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90章 番外十七

第90章 番外十七

    電競職業聯賽如今的影響力已經非常巨大, 何況顧揚開發的這款游戲風靡多年經久不衰,所以世界賽的關注度非常大。

    有的觀眾和玩家早早的就預訂了世界賽的票,怕到跟前搶不到。

    所以到了世界賽舉辦跟前,這座城市匯聚了很多世界各地的玩家和粉絲。

    主辦城市跟顧揚的公司也很看重這次的世界賽, 給各個國家的戰隊安頓在了當地知名高檔的度假村里, 一應設施都配備了最好了, 讓選手們可以在異國他選調整出最好的狀態。

    楚言提前來了一個禮拜, 在林蕭然這邊陪小家伙。

    小家伙開心的不行。

    他本來就很喜歡楚言,加上來了美國之後,沒有上幼兒園, 是請了家庭教師在家里教他, 他沒有交到什麼新朋友, 平時林蕭然跟顧揚上班,家里只有保姆跟家庭教師, 他覺得有些孤單。

    楚言來了,他就多了一個玩伴了。

    不過楚言也這呆一個禮拜,之後就去跟戰隊匯合,他們需要在開賽前調整作息,集中訓練,還想找機會約兩個國外的戰隊打兩場練習賽,時間有點緊迫。

    顧揚這段時間也因為這個世界賽在忙碌,晚上經常加班到半夜才回來。

    小家伙更孤單了。

    “怎麼了?”

    晚上林蕭然洗完澡出來, 看到小家伙一個人窩在沙發上, 手里拿著玩具卻沒有在玩,低著頭, 小嘴巴撅的老高, 似乎有點委屈。

    他連忙過去把小家伙抱起來, 有些心疼。

    小家伙抬頭,明亮的大眼楮撲閃撲閃的眨了眨,(奶nai)聲(奶nai)氣的︰“哥哥走了,沒人跟我玩。爸爸也不陪我,我都好久好久沒有看到他了,他在忙什麼?”

    顧揚最近確實很忙,早出晚歸,早起小家伙沒醒,晚上回來小家伙睡著了,算起來小家伙確實好幾天沒看到顧揚了。

    平日里總覺得小家伙特別粘林蕭然,其實他也一樣粘顧揚。

    比起林蕭然,顧揚更擅長陪孩子玩,以前周末的時候,林蕭然起(床chuang)了,那父子兩個能在(床chuang)上玩上半天,也不知道在玩什麼,但小家伙開心的很。

    如今卻連見到顧揚的機會都不多,小家伙心里肯定想了。

    “爸爸最近工作特別忙,忙完這陣子,讓他帶你去游樂場,叫上哥哥一起,好不好?”林蕭然(親qin)了(親qin)他(肉rou)嘟嘟的臉蛋哄他。

    小家伙還是很好哄的,立刻舉雙手贊成︰“好啊好啊,爹地爸爸哥哥還有我,我們一起去,我要吃棉花糖。吃兩個好不好?”

    “好,不但能吃兩個棉花糖,今晚還能跟我睡,開不開心?”

    “真的嗎?”小家伙一把摟住林蕭然的脖子,笑見牙不見眼, “開心!我都好久沒有跟爹地睡了。可是……”他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那爸爸呢?爸爸睡哪里?”

    小家伙現在睡覺越來越佔場地了,以前睡覺安安穩穩的,晚上睡在兩個人中間,早上還是那樣,現在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半夜睡覺簡直像是在(床chuang)上(干gan)仗,一會兒橫著一會兒趴著,一張(床chuang)不夠他一個人睡。

