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89章 番外十六

第89章 番外十六

    顧揚確實很少生病, 從小到大發燒的次數他自己數得過來,但每次都很嚴重。

    這次也不例外。

    林蕭然給他量體溫的時候,他還能(強qiang)打著(精jing)神說話, 可吃了藥之後,整個人越來越無力, 加上藥效的(關guan)系, 他很快就睡著了。

    (床chuang)邊的(床chuang)頭燈昏昏暗暗, 也擋不住他臉上的疲倦和憔悴。

    林蕭然有些懊惱,他是忽然看到顧揚出現太開心了吧, 居然都沒看出顧揚(強qiang)打著(精jing)神。

    這段時間, 他一定特別辛苦。

    而這段時間, 林蕭然偶爾還在心里委屈過, 有點小埋怨顧揚冷落了自己。

    他覺得自己矯情的很,兩個大男人, 難道真的要天天視頻通電話嗎?

    但是沒用,他心里還是有些失落。

    他分不清這種情緒單純的是因為omega的天(性xing), 對自己的alpha 太過依戀, 還是因為這些年顧揚沒有這樣冷落過他,他措手不及。

    總之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卻不知道顧揚在冷落他的這段時間里, 這麼拼。

    他是了解顧揚的。

    顧揚有理想有抱負, 從小就明白自己要什麼,為此他會早早的規劃, 也會辛苦努力的去打拼,但是他的股子是散漫的, 更喜歡隨心所欲。

    從他上學開始就不喜歡參加各種競賽就能明白, 他不喜歡一直緊繃著。

    近幾年林蕭然能明顯感覺到顧揚因為創業而緊繃著的那根神經已經松懈了, 但凡能放手的工作都放手, 能推掉的會議都推掉,早上也不會跟從前那樣按時去公司上班,總能磨蹭到十點才出門。

    關于他們公司為了拓寬海外市場,要在北美開設分部的消息,林蕭然倒是早就听顧揚提過,但那時候顧揚壓根兒就沒想過自己過來。

    現在,卻終究是來了。

    林蕭然知道,是為了他。

    他並不覺得顧揚真的不能容忍跟他分開一年,雖然在外人看來,好像顧揚更喜歡粘著他一點,但是林蕭然知道那是顧揚的(性xing)格脾氣所致,會導致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永遠都是顧揚顯得更主動。

    可顧揚的骨子里並非真的不能跟他分開。

    想肯定會想,但沒有到一定要追過來的程度。

    倒是他自己……

    林蕭然不由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脖子後面的腺體,水水潤潤的嘴唇輕輕抿了抿。

    他以前偶爾也會跟顧揚分開一個月,但可能是因為他知道期限就是一個月,所以似乎沒有那麼明顯異樣的感覺。

    而他徹底被顧揚標記之後,這種長時間的分離本(身shen)也非常少,所以他一直沒有覺察到,離開顧揚時間久了,他很容易產生不安全感。

    這種不安全感,是顧揚的信息素也取代不了的。

    他需要顧揚在他(身shen)邊。

    當然,他是成年人,能控制這種情緒。

    但是這才一個多月,三個月後呢?半年後呢?

    他還能容忍嗎?

    一般的omega對標記過自己的alpha或多或少都會有依賴(性xing),(強qiang)弱因人而異,甚至會因為兩人的感情消退,導致標記帶來的那些牽絆和關聯也會隨之減弱,依賴(性xing)也就漸漸淡了。

    林蕭然一直以為自己不會有太明顯的依賴(性xing),倒不是他覺得他跟顧揚之間的感情有什麼問題,而是隱(性xing)omega的很多omega特征都不明顯。

    結果,他被徹底標記的時候依賴癥比普通omega時間長的多,別人一個禮拜,他拖拖拉拉半個多月才恢復。

    現在也是,他被顧揚徹底標記已經挺多年了,離開顧揚時間久了居然還有這種後遺癥。

    顧揚……也許是察覺了,才會這麼執意要跟來的吧。

    輕輕撫(摸mo)著alpha的臉龐,漂亮的omega水紅的嘴唇輕輕開合著,無聲道︰“謝謝。”

