這樣,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怎麼會有這種閑情雅致呢?

    既不是顧揚,他就不管了。

    但對方才顯然還覺得不夠,下午又送來了一大束玫瑰花。

    這次終于不像早餐跟中餐那樣只言片語都沒留下,這次在花束中留下一張卡片,用英文寫了一段話,夸林蕭然長得多好看,是他見過的最美的人,他從第一眼看到就念念不忘,從此日日思念,夜不能寐。

    總之肉麻的不行。

    最後還來了句,希望有幸能邀請林蕭然共進晚餐。

    沒有署名。

    林蕭然看完就把卡片丟進了垃圾桶,把花轉送給了一個小護士。

    但是同事們還是八卦了起來,都在猜測這個追求者到底是誰,還有人給林蕭然建議,讓他晚上去見見,說不定真的是個不錯的家伙。

    林蕭然懶得理會,低頭認真工作,把其他人的言語都屏蔽了。

    這一天過的很順利,沒有什麼突發狀況,他準點下了班回到酒店準備隨便吃點,進門卻愣住了。

    他的房間完全變了樣,地上鋪滿了花瓣,燈光被調整到朦朧曖昧,餐桌上是一桌精致的法餐配紅酒,燭火在輕輕搖曳。

    林蕭然︰“!”

    愣怔了一瞬間之後,林蕭然轉身出門。

    他已經不想進去打電話去問前台了,他要直接去問。

    他不認為有人可以在他出去這段時間,隨便的進出他的房間。

    可踏出房門的一瞬間,他又僵住了。

    隔壁的房間門口站著一個人,身邊放著行李箱,手里拿著房卡,似乎是剛入住的模樣。

    那人身高挑挺拔,側臉輪廓立體深邃,非常英俊。

    听到這邊的聲音,那人轉頭看了過來,琥珀色的桃花眼笑起來彎彎的,隨後一臉驚喜的沖他揮了揮手,“哇,我跟然然這麼有緣分,住進了同一家酒店?還是隔壁房間?”

    林蕭然︰“……”

    清澈的眼楮撲閃撲閃的眨著,看著對面的alha,腦子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這樣看著對方。

    顧揚卻裝不下去了,丟下行李箱走過來把人抱住,臉埋在他的頸窩里,貪婪的吸取著屬于他的oga的味道,“寶貝,想不想我?”

    鼻息間是顧揚身上的味道,耳邊是顧揚的聲音。

    林蕭然這才從顧揚的突然出現中漸漸回過神來,伸出手來摟住他的腰,輕輕點了點頭,“嗯。”

    真的是想的。

    被自家oga的誠實取悅了,顧揚忍不住笑出了聲,“真的嗎?然然是騙我的吧?想我還吃別人送的早餐,午餐和玫瑰花,現在,還要背著我跟追求者共進晚餐?然然怕是早就把我忘了吧?”

    林蕭然現在當然知道這一天的事情都是顧揚安排的,所以並不解釋,大大方方的點頭,“對啊,一會兒要跟別人燭光晚餐,你要不先回避一下?”

    “你再說一遍?”顧揚摟著人推進了房間里,順勢把房門關上,把自家故意使壞的oga抵在牆上威脅︰“當著自家alha的面還想跟別人燭光晚餐?寶貝,你怕不是想被我關在家里從此下不了床了吧?”

    “我下不了床……”林蕭然頓了頓,才湊在顧揚耳邊小聲繼續︰“你不一樣也下不了?”

    兩個人分開一個多月,這會兒顧揚可禁不起不這麼撩,捏著他的下巴低頭親了上去。

    安靜的房間里,只有兩人廝磨的聲音,跌跌撞撞順著滿地的花瓣倒在了床上,卻在這個時候被林蕭然推開了,“餓了。”

    粉嫩的嘴唇被親的水水潤潤的,勾的顧揚簡直撒不開手。

    可是,他也知道這會兒如果不收手,燭光晚餐怕是浪費了。

    林蕭然工作了一整天,讓他餓到明天早上,顧揚會心疼的。

    而且,顧揚輕輕揉了揉眉心,他似乎也有點力不從心,也許是這兩天太忙,飯都沒顧上吃吧?

    等吃了飯,補充點能量再繼續。

    結果這頓飯越吃他越覺得渾身無力,耳邊林蕭然的聲音越來越遠。

    看出他的異樣,林蕭然連忙起身走了過來,“怎麼……”剛一開口,林蕭然就覺察到了問題,手摸在顧揚的額頭上,溫度高的不正常。

    “你在發燒?”林蕭然清冽的聲音有些波動,轉身就去找體溫計,心髒跳動有些劇烈。

    顧揚很少會生病,跟他這種冬天光腳站在地板上五分鐘就會感冒的體質不一樣,顧揚的體質非常好,這些年除了為數不多的幾次感冒,只發燒過一次。

    但就那一次,林蕭然記憶猶新。

    不常生病的人,生病總會很嚴重。

    顧揚也確實有些撐不住,直接趴倒在桌子上。

    林蕭然取了體溫計回來,看到他這樣更的擔心了,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我扶你去床上躺下,量一□□溫。”

    顧揚听話的很,乖乖上了床,開始量體溫。

    果然,三十八度五。

    林蕭然看了看體溫計,又去看顧揚,清澈眸子里藏不住心疼。

    顧揚卻還能強打著精神沖他笑,“可能最近太累,吃點藥睡一覺就好了。不過,我有個好消息要現在就要告訴你,因為工作原因,接下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都要留在這里。顧讓小朋友過幾天也會過來。”

    林蕭然漂亮的眸子明顯放大了幾分,愣怔的看著顧揚。

    他終于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顧揚這麼忙,忙到把自己弄生病了。

    顧揚就這樣忽然跑來美國,還要呆上一年,雖說也是為了工作,國內的事情總是要處理的,這一個多月他就是在打點國內的這些事情吧。

    說不開心不感動是假的,可也心疼啊。

    “傻瓜,吃藥!”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