    之前兩次他鬧著要跟林蕭然睡,半夜把顧揚跟林蕭然折騰的不斷換姿勢,最後不得已顧揚只能去了客房。

    所以之後他偶爾跟林蕭然睡,顧揚就只能睡客房。

    而每次顧揚拿著枕頭走的時候,總會怨念的看小家伙。

    小家伙還是心疼爸爸的,這會兒自己心里委屈,還想著爸爸。

    “沒(關guan)系,爸爸是大人了,自己睡客房。”林蕭然說著直接把小家伙抱起來上樓去臥室。

    善良的小家伙大眼楮嘰里咕嚕的轉了轉,就把爸爸丟腦後去了,抱著林蕭然蹭,笑的開心的很。

    于是顧揚大半夜回來,就看到自家兒子站著他的地方,睡的跟個小豬一樣。

    他上手在(肉rou)嘟嘟的小臉上捏了兩把,小家伙也完全不知道,一個翻(身shen)趴在(床chuang)上,依然睡著香的很。

    旁邊的林蕭然早在他進門的時候就醒了,見他捏的上癮了,抬腳踹了過去,小聲說︰“別把他弄醒了。”

    顧揚順手抓住了他腳腕,沖他壞笑。

    林蕭然的腳特別敏感,一踫就忍不住笑,他又怕吵到小家伙,連忙把腳往回縮,“快去睡覺。”

    顧揚倒是很想再鬧一會兒,不過小家伙會在一旁,確實不適合。只能抓著林蕭然的腳佔了兩把便宜,起(身shen)認命的去客房。

    卻被林蕭然輕聲叫住了,“明天早上晚點走,讓讓想你了。”

    房間沒有開燈,只有外面走廊的微弱燈光斜照進來,落在熟睡的小家伙臉上,粉粉嫩嫩的。

    顧揚有些心疼,折回來在小家伙(肉rou)(肉rou)的臉上(親qin)了(親qin),轉而又湊到了旁邊的大人跟前,眨了眨眼楮,壓低了聲線別有意味的問︰“就只有他想我嗎?你就不想我……嗯?”

    說著湊過去佔便宜。

    這段時間他忙得很,早出晚歸,小家伙沒見過他,他跟自家omega也沒時間(親qin)近。

    “別鬧,你兒子在旁邊。”林蕭然並不喜歡在這種環境下(親qin)近,用力推了推。

    這不靠近還好,靠近了(親qin)了(親qin),顧揚就松不開手了,埋頭在他(身shen)上蹭,“跟我去客房?”一邊說著他的手一邊(干gan)壞事。

    被林蕭然一把按住,“我說了今晚陪他的……喂!”

    不等他說完,人就被顧揚攔腰抱了起來,他本能摟住了顧揚的脖子,就見顧揚跟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一樣,抱著他就往客房跑,小聲在他耳邊壞笑︰“反正他睡的跟小豬一樣,又不會發現。天亮前我送你回來。”

    于是兩人在家跟做賊一樣,躲進了客房(干gan)壞事去了。

    小家伙一覺睡到天亮,醒來發現爹地還睡在(身shen)邊,完全不知道半夜自己一個人被丟下了,只在跟林蕭然膩歪的時候,發現了林蕭然脖子上有紅紅的可疑痕跡,一臉心疼,鼓著腮幫著幫林蕭然吹,一邊嘀咕︰“蚊子都是大壞蛋,總是咬爹地,我幫爹地吹吹就好了。”

    天真又貼心,鬧的林蕭然心里非常愧疚,默默決定下次再不被顧揚引(誘you),一定好好陪著小家伙睡覺。

    不過小家伙開心了,顧揚意識自己最近太忽略兒子,特別休息了一天,陪著小家伙好好玩了一天,晚上去醫院接上林蕭然一家三口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家。

    之後該忙還是忙,因為世界賽開始了。

    也因為楚言的(關guan)系,林蕭然稍微關注了一下賽程,楚言所在的戰隊本來就是世界(強qiang)隊,一路算是順風順水,很有冠軍相。

    連林蕭然的同事都有不少人是他們戰隊的粉絲。

    “哦,這一定是假的!言神受傷了?這是(暴bao)力事件,這種人根本沒資格參賽!”