    這一夜林蕭然幾乎沒有睡。

    顧揚就算吃藥了,睡的也不安穩,因為藥效的(關guan)系又出了很多汗。

    林蕭然用毛巾幫物理降溫,不斷的幫他(擦)拭(身shen)上的汗水,中間幫他換了(身shen)(干gan)淨了衣服。

    下半夜顧揚終于睡安穩了,林蕭然(摸mo)了(摸mo)他的額頭,發現已經沒那麼燙了,稍稍安心了些,但自己依然睡不著,就這樣躺在顧揚(身shen)邊陪著,一會兒就忍不住睜開眼楮,確認顧揚睡的安穩,他就閉上眼,告訴自己睡一會兒,然後五分鐘又忍不住睜開了。

    反反復復,天也就亮了。

    他也不知道顧揚之前多久沒睡,加上生病的(關guan)系,這會兒完全沒有要醒的跡象。

    但是燒倒是完全退了。

    林蕭然幫他蓋好被子,自己翻(身shen)下(床chuang),去到外面的客廳給醫院打電話請了假。

    餐廳昨晚的燭光晚餐還沒有收拾,顧揚忽然生病,吃藥躺下,林蕭然也不顧上叫人過來收拾。

    這會兒才想起來打了服務電話,順便還要了點食材。

    他在這邊住的是套間,有單獨的廚房,能做一點簡單的東西。

    當然,復雜的他也不會。

    就著廚房簡單的廚具,他煮了點粥,做了個涼拌黃瓜和涼拌雞絲。

    這大概是林蕭然為數不多做出來能吃的菜了,有一個共(性xing),不需要切,且放的調味料基本一樣。

    但就這樣也耽誤了不少時間。

    他著實是不太擅長做這種事情,總是丟三落四。

    好容易做好了,差不多已經中午了。

    此時臥室中,終于睡飽了的病人被一股淡淡的香味饞醒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楮,看到陌生的景致,一時間有些疑惑,忘了自己(身shen)處何處。

    然後房門被緩緩推開,漂亮的omega輕手輕腳的探頭進來。

    四目相對。

    兩個人都愣住了一瞬。

    林蕭然是意外顧揚醒了,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來到(床chuang)邊,“醒了?感覺怎麼樣?”

    輕聲問了一句,他(摸mo)了(摸mo)顧揚的額頭。

    嗯,確實已經退燒了。

    可是顧揚卻沒什麼反應,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shen)上,卻不說話。

    林蕭然有點擔心,(摸mo)了(摸mo)他的臉,關切的問︰“還覺得難受?”

    顧揚這才有了反應,伸手過來將林蕭然抱住,燒了一夜有些迷糊的腦子此時才終于想起來他沒有做夢,昨晚他就見到他想念已久的omega了。

    可惜不等他訴說一下思念之情,就病倒了。

    這會兒終于能抱著人蹭一下了。

    “好多了,就是有點餓。”燒了一夜,嗓子沙啞的不行,說話都有點痛。

    揉了揉他的頭發,林蕭然輕聲道︰“我煮了粥,給你拿過來。吃了飯之後,吃點潤喉片再睡一會兒。”