    “天啦!我的言神,他是傷到手了嗎?動手的隊員是哪個戰隊的?應該取消他們的參賽資格。”

    “不,應該報警,他應該坐牢。”

    “太可怕了!電競職業選手的手可是生命啊,手要是真傷了,後面的比賽怎麼打?”

    ……

    林蕭然這邊忙完回到科室,就听到幾個非常關注這次世界賽的鐵桿粉絲討論的內容牽扯到了楚言,清澈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擔憂,還沒來得及去問,顧揚的電話打過來了。

    “楚言受傷了,不過問題不算嚴重,你別太擔心。”

    事情就(發fa)生在剛才。

    楚言做為職業選手,這幾年很少上場,他要上學,沒有太多時間。

    但是他的競技狀態並沒有下滑,加上超高的人氣,俱樂部每年上報的大名單都把他算在其中,他也在為數不多的出場中總能表現出頂尖選手的水準來。

    這次世界賽他在大名單中,但是計劃是不會上場的,為了世界賽能發揮出隊員的最佳水平,戰隊覺得正常的首發陣容更保險。

    結果沒想到賽程到了後半段,其中一個重要的隊員生病了,不得已的情況下楚言替補登場。

    于粉絲而言是福利,因為這幾年想看到言神登場一次很不容易,何況是世界賽上。

    可同樣因為是世界賽,很多人都擔心楚言跟隊友磨合不到位,或者長時間沒有登場,發揮不好。

    連國外很多媒體都因為這個原因開始唱衰他們戰隊。

    上一場他們對韓國戰隊的比賽之前,因為對方實力也超(強qiang),很多國外的媒體都預測了他們會輸,導致他們輸掉的最大的因素就是楚言。

    國外的媒體甚至在提到楚言的時候,毫不避諱的形容他是只有人氣沒有實力的花瓶,他們俱樂部走投無路才不得已把他推上去濫竽充數。

    為此網上楚言的粉絲(強qiang)烈抗議,楚言卻一句話也沒說,而是接下來用了一場漂亮的比賽狠狠的回擊了那些人,還拿下了那場的mvp。

    最慘的是賽前大放厥詞的韓國戰隊,solo賽的部分,對方一個人氣選手被楚言零封,連招架之力都沒有。

    賽後那個人氣選手直接把鍵盤給砸了,憤然離場,被很多見風使舵的媒體說成了沒氣量,輸不起。

    但這事兒與楚言本人而言根本連(插cha)曲都不算,他只是認真打比賽,對事不對人。

    可對方不這麼認為。

    就在剛才,楚言他們去現場觀看了其他戰隊的比賽,確定他們下一場的對手,離開坐席去後台的時候,韓國那個人氣選手居然堵住他,跟他動起了手。

    說是動手,其實是對方單方面的打人,因為世界賽期間如果鬧出(暴bao)力事件,整個戰隊都會被禁賽,楚言清楚的知道,所以過程中完全沒有還手。

    對方本想逼著楚言動手,讓楚言他們一起被禁賽,結果看楚言拼著被打也絕不動手,居然動起來廢掉楚言的手的心思。

    有人發現的時候,那家伙的腳正用力踩在楚言的手上。

    觀眾見狀大喊,很多人圍了過來,都(親qin)眼看到一了這幕,還有人眼疾手快拍著照片傳到網上。

    楚言在國內的人氣本來就很高,一場世界賽的驚艷表現,加上他本(身shen)的顏值,一夜間在世界範圍內都涌出了大量粉絲,結果沒兩天就鬧出了這種新聞,瞬間一石激起千層浪,言神受傷的話題在很多國家都上了熱搜。

    顧揚作為主辦方,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

    他去看了楚言,確定了手沒事,就立刻跟林蕭然打了電話,怕林蕭然看了網上的新聞擔心。

    但就算他說了,林蕭然還是擔心。

    晚上下班就帶上了小家伙一起過去看楚言。

    楚言(身shen)上的傷都是外傷,稍微處理了之後就回了酒店,在自己房間休息。

    林蕭然帶小家伙過去的時候,楚言正在頭疼要怎麼寬慰嚴淮。

    其實只要沒有傷到手,也沒連累戰隊不能繼續比賽,楚言對這次的(暴bao)力事件也沒太在意,反正組委會肯定會處理,也報警了,對方逃不掉。

    但是嚴淮從知道這件事匆匆趕過來後,臉(色se)簡直難看到了極致。

    楚言知道,他在生氣,而且非常生氣。

    當然,除了生氣,似乎還有別的情緒。

    好像是,很心疼的樣子。

    楚言也不知道是不是,但對上嚴淮那種眼神的時候,他心跳就莫名的加快了,說不上什麼感覺。

    總之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單獨跟嚴淮在一起的時候,會有點緊張。

    特別是看到嚴淮此時那種帶著心疼眼神,格外如此。

    幸好林蕭然跟小家伙來了,他瞬間松了口氣,笑著打招呼︰“哥你來啦?讓讓,想不想我?”

    小家伙听說楚言受傷了,一路都很擔心,見了人立刻跑過去,看他手上纏著繃帶,臉上也有淤青,心疼很,捧著楚言的手(奶nai)聲(奶nai)氣的問︰“哥哥,好痛對不對?”

    楚言用沒受傷的手捏了捏他的小臉蛋,笑道︰“本來是好痛的,可是看到你就不痛了。”

    “真的嗎?那我今天就在這里陪哥哥,那哥哥很快就好了,對不對?”

    “對啊,那讓讓今天晚上不許回家,晚上要跟哥哥睡哦,見不到爹地跟爸爸哦。”

    “嗯……”小家伙一下子後悔了,又覺得直接說出來沒面子,大眼楮嘰里咕嚕的轉著,努力想著要怎麼收回剛才的話。

    這邊嚴淮見了林蕭然,立刻站起來打了招呼。

    林蕭然倒是一直沒問過楚言,他跟嚴淮到底怎麼樣了,不過從楚言偶爾的言辭中他也推斷的出來,這兩人還沒捅破窗戶紙,確切的說楚言大概還沒意識到自己對嚴淮的感情,至于嚴淮嘛,他就不清楚了。

    跟嚴淮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他又提醒了小家伙一句,“讓讓,叫人。”

    小家伙這才把注意力從楚言(身shen)上挪開,回頭看了看嚴淮,笑著眉眼彎彎,乖乖的喊道︰“叔叔好。”

    哎?

    小家伙居然喊叔叔,林蕭然還挺意外的。

    不過嚴淮這年紀,叫叔叔才正常,可能是林蕭然偶爾的提醒,小家伙記在心里,終于開始按年紀叫人了吧。

    嚴淮沒見過小家伙,卻經常听楚言說起,知道楚言特別喜歡小家伙。

    而且小家伙跟楚言有點像,這讓他不由想起了楚言三四歲時是模樣。

    走過去把小家伙一把抱起來,捏了捏(肉rou)嘟嘟的小臉頰,故作嚴肅的問︰“為什麼叫我叔叔,叫楚言哥哥?”