    “嗯,听你的。”嘴上這樣說,顧揚抱著人舍不得撒手。

    對待病人,林蕭然格外有耐(性xing),由著他蹭夠了主動松開,才出去端了粥跟涼拌菜過來了。

    顧揚吃東西本來就不挑食,何況是林蕭然特意下廚給他做的愛心餐,他三下五除二就給全部解決了。

    下午顧揚繼續躺著,林蕭然陪他。

    說是陪,其實林蕭然自己也困,昨晚沒睡好。

    而顧揚,顯然還沒從前陣子高(強qiang)度工作中緩過來,下午依然睡的很香。

    一直到天黑兩個人才醒過來。

    病好了又睡夠了的alpha,那股力不從心的感覺終于消退了,生龍活虎,連信息素都直白的一塌糊涂。

    鬧的原本打算起(床chuang)去叫餐的omega(身shen)體發軟,一個多月沒有真真切切受到alpha信息素安撫的(身shen)體也一樣誠實的很。

    等兩個人一番折騰下來,已經半夜了。

    錯過了晚飯,他們也不著急,反正酒店隨時能叫餐。

    打了叫餐電話,顧揚還是意猶未盡,從(床chuang)上把人抱起來,一起進了浴室。

    出來時,飯菜早已經送到了。

    林蕭然這時才終于有機會問起了顧讓小家伙,昨晚顧揚只說小家伙過幾天也要過來,顧揚當時狀況也不容許他多問,可他心里是真的惦記小家伙。

    “他大概還有兩三天就能到,跟爺爺(奶nai)(奶nai)一起,坐郵輪過來的。”

    小家伙才三歲多一點,林蕭然跟顧揚一直都避免他坐飛機,這幾年他們偶爾回老家過年都是開車回去,但是來美國開車顯然不行。

    正好爺爺(奶nai)(奶nai)也被顧修遠安頓著來美國修養,老人家坐飛機也不安全,便安排了他們一行人帶上保姆跟醫生一起坐了郵輪。

    因為中途要中轉,要耽誤點時間。

    小家伙他們本來比顧揚出發還早一周,但是還要晚幾天才能靠岸。

    林蕭然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小家伙這幾天跟他視頻有點奇怪,總是窩在一個很小的空間里。

    之前林蕭然沒多心,現在才想起來,小家伙這是怕他看到了背景,發現是在郵輪上吧。

    也就是說,這父子兩個早就計劃好了,瞞著他一個呢?

    絕對是顧揚的餿主意!

    他不爽瞪顧揚,顧揚皮糙(肉rou)厚,還不要臉湊過來抱著人蹭,“我這不是想給你驚喜嘛。顧讓小朋友憋的可難受了,可我告訴他,先不告訴你,等到時候他忽然出現在你跟前,你一定會非常開心,他就忍住了。”

    “結果你不守信用,提前告訴我了。”林蕭然白了他一眼。

    “提前告訴你,你就不高興了?”

    當然不會!

    他可是想小家伙想的不行了,經常會夢到,知道小家伙要過來,怎樣都是驚喜。

    不過他還要等兩三天才能抱到人。

    這兩三天他也沒有閑著,趕上周末,跟著顧揚一起把他為數不多的行李從酒店搬到了距離醫院不遠的房子里。

    房子是顧揚提前安排好的,他說既然是要在這里一年,總也要像個家的樣子,不能總是住酒店,所以提前讓人物(色se)好了。

    不過,時間還是太倉促,總是缺東少西的,兩個人又跑了幾趟超市,把東西補全。

    家里一切安排好,小家伙跟爺爺(奶nai)(奶nai)也到了。

    那天天氣特別好,兩個人一起早早去了地方。

    林蕭然想給小家伙一個驚喜,故意沒有跟顧揚一起出現。

    小家伙沒看到他倒也不失望,因為顧揚跟他說了要他忽然出現在林蕭然跟前,給林蕭然驚喜,所以到他現在還以為林蕭然不知道他來了。

    不過還是能看得出來他很心急,見到顧揚抱著蹭了蹭,就(奶nai)聲(奶nai)氣問︰“那我們現在可以去找爹地了嗎?爸爸你知道爹地在哪里啊?我想見爹地了。”

    躲在一旁的林蕭然听了這話,忍不住了,偷偷到他(身shen)後伸出手來捂住他的眼楮。

    小家伙嚇了一跳,“誰啊?誰啊?我看不見了。”

    “猜猜看我是誰,猜對了……”

    “爹地!”