    小家伙一點都不怕生,歪著頭想了想,“因為他就是我哥哥。”

    “那也叫我哥哥。”嚴淮一本正經的要求道。

    “嗯……”小家伙回頭看了看林蕭然,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可是爹地說,見了大人要叫叔叔。”

    “楚言也是大人。”嚴淮不讓步。

    “可哥哥就是哥哥啊,不能叫叔叔。”小家伙也有自己的原則。

    “那……”嚴淮似乎對小家伙對他跟楚言的稱呼不一樣很在意,皺著眉頭認真思考了一會兒,忽然想到了什麼,認真的跟小家伙商量了起來,“也叫我哥哥,我偷偷給你買糖吃好不好?買好多好多。”

    楚言經常跟他說起小家伙,他知道小家伙在家林蕭然嚴格控制他吃糖,但是小孩子都喜歡吃糖,所以只要用糖哄,效果特別好。

    果然,小家伙眼楮透亮,甜甜的喊道︰“哥哥好。哥哥要說話算話哦。”

    一旁的林蕭然哭笑不得,不過……

    他的目光從嚴淮的(身shen)上滑過,落在了楚言的臉上。

    因為受傷了,楚言的臉(色se)有些蒼白,一雙眸子詫異的盯著嚴淮,大約是想不通為什麼嚴淮要跟個孩子計較稱呼吧。

    看來,是一個開竅了,一個還沒開竅。

    嚴淮這邊終于把小家伙哄的改口之後,也沒多呆,說是有事先走,晚點再過來。

    楚言嘴巴動了動,想說就別過來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受傷之後單獨跟嚴淮在一起有點不自在,可對上嚴淮的眼楮,他不知為什麼,又心虛的把這句話咽回去了,乖乖的點了點頭︰“好。”

    嚴淮這邊剛走,顧揚就來了,還帶來了組委會對這次事件的處理結果。

    對方所在的戰隊本來就已經淘汰了,不過也進了世界賽四(強qiang),獎金頗豐,現在獎金全額沒收,並處以一定金額的罰款。

    至于當事人,被3**m永久除名。

    他因為這次事件給俱樂部帶去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俱樂部不但要跟他解約,還可能會告他。當然,前提是他能順利回國。

    這邊的法律規定不管哪國人在這邊違法,都會受到當地法律的制裁。

    顧揚這邊已經咨詢過律師,對方十有**是要被判刑的。

    楚言對這個結果很滿意,甚至覺得有點嚴重,相比他自己受到的傷而言。

    但是當晚,楚言就在網上看到最新消息,那個韓國選手因為鬧出這種事情想要發泄,一個人去了地下賭場,被人打揍的很慘,最讓楚言在意的是他的手被打到骨折,那些人好像是故意沖著他的手去的。

    手,為什麼是手呢?

    楚言眉心跳了跳。

    門被推開,嚴淮走了進來。

    “感覺好點沒?”嚴淮走過來在(床chuang)邊坐下,低頭去看他受傷的手,動作特別輕柔,似乎怕會弄疼他。

    其實楚言的手沒受什麼傷,只是以防萬一會影響之後的決賽,做了防護。

    但是顯然,在嚴淮眼中不是這樣。

    “這個……”楚言到底沒忍住,把手機遞給嚴淮,試探道︰“該不會是你(干gan)的吧?”

    嚴淮掃了一眼手機頁面,抬頭看著他,大大方方點頭,“嗯。”

    “真是你?”楚言的聲音不由抬高了幾分,他雖然隱約猜到了,可嚴淮真的承認,還是讓他措手不及。

    萬一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對方要告嚴淮怎麼辦?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很危險的!”楚言有些急切。

    嚴淮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心情卻終于陰轉晴了。

    從知道楚言出事開始,他的怒火簡直快把自己湮滅了。可這會兒看到楚言為自己擔心,他心里又開始有點小竊喜。一直沒開笑顏的眼底終于染上了一抹笑意,反問︰“你說呢?”

    楚言本來是真的擔心,此時對上他含笑的眸子,心髒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心里隱隱約約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臉頰竟不自在的泛紅,轉頭錯開了嚴淮的視線,小聲嘀咕了一句,“我怎麼知道?”

    看到他臉紅的模樣,嚴淮只覺得心里一動,想做點什麼。

    終究忍下了,低頭看著他受傷的手,輕聲道︰“等世界賽後,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不好?”

    楚言也不知是听清了還是沒听清,胡亂的點了點頭,“哦。”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他才想起來嚴淮說的這句話,有些困惑,到底什麼事情嚴淮一定要等到世界賽結束後才能說。

    不過,他也不是個喜歡胡思亂想的人,接下來要備戰決賽,他也沒空多想。

    決賽當天,林蕭然難得帶著小家伙來到了現場,顧揚也撂挑子不(干gan)坐了一會觀眾,陪著自家omega跟兒子一起坐在觀眾席中,拿著言神的應援燈牌。

    世界賽的總決賽,現場著實人山人海,而且都是瘋狂的粉絲,很多還是國外的粉絲,沒有人留意到vip區域還有他們。

    結果,還是被眼尖的國內粉絲拍到了,把一家三口觀賽的照片發到了網上,立刻引發了網友的熱議。

    【哇,一家三口銅礦,好難得啊!】

    【是啊,特別是我們林醫生去美國之後,顧總的消息也沒了。】

    【所以顧總這次是終于忍不住相思之苦,帶著孩子去看林醫生了嗎?】

    【天真!我有內部消息,林醫生去美國一個月顧總就帶著孩子追過去了,美其名曰說是(親qin)自去開拓開外市場,其實是假公濟私。要不是林醫生去了美國,他會(親qin)自去管一個分部?】

    【我們顧總就假公濟私陪媳婦怎麼了?顧總(干gan)得漂亮!】

    【難怪自從林醫生去了美國之後,顧總好像也跟著失蹤了。我至今都還記得林醫生走那天,顧總的神情好讓人心疼。之後就沒消息,我還以為他沒從分離的痛苦中走出來,搞了半天都追過去了?】

    【這追媳婦的效率!顧總nb!】

    【放著林醫生這麼漂亮的omega一個人在國外,換誰都得追過去吧?要不晚上能睡得著,就不怕被人搶了?我要是顧總,等不到一個月就得追過去。】

    【你們就別做夢了。說起來就沒人討論一下我們的小狐狸嗎?今天頭上又帶了言神的應援,造型雖然換了,可還是好可愛哦。】

    【嗯嗯,半年沒見我們顧讓小朋友,小朋友又變可愛了。好想捏啊!】

    【真是的,又想騙我生兒子。】

    ……

    網上瘋狂討論的時候,世界賽圓滿落幕,楚言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作為替補登場,最終拿下總決賽mvp的選手。

    之後本該是他們戰隊的慶功宴,楚言卻被嚴淮直接給拉走了。

    林蕭然跟顧揚帶著孩子過來,想祝賀他,正巧看到了這一幕,當下兩個人心照不宣,帶著孩子打道回府。

    小家伙可不知道什麼冠軍不冠軍的,他心里更惦記明天的游樂場。

    “我們不去看哥哥嗎?不告訴哥哥明天去游樂場嗎?”

    “那得看你哥哥明天早上起不起得來。”顧揚說。

    “啊?為什麼起不來?”小家伙一臉困惑。

    “那當然是因為嚴淮……”

    顧揚不正經的話沒說完,被林蕭然一眼給瞪了回去。

    林蕭然也不知道顧揚這家伙為什麼跟自家四歲的兒子也能胡說八道。

    “嚴淮哥哥怎麼了?難道他要欺負哥哥?”小家伙連忙追問。

    林蕭然捏了捏他的臉蛋,安慰他︰“沒有,你爸騙你的。明天早上我跟爸爸陪你去游樂場,好不好?”

    小家伙好哄的很,立刻摟著林蕭然的脖子點頭,笑得眉眼彎彎,“嗯,跟爹地和爸爸一起,我最開心了。”

    夏季的夜晚,微風陣陣。

    昏黃的路燈下,三個人的影子越拉越長,漸行漸遠。



同類推薦︰ 死亡回旋[無限]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她屬于我清穿之媚寵春嬌身份號019