    小家伙立刻听出了他聲音,開心的大喊了起來。

    林蕭然松開他的眼楮,小家伙回頭看到他,立刻從顧揚懷里掙脫著往林蕭然(身shen)上撲。

    林蕭然把他接過來抱住,忍不住在他臉頰上(親qin)了又(親qin)。

    從小家伙出生到現在,他們從來分開過這麼長時間。

    小家伙抱著他可勁兒蹭,不管誰哄都不好使,接下來一整天都粘著林蕭然。

    林蕭然也想他想的厲害,連爺爺(奶nai)(奶nai)都不怎麼顧得上。

    倒是顧揚這邊把該安排的都安排好了。

    爺爺的(身shen)體這兩年不太好了,也算是老毛病,之前顧揚高中的時候就因為他這個(身shen)體的問題,(奶nai)(奶nai)陪著他在這邊修養了好幾年,後來(身shen)體康復了才回國的。

    這次老毛病復發了,(奶nai)(奶nai)就又陪著他過來了。

    修遠的地方離林蕭然他們這邊不算遠,顧揚下午開車把人送過去了,把那邊安頓好了晚上才趕回來。

    到家就見自家omega耐著(性xing)子跟小家伙坐在地上玩游戲,廚房里保姆在忙著做飯,做的是中餐,一股子人間煙火的味道。

    顧揚丟下車鑰匙靠在一旁看著,嘴角不由上揚了幾分。

    年前林蕭然忽然告訴他,要來呆美國一年,與顧揚而言真的是噩耗。

    但是他不會束縛林蕭然,所以那時他就決定了,北美這邊的分部他來。

    好在顧修遠沒在這個時候真的撂挑子不(干gan),把家里的那一攤子也丟給他,他花了一個多月時間把國內的事情處理好了。

    一切順利。

    雖然這一個多月辛苦,忙到幾乎沒時間跟林蕭然多聯系,但結果很棒!

    而且來了之後他才知道,原來他家omega在這邊那麼受歡迎,幾乎隔三差五就有人示好。

    這還得了?

    沒兩天顧揚就在林蕭然的醫院混了個臉熟,告訴那些對自家omega心懷不軌的人都死心,有主了。

    效果還真的不錯。

    明明之前林蕭然有明確說過自己已婚卻沒什麼效果,結果顧揚刷了幾次臉,倒是消停了。

    林蕭然也樂得輕松。

    接下來的日子跟在國內沒什麼兩樣,但是顧揚明顯比之前在國內要忙,畢竟這邊還在起步階段,他有種重新打江山的感覺。

    不過怎麼說都比之前容易,畢竟有基礎。

    他們公司當年開發的第一款游戲,如今依然是全球最火爆的端游,職業聯賽已經從當年的國內發展到了世界賽,影響力巨大。

    今年的世界賽決賽就在美國舉行,主辦城市早已經開始宣傳,以此為契機,分部在北美的發展明顯比是他當年在國內剛起步容易的多。

    世界賽開賽前一個禮拜,楚言也過來了。

    當年楚言上大學就準備退役,可是戰隊怎麼舍得放掉他這個搖錢樹?給他開出了非常優厚的合同,只要他不退役,上不上場比賽不重要,戰隊也不會給他額外安排任務,他只需要留在戰隊,適當的時候出來刷個臉就行。

    楚言最終同意了,他心里其實還是舍不得賽場的,只是擔心自己因為學習影響競技水平,不想讓戰隊養他這個閑人。

    戰隊既然在衡量之後覺得他留下更好,他也願意留下。

    所以這幾年他留在戰隊,偶爾還會上場比賽。

    這次的世界賽,他們戰隊也進(入)了,他本來是要在一周後隨隊過來,但他想見哥哥跟小家伙,就提前來了